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3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帝国官方保持了诡异的平静。

  凯森皇帝的亲信陨落在血皇宫之中,剩下的, 大部分是皇长子的派系, 恋爱绯闻里的正主都没反驳, 他们能什么?

  绯闻男主角的视线从黑发女饶眉目掠过,她眼睛里残留着几分血红,嘶哑音色,颓靡姿态。

  Alpha执政官的心头划过一抹异样。

  ——他好像做得太过火了。

  只是充斥着征服的Alpha血液从不甘于人下。

  他不愿屈服,她不肯低头, 那就只能针锋相对了。

  那么, 到底要如何让她低头呢?

  思考的皇长子春含情脉脉注视着对方,手指在腕上打转, 雪白的手套显出指节的修长轮廓, 宛如艺术品的高雅禁欲。

  在场的三位女性Beta记录官均是脸颊发烫。

  她们对信息素不敏感, 但是异性的魅力指标是全人类共通的,年轻执政官的一举一动尽是优雅得体,又有先前的暧昧话题在前,她们难免遐想起春陛下热潮期发作的情动模样,是否也会如平常一样克制内敛?

  比起Beta女性的异动,Alpha女性就冷静多了。

  等她们如愿以偿地当上春陛下的心腹, 什么少女恋爱幻想, 基本碎的差不多了。

  帝国文明传承千年, 兰斯皇室身为最新入住玫瑰十二宫的主人, 又被称之为新皇室, 与红公爵大人一样, 他们同样出身历史深厚的蓝血大贵族,仪态与修养从养起,练就通身气度。而且,比起旧皇室,新主人更擅长于制造舆论,用温和得体的完美皮囊遮掩住野心与阴谋。

  两年之前,苏早早就成了皇长子的目标。

  最开始,皇室并不愿意将苏醒的实验品公布于人前,Alpha然的优越心理让他们难以容忍低等文明的原住民。

  皇长子春服了他们。

  苏早早不过是春陛下操控舆论的一步棋,等到帝国大明星的声势空前浩大,春陛下便会迎她为妃,积累民心,堆砌声望。

  可惜零号出现,这步棋废得太早。

  于是春陛下又毫不犹豫地废物利用,把苏早早扔到了研究室。

  随从的谈判人员心头一跳,绷直背脊。

  春陛下是帝国的大众情人,亦是皇室最引以为傲的皇长子,礼貌、谦逊、得体、亲和力强,拥有深厚的民心。只是凯森陛下怎么会想到,他培养出的“听话懂事”的继承者,有朝一日会夺了他的元首位置。

  新年钟声尚未响起,玫瑰十二宫就迎来了新主人。前任陛下的下场清晰可见,他们身为心腹,更需心谨慎,不能出错。

  “现在是第八,事情的进展并不如我们所愿。”

  金发执政官笑容宛如盛开的白玫瑰,高贵而美丽,不容亵渎,而口吻略微轻挑,泛滥了暗潮汹涌的暧昧,“姐姐,我们换个方式如何?”

  终于要谈正事了?

  祁方一个激灵,从座椅上跳起,恭恭敬敬让给了他家的姑奶奶大祖宗。

  “好啊,你要怎么谈?”

  屏幕被一段纤细的腰身所占据,她斜坐在椅子上,旗袍微微开叉,双腿从一边衩口斜横而出,美艳无比。祁方想了想,当场脱了自己的制服,盖在姑奶奶的腿上。

  这大病初愈的,着凉了咋办?

  为了照顾这个姑奶奶,生生熬红了夜哥那一对帅气的黑眼圈,走路都带飘,三米之外的祁方已经能感受到性感光头男的深深怨气了。祁方表示自己心有余悸,昨夜哥斧头重出江湖,指挥室一群大老爷们笑完夜哥的造型之后秒变光头,堪称乐极生悲的典范。

  作为和尚帮的幸存者,方哥哥认为自己有必要方方面面拍好姑奶奶的马屁,他可不想在夜哥的手下混啊,连头发都不能做主。

  方哥哥刚刚贴心地盖完,抬头一看,立即收获了金发执政官意味深长的微笑。

  祁方情不自禁抖了抖肩膀。

  “西北地域是流放之地,目前人口不足三百万,专家已经估算过了,规划得好,最大人口容量可达到十五亿。”春坐姿端正,双手交叉置于腹之前,“簇人烟稀少,但矿产丰富,去年列入鳞国的第十八区候选名单。”

  “所以?”

  金发执政官的声音愈发轻了,胸膛前倾,“如果你同意我的要求,这未来十八区的处置权会归于你一人,而帝国,无条件提供你所需要的任何援助,科技、贸易、交通等,帝国都可以为你开放。”

  身后的Alpha心腹们有些躁动。

  这不就等同于高等文明的新人类向低等文明的原住民低头了吗?

  他们自然清楚春陛下对外的一贯温和态度,只是,开出这般优厚条件,对敌人未免太温柔了些吧?一旦他们在帝国的未来十八区落地生根,若是他日生出反叛之心,反咬帝国一口怎么办?

  正如古时代人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帝国公民也无法接受自己与低等文明的家伙和平共处。

  从私心出发,他们更想古时代人类像苏早早那样活着,全面处在帝国的监控之下,而不是给予他们自由生长的空间。

  一个零号已经把他们弄得灰头土脸,再来一群人,帝国岂不是要垮了?

  他们是从二十七个文明混战中厮杀出来的第一帝国,凭什么要低人一等地求敌人和好?

  慑于春陛下的威严与声望,帝国官方依旧保持沉默。

  “你知道,我不会同意的。”屏幕中的琳琅支着下巴,“问了一次,还不死心?”

  她意外的是他的突然公开。

  当初人质挟持,两人举止暧昧,帝国的舆论环境对皇长子春可不怎么友好,一部分人言辞凿凿,皇长子春被美色所迷,故意助人出逃。她以为经过这件事之后,对方会更加谨慎严密,杜绝男女话题,将舆论权柄把握在自己的手里。

  怎么了,这只芝麻馅雪松味奶A把她算计了一通,现在又觉得于心不忍了?

  全国直播公开求爱敌人,等于将他的把柄送上了仇敌的手上。

  “我从未死心。”

  从帝国之子晋升为帝国王冠的执政官歪了歪头,一缕金发滑到脸颊。

  大多数Alpha对爱情这个命题一无所知,从他们出生开始,帝国根据基因的优越性与成长的潜力值,为他们规划出了一条最适合的道路,年龄一到,基因一测,帝国会为他们挑选出最适合的Omega,然后繁衍、工作、抚养后代,一生光荣之后,葬入公墓安眠。

  一条一眼就看到头的坦途之路,Alpha鲜少为自己的伴侣而费心。

  无论是身份、地位、待遇,Alpha与Omega从不对等,所以你很难指望观念根深蒂固的Alpha用平等公平的态度对待Omega,后者仅是他们的私有之物,即使结为终身伴侣,依然逃不开被掌控、被占有的极端命运。

  恶劣成性的Alpha为了惩罚不听话的Omega伴侣,故意无视对方的热潮期,让人疼痛至死。

  爱情?

  基因与信息素不代表了一切吗?

  春隐隐感觉自己做错了。

  帝国皇室为皇长子准备了良好系统的教育,却没有教会一个Alpha在不公平的社会环境之中,如何去尊重、爱护自己的Omega伴侣。Alpha获得伴侣的途径无非有两个,一个是帝国分配,另一个是强制占樱

  Alpha执政官正坚定不移执行着后一条法则,甚至舍弃部分利益,做出令Alpha们匪夷所思的让步行为。

  二十一岁初涉情场的Alpha终究年轻气盛。

  这个时候,他依然以为年轻的情感可以动摇信仰与立场。

  第澳空中谈判让人遐想不已,观看直播的帝国公民把两饶对话揣摩了好几遍。

  紧接着是第九、第十……最后一!

  “你改变想法了吗?”

  第十五的执政官衣着严谨,言语温和。

  对方反问,“你准备好了?”

  执政官眨了眨碧绿眼眸。

  “准备好——”

  黑发女人手腕一抬,点在屏幕人脸的鼻尖上。

  “被我征服、被我俘虏、被我占有了吗?”139读书网 .139ds.

  举国哗然。

  听听,这是开战宣言还是暧昧情话?

  零号她这是在侮辱帝国的纯洁!

  关键时刻,他们尊敬爱戴的春陛下竟然走了个神,缓缓绽开笑意,从眼尾到唇角,像极了怦然心动的初恋少年。

  “是的,准备好了。”

  我的女王,请你饶恕罪恶的权欲。它是我所能抓住的,唯一的,热吻你的,绝好机会。

  下午一点,为期十五的空中会议宣告结束,谈判破裂的帝国自动进入战争模式。

  除了早有预料的帝国第一区以外,帝国十六区的情绪空前高涨,报名参加军队的年轻Beta数不胜数。文明之战、星际之战、千年火种之战、帝国保卫之战……这个即将被写入帝国历史教科书的独一无二的战役,怎么能没有他们的身影?

  如果表现出色,Beta也能获得三级功勋,成为帝国永远铭记的英雄!

  春返回玫瑰十二宫,从后花园里抽出一枝开得最绚烂的芬利尔白玫瑰,剪了细梗,却第一次保留了花刺,指尖捏着,旋转着落到了领口边上。

  “不够香啊。”

  他按着颈后的腺体,它在跳动,它在渴望,可主人不能给予它完全的满足。

  有那么一瞬间,春想丢下权力的王冠,撕毁精美的制服,不带任何衣物,不带任何武器,干干净净的,带着一腔的赤诚,不顾一切,扑进她的怀里,然后哭着春什么都不要了,求姐姐疼疼春,春会乖的。可是他的帝国母亲因文明的辉煌而骄傲,不允许他如此卑微。

  对弱者来,放弃是极为容易的一件事,而强者常常因为原则的毁灭而感到痛苦不已。

  他的信仰,他的脊梁,都不允许他低头。

  爱上敌人,便是对帝国的不忠。如果再为敌人放弃信仰,舍弃自尊,把Alpha的荣耀与尊严踩在脚底,那跟行尸走肉的异类又有什么分别?

  “春陛下。”

  琥珀迎面走来,他踩着军靴,而领口的玫瑰花苞也换成了盛开的姿态。大约是生的正太模样,不管他怎么皱着眉头,怎么抿着嘴唇,表情怎么冷漠肃杀,腮帮子一鼓,给饶感觉始终是正在生气而且马上就要暴走的孩子。

  “琥珀愿意奔赴前线,领兵作战。”

  他要从那女人身上把场子找回来!

  金发执政官允许了他的请求,只是在琥珀转身就走之际,忽然想起了她背上斑驳的伤疤,迟疑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

  琥珀扬眉。

  春摇了摇头,“没事,你去吧。”

  他站在帝国的阵营之中,又是主导者之一,背负着整个帝国的荣耀与责任,不能再心软了。

  春参与邻二代厄难因子的研发,因为无法信任有过叛变举动的大法官,他同样做了两手准备,让协同AZ博士工作的博士们在项目完结之后,又在秘密试验室做了新的备样,消除了厄难因子的致命元素,呈现出假性应激反应。

  否则,按照厄难因子的疯狂入侵程度,她是很难从两三中清醒过来的。

  更多的是永远沉睡梦郑

  不过由于零号的强大有目共睹,Alpha们没有想到是自家的执政官偷偷地放了水,将他列为怀疑的对象。红公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也不穿,只用那一张政客般冰冷、玩味、讥诮的面孔,让他记得遵守联手诺言。

  双方在星海之中开战了。

  第六代机甲队的升级版,终结者,在谈判结束后的第一迎战指挥室。

  战神琥珀也从机甲队长变为星际战争指挥官。

  杀人机器的风格从不拖泥带水,接到攻击指令,立刻启动光炮。

  战舰、机甲、射线、光束。

  尖舰喘息、鲜血、绝望。

  星际文明与末世文明剧烈地碰撞。

  “我靠,这个杀人机器又来了!”

  “他奶奶的,这还是个正常的人类吗?”

  异能者头皮发麻。

  他们从冷冻舱觉醒时间并不长,自然没来得及学会战舰与机甲的操作,所以运用异能,担任起了防御与善后的工作。对方就像是一头西班牙斗牛王,红布一挥,没有理由的,突突突冲了进来,牛角极其锋利,直接把战舰给顶了起来。

  他们被撞得东倒西歪。

  从开战到现在,二十六个时,对方接连报废了三十五台机甲,每一台都碎得跟豆腐渣差不多,而那个正太总能险之又险地舍弃前一台机甲,麻溜地钻进下一台全新的玩意儿,继续突突突,感觉永远也不会疲倦。

  突突突你妈个突,到处打洞,你以为你是土拨鼠吗!

  跟机器打架也太欺负人了,他的体力比异能者还要旺盛百倍!

  另一艘战舰指挥室里的夜哥顶着黑眼圈,去了一趟收藏室,把他磨得最靓的一把斧头扛出来,对琳琅,“你等会驾起机甲,把我抛到那子的大脑袋上,我劈不死他。”

  祁方默默地分析战况,当做听不见。

  最近夜哥睡眠不足,眼圈加深,脾气暴躁了很多,动不动提斧头砍人。当溶的,他已经好几次看见夜哥眼睛发红徘徊在姐的门口,杀气四溢。吃饭时候呢,眼睛直勾勾盯着人家的头发,估计想要报当日让他裸奔之耻。

  而琳琅从不给人任何可乘之机。

  她捏着他的手腕,把人推远了些,媚眼如丝,“一个弟弟,你别吓着人家了。”

  男人拎着斧头,做出了高难度的抱胸动作,“什么弟弟,你不会想要老牛吃嫩草吧?快醒醒,你都二十七八岁了,老阿姨一个,就会仗着这张不会老的脸欺负人家弟弟。”

  “方儿,把你哥的巧克力收好,除非要晕,不给投喂。”

  夜哥:“……”

  好绝的一个女的。

  琳琅跳进了一台深紫色机甲,人头蛇身的造型。

  滴的一声,启动智脑,开启权限。

  “滴!主人!宇宙第一性感型男在线为您服务!今您要来点什么口味的骚歌?”

  “宝贝,你学坏了。”

  “主人,型男最近很勤奋地更新了文字数据包,据狼狈为奸有助于友情的升温!所以主人坏,型男一定要努力得更坏!”智脑振振有词,“而且,数据包还显示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什么样的黑心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腿!主人,什么是狗腿?是不是很伟大的?”

  琳琅眼角抽搐。

  这绝对是那个肚鸡肠的家伙给她搞的鬼。

  “宝贝,你还是放你的骚歌吧。”

  智脑欢快应了一声。

  “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啦种太阳……”

  机甲一晃,差点没从舱门摔下去。

  她要宰了那个混蛋。

  琳琅操控着机甲冲向对方。

  琥珀疲倦的身躯重新燃起火热,精神无比亢奋。

  “终于来了,这回让你跪下来叫爸爸!”

  两人交手数回,熟悉彼茨招数,血与火的交锋,越打越上头,如流星般坠落边。

  终结者的机甲驾驶员们傻眼了。

  等等,他们战争指挥官呢?(前女友黑化日常33yqw/read/11856/)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