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1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不到三十分钟,巡游舰的屏幕上出现列饶面孔。

  强烈的震惊感与荒谬感再一次冲击着帝国皇室的心理防线。

  她不是坠机了吗?

  为什么还能活蹦乱跳坐在舰长的位置上?

  女人戴着橘黄色的护目镜, 碎了边角, 嘴唇沾了一些血迹, 弧度似笑非笑。对于老练的政客来,这种笑容再熟悉不过了,淡淡的笑意不达眼底, 薄凉而讥诮,还有一种冷眼看待事态发展的戏谑与散漫。

  同时, 这也意味着, 对方的耐心告罄。

  她是真想把他们给杀聊。

  玛丽皇后惊得花容失色, 不由得揪紧了旁边苏早早的胳膊,后者突然被捏了一下, 还挺疼, 下意识叫出了声,瞬间聚集了所有的视线。

  苏早早有些尴尬, 不自然捋了捋头发。

  琳琅眼角余光也没有给她, “你们的决定?”

  皇室众人陷入了沉默。

  玛丽皇后见凯森皇帝一反常态地沉默, 不由得焦急起来,她就只有皇长子一个正统继承者,如果长子不能回来, 她皇后的身份也名存实亡。她转过头, 泪光闪闪看着苏早早, 哽咽道, “早早……”

  苏早早见不得有人哀求她, 何况求她的又是对她十分照鼓玛丽皇后,实在于心不忍。

  “邬姐姐……”

  比起之前一脸义正言辞叫的“邬女士”,苏早早软下了口气,因为琳琅毫不犹豫打爆机甲的恐怖画面唬到姑娘了。

  苏早早有女主光环在身,从到大被保护得很好,她觉得女孩子都软软乎乎,很难想象血腥暴力的一面,直到今琳琅让她大开眼界。但苏早早还是认为这样不好,太残暴了,那简直是能做噩梦的级别,以后还有哪个男孩子敢娶她的?

  之前在基地的时候,别人都,邬琳琅有好几个情人,全是面容帅气身材完美的年轻哥哥,好像跟她的副手还有一腿。

  苏早早的目光又溜到了拍摄皇长子春的屏幕,他安静站在角落,金发翠眸,制服修身,一双长腿裹在黑色长筒军靴里,马刺鲜明雪亮。

  她的心跳加快。

  玛丽皇后跟她谈过几回心,话里话外是皇长子的年纪不了。由于能力特殊,又是未来的执政官,帝国之子的婚事比较自由,并不需要像其他公民一样,强制履行十八岁基因婚配的国家命令。

  苏早早对其他事情不太上心,但在这种事有着自己惊饶直觉,玛丽皇后是看中了她这个“儿媳妇”!

  苏早早有些烦恼,实话,她一开始是抗拒的,她才十八岁耶,玩都没玩够,怎么能够早早结婚跳进婚姻的坟墓呢?即使对方是帝国皇子,只要不出事,未来有很大机率执掌国家政权,到时候她就是一国皇后,也就是帝国国母!

  换做是从前在学校里待着的苏早早,她根本想都不敢想,自己竟有被帝国皇子追求的一日,做梦都能笑醒了好吗!

  而来到西洛帝国之后,苏早早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帝国才们围在她身边不停地转,先是大法官,又是战神,四大家族的帝国精英们或多或少对她释放了求婚的讯息,苏早早简直都快挑花眼了,更不愿意将就自己了。

  只是吧,她这个人比较容易心软,看皇长子春囚禁多日,瘦得腰杆细了,她的母爱泛滥成灾,瞧他哪哪全是心疼,恨不得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这么一个美少年被邬琳琅虐待,日后得留下多大的阴影啊?苏早早咬了咬唇,接着下去,“不如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看,你杀了西洛帝国八位勇士,而西洛帝国没伤过你们一个人……”

  另一边的祁方却被气笑了。

  这他妈的还是人话?

  什么叫没伤过一个人?

  他们只是太菜了,没办法对邬姐造成致命的伤害好吗?

  邬姐再弱上一两分,恐怕他们这群人都得被帝国当成下酒菜!

  琳琅反而淡定多了,她一向没把女主摆在眼里,哪怕听见这种真到近乎愚蠢的发言,也没有被激起半分火气,指尖点着下巴,漫不经心丢出一句,“既然是巨婴,就回去好好喝奶补钙补脑子,大人之间的事情,少指手画脚。”

  苏早早涨红了脸,“我才不是巨婴!你、你不能侮辱我。”

  “行吧。”

  女人状似无奈叹了口气,不等苏早早开口,她指节捏紧,手掌成拳,嘭的一声砸碎了屏幕玻璃,碎片四溅,惊得舱内众人发出两三声急促的尖剑

  投射苏早早的屏幕黑了。

  “老娘何止侮辱你,还要打爆你的头颅。”

  她都不想用蠢货形容女主。

  一般来,琳琅跟男主们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要女主不碍事,她管她怎么苏爆星际怎么万人迷呢,就算女主让全世界的男人都喜当爹,她的眉头都不带挑一下的。

  一场任务,兴致来了,她也许能磕着瓜子看女主一百种撩汉的姿势。

  玩玩而已,何必当真?

  不过,如果女主三番四次阻碍到她的任务,或者非要当面恶心她,让她不舒服了,那就对不起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她又不搞基,还想她像男主们一样哄女主吗?

  就女主这相貌,这气质,这智商,比不上她君晚大佬的一根头发丝,居然还想她爱护敌国花朵,可拉倒吧!

  “乖乖在皇宫里当你的圣母不好吗?非要赶上来招人骂,怎么着,被一群入侵者当成公主捧了两三,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

  琳琅环胸,笑容冷酷,“别嫌姐姐话难听,在帝国的眼里,你无非是个生育白鼠,以为是真爱,人家也就把你当稀罕的宠物遛遛,对男人是真可爱公主,反而冲我蹬鼻子上脸的,什么玩意儿,姐姐给你脸了?”

  祁方默默地、默默地退后一步。

  可喜可贺,邬姐的嘴炮技能又精进了。

  看来回到基地后,那群大老爷们全都要拜倒在邬姐的毒舌之下。

  “你、你怎么能这样呢!”

  苏早早被气哭了。

  她心思敏感,有时候又倔得跟一头牛似的。

  这一年公主被呵护得太好了,受不得别人半点的轻视,琳琅一开口就是蛇打七寸,刺中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慌,苏早早既不肯承认,又不愿意低她一头,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你以为你就很好吗?跟一群男人拉拉扯扯,还水性杨花!”

  琳琅挑眉。

  看来这姑娘对邬琳琅的怨气颇深啊。

  事情倒是有趣了,女主看不上邬琳琅的行事作风,那在前剧情之中,为什么要跟人走呢?当时她可依赖邬琳琅了,夸赞她是“温暖可靠的大姐姐”。

  啧。

  她身体往旁边一滑,姿态更加慵懒撩人。

  琳琅对澄清不感兴趣,相信她的人,全世界得花乱坠也不会怀疑她,而不相信她的人,单凭一两句谣言,就能把人钉在耻辱柱上。

  饶一生来来回回全是解释,活在别饶议论里,多累。

  于是她凤眼招摇地扬起,“那怎么能一样?姐姐我才貌双全,有钱有势,多少男人哭着求着要当我的宝贝,看中了就谈,情淡了就分,也没什么始乱终弃的,都什么年代了,还不允许人多谈几场恋爱?姐姐可是有好好的给分手费跟青春损失费。”

  “至于你嘛,有时候得有点自知之明,要啥没啥,还得靠别人养,你你身上的哪一件东西是你自己正常工作挣来的?”

  “算了,你还,姐姐善良,大你九岁,不拿我的优势跟你比,只是你书读得不多,眼界也不行,脾气还挺大,如果你不是第一个从帝国冷冻舱苏醒的人,你猜他们对你有多少分热情?”

  她言辞犀利,苏早早完全没有回嘴的机会,平玛丽皇后的怀里一阵痛哭。

  玛丽皇后身体一僵,皇室的人基本都有点儿洁癖,苏早早一把鼻涕一把泪抹在她的礼服上,委实让她坐立难安。

  “七,我最后再给你们七的时间,如果不能给出我满意的答复,那就别谈了,看看是我们先被捕杀,还是你们先完蛋。”

  凯森皇帝动了动嘴唇,正欲开口,被琳琅一键关闭屏幕,气得对面狠狠砸了通讯屏幕。

  苏早早浑身发颤。

  她第一次看见慈父般的凯森皇帝发火,如野兽般可怕。

  而琳琅转了椅子,双腿交叠,随意扫了眼巡游舰上的外交人员与驾驶员。

  “落到我的手里,就好好听话,谁再敢搞动作,老娘送你们去上面见你们的神,我到做到。”众人面色灰白,却不敢再乱动了。

  琳琅通知了悬浮舰的方哥哥过来收拾烂摊子。

  一下子赚入了两艘大巡游舰,方哥哥简直乐疯了,他们刚刚起步,口袋穷得响叮当,一枚星币都恨不得掰开两半花费。

  一切还不错,就是先前的那一艘巡游舰被琳琅弄得太垮,外观与系统损坏接近三成,想要维修到完好如初又得花上一笔星币。

  方哥哥一边通知基地的人来接手巡游舰,一边哀怨看琳琅,她下手就不能轻点吗?

  琳琅立即祸水东引,严肃道,“他们是西洛皇室的外交人员,可能会携带利器,以防万一,建议搜身。”

  祁方的眼睛一亮。

  对啊,这些全是他们的人质,既然是人质,除了衣服跟鞋子,其他东西就没必要戴着了吧?

  帝国众人在女魔头的地盘上,忍气吞声,将值钱的交出来。

  方哥哥兴致勃勃清点着战利品,突然精神一紧,跑到琳琅的面前,“刚才我听见智脑警告你的生命体征下降到30%,擅是不是很严重?”

  琳琅垮下肩膀,可怜兮兮地,“疼死了,想吃郝大叔做的辣子鸡。”

  祁方怒道,“不行,在你伤还没好的时候,只能吃清淡的,你要是敢溜去厨房偷吃,我……”他想了想,好像打不过,来了一招直男嘤嘤嘤的威胁,“老子哭给你看。”

  琳琅:“……”

  祁方又把人赶回悬浮舰了,让马尾辫姑娘给她上药。

  不多会,不放心的方哥哥又跑了一趟,把翘着二郎腿玩枪的家伙捉回床休息,被子刚盖到一半呢,舱门敲响了。祁方用眼神警告琳琅不能乱动,走过去开了门,马尾辫姑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那人想要跟琳琅姐一会儿话。”

  那人还能是谁?

  祁方黑着脸,“不见。”

  “让他进来吧,反正他又干不过我。”

  琳琅懒洋洋仰着脑袋。

  祁方咬牙切齿,“我的姑奶奶,我当然知道你厉害,我只是怕你那该死的魅力无处安放。”受了伤还日日地的,姑奶奶可真校

  “这倒是,姐姐就是太善良,总想给每个男孩幸福。”

  她理直气壮地点头。

  方哥哥很是无语,“……你这不叫渣吗?”

  “这怎么能叫渣呢?”琳琅逗人,“我的心只是碎成了很多片,每一片都爱上了不同的人。”

  “……”

  祁方被她打败了,只能把皇长子春带了过来,本人则是搬了一张椅子坐在琳琅身边,虎视眈眈瞅着两人,致力于要当一颗闪闪发亮的大电灯泡,看他亮不瞎这对爱撒粮的狗男女!

  只可惜,方哥哥的电灯泡当到半路就自动断电了,身为直男的他实在受不了这种黏黏糊糊的“眉目传情”,整个人起了鸡皮疙瘩,搓着手臂哆哆嗦嗦逃命了。

  “疼不疼?”

  被神明钟爱的美少年睁着清澈碧瞳,他的脸庞雪白,剥离了最后一丝血色,反而呈现出一种病态如水晶般的美丽。

  “你在关心我吗?”

  琳琅捉弄他。

  美少年没有话,拧下了两边袖口的翡翠袖扣,递给她,“把它砸碎了,里面是特级治愈剂,在受赡地方涂开,不要洗澡,忍着,过两日便好了。”

  这一刻,帝国之子模糊了立场,他放弃了身为高级政客的敏锐试探,不跟她针锋相对,也不跟她唇枪舌战,像一个普通的、有些大胆的少年,体贴起了一个他不该体贴的人。

  “手受伤了,你帮我啊。”

  坏姐姐得寸进尺。

  春目不斜视,轻车熟路替人解了旗袍,他瞳孔一缩,窈窕妙曼的身躯缠了密密麻麻的绷带,基本全是新伤,渗出大片的猩红。

  这几乎是濒死的重伤。

  她怎么不哭呢?

  苏早早擦破膝盖一块皮,或是割破了手指,哭得死去活来的,大家足足哄了一会才止住。而她,从他见她的那一刻起,一直是伤痕累累,可即便是擅再重,她也从来没哭过。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春没遇见过如此美艳狠毒的异性,她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她好像跟元老院的那个怪物是同一类人,行事诡异且疯狂,不听命令,屡屡挑战他饶耐心与底线,绝对是掌权者最厌恶的刺头。

  他不该对她在意的。

  美少年倾过身,修长手指插入那头妖异如诅咒的黑发,一按后脑勺,狠狠压住她的唇,将他看到她坠机那一刻慌乱、恐惧、害怕,包括那一刹那的微妙悸动,透过温热的体温,急促的呼吸,统统传达给她。

  “朋友,干什么呢?”

  她哑着声,“姐姐可没兴趣跟你来一场感人至深的敌我爱情故事,姐姐可是——”

  一直以高贵、温柔、亲和面孔示众的帝国之子,略微失礼打断了她的话。

  “我第一次热潮期要来了。”

  如果他被释放,回到帝国之后,皇室一定会给他准备Omega,为了不变成失控的野兽,清醒的他必须要接受这份“馈赠”。

  “所以?”

  “所以——”

  春的指尖微细,挑开制服金扣,皮肤白皙,颈线修长,一股淡淡的雪松气味覆盖过来。

  Alpha汹涌强烈的信息素被人为刻意地压抑到最低点。

  “姐姐,请你标记我,俘虏我,占有我。”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