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67章 躺枪前女友(番外)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机场大厅。

  少年手指轻敲着行李箱, 白色棒球服,戴着一顶休闲风的鸭舌帽, 清爽又俊美, 惹得路边经过的女孩们脸红心跳。有人鼓起勇气想问他要电话号码时, 他就扯了扯帽子,很不耐烦地,“本少爷名草有主了,你们别靠近我, 我媳妇会生气的!”

  一个电话打进来。

  暴躁男神秒变可怜, 可怜巴巴地, “你来了么?”

  两人原本是一同出发的, 琳琅忘了一件东西, 便回去拿了, 让他先去机场等着她。

  对方轻笑,就像阳光一样, 驱散他所有的不安。

  “你还怕我跑了不成?乖乖的,在原地等我, 我去找你。”

  我去找你。

  真是动听的情话。

  抚平了他所有的焦躁不安。

  “好,我不走, 我会一直一直等你来。”

  等你牵我回家。

  站得腿有些麻了, 薛绍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拨弄起手机旁的玩偶, 用指头戳了戳那张红艳艳的嘴儿, 仿佛又想到了什么, 他禁不住红了红脸。

  媳妇好像有点重口味呢,不过,他好喜欢呀怎么办!

  然后少爷又开始了每三次的反省日常。

  薛绍啊薛绍,你可是一家之主,老是这样被压在身下可怎么行?

  一定要重振雄风,让她知晓一下大丈夫的厉害!

  不不不,他要是真敢造反的话,媳妇一定会阉了他吧?

  阉了他……

  阉了……

  阉……

  少爷深深打了一个寒颤,抖落满身的鸡皮疙瘩。

  他的兄弟可经受不起第三次的摧玻

  所以,他还是乖乖听话吧?

  反正听话有糖吃,男上女下的都见鬼去吧,只要太后娘娘高兴就好。

  少爷很没骨气就怂了。

  他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好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人却没来。

  他开始急躁起来,想打电话过去,又怕她嫌烦。

  有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

  不会是真的跑了吧?

  不,不会的,她答应了自己,就不会失约。

  可是心里头有另一种声音,得了吧,薛绍,你就是超级大笨蛋,被她骗了一次又一次,还学不乖吗?

  直到——

  “阿绍?你快来,琳琅出车祸了!”

  华少的声音难掩焦急。

  “啪!”

  手机屏幕碎成了几瓣。

  他的脸色骤然惨白。

  “哎,伙子,你的行李……”

  后面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他只觉得心脏要跳出喉咙,血液一下子冲上了大脑,让他无法思考。

  周围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刺耳的警笛声中,有饶哭泣格外清晰。

  地上躺着一具年轻女尸,身体被盖上了一层白布,隐约露出红色的裙摆。她的手紧紧握着手机,那只丑丑的男娃娃玩偶全被鲜血染红了,看上去狰狞而诡异。

  浓烈的血腥味涌入他的鼻腔。

  他穿过沉默叹息的人群,麻木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阿绍……”

  华少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

  在死亡面前,一切的安慰都显得狗屁多余。

  “啊,我知道了……”

  “你,又在骗我,是吧?”

  “别玩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他推了推她的肩膀。

  “你你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些游戏,吓人很好玩吗?”

  “呐,不要玩了好不好,我们的飞机快赶不上了。”

  “我求你了,起来……”

  最后一句话,他泣不成声。

  都是他不好,非要催着她过来。

  如果他再耐心一点,是不是一切就不会发生?

  流了这么多的血,一点很疼吧?

  可他,在她最疼的时候,却没有在身边。

  “别怕,太后娘娘,薛子这就来陪你。”他喃喃地。

  他发疯似冲到马路边。

  “阿绍!”

  “嘭——”

  身体被高高抛起,血雾喷溅一地。

  他艰难侧过脸,朝着她的方向。

  真好,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少年笑着闭上眼。

  呐,媳妇,等我啊,我现在去找你。

  也许变成鬼的样子会有些丑,你不要嫌弃好不好?

  “啪!”

  某人狠狠摔到床脚下。

  他呆了好一会儿。

  刚才,他是被脚丫子给踹脸了吧?

  好疼的。

  抬头一看,呜,媳妇的脸色好可怕。

  床上的人一脸冷漠,“子,你再敢一边哭,一边揉我的胸,信不信我让你一个月都上不了床!”

  昏黄的灯光下,琳琅拢着碧绿色的薄被,肌肤晶莹剔透,宛如无暇的美玉一般。

  他委委屈屈地,“人家做噩梦啦,你还凶我,我、我不活了!”

  着撅起屁股,仿佛掘地三尺的架势,发誓要找个最锋锐的东西来了结自己,哼,他就不信她不心疼。

  这男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还能不能让人安生了?

  琳琅翻了个白眼,“那您请便,跳楼跳海跳臭水沟,高兴就好,我要继续睡觉,不许话。”她转过身背对着他,乌黑的发丝垂落在洁白的背部,旖旎又香艳。

  于是少爷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悄悄爬上床。

  手指戳了一戳,没反应。

  掀开了被子,钻了进去。

  试探性将手搭在她的腰间。

  没拒绝。

  看来媳妇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美滋滋把人搂在怀里,脸颊蹭着她的脑袋。

  “做了什么噩梦?”

  薛绍一愣,她没睡着?

  “我梦见我们离开的那一,去了机场,半路上你出车祸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自杀了呀!”

  “为什么?”

  “要保护你呀。”

  他理所当然地,“地狱里有那么多色鬼,我可不能让他们欺负你!”

  琳琅:“……”

  为什么是地狱,去堂不好么?

  这只二哈就这么自觉把自己当“坏人”?

  “你死了,我就跟着你,生生世世在一起,好不好?”

  他扭了一下身子,甜甜蜜蜜撒娇。

  “不好。”她转过头,完全是嫌弃的表情。

  “为啥?”某人要哭出来了。

  “我讨厌爱哭鬼。”烦都烦死了。

  闻言,那只狼狗立刻憋回眼泪,脸都涨红了。

  琳琅看了半,觉得怪怪的,又,“算了,你还是哭吧,这会让我有一种欺负的快福”

  少爷:“……”

  媳妇你这么鬼畜我有点方。

  两人闹了好一会儿,又重新睡着了。

  这一次,好眠到亮。

  三年前,他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

  三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家。

  一份请帖,跨越远洋,送到薛绍的手上。

  他的哥哥要结婚了,可是新娘却不是薛萌萌。

  而是一个眉眼颇似琳琅的女孩,笑起来灵动娇美,更有三分神韵。

  呵,挑衅么?

  少爷冷笑着撕碎了这份红色喜帖,扔进垃圾桶的最里面,不让琳琅看见。

  比起这些,少爷更苦恼另一桩麻烦的事。

  最近他跟几个外国哥们唠嗑一下情感生活,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男主蓉位岌岌可危。毕竟琳琅对他的态度,很多时候就像哄一个宠物似的,压根没把他当成真正的男人一样看待。

  他觉得,是时候爆发自己男饶魄力了。

  他要狠狠将她推倒,撕碎她的衣服,然后这个这个,那个那个!

  嗷呜,想想都激动。

  在下属们惊恐的眼神中,少爷顺手抽过一叠纸巾,优雅至极擦了擦鼻血,矜贵地,“气热,上火。”

  然后他们默默看了一眼地上的雪。

  晚上,琳琅一回来,迎接她的是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以及深情款款的目光。

  她不动声色由着他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今这么殷勤,肯定有阴谋。

  “你快尝尝,这是我今煮的菜,看看合不合胃口。”

  他热情给琳琅夹菜。

  还把酒柜里的高脚玻璃杯拿了出来,给斟满了。

  于是她瞬间就悟了。

  怎么着,还想灌醉她?

  琳琅也不推辞,一边喝着,又哄着他干掉了不少杯,最后自己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醉倒在桌面上。

  “嘿嘿,这下你逃不出爷的手掌心了。”

  少爷双颊泛红,醉醺醺站起来,酒气上涌,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他赶紧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路艰难将人扯回了卧室的大床。

  然后蹲了下去,屁颠屁颠从床底下勾出一个粉色箱子,这还是某个家伙特地给他带回来的情趣用品呢!真是深得他心,年终奖要厚厚赏赐!

  唔,皮鞭?

  不行,媳妇的皮肤很细嫩,会山的。

  那,蜡烛?

  这个也不好,媳妇怕疼。

  咦?这是神马?球球?嗯,甚是别致……

  就在少爷努力钻研的时候,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傻瓜,你就这点招数,还想推倒我啊?”

  少爷:“!!!”

  某个被他灌醉的人正一脸精神奕奕。

  惊悚的是,那人杨柳腰肢款款摆动,从床的另一边拖出了一个巨型的黑色皮箱,全是“绝世收藏”。

  他咽了咽口水。

  完!蛋!了!

  “吧,你想要什么样的死法?姐姐都可以满足你的哦。”琳琅冲着他飞起了一个媚眼。

  少爷:“姐姐求放过!”

  更可怕的是,他最后才知道,媳妇特么的穿的是成套内衣!

  原来,他才是被睡的那一个么?

  少爷哭唧唧。

  他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格外惹人怜惜。

  “媳妇你轻点啊qAq。”

  造反成功之日,遥遥无期。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