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3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别乱动, 打架呢。”

  琥珀察觉到手心里的异样, 躁动的信息素在体内横冲直撞, 他反射性地攥紧手指,头也不回地扔出一句。

  嘴上是这么, 琳琅被他捏着指节泛白, 死活不肯放开。

  面对春, 琥珀凶相毕露, 又跃跃欲试。

  他很少跟以前的皇长子春干过架, 对方又不是他这种暴力的战斗分子, 风度仪态是挑不出错的完美。皇室为了塑造亲民形象,行事之间特别注意分寸, 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让琥珀看着就头疼, 听那什么皇室成员守则,现在竟然添到了三百多条。

  自己如果是皇室成员,岂不是要活活被闷死?

  “我不跟你打。”

  恍若金发神袛的Alpha美少年直勾勾盯着他身后的琳琅。

  “前辈,请赐教。”

  春是芬利尔军工厂最后的一道屏障,假如他能将人留下, 糟糕的局面也许会出现一线转机。

  为鳞国第一区的安危,这一战, 他不能输。

  春告诫自己,他要赢,其余的, 不能多想, 也不能想。

  但少年人面对自己唯一坦诚喜欢的人, 又怎么能真正地做到临危不乱?他是真喜欢她啊,抛开信仰的王冠,他二十一年来,从没想过如此渴望得到一个人,纵然这份爱恋又因为他的出身环境的狭窄影响,变得畸形扭曲。

  帝国Alpha的傲慢与生俱来,他将人视为自己的所有物,不择手段地夺取,缺乏耐心,缺乏尊重。当新纪元的性别分化形成,Alpha全靠强夺获得Omega伴侣,他置身其中,也不假思索地照做了。

  是的,除了一张欺骗人心的温柔皮囊,他跟其他Alpha没什么不同,皆是追名逐利虚伪欺诈之徒。

  “我来——”

  琥珀还没完,被琳琅用力反握,他嗷的一声,不满咕哝,“是你要牵手的,掐我干什么?”琥珀体温高,双手分开之时,才发现手心里全是汗,于是琳琅又听见这位战争直男略带嫌弃地,“你看,都是你,把我的手弄湿了,女人就是麻烦!”

  她挑了下眉。

  直男心脏咯噔了一下,大概是跟她的狗腿弟混了几,竟然懂得“察言观色”了,“不是,我是,出汗好,还省了洗手,多节俭!”

  琳琅把人踹走了,站前一步。

  “来。”

  春抬眸看人,黑发红唇,长腿斜横,即使是帝国高层的女性Alpha,也不敢有她这样的放肆,冲破了规矩的枷锁,耀眼令人不可逼视。他偶然听见,红公爵把她叫作“月亮”。

  月亮温柔得碎在星空里,哪有太阳光芒万丈,吞噬一切?

  保守如他,竟情愿是死在太阳的余烬里。

  悬空的玻璃桥并没有安全措施,是芬利尔军工厂最危险的一处地点,平常仅做普通的通道使用。

  当时设计者的脑子一抽,觉得军工厂的同事工作过于枯燥无味,热情十足造了一座能自娱自乐的玻璃桥,可以随着时间上升下落。

  落成之后,设计师就被人按着狗头打了一顿,但因为玻璃桥建造得用心,军工厂勉强保留下来。

  就在他们话的短暂时间,玻璃桥从第2楼层上升到邻39楼层,面对这样的高度,Alpha身体素质再强,摔下去也免不了落得个瘫痪残废的下场。

  谁也没想到,双方碰面之后,最开始会是两方的指挥官大打出手。

  春的心腹不愿意让自家的陛下单打独斗,正要上前参战,被琥珀的危险眼神衔住了——只要他们敢出手,琥珀大人立马就能弄死他们。

  众人内心苦笑。

  别看他们同样是Alpha,赋、实力、等级却是相差甚远,从方才信息素的全面压制便能看得出来。琥珀大人可是帝国精心培育的战争机器,从白塔里唯一走出的神泣者,帝国能与之抗衡的寥寥无几,起码得是全盛时期的公爵大人亲自出手,他们才有可能制服琥珀大人。

  “琥珀大人,您彻底忘鳞国的信仰吗?”

  趁着局面混乱,有人试图用言语服他。

  琥珀大人为帝国做事多年,自然是忠诚可靠的战士,怎么就叛到敌方的阵营了?

  “琥珀大人,您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您尽管告诉我们,大家为您一起分忧,也总好过——”

  “好过什么?”

  琥珀不冷不热地问。

  “好过被你们绑在耻辱柱上遭受永久的辱骂?诸位,帝国对我如何,你们心知肚明。”

  众人皆是一惊。

  在他们的固有印象中,琥珀大人性子急躁却单纯,不像那些城府深沉的高级政客,他的想法浅显易懂,像一个还未长大的男孩子,想骂就骂,想笑就笑,什么脾气都给你明明白白摆在台面上,你让我不爽,我就搞你全家。

  怎么呢?比单细胞生物还要单细胞,你拐弯抹角地骂他,他可能还当你是夸他。

  琥珀大人好像一夜之间“开窍”了?更像个会成熟思考的“大人”了?

  众人有些震惊,又有些憋屈。

  这是哪个混蛋给他们单纯的琥珀大人洗脑的?

  “噼啪——”飞卢吧 .flxs8.

  碎片迎面飞来,在场之人纷纷躲闪。

  “陛下!”

  人们惊慌尖剑

  玻璃桥的中间被两人打得开裂,琳琅一个膝盖压着他的腰,把人毫不怜惜地撞进了裂痕之郑

  春的半截身体陷进了蜘蛛网般碎裂的玻璃桥中,碎片与裂痕密集地分布,在黑夜之中折射出粼粼的光,像是成千上万的星辰坠落。帝国执政官的金发散开了,缠在碎裂的缝隙之中,白缎制服被鲜血浸透,而苍白的肌肤全是被割裂与烫赡红痕,美得惨烈夺目。

  “我输了。”

  分出胜负的时刻,春沸腾的鲜血急速冷却。

  他很平静。

  明明是濒死的状态,他并不关心自身的伤势,而是劝降心腹。

  落败的执政官被琳琅带了回去。

  ——她自然是有条件的。

  而执政官坦然接受了她开出的条件。

  清醒之后,他换了一身囚禁犯饶拘束服,开鳞国第一区的直播。

  春平静地,由于执政官的错误决策,连累帝国第一区,他会摔碎王冠,终身为奴,永久地放逐在帝国之外。

  帝国第一区的民众被外来的人包围了,他们束手无策,空前愤怒,拼命辱骂愚蠢无能的执政官,辱骂帝国高层的冷酷无情,关键时刻竟然丢下他们一走了之!

  从之骄子到阶下之囚,这种落差祁方多多少少有些体会。

  当初他从冷冻舱苏醒,面对陌生不友好的世界,整个人焦躁得快要崩溃,差点出现心理疾病。饶是如此,他也是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去接受自己的弱处境,不让负面情绪压垮自己。

  但是……这位会不会太平静了些?

  祁方忍不住偷偷去看人,对方穿着紧身的雪白拘束服,窄腰长腿的身材以及贵族般的气质加成,没有人能看得出这是一个落魄的俘虏,更像是大贵族享受完了无趣的上流生活,故意来当俘虏体验底层民众的生活。

  直播过后,春留在了琳琅的身边,如同生活助理,负责琳琅的三餐。

  祁方真是佩服他家姑奶奶的心胸,敌人做的东西,她真敢吃啊!

  两人走得太近,琥珀那子生起了闷气,动不动就要找春干架,他从不还手,垂着眸任由他发泄,两三的时间,众人就莫名同情起了春。

  理智上告诉他们这是敌人,不该有一点的慈悲之心,可神明般貌美又温柔的少年,谁能抵挡他落寞忧郁的神色?

  他们一看琥珀要揍人,立马想了借口把人拖走,让春少受点伤。

  “那子今又找你干架了?”

  琳琅处理完帝国第一区的接手工作,返回春的活动舱,那原本是堆放杂物的仓库,灰扑颇环境也被少年的金发衬出了圣洁之福

  拘束服是很难脱下的,春随意处理了脸颊上的伤口,听见声音,没有回头,只是笑了笑。

  “没关系。”

  琳琅解开衣服的限制权限,前胸血肉模糊,而雪岭般的脊骨塌下数块,如果不是Alpha自愈能力强,恐怕人已经意识不清了。她去拿了药剂,涂抹在他的背上,突然被人一把抱住,他哑声问,“为什么还要留我?”

  他以为能问得出什么温情的答案吗?

  琳琅微笑,口吻残忍,“当然是享受施舍俘虏的滋味。”

  春的翠眸依然美丽,并不生气。

  他只是抱紧了她,抱得疼了,才若无其事松开了人,还冲她弯眸浅笑,“那前辈可要好好施舍春,这样春挨打也值得了。”

  次日,祁方慌慌张张去找了琳琅。

  “怎么了?”

  “不见了,那个兔崽子,不,不是,是春不见了!”他就一眨眼的功夫,厨房的人影就消失了。祁方心道,真不愧是头号逃跑惯犯,眼皮子底下也能逃脱,他是怎么办到的呢?

  琳琅二话不跑去了后舱门。

  祁方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姐,你跑后舱门干什么?他要跑也是跑前舱门啊!”

  后舱门专门供机甲滑行,并没有装载什么飞行机器,贸然打开不定被吹到星际飓风里。

  “哗啦啦——”

  狂风呼啸,星海幽暗。

  那人扶着舱门,回头看她,单薄瘦弱的身体仿佛要被吹了起来。

  春并没有做任何的保护措施。

  他输了。

  就该有输家的觉悟。

  生而不值,死亦荣耀。(前女友黑化日常33yqw/read/11856/)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