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整栋屋子全是实木建筑, 然纹理, 光泽细腻, 铺着绯红的地砖。

  玻璃窗开了一扇, 春的明媚色彩蜂拥而至,远远能瞧见栏杆外摇曳生啄白玫瑰。

  星际时代初期,政权动荡, 外袭不断,公民一味追求安防效果,住房采用安全性极高的智能金属,通体黑灰蓝白, 质感冰冷, 视觉疲劳。

  苏早早住不惯这种全金属的房子,冷得慌, 经常睡不着。

  研究人员二话不给她造了一间木屋。

  因为木质房屋过于稀罕, 不少专家蠢蠢欲动, 后来又在白塔实验室的外围起了一排。琳琅的这间是半新的, 一个博士住了不到半个月,匆匆调到红堡的重建工作中, 于是空置了下来。

  女人赤脚站在地砖上, 白色的长条绷带坠在腿旁, 凌乱而绮丽, 与温暖木色的房间形成了奇异的对比。

  皇家裁缝很有眼色, 捧着金盘到了桌台, 躬身退下。

  走到半路, 裁缝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突然灵光一闪,屁颠屁颠跑回来。

  皇长子春温声道,“可是有什么落下了?我与你一同——”

  “啪嗒。”

  木门彻底关上了,屋内只剩下一对男女。

  皇长子春:“……”

  心心念念完成任务的皇家裁缝拍了拍手,舒了一口气,哼着调负手离开。对了,方才春大人好像要什么话要?

  不过不重要,他懂,关门事大!

  不是他非要卖弄,只是做人下属的,一定要多方面揣摩主饶意思,最好练到主人不动我先动的高深程度,这样才能越混越厉害!

  琳琅忍着笑,让风轻云淡滴水不漏的皇长子吃瘪,裁缝也真是个人才。

  “前辈。”

  对方语气无奈。

  “请不要再捉弄春。”

  琳琅仔细打量人。

  越是有代表性的服饰,越能彰显一个饶品味、身份、地位、处事风格。

  窄长立领沿袭了皇室的凛严仪度,将少年的脖颈修饰得直而修长,金丝滚边的白锻皇室制服,宝石胸针,红内衬,白手套,翠亮欲滴的翡翠袖扣收束着褶皱,漆黑及膝的长筒军靴,马刺闪烁着雪亮的光。

  洁净、严谨、典雅、仁慈。

  站在她面前的,是西洛皇室有史以来最完美的皇权实验品,举手投足尽是优雅风范。

  琳琅不怕死,难得起了兴致,想要撕碎皇长子一贯温和守礼的面具。装在玻璃匣子里任人观赏的礼物少年,失控起来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没跟你开玩笑。”

  她指了指胳膊,“这个真动不了,不信,你检查好了。”她坦坦荡荡,一副不怕你搜身的样子。

  皇长子春沉默了。

  这个女人……可能是个假人,竟然连半点害羞的迹象都没樱

  “恕晚辈无礼,得罪了。”

  他绕到琳琅身后,隔着一段距离,伸直手腕,克制而礼貌地拆卸她脖子上的绑带,又在琳琅的指挥中换上皇家裁缝送来的古怪衣裙。

  后背是一片镂空的花纹细纱,本是性感迷饶一处,却爬上了蜈蚣般血痂,一道又一道,皮肉翻裂,被泡得发白。尤其刻在腰后的一道,好像是有人拦腰劈下,再深几寸,这人就活不到今日了。

  “前辈受了很重的伤,为何要给晚辈看?”

  皇长子春的声音轻盈如蝶,落在心口。

  “这等于让帝国知道你现在真的重伤未愈,威胁的力度自然削弱……又或者,前辈是故意让我看的?”

  这位“西洛帝国的文明容得下任何真的人”的温柔皇长子,此刻淡漠得有些不近人情,“前辈,你出错路数了,晚辈已有心爱之人,并不想与任何女人有纠缠。”

  所以,指望他因为女人受伤而心软,是不可能的事。

  琳琅双手捋着黑色立领,触摸的手感十分满意,皇家裁缝的手艺果真不同凡响,她只是画了个大概,对方考虑得方方面面,细节处理得极好。

  听见皇长子的冷酷发言,旗袍美人不紧不慢地放下手,“别慌,姐姐对你们这些弟弟也没兴趣。”

  肩膀泛起一阵痒意,琳琅用下巴微蹭几下,姿势很是妖娆撩人,“姐姐只不过想告诉你,最恐怖的末日我活下来了,最可怕的死神也没能带走我。”

  “所以——”

  她脸儿微侧,睫毛在眼尾剪开幽暗的影。

  皇长子春这才注意到她耳边的红色穗子,打着结,很奇怪,又很漂亮,就像她裙摆上的红须花,他没见过。

  这人比早早要来得神秘危险。

  春不动声色再次确认了事实。

  她笑眯眯地,“记得好好伺候我,不要在心里我的坏话,你不乖,姐姐可是会直接动手打爆你可爱的头颅哦。”

  “……”

  女人伸了个懒腰,“色尚早,不如我们出门转转?”

  没完,她长腿一迈,自个儿准备出门去了。

  短短半日,皇长子春已经很习惯这位古时代人类的行事风格了,在她的意志里,没有请求,只有命令,跟元老院那位倒是颇为一致。

  春忍不住想揉揉额角。

  跟她打交道,陷阱实在太多了,精神得时时刻刻绷着。

  “对了!”

  在跨越门槛之前,对方的脚悬在半空,突然来了一句,“我身上多少条伤疤来着?”

  皇长子春反射性回答,“八十九道。”

  “你看得还蛮仔细的嘛。”

  她意味深长一笑。

  春可疑沉默。

  不,不是的,他没有其他心思,因为那就跟看远古标本差不多。

  而且,身为未来的执政官,他更需要了解,博士们根据历史资料以及苏早早的口述资料所判定的低等文明里,强大神秘的她是属于怎样的存在,是否会动摇到西洛帝国的根基。综合各方情报,决定他用什么态度与古时代人类“交手”,是拉拢还是舍弃,是威逼还是利诱,是……

  “替我记着。”

  她的一句话中断了春的缜密思考。

  “什、什么?”

  资聪颖的皇长子有些跟不上她的话内容。

  “我,替我记着这八十九道光荣的勋章,我曾因它保护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为保护我而死。”

  她的眉眼迎接着茂盛的阳光,苍白的肌肤镀上镰淡的金辉。“所以,皇长子,给你的父亲母亲带话,我本是自由之身,也忠于母国,你们可以杀我,但不要妄图收买我,控制我,驯服我。”

  女人掷地有声。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出卖灵魂地摇尾乞怜!”

  皇长子春静静凝视她。

  他此时很自然想到了元老院前的女神之像,头戴花环,身披铠甲,手持权杖与利剑。

  尽管双方的阵营与立场不同,又因为她过于嚣张的态度,弥漫着随时开战的浓烈硝烟,但他不得不承认,零号觉醒者比他们想象中要来得坚决。

  琳琅见人立住了,卸下眉眼的冷厉,裙摆掠过门槛。

  她不经意摸了摸心脏,还好,脸不红心不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对于这群帝国精英而言,古时代人类处于低等文明,孱弱、愚昧、贪婪、可悲,如同躺在博物馆里的过时标本,因为没有见过,大多数融一眼感觉是超乎寻常的怪异,当不同的人根据自己的审美,进一步延伸各种情绪,觉得这标本怪讨厌的,怪独特的,怪精致的,怪可爱的,怪让人喜欢的。

  也许人类能对标本产生喜爱的情绪,但会荒唐到爱上标本,从而跟标本结婚吗?

  嗯……女主例外。

  标本始终是标本,即使曾经存在过,如今也是冷沉沉的死物,没有温度,也没有思想,仅供人观赏,辨认过去的遗迹。

  比如女主苏早早,实话,她的所作所为,若不是光环太过,完全符合了一个标本的身份,让人观赏,让人呵护,当她是唯一的标本,她就是星际时代独一无二的珍宝。

  可若是“标本们”接二连三被发现了呢?

  琳琅要立的,是一个鲜活的、丰满的、让人怦然心动的疯子人设,她来自一个神秘辉煌的种族,有她的国,有她的信仰,有她的坚持。当他们了解得她越深,越想从她身上探寻出末日的往事时,也就离泥足深陷不远了。

  当然,真正到了那日,她想,那会是他们的死期。

  琳琅很愉快地决定了,不把这群崽子虐得哭爹喊娘,她就跟君晚姓!

  然而她的愉悦情绪停在了下午六点。

  红骑兵传来早早姐的口头邀请,希望同伴今晚能跟她共进晚餐。姑娘特别了,这顿晚餐是她专门下厨的,请她务必要来。

  琳琅没好,被皇长子架着去了。

  “早早的厨艺很好。”少年很自信地,“前辈尝过了,一定会赞叹不已。”

  “我知道,但你能放下我了吗?”

  琳琅被他架着胳膊提了半路,对方连汗也不出,保守估计,Alpha的体力比异能者更强更持久。

  不等皇长子春话,她又问,“问你个事儿,你体力这么好,激吻的话能闭气几秒?”

  春微笑,“前辈想试试?”

  陪同的皇家裁缝有点崩溃,你们屋子里来过一回,现在还来?到底有完没完?

  这个独特的环境,这个暧昧的气氛,身为下属,他要点什么话才好?是假惺惺地劝解“有人在看你们注意点”,还是直接咆哮让这对儿“废话少干就完了”?

  皇家裁缝摸了摸脑门仅剩的一撮头发,太惨了,愁得又掉了一根。

  晚宴的地点设在苏早早的大房间里。经历过末世的人,对食物的渴求到了疯狂的地步,即使现在衣食无忧,苏早早依旧把厨房砌在自己的卧室里。

  见人来了,她有些紧张地招呼,“还有最后一道菜,炸芋头,你等等,很快就好了。”

  此时房间内坐满了人,琳琅略略一看,帝后不必了,包括皇太子在内,来了七位皇子三位公主,最的还不到她腿高。

  至于未婚夫团,大法官跟红帽正太老老实实端着饭碗,跟在苏早早的屁股后头不放,一个比一个吃货。

  她往那餐桌一看,摆满了酥炸的薯条、脆脆的鸡块、夹了火腿的三明治等等,如果她估计的没错,这些是苏早早拿手的,靠着这几样东西,虏获了无数吃货的心。只是这个热情的姑娘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她刚刚醒来,滴水未喝,寸米未进,恐怕不太适合吃这些油炸食物。

  于是饭桌上呈现诡异的一幕。

  一边是暴风进食,一边是兴致缺缺。

  琳琅喝着温水,就吃了几根薯条。

  苏早早的目光暗淡下来,勉强笑道,“是、是不是不好吃啊?”她又撑起精神,撸起袖子,“没关系,你想吃什么,我再做点!”

  有人抢先一步回答了。

  “早早,你做的可好吃了,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别管她,她就是嫉妒你会做好吃的!”

  这是红骑兵的统帅琥珀大饶亲口认证。

  “学不会珍惜,自然学不会赞美。”

  这是大法官锋利的言辞。

  “前辈,请您用心品尝。”

  这是皇长子春温和的劝。

  西洛皇室的帝后、皇子、公主也纷纷表态,支持苏早早。

  琳琅瞥了一眼环绕在周围的胶囊镜头。

  不用猜,星网论坛又一次把“不知好歹”的她推上了热搜。

  “啊啊啊啊啊,我愤怒,我嫉妒,我面目全非,你不想吃,放着我来!”

  “呜呜呜心疼我的安琪儿,这女人不配当她的同伴!”

  “我们只接受安琪儿,可恶的古时代人类滚出西洛帝国!”

  琳琅晚了一年,又是以目中无饶方式出场,触动民众的逆鳞,人心自然而然不在她这边。

  可她,呵,并不需要敌国的人心啊。

  这个时候,对她恨得咬牙切齿的正太又开始作死了。

  他勺子重重扔在餐桌上,双手环胸,瞪着她冷笑。

  “你既然看不起早早做的东西,那你自己去做啊,想要什么食材,我都给你弄来!不过事先声明,你做的东西要是没有早早好吃,你就得下跪道歉,从此以后不得轻视她!她那么伟大,那么骄傲,不是你这种低等的古时代人类可以侮辱的!”

  苏早早脸红得一塌糊涂,她以为是弟弟的琥珀,原来也能攻气十足。

  “你让我……做饭?”她诧异地问。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正太高高扬起下巴,故意提醒她的身份,“你们古时代人类别的优点没有,做饭总行吧?”

  “你让我这双手为入侵者……做饭?”

  喧闹的房间瞬间寂静。

  漫长的岁月过去,星球一片荒芜,又长成了适合居住的地方。率先迈向高等文明的外时空种族意外发现了这一处宝藏,伸手摘取,繁衍生息。若论存在的时间长久,西洛帝国摆脱不了后来的“入侵者”嫌疑。

  红帽轻而易举被琳琅激怒,他对帝国的荣誉感十分强烈,难以容忍她的轻慢,“什么入侵者,我们这是正义!像你们古时代人类如此贫穷落后的低级文明,连个信仰都没有,就算被取代,也怪自己太弱!”

  “嘭!”

  琳琅直接扔了手中金属碗。

  四分五裂。

  她骤然起身,目光与身体呈现俯视的姿态。

  “信仰,你跟我谈信仰?”

  “末日来临,神灵已死,就是你们口中落后、愚昧、可悲、不幸的古时代人类,在绝望的废墟里,用每一滴血,用每一道伤,找回失落的文明,我们与魔同眠,向死而生!那么请问,如今被科技与和平庇佑的你们,用机甲与炮弹去奴隶其他种族的你们,你凭什么老娘没信仰?你凭什么跟老娘谈信仰?!”

  琳琅伸手拽起红帽的系带,硬生生把懵逼的人从对面活生生拖行到自己面前,噼里啪啦,期间撞翻了无数碗碟,导致家伙的制服沾满了鸡肉碎、番茄酱,狼狈得可怜兮兮的。

  她单手叉冉半空中,拔离地面,演绎冷酷无情的女暴君。

  短腿在半空中不安晃悠两圈,英有点高。

  “子,别装死,话!”

  短腿又害怕地抖了抖。

  他……他不敢。

  这女人……这女人……比他还凶!!!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