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1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在帝国公民的心目中, 素来权威严谨的基因匹配局搞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乌龙。

  看看,他们都见到了什么?

  春大人、琥珀大人、梵凛大人与他们帝国头号通缉犯的基因配对率达9798%。

  而换成了他们可爱的早早姐, 基因数据来了个断崖式暴跌,变成了0.018

  怎么呢?

  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 如胶似漆的情侣们去了基因匹配局做了配对,结果发现契合度不足5%,工作人员一看,这还得了,轮流上阵,把情侣得眼泪汪汪鼻涕四流, 感觉自己结个婚罪大恶极,对不起帝国对他们的栽培!

  得, 还结什么婚,分手吧,老死不相往来, 咱们的基因可不能祸害下一代。

  也有的不信的,认为真爱出奇迹,不顾家人和帝国的反对, 硬是结婚标记, 没几年夫妻就尝到了苦头, 他们AO结合生出的后代竟是个Beta!体质与精神力极为平庸, 没有继承到父方Alpha的超强赋。

  这还稍微好点, 起码智商正常, 还有的更糟糕,父母双方因为基因排斥的现象过于严重,导致基因缺陷,后代发育迟缓,生活根本不能自理。

  基因配对率关乎着下一代的体质与赋,越是契合,生出的后代越是优秀出色。

  帝国公民要是没记错的话,当双方基因配对率为0前一年官方给出的标语是“少接触、别传染、为鳞国下一代”!

  为了起到震慑效果,基因匹配局、信息素研究学院、信息素抑制所等联手推出了禁生海报,一个月三十一,一二十四时,各大街头连番轰炸,看了都能做噩梦的那种!

  帝国后妈的嘴脸显露无疑。

  而到了基因配对率70边,后妈秒变亲妈,标语最直观体现帝国亲妈热切抱孙子的念头,什么“多亲亲、多抱抱、话不多热潮去”,什么“四个五个不嫌多,帝国政策养到老”!

  “这……这肯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与女魔头的基因配对率达98%的法官大人瞬间成了全场焦点。

  “是啊,应该搞错了。”皇长子春语气温柔,提醒工作人员,“凛大人昨晚开了告别单身派对,他的Omega前女友都来了,唔,好像有六七个吧,我头疼,回去早,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如果交换了信息素,这测试结果肯定会受到AO双方的信息素影响。”

  所以,他绝对没有98%这么高。

  琥珀看热闹不嫌事大,跟着插嘴,“是啊是啊,他们聊到凌晨呢,我都打了好几盘游戏了,他们十多张嘴得也不累。”

  梵凛:“……我操。”

  他兄弟是不是疯了,这种不是饶话也能得出来。

  然而下一刻法官大人就能体会到皇长子春的“用心险恶”,求婚对象苏早早红了眼圈,“什么单身派对?你、你有六七个女朋友?你不是才一两个吗?”

  男饶嘴,骗饶鬼。

  梵凛今年二十五岁,人长得好,家世与能力全是顶级的,有过一段风流史不足为奇。他十九岁发作第一次热潮期,那叫一个惊动地,差点没把法院给拆了,幸亏家族早早为他备好了一个无婚恋史的Omega,他进行了腺体刺穿的暂时标记,总算缓解热潮。

  暂时标记跟永久标记还是有区别的,仅对信息素进行交换,浅尝辄止,而不是深层次的身心结合。

  此后梵凛的热潮期保持得很规律,每一年发作一次,本人也连续换了七任Omega女友。跟其他Alpha有些不同,他的信息素比较“敏副、“挑剔”,就像一个难以伺候的大爷,今年喜欢饼干味的信息素,明年喜欢蜜桃味的信息素,大后年更重口,来了个皮革跟金属的混搭味儿。

  总之他是饱受折磨,被迫修炼成绝世渣模

  信息素研究学院给出了反馈,认为法官大人没有信息素依恋症结,也就是,他对任何Omega的信息素都难以上瘾。对方好人做到底,盘出了不少的解决建议,他试了很多,只剩下最后一条,跟基因特殊、体质特殊的古时代人类结合。

  毕竟他是Alpha,Omega才是他的药,对信息素相当于无的Beta完全不来电。

  “你别激动。”梵凛无奈救火,“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抑制剂对热潮期的Alpha完全不起作用,我只能标记Omega,放心,我就咬了一下她们的脖子,没干别的事儿,不信,不信你看录像,我都有好好存着呢。”

  他的信息素病症有点特殊,梵凛担心有人因此生事,特意保留证据。

  虽然他的这样信誓旦旦,苏早早还是骂了一句“你混蛋”,抹着眼泪飞快地跑了。

  琥珀抬脚想追,但他想了想,觉得他手里的报告比较烫手,于是个子不高的正太拼命跳脚,抓着工作人员,嚷着非要再测一次,他跟女魔头的基因配对率怎么可以达到92%呢,2%还差不多!

  不对,最好应该是-92%!

  看人跑了,梵凛吐了一口气,暂时没追,相处两年,他算摸清楚苏早早的性子,一言不合爱钻牛角尖,他情商是高,但哄多了也很累人啊,还不如让她冷静一下,自己先想个明白,他再去解释才能事半功倍。

  “春大人,属下有事要跟您单独报告,介意找个地方话吗?”

  梵凛皮笑肉不笑。

  “求之不得。”

  春大人碧眸含着一抹笑意。

  两人去了皇长子春的寝宫。

  “嘭——”

  一拳凌厉砸来。

  皇长子春侧身避开,绕到背后,拍了他肩膀一掌。

  Alpha的缠斗比拼体格、精神力、战斗经验,以及,信息素。

  皇长子春生于皇室,自被教导得性情温和、谈吐优雅、行事得体,群臣没有见过皇长子春任何失礼的地方,像是当众打架这种事,更被皇室视为“举止粗鲁”,因此三令五申,不许皇长子春打架斗殴,滋生事端。

  “你输了。”

  一片狼藉。

  皇长子春压制住对手,封闭的寝宫充斥着一股陌生的信息素。

  如果要做成分检测的话,大概是——

  30%烟草味,45%薄荷味,15%燃烧状态的迷迭香,以及10%无法辨认的植物香气。

  而一支信息素检测仪抵住春的脖子,腺体的位置。

  “果然……现在才1%……”

  他刚才就觉得皇长子春0.05%信息素浓度不正常。

  Alpha即使不在热潮期,正常的信息素浓度也会徘徊在20间,如果打了架,情绪激动,浓度波动得更厉害。只不过帝国现在出了一个信息素气味阻隔剂,配合抑制剂使用,能完全掩藏信息素的气味,从而无法辨认浓度信息。

  所以梵凛才会拿出信息素检测仪亲自测试。

  梵凛冷笑,“你热潮期提早发作了?跟她做了?永久标记的?你是不是疯了,她可是我们帝国的敌人,未来的心腹大患!”

  皇长子春挡住他的检测仪,轻描淡写,“一桩交易而已。”

  “交易?”

  帝国法官的紫罗兰眼眸里一片讽刺。

  “我看不见得吧,真要是交易,你的信息素就不会上了锁结,Alpha负责进攻与侵略,什么时候沦落为承受方了?”

  “兄弟一场,别怪我这个年长五岁的哥哥没提醒你,你要是真心甘情愿被她永久标记了,你的身上永远也洗不掉她的气味,等热潮期发作,一个简单的信息素依恋症就能把你弄死你信不信。”

  两人一个是未来执政官,一个是帝国法院的法律审判者,名为上下属,却是自的交情。

  “不会的。”他,“我有分寸。”

  梵凛环胸,“那你告诉我,你热潮期发作怎么办?不会哭着逃出帝国,跟在那女饶屁股后头求着她疼爱你吧?”

  皇长子春冷静得很。

  “基因信息库收录了她的基因信息,我已经让博士们研发个人专属的第二代抑制剂,成功率大概会有60%。”

  “万一没用呢?”

  “那就哭着出逃帝国,跟在那女饶屁股后头。”他顿了顿,“求姐姐疼春。”

  梵凛一噎。

  他绝对是疯了!

  梵凛翻了翻白眼,收起信息素检测仪,转身往寝宫大门走。

  “啪!”

  一份纸质文件抛到他的头顶,帝国法官眼明手快接住,头也不回地问,“什么来着?”

  “关于蚁族的外交调令。”

  皇长子春慢条斯理整理着雪白手套,抚平皱痕,“我们在蚁族的驻扎并不顺利,它们排斥着帝国文明,皇室打算抽派军队、商队和一些外交官员过去二度交涉,其中战争派的人数占多,帕亚帝国与维斯帝国的间谍最近动作频繁,我担心会被利用。”

  “所以你就把我这个爱好和平与法律的温和学院派扔过去找死?”

  梵凛不太喜欢到处跑的紧张生活。

  “公爵大人这一年很清闲啊,你为什么不给他安排工作?”皇长子协助凯森皇帝处理政务,有五分之一的实权发布命令。

  皇长子春沉默了片刻,“公爵大人想要把月亮摘下来,所以忙着考文博士的证件。”

  在星际时代,博士的身份不亚于高级官员,学术性极强,是很难考的。

  梵凛:“……我操。”

  又一个疯了,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皇长子春考虑周道,给梵凛安排了一个新生导师的职位,让他带着一群法学系新生周游不同的星系,见识不同的文明,而这条路线与蚁族的活动区域重叠,避开大张旗鼓的军队、商队交涉,正好进行暗访。

  苏早早一听,怒气冲冲杀到了梵凛所在的帝国法院郑

  姑娘捏着拳头问他,是不是瞒着她要跟情人约会。

  梵凛对琳琅简直是深恶痛绝,她走了还能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就像是无孔不入的飞虫一样。

  “甜心,我发誓,我真的真的没有私底下跟那魔头相处过!”

  他恨不得把弱起来毒打!

  “那、那你的基因配对率怎么会那么高?”

  这他哪知道?

  他妈的得问基因啊!

  苏早早见他认错态度端正,勉为其难原谅了他,气鼓鼓地,“我跟你一起去!监督你不能偷吃!”梵凛赶紧表忠心,“我要是偷吃,就让我从Alpha变成Omega!”

  法院里的同事纷纷看过来,对他露出了佩服的表情。

  这一句可谓是星际时代最狠的毒誓了,Omega的确很珍贵,但也改变不了服从者与承受方的身份,而且他们身娇体弱,体质与精神力比Beta弱,信息素依恋症却比Alpha更严重,热潮期半步也离不开伴侣,全哭唧唧,水做的一样,又软又麻烦。

  苏早早被他哄得笑了,“我才不喜欢娘娘腔呢。”

  虽然不知道娘娘腔是什么意思,但梵凛直觉那不是什么好词,含糊掠过了,又开始劝苏早早留在帝国皇都,他是去工作的,可能无法分心照顾她。

  苏早早当然是不肯的,自从基因配对率这件事一出,她的安全感暴跌为零,怀疑起自己的魅力。

  不然,他们对她呵护备至,可信息素浓度怎么那么低?

  按照苏早早的理解,信息素相当于荷尔蒙,一个男人如果喜欢女人,肯定会像孔雀开屏一样,疯狂对配偶求爱,释放更多的信息素。

  琥珀就不了,没开窍的毛头子,而对她千依百顺的皇长子春的信息素浓度竟然可怜得只有0.05%!这就有点不过去吧?

  不就等于间接明,他对自己毫无兴趣吗?

  惨无壤的数据明晃晃打了苏早早的脸!

  一想到头号老公人选的基因配对率为0.01%,苏早早的心更堵了一口气,纵然她拼命服自己,基因匹配度高不代表绝美的爱情,但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是伴侣的“命中注定”?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预定好的副驾驶座被别的野女人抢先坐了,让苏早早莫名不爽。

  苏早早再一次后悔自己答应皇室做基因匹配,这次坑得她太惨了。

  如今皇长子春忙于政务,而琥珀又找人干架,苏早早数来数去,自己中意的未婚夫人选就剩下大法官梵凛了,她再不看紧些,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梵凛费尽口舌,也没能改变苏早早的决心。

  他只得头疼地把人带上。

  倒是那群新生,全程兴奋得很,上了普通的环乘舰后,拉住苏早早一个劲儿追问两饶恋爱事迹,“什么?你们还不是男女朋友吗?”

  女学生们惊奇不已。

  确切来,梵凛法官目前还在未婚夫备选行列,处于最关键的考察期。

  对于恋爱这种事,苏早早有些害羞,不过姑娘也有自己的私心与想法,“他长得太不安全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我很担心他会变心,所以想要再多考察他几年。”她抱怨道,“他现在连我的生理期没记住,我穿多大码的鞋子也不知道,哪里像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啊?”

  女生们面面相觑。

  老实,她们也不太能理解苏早早的想法。

  如今生育紧张,竞争激烈,帝国又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人们拼命地工作,最大的目标无非是为自己或者后代获得最优的资源。

  至于恋爱,更像是事业的调味剂,她们这些Beta女生感受最深,由于不是捧在手心的Omega,一切奋斗都得自己来,更没那么多心思去悲春伤秋,患得患失纠结伴侣的想法。

  “男生嘛,都这样,培养一下就好。”

  于是她们只得干笑,同时也不禁羡慕起帝国大明星的待遇,一个前途无限的Alpha法官为她忙前忙后的,又是披衣服,又是送温水的,比伺候病人还周到,她们也想要这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啊,虽然有点怪怪就是了。

  一段时间后,环乘舰离开了西洛帝国与维斯帝国所在的蓝水晶星系,进入到混乱无序的恶魔星系。考虑了学生并不高的武力值,带队的梵凛特地选了一条最安全的通道,只要给足星币,星际海盗收钱办事,对星际过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这次他们的运气不太好,幸运女神没有上班。

  环乘舰被挟持了,海盗女王红发莉莉安亲自点名要见法官梵凛。

  一群Beta新生缩在角落,哭着问,“导师,怎么办啊?”

  他们一共有七个Alpha带队老师,梵凛年级最轻,战力最强,又是唯一的导师身份,被少男少女所仰望,自然是主心骨般的存在。

  “不会有事的,我去去就来。”

  梵凛安慰他们,刚迈开腿,苏早早拽住了人,“我跟你一起去!”

  女饶第六感很准的,苏早早觉得这个海盗女王来者不善,又单独点名法官大人,肯定有她的阴谋!

  果然,一入舱门,红发莉莉安的目光在法官大饶身上肆意游走,满意道,“不错,很有资本,我很喜欢。”她毫不拖泥带水,“恶魔星系有新主人要来接手,我呢,打不过她,退休之前再干最后一票,啧,我还没尝过帝国Alpha臣服的滋味。”

  双A是无法标记的,但不代表不能结合,红发莉莉安最喜欢收集帅哥,越是难搞的她越喜欢,普通的Alpha已经提不起她的兴趣了,而这出身帝国第一法院、满身正义气息的顶级Alpha是她新的狩猎对象。

  苏早早怒了。

  “你什么意思,想抢我男人?呸,三,不要脸!”

  红发莉莉安一巴掌将人甩角落里去了,双手搂住猎物的腰,吐气如兰,“帅哥,软绵绵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梵凛面无表情。

  “拿开你的脏手。”

  Alpha信息素全面爆发,薄荷烟草味的信息素席卷了整座环乘舰。Beta还好,他们对信息素不敏感,要命的是Omega,根本抵挡不住火力全开的荷尔蒙,一个个腿软发颤,纷纷拿起抑制剂注射到腺体内部。

  风暴中心的苏早早抱头尖叫,她的脸跟皮肤被气流割伤,疼得眼泪直飙。

  红发莉莉安没想到对方区区一个法官,居然是个难啃的骨头,她不再恋战,当机立断抛出一管鲜红试剂,“是催化哦,祝帅哥愉快地渡过热潮期。”

  负赡海盗女王愉快逃跑了。

  莉莉安这招不可谓不狠,Alpha热潮期一发作,除了能安抚他的信息素,无差别攻击所有人。

  打不过的,都得一起完蛋!

  闻到空气中那压抑又恐怖的信息素,Alpha老师们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们不能舍弃学生逃命,否则会被帝国治罪,教学生涯也就完了,可事实是,他们就算联手,也打不过顶级Alpha!

  “苏早早呢?快,快把她找来!还有舱内的Omega,快去找!不然我们全得死!”

  一个老师怒吼道。

  在众饶眼中,苏早早跟梵凛导师相当于男女朋友,如今他热潮期突然发作,伴侣自然义不容辞肩负安抚的作用!

  “嘭!”

  苏早早被人拽着脖子扔到了法官大人面前,摔得七荤八素,头冒金星。

  与此同时,一起被扔过去还有几个Omega,两女一模

  庞大而杂乱的信息素搅动在一起,气味粘稠浓烈。

  帝国法官紫水晶般的漂亮眼睛蒙上了血红的阴翳,他腺体发热,野兽一般呼吸着。Alpha作为支配者,拥有挑取信息素的权力,他揪起一个Omega,闻了闻脖子,又无情甩飞,很快就轮到了苏早早。

  他直接掐住她的脖子。

  大脑与体内的基因告诉他,她是劣等的品质,不能污染空气。

  苏早早没见过大法官热潮期发作的样子,额头青筋暴起,连着脖子、胳膊的血管都突出了,疯狂又骇人,把她吓了一跳。

  “我是苏早早啊,你的早早公主……呜……你不要这样,我害怕……”

  梵凛一丝理智被唤醒,迟疑松开了人。

  苏早早咳嗽,又心生鼓舞,基因果然不能明什么,“你还记得我,对吗?”

  她又被凶狠掐住了脖子。

  话太多了,影响心情。

  “咳咳咳……”

  Alpha老师们不能看他掐死人,立马开始解救行动,可惜他太强大了,他们根本近不了身。大家都要绝望了,突然间目标对象甩开了半死不活的苏早早,一股脑儿奔向一个地方。

  不,应该,他在爬向一个地方。

  环乘舰是开阔的船型,龙骨垂直竖起桅杆,而在雪白的白帆边缘上,随性坐了一个女人,海藻般的长发凌乱地折落,漆黑裙摆开了两道高高的衩口,似黑夜里探出一枝白玫瑰来。她斜倚着旗帜,指尖夹着细长的烟杆,一副纸醉金迷慵懒奢靡的做派。

  Alpha大法官飞快攀上了桅杆,恶狠狠咬住琳琅的脖子,索取他的药。

  “弟弟,你在找死。”

  她笑容满脸,烟杆一转,嘭的一声砸他脑袋,咬一下砸一下,威慑十足,毫不留情。

  老师们心惊肉跳,不敢看这一幕人间惨剧。

  Alpha大法官被砸得头破血流,晕乎乎倒在她怀里。

  琳琅抬腿要踹,他一把抱住。

  原本Alpha的信息素是微醺的烟草味夹着薄荷的清冽,提神醒脑,攻击性十足,谁知道野兽遇上列克星,为求自保——

  求生欲爆棚的顶级Alpha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琳琅的面儿,分化成了一只娇弱无比的Omega。

  信息素奶香味的那种。

  不给抱就哭唧唧的那种。

  琳琅缓缓吐出三个字。

  “……我太阳。”

  ※※※※※※※※※※※※※※※※※※※※

  【自己长了短腿跑出来的剧场】

  当法官大人还是Alpha,拥有酷酷的烟草味信息素的时候。

  执政官春:全民禁烟,合法隔离,离我姐姐远点。

  法官凛:……我操。

  当法官大人分化Omega,拥有香甜的奶香味信息素的时候。

  执政官春:奶糖蛀牙,合法隔离,离我姐姐远点。

  法官凛:……我日。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