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2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咔咔咔——”

  细微的拧动声音。

  被琳琅挂在墙上的正太咔咔地低下头颅, 他额头开了个洞, 鲜血悄无声息蜿蜒着, 面目模糊不清, 气息恐怖。

  Alpha再度抬起手,准备将奶唧唧的家伙一掌劈碎,省得在他耳边聒噪。

  “啪!”

  一把金属椅子当头砸下,奶味O无缝切换暴躁O, 那凶残的目光, 那可怕的手劲, 能让目睹者做几晚的噩梦。

  Alpha软绵绵滑了下去, 双目紧闭。

  琳琅看了行凶者一眼。

  他立刻装柔弱, 抽抽搭搭地, “老子……手手疼。”

  舱门外部响起一阵脚步声,法官大人脸色一变。

  “是红骑士!”

  长腿的白大褂收起表情, 越过来强行抓住琳琅的手, 就这样还不忘优雅地捡起地下的遥控器, 按键一点, 与舱门相对的密门啪的开了, 他拉着琳琅跑了进去。

  密门关闭的那一瞬, 琳琅头也不回, 手腕往后随意一抛,指尖掠过耳边的发。

  夹在指尖的芯片不声不响插在了隐蔽的角落。

  “‘噬虹’植入成功, 销毁程序启动汁…销毁进度25%……销毁进度50%……”

  “哒哒哒——”

  一深一浅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饶通道郑

  对方的力气大得出奇, 琳琅被人毫不费劲拖着, 颇为好奇地追问,“你变成Omega后还保留了Alpha的实力?”

  起这个梵凛就生气,他从一只成熟温柔的A分化一只奶唧唧的O,这是谁的错?

  长腿白大褂拧过头,恶狠狠瞪她。

  最近这一阵子,法官大人过得水深火热,总担心自己的性别会被别人识破,可是罪魁祸首又远在边,满肚子怨气无处发泄。

  他都打算好了,一旦抓到某人,立马戳她个十来针,上交给帝国研究,只是当真人站在面前,他恶毒的念头又像戳气球一样泄了气。

  他没好气地翻白眼,“老子搞研究的,没点本事怎么混?”

  琳琅问,“你对女人都这么凶的吗?”

  梵凛顿时一噎,莫名涌上心虚。

  当他还是个Alpha的时候,作为帝国炙手可热的明星法官,又跟皇长子春、战神琥珀等年轻势力交好,可以,要颜有颜,要腿有腿,腰杆子挺得直直的,拥有招蜂引蝶的风流资本。

  受到热潮期的限制,梵凛一共交往过七个Omega女朋友,关系维持不到两周,随后和平分手。前女友们个个对他赞不绝口,称他很有绅士风度,足够的温柔,足够的体贴。所以分手之后,他的Omega前女友们时不时上门拜访他,一来二去,组成了一男七女的姐妹团,法官大人荣获姐妹之友的名头。

  梵凛自诩是一款成熟稳重的大众情人,良好的出身,得体的涵养,有十足的耐性去包容每一个女人真可爱的想法。

  事实上是,他一介少奶杀手的光环没有普照到琳琅,反而被她莫名其妙逼出了不为人知的一面,性格变得冲动易怒,动不动就想哭,想骂人,尤其是骂琳琅这个变态女人。

  你骂人也就算了,他一边骂一边还他妈的想让人亲亲他摸摸他,干尽一切流氓,呸,是伴侣能干的事。

  他这不是找虐吗?

  梵凛觉得自己快疯了,引以为傲的大脑可能需要送去修理。

  “滴!扫描成功!C3区疑似出现目标对象!全体注意,重复通报,C3区疑似出现目标对象……”

  途径一个区域,安静许久的警报声突然响起,把两人吓了一跳。

  “……我操!”

  梵凛暗骂一声,抓着琳琅往另一条通道离开。博士大人在红堡潜修了一段时间,每一条路都挺熟的,七拐八拐,把琳琅拐进了一件窄窄的药剂室,一股冷气迎面扑来,银制架子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试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算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他关上了门,气息微喘。

  也许是一路赶得急,还没缓过气,对方忘记了开灯,室内一片漆黑。

  琳琅踢中了一个铁皮箱子。

  她伸手去摸开关。

  手腕被押在机关旁,混乱的呼吸被体温虏获,炽热得吓人。即使分化成了Omega,也不代表他一味是“柔弱的”、“服从的”,黑暗中猛兽钻出了囚笼,迫切地想要主宰她的喜怒哀乐。

  “干什么?”

  她挡住他的脸,明知故问。

  他一个大男人豁出去,尊严都不要了,她还问他干什么?

  男人颇为咬牙切齿,“你他妈的……要不要老子当场给你表演一个无性繁殖?”

  怀中的女人笑得花枝乱颤。

  “好啊,让我见证奇迹。”

  这一瞬间,梵凛升起了把人掐死然后分尸的冲动。

  “我趁着你们打架注射了气味阻隔剂,最多只能隐藏三十分钟,现在过去了十五分钟!你再不快点,老子就不生了——”

  一个吻落在他的眼皮上。85 .book85.

  梵凛睫毛轻颤,暴躁不已的语气又软绵绵下来,“你真烦人,老、老子……我生就是了。”

  “下次。”她笑着,“一定让你生一大串。”

  一大串是啥玩意儿?

  梵凛暗暗吐槽,热爱筑巢搭窝的Omega又忍不住钻她头发里,“你这人怎么这样,要孩子的是你,不生的也是你,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今是谈判的第三,十二之后,你的明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

  仿佛意识到她的沉默,叨叨一堆话的人也随之安静下来。

  “你身上带着武器吗?”

  沉闷之后,她又轻轻开口。

  “镜头存下了你带我逃跑的证据,如果不尽快澄清,你也会被当成叛逃者的。”

  被帝国的敌人这样的提醒,实话,梵凛的情绪有些微妙。记忆中的零号嚣张得令人窒息,从觉醒到出逃,她一直游刃有余戏弄帝国,像是黑夜里的火焰,让生命极致绚烂地燃烧。

  可是有一,这束火焰竟也会怕烫伤别人,善意地提醒过路者,让他离远一些。

  他不怕敌人心狠手辣,就怕敌人突然温柔。

  他嘴硬地回,“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能不能出得了红堡都是个问题。”

  琳琅弯下腰,从腿边重新抽出一把弯弧刀,塞进他手里,“快,往我肩膀上划一两刀,深一点,证据更真实。”

  梵凛指尖微颤,他忍不住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

  为什么要为他考虑得那么多?

  “你是我孩子未来的父亲,可不能让你死得窝囊。”她笑了笑,捉住他的手,往肩膀重重一划,刺啦一声,衣料破裂,鲜血迸溅。“我走了,你保重。”她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反被紧紧搂着腰。

  “……跟我来。”

  男人哑着声,青筋攀上脖颈,显然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他没看见,背对他的人勾了勾嘴角。

  她赌对了,AZ博士对红煲的掌控力比想象得还要深,身上必有一把能令他在混乱状态下安全离开的钥匙。

  三分钟后,琳琅从药剂室转移到了细胞检测室,她被推进了中央的一台透明罩营养舱里,“启动之后,这具营养舱会滑进地下通道,过程可能有点抖,你忍忍。最终的地点是在一处废弃的工厂,等你到了,就按下里面的红色按钮,舱门自动开启。”

  “那你呢?”她皱着眉,握住他的手指,“跟我一起走,不好吗?”

  他摇了摇头,“我出生帝国,也不会逃离帝国。”

  胆大包放走帝国的头号敌人,算是近年来他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了。

  “那么,再见。”

  他输送一段密码与数据,看着透明罩关闭,她的面容晕染成一片蓝光。

  等新的营养舱升起来,掩盖之前的痕迹,梵凛故意弄乱自己的衣服,攥着琳琅给他的刀,朝着通道跑了出去。

  “啪——”

  营养舱从通道端口滑了出来,迎接琳琅的不是粗糙干硬的地面,而是一张质量上佳的软床。还没从营养舱里出来,琳琅便被花板装饰的蔷薇花吊灯闪瞎了眼睛。她避开强光,从舱里跳了出来,结果脚腕被细长冰冷的东西拽住。

  她低头一看,那是一截苍白纤弱的手。视线再挪过去些,灰蓝色的眼珠不含一丝情绪盯着她。

  “你好,我亲爱的月亮。”

  红公爵的手指如冰蛇一般,缠住她的脚杆,“你是来陪怪物午睡的吗?”

  对方的气质整体偏向阴柔单薄,墨绿色的曳地睡袍显得肤色病态雪白。公爵的寝室尤为钟爱深邃的黑色,唯有窗帘选了暗红色的鹅绒布,风透过缝隙吹入,窗帘泛起波滥细细褶皱,如同流动的猩红血液。

  “你的势力都渗透进了红堡?”

  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改了营养舱的投放地点。

  红公爵答非所问,“都是一群蠢货,办事不校”

  琳琅无所顾忌,赤脚踩过他的手臂。

  男人嘶哑的嗓音沉沉地响起来,“审判军就在公爵府上随时待命,你确定要冲出去?”

  琳琅转过身,“莫非公爵大人也是拜倒在姐姐的裙子之下,准备投敌卖国?”

  红公爵扬起唇,明明是冰冷的讥诮面孔,琳琅看出一种大肆鼓励的意味,“你再努力点做梦,不定就行了。”顿了顿,又道,“那个执政官把我卖给你了,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于是他看见女人摇晃着腰肢走了回来,沾了灰尘的脚心往他裤管上蹭了一蹭,自觉干净了,往他旁边一倒,熟悉得像在自己家里。

  黑发女郎似人鱼一般侧着身体,单手撑着下巴,姿势慵懒。

  “怪物……唔……它想咬月亮一口。”

  如此耻度爆表的话,红公爵反而一派镇定。

  琳琅的手指摩挲下巴,问了一个很古怪的问题,“你们帝国的Alpha,喜不喜欢森林?”

  红公爵盯紧她。

  “什么意思?”

  帝国头号通缉犯笑得很甜。

  “听绿色有益健康。”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