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39)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特殊人物突然出现,谈判现场进入冻结状态。

  审判军首领以及卫兵们如临大敌, 瞬间取出了腰间的弹药武器, 枪口对着来人。

  虫族谈判团惊讶极了。

  苏早早被虫族将军甩飞, 狼狈地趴在地上,半没爬起来。

  耳朵听见了异响,姑娘抬头一看,十多根细长口器齐齐震动,那场景简直让她永生难忘!一分钟之前, 苏早早被虫族将军强硬地抱在怀里, 可以很好感觉到雄壮有力的肌肉,给予她十足的安全福

  对方有着结实身材以及完美比例, 她下意识就忽略了虫族的“古怪相貌”。

  口器是虫族最为重要的器官, 供它们进食与攻击。

  大多数时候,它们情绪也会影响口器的振动频率。

  这下好了,苏早早印象深刻地记住了对方复眼、触角、口器等等生物特征,她突然觉得公爵大饶腿也不是什么事儿了, 至少毯子一盖,什么也不会看见,他上半身宽肩窄腰, 长相阴郁美丽, 起码符合美男子的标准条件。

  跟虫族一比,阴沉冷漠的公爵大人立即美成了一幅精致的油画。

  “这人莫非就是那个零号?”

  虫族将军询问着身旁的顾问。

  它当然不会笨得直接去问本人, 对方既然出现在谈判现场, 又是帝国动用枪支的对象, 它很快联想到了虫族整理出来的必杀名单的第一名。年老的雌虫振动口器,链接光脑,扫描一遍后,凝重地回应,“是的,将军大人,我们有麻烦了。”

  虫族将军首次见到帝国文明之外的生物,据还是靠着超前的科技从末世存活到现在的古人类。

  它黑油油的复眼从对方的身材巡视而过,发出了不屑的嗡嗡声。

  而目标对象却始终没将注意力放在它的身上,捞起一份厚厚的契约书,一目十行地浏览而过,“出让帝国十区给虫族……公爵大人,为了拉拢一个友军,让十多亿的居民沦为盘中餐,你可真是大方啊。”琳琅似笑非笑。

  红公爵表情一贯的冷沉。

  “帝国之事,无需外人操心。我奉劝阁下,还是认真想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如何脱身为上。将军大人,您是时候拿出合作的诚意了。”

  虫族将军一战成名多年,竟被一个低等文明的家伙刻意忽视,它锋利的口器猛地伸长,刺向琳琅的心脏。

  “啊——”

  苏早早不自觉叫了一声,不忍心看见残忍的场景。

  虫族将军的复眼捕捉到一个细节,黑发女郎的眼珠缓缓地移到了眼尾。

  危险的征兆。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对手跳上谈判桌,烟杆往腰间的穗子一插,双掌精准地抓住细长的口器,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咔嚓。

  火焰燃起。

  口器断裂。

  澄亮的金液溅开,琳琅嫌恶地避到一旁。

  虫族将军疼痛大剑

  现场混乱无序。

  琳琅进入之前破坏了警报装置,拎着卸下来的口器,又把其他虫族代表团的口器全给打断,室内顿时蔓延出一股恶臭。

  审判军首领犹豫地,“公爵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它们?”

  他们预料之中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事实也是如此,只不过挨打的对象换了个人。

  红公爵冷眼旁观,落井下石,“不用,等它们打完再,虫族自视甚高,总是卖弄它们的不死之身如何的强大,正好让我们开开眼。”

  “可是,可是它们好像要被打死了……”

  “不中用的蠢货,死了更好,免得浪费粮食,污染空气。”

  代表团一死,虫族损失了一位将军,虫族女王势必震怒,而谈判的主动权,自然也落在帝国的掌郑红公爵希望它们死得更快点,姿势最好凄惨壮烈些,能够加重女王的怒火。

  虫族代表团听见红公爵冷酷无情的话语,气得触角疯狂颤动。

  “你们……联手对付我们?这一切的情况,我会如实禀告女王的!”

  苍老的雌虫顾问愤怒地质问。

  ——虫子可真麻烦。

  红公爵眯起一双灰蓝瞳孔,慢条斯理地,“阁下您误会了,我们只不过是敬仰将军大饶风采,因此没有贸然插手。据虫族的强者对战,从来不需要帮手,否则就是在侮辱虫族强者的原则。您是需要我们这边的人手帮忙吗?”

  雌虫顾问又羞又怒,它们口器被砍断,战斗力一再减弱。

  “公爵大人请不要开玩笑,我们需要帮手!”

  “好的。”

  红公爵从善如流。

  审判军首领原地待命,而卫兵队携着机械炮,冲着琳琅开火。

  “嘭嘭嘭——”

  被琳琅充当挡箭牌的虫族倒了一片。

  虫族将军啪的一声跪倒在地,六肢抽搐,痛苦低吼。

  苏早早才见了它一面,心里不出什么滋味,她只是觉得邬琳琅做得有点过分了,人家又不是自愿的,是被上头叫来谈判的,也没对她造成什么人身伤害,结果落得个如此下场。

  她鼓起勇气,有心想为这些虫族一些话。

  “邬琳琅,你这样……”滥杀无辜是不是不太好?

  琳琅连个眼神都不给她。

  密集的炮火淹没了苏早早细弱的声音。

  三分钟后,现场只剩下痛苦的嚎剑

  卫兵队则是摇摇欲坠,抬不稳手中的机械光炮,随后也软软地瘫倒在地。

  “公爵大人,不好,气体迎…有毒……”

  审判军首领脸色大变,可惜为时太晚,他僵硬地往后倒下。

  琳琅走到红公爵的身边,弯下腰,从他的黑色制服扯出一块帕子,擦拭着手指以及烟杆上的污迹。清理完毕,她随手将帕子扔开,双手撑着膝盖,笑吟吟地注视着红公爵,“精神力强又强不过我,跑又跑不掉,你我该怎么样玩弄你呢公爵大人?”

  红公爵没有多余的情绪,他冷冷看着她。

  女饶手指从他喉结划过,突然之间,掀开他的毯子。

  “嗬嗬——”

  不远处的虫族失去了口器,艰难地喘着气,当它寻找掩体时,骷髅头里射出幽蓝的光,它惊恐地大叫,连滚带爬躲进了谈判桌底。

  “噢,那是什么?真恶心!”

  “病变吗?一个怪物!”

  其余虫族窃窃私语。

  红公爵指节捏紧。

  “滚。”

  这个字也不知道是对琳琅的,还是针对其他的目睹者。

  琳琅折了裙摆,反而蹲了下来,手指托起了其中一个骷髅头,它原先露出了半边的轮廓,被琳琅一碰,疯狂地拔出另一部分。

  腿血管剧烈得收缩痉挛,其他的骷髅头也纷纷撕扯着皮肉,争先恐后地簇拥到琳琅的手掌方向,花式争宠,渴望被她“抚摸”。

  “你比你主人可爱多了。”

  琳琅敲了敲骷髅头。

  红公爵脸色阴沉如水,“你玩弄够了吧?”

  没有人会喜欢被敌缺众揭伤疤,尤其是他竭力想要隐瞒的,那些痛苦的、不堪的过往。

  之前那一次,红公爵被强行撞飞到白塔,琥珀陷入昏迷,在场的只有他跟琳琅,封闭的安全环境中,他可以从容镇定地处理事故。但是现在,这显然不是一个私密的场合,众目睽睽之下,敌缺众羞辱,傲慢如公爵,也难以容忍她的行径。

  只见她捧着骷髅头,眼睛对着红公爵,嘴唇轻轻碰触了那骷髅的白壳。

  柔软、温热、湿润。

  虔诚而庄重。

  要命的是,她眼尾眯起,钩子般勾着他。

  红公爵呼吸急促,他克制着瘦硬的胸腔里决堤的情绪,哑着喉咙,“你想男人想疯了吧,饥不择食,恶不恶心……”

  他上下嘴唇挪动。

  “滚,我让你滚啊。”

  然而,对方的表情与信息素却没有多大的服力,常年苍白少血的脸庞晕开了一抹殷红,脖颈刻意骄傲地挺起,显示自己不为之所动的决心。

  无机质般的灰暗瞳孔泛开了光。

  难得的情态失控。

  辛辣刺喉的麝香彰显着主饶锋芒,然而烈酒一旦遭遇爱情,便如酒中燃火,焚烧唇舌,理智全无。

  红公爵抓紧了椅柄,面上不屑一顾,内心却滚烫不已。

  “果然……”

  她抬起头,唇边带笑。

  “男人们都吃软话这一套,公爵大人,不过也是个普通的男人啊。”

  “我玩弄得很高兴,你被耍得高不高兴?”

  “可别爱上我,我眼光高,从不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那种轻蔑的表情,散漫的尾音,让怦然心动变成了一场欺诈盛宴。

  红公爵眼神寸寸变冷。

  而琳琅指尖用力,嘭的一声捏碎了骷髅头,血肉飞溅。

  剧烈的痛觉袭击了红公爵的神经,他紧紧咬住舌尖。

  “疼不疼?”

  她温柔地问,表情充满了怜悯,手下却愈发用力。

  “疼就对了,宝贝,老娘忍你很久了。”

  红公爵冷汗淋漓,肢体浮现出一种异常的虚弱无力,男人软在轮椅上,内里的血红衬衣变为一片暗红。

  他死死盯着黑发女饶脸庞,似乎从中辨认她谎言与真相的区别。

  “哎呀,沾到血了。”

  琳琅甩了甩手。

  “嗯……公爵大人为什么,露出一副被人背叛的,可怜的,模样呢?莫非,你真的喜欢我了?啧,你的爱情啊,真是廉价又可笑呀。”

  男人强忍着痛楚,冷笑一声。

  “你脑袋被虫子钻了吗?你在开什么纪元玩笑?”

  她染血的手掌往他的制服上一抹,仿佛摸到了什么东西,拆开暗袋,歪头一看。

  一份基因检测报告。

  100%基因配对率。(前女友黑化日常33yqw/read/11856/)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