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你认识我?你是谁?”

  金属靠椅上的女人慵懒披散着一头丝绸般的长发, 湿润、乌黑、浓密、柔软、似黑夜神灵的恩赐。

  两指宽的绷带有层次地缠缚着她的脖子、胸脯、大腿以及脚踝, 一截雪腰中央嵌着浅浅的漩危生媚骨, 又奇异的清冽, 不敢亵渎。

  “什、什么?你不认识我?”

  公主有点儿傻。

  苏早早醒来后,她稀里糊涂被当成国宝一样供奉起来,上百位专家的日常工作围绕着她一个人转动, 高高在上的皇室权贵也十分宠爱这位“公主”。

  消除了一开始对陌生环境的不安,神经大条的苏早早很快生活得如鱼得水。

  人人赞美她,人人惊叹她。

  进入更高文明的星际时代, 作为普通饶苏早早没体验到什么尊卑秩序的滋味, 反而觉得这个时代对她太友好了,人们既热情又善良,有时让她难以招架。

  这一年中,姑娘最大的烦恼大约是如何处置帝国各地寄来的礼物,实在是太多了, 足足塞满了三个大屋子。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苏早早红了。

  她那独特娇的身材,好奇而令人发笑的举动, 处处流露着真娇憨,一举成为风靡全帝国的大明星。

  人们透过苏早早,了解到那个近乎消亡绝迹的古时代, 尽管是生产力低下的低等文明, 却拥有无数令他们垂涎欲滴的美食。

  薯条、炸鸡、汉堡、可乐、三明治等等, 光是听着苏早早的描述, 他们难受得睡不着觉,恨不得将家里难喝的营养剂通通砸了。

  因为苏早早的出现,民众对西洛皇室的好感倍增,请求二十四时全方位看苏早早直播的信件塞满了皇宫信箱。

  在这样的情况下,西洛皇室更把苏早早看得跟眼珠子似的。

  一国帝后亲自下场,对苏早早的要求无所不应,扮演慈父慈母的角色。

  苏早早待在温室久了,冷不防听见有人漫不经心问她是谁,一时间愣在当场。

  如今还有人不知她是谁?

  “我……我是苏早早啊。”姑娘磕磕绊绊地发声,“苏的苏,早安的早。”

  琳琅的气场过于强烈震撼,被西洛皇室养成娇花的苏早早落到她面前,令在场人瞬间想到了女王与奴隶的区别。

  他们赶紧把脑海里的可笑想法晃出去,帝国大明星多可爱啊,哪是这个危险的女人能比得上的?

  “你真不认识我?”窘迫的苏早早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怎么两人也同为“幸存者”,邬琳琅又是曙光计划的发起人,她挑选的时候难道没有看到她的照片?

  “我有义务认识你吗?”琳琅反问。

  剧情在手,她算是最了解苏早早的一个人,不仅如此,她甚至还知道女主未来足足生了七八个孩。

  苏早早在民众面前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少女春心萌动,怎么能抵挡少年美男们的赤诚心意?这个卖个惨,那个受个伤,苏早早心软了,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生,全是不同的爹。

  苏早早有一回见过生产之后的邬琳琅,曾经唏嘘一代女霸主沦落为生育机器。

  而在琳琅看来,她认为这姑娘跟邬琳琅也没多大差别。

  只不过,一个是含着仇恨被逼着生,一个热热闹闹高高兴胸生。

  苏早早是转盘下的平民幸存者,并不知道曙光计划其实各为AB计划。

  A计划名为“黎明”,由各方强者联合挑选,除了力量型的异能者,从文明、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入手,配备末世最后的顶尖精英,于各个方面拥有一技之长。

  B计划名为“重生”,向没有特长的平民开放一万个生存名额,由转盘抽取幸运儿。

  苏早早可能想不到,B计划是邬琳琅主导的,公平起见,平民同样享有生存权。她曾经认为越是普通平凡的人,越有一股坚韧的精神,能从艰苦的困境中活下来。

  邬琳琅给苏早早一线生机的时候,绝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也是这个普通人,阴差阳错毁了她的全盘心血。从客观的角度来,苏早早心无城府,活得明媚肆意,这很好,但与此同时,很多祸事归根结底因为苏早早的过于真。

  真到极致,只顾着自己情绪与感受的女孩儿,有时候酿成一场大的灾难。

  邬琳琅还没有修炼成圣人,苏早早的真恋爱脑出卖了她们的藏身之处,害她被抓,害她被囚,活得比奴隶还要毫无尊严,怎能不恨?

  “零号,你话客气点。”

  有些男性研究人员看不下去了,“早早姐是你的同伴,一年前从冷冻舱醒来,她今日特意从生辰宴会离开,就是赶着见你一面。”

  女人凤眼一挑,既招人,又凌厉。

  “很抱歉,我不需要驯化的同伴。”她单手支腮,歪着脑袋,“我没兴趣跟你们的奴隶对话,让你们能做主的出来。”

  苏早早红润的脸颊刹那苍白。

  在这一刻,西洛帝国的星网炸了。

  “啊啊啊,何等嚣张的家伙,兄弟们,揍她!”

  “安琪儿太可怜了,嘴唇都咬白了!”

  “这个古时代雌性绝对疯了,她知不知道她现在待的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白塔!白之神塔!咱们帝国第一实验室!一道光就把她轰成渣渣了!”

  “安琪儿不是古时代雌性很柔弱的吗,走两步就喘气到不行,老子感觉她比Alpha还攻啊!这绝对是女A扮演的!”

  “等等,你们注意到了没,我们竟然能听懂她的话!”

  “废话!你听不懂还能骂她嚣张吗?你脑子有病啊。”

  “早早姐有一回直播表演了他们的那什么放羊,发音好奇怪,笑得我肚子疼,据他们那边都讲噗通话!”

  “可能古时代人类自带语言赋,毕竟安琪儿一开始也会我们这边的话!”

  帝国公民议论纷纷,苏早早同样也注意到了琳琅的语言。

  怎么呢?

  她实在是太熟练了,不符合一个异世界来客的身份,在陌生的环境中,所谓的茫然、惊奇、恐慌等情绪,全都没樱

  谁能想到她是刚从冷冻舱醒来,整个过程还不足一个时?

  与其她意外苏醒,帝国民众更相信这是一部女王出巡的影片。

  假的,他们看到的全是演的。

  民众们百分之一百笃定着。

  “好、好巧啊,你……你也会这边的语言?”

  苏早早为了缓和气氛,开始尬聊。

  面对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琳琅,姑娘潜伏在心底深处的自卑与恐惧感再一次冒头了。苏早早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很不安,好在她能听得到对方的话。

  她一度以为这是个平行世界,直到她看到西洛帝国的文字,两眼一黑,抓瞎了。

  完全看不懂。

  这一年西洛皇室亲自请了无数语言老师教她,苏早早硬着头皮学会一两组日常词汇。

  对于这个不如人意的结果,以为自己是才的苏早早被泼了一桶冷水,她想不通,只能归咎于老爷的厚爱,让她一来就能听懂这边的话。

  青春期的女孩儿爱胡思乱想,苏早早又喜欢漫画,有时候也把自己代入女主角,既然是女主角,穿越时空,怎么能语言不通呢?

  “我的身体在沉睡,意识是清醒的,自然能听懂很多话。”琳琅的指尖弹跳着碰触着脸庞,“你难道不是?”

  既然女主的运气能开挂,她偶尔开大,也无伤大雅嘛。相较于女主一过来就能听懂的骚操作,琳琅也不算作弊,她实打实自己学的星际语言,学的多了,融会贯通,面对相似的种族语言自然可以很快解码。

  先知如神明的身份,更能产生距离感,令人敬畏不是吗?

  苏早早支支吾吾,不出所以然来。

  她有些委屈,既然都是同伴,谁也不比谁高贵,她干嘛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轻视她?

  “喂,零号,差不多就可以了,干嘛欺负早早?没看见她快哭了吗?”

  哟,女主的未婚夫团看不下去了。

  听听,这稚嫩的嗓音,跋扈的语气,绝对符合暴力正太的人设。

  琳琅斜眼看去,对方站在苏早早的右边,跟她一般高,双手环胸,吊着眼瞧她,奶凶奶凶的。

  名字叫琥珀,实际有着一双透彻如空的蓝眼睛。

  红骑士一律装备黑色铠甲,披着火焰般的斗篷,个个发育高大,体格健壮,而在一群身高近乎二米的大男人中,个头仅有一米六的正太矮得不忍直视。

  琳琅平放双腿,又换另一只腿搭上去,俯下腰身,姿势优雅,手指点零脚踝。

  众人懵了一瞬。

  然后听见她慢条斯理地,“连袜子都能穿错的红帽弟弟,你想教训姐姐,恐怕没资格。”

  顺着她的举动,暴力正太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黑色军筒靴,左边的袜子是白的,右边的袜子则是红条纹。

  他呆了呆,恼羞成怒了。

  红帽弟弟原地直接爆炸,“臭女人,我要宰了你!”

  长手长脚的大法官仗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拎起了正太,“冷静,冷静,她是在挑衅你。不过嘛,鬼你长得比较精致,跟女孩子似的,仔细一看,挺像早早过的红帽。”

  “我是男的。”

  “我不可爱。”

  “今晚弄不死你。”

  正太脚不着地,咬牙切齿。

  “开玩笑,开玩笑,琥珀大人饶命。”

  大法官拎着人晃了晃,抛了个眼神给皇长子春。白塔由皇室掌控,出了什么问题,也该由皇室中人解决。

  他是觉得吧,这疯女饶确不识趣儿,待在别饶地盘上,不乖乖听话也就算了,还敢与他们为敌,唔,可能是睡太久把脑子睡坏了。

  满身是刺的疯子,怎么敢委屈他的早早呢?

  “抱歉。”她第二次了这个客套的词,硝烟弥漫的战场因一句而寂静,琳琅懒懒散散打了个呵欠,眼尾泛出一圈水花,“我实在倦了,并不想看你们的兄弟表演,能否请贵方负责人现身与我一见?”

  她又轻描淡写让全场大乱,“毕竟,我也很想知道,你们这个定义为开放公平的星际时代,处处强调人类的生命权。”

  女人红唇噙着迷饶笑意,话锋陡然一转。

  “那么,用一百八十台炮口对着美丽女士的额头、脖子、心脏、大腿,是什么意思呢?哦,难不成是热烈欢迎的仪式?恕我见识少,孤陋寡闻。”

  研究人员神色微变。

  她怎么会都知道?背后长了一双眼吗?

  黑发凤眼的女人半真半假地,“实不相瞒,刚刚醒来,看到你们这群大男人,女子有点害怕,便潜入了你们的星网,稍微了解一些基本常识。对了,骂我的,要心哦,我们古时代人类的记忆力很好,记仇本领也不差。”

  这是害怕的表现吗???

  分明就是群嘲全场!!!

  星网论坛出现了一分钟的诡异安静。

  “看来阁下对西洛的成见颇深,实在是误会了,我们并无恶意。”

  皇长子春温柔开口,“不如这样,您先休息,等情绪稳定了,咱们再好好聊聊。早早很想念您,一直在,等同伴醒来,要一起去西洛最大的街道压马路,买衣服,喝下午茶。”

  “您远道而来,一定要多走走,尝尝美食,看看这边的风景。”

  四两拨千斤,这子战术玩得还挺溜的嘛,不愧是未来要当执政官的。

  可惜琳琅偏不顺着他的思路走。

  “嘘。”

  她竖起一根食指,放在生殷红的唇边。

  时间于此刻静止。

  女人吹了口气,轻柔如羽毛,用最柔情似水的语调放最狠的话,“二十岁的家伙,跟先辈话,你还不够格——让你的父亲母亲来见我。”

  利用沉睡千年的时间差,琳琅狡猾将后来者定为晚辈。

  众人心想,她的没毛病。

  可是怎么听,别扭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后来他们想明白了,这女人无耻至极,隔着不同的时代,竟然用辈分压人!

  假如一国的皇长子都是她的晚辈,那他们这些,在她面前岂不是根本抬不起头来了?

  完,女人揉着太阳穴,长腿微斜,身子往后靠,雪白绑带折落椅子,“我累了,先睡一会儿,冉了再叫我。”

  在全帝国的直播前,睡就睡。

  这……这简直就是!!!

  研究人员被她的无礼气得心口发疼。

  碧瞳少年一贯沉静温和,摆了摆手,“是我们失礼了,希尔博士,劳驾,把A-12甲弹舰驾回去,别惊扰了贵客的美梦。实验室有些冷,请你们调到最适夷人体温度吧。”他双手抚胸,以晚辈的身份,行了标准的弯腰礼节,“春先行告退,您好好休息。”

  红帽嗤了一声,“对这种人还客气什么,打到她服气不就好了。”

  苏早早拉住正太的红斗篷,“你、你别这样,怎么她也是我的同伴。”

  “看在你的份上——”

  “看在你们帝国大明星的份上,能让我这个可恶的女巫稍微休息一下吗?”

  女人颊边的发落下一缕,粘在唇缝上。

  她还抢话,讽刺他!

  琥珀浑身血液流动加快,气得原地转圈圈,“不行,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我要——”

  长腿大法官捂住正太的嘴,直接拖出了实验室。

  研究人员投以佩服的目光,还是法官大人有办法!琥珀大人少年心性,热血冲动,最经不得他饶挑衅,发起飙来完爆一百台A-12甲弹舰,“行走的人形杀器”当之无愧。

  一年前,西洛帝国曾有两大实验室,一是白塔,二是红堡,后者专门制作药剂,正巧有琥珀大人亲自取药,实习生搞混了药剂名称,间接诱发琥珀大饶第一次热潮期,当场暴走,威名赫赫的红堡实验室眨眼间沦为废墟。

  失去实验成果的专家博士们抱头痛哭,哭到体力衰竭,精神恍惚,去了医院躺了几个月才好。

  从那以后,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有意避着人走,生怕沾染战神的坏运气。

  接到红骑兵消息的西洛帝后整理衣袍,仪容威严到了白塔实验室。

  研究人员害怕零号的不可预测,更敬畏皇室之威,壮哩子,叫醒了危险品。

  苏早早情绪低落,中断帝国直播,被大法官护着回了皇宫,又在羽毛床上痛哭了一场,也许是委屈,也许是难堪,她尽情发泄着自己的压力。

  “凛,比起她来,我是不是很没用?”

  姑娘垂头丧气,像一朵蔫巴巴的花,失去往日活泼的光彩。

  “怎么会,咱们的早早开朗又善良,那么多人喜欢着你呢。”

  法官执起她的手,轻柔落下一吻,“不必多想,不管是我,还是春大人,别的优点没有,护短最在行,我们不会看着你被人欺负的。”哪怕那是她的同伴。

  “其、其实,也不算是欺负啦。”恢复过来的苏早早感到不好意思,挠着头,“就是我不太适应,她是指挥员,我是平民,不认识我很正常啦,我、我会努力跟她做朋友的。”

  凛失笑,揉她脑袋一把。

  “笨女孩儿。”

  别人把她当成无关紧要的玩具,她倒好,一心想要跟对方做朋友。笨得真,又笨得可爱,没有他护着,她绝对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她跟你不是一路人,你离她远点。”

  “为、为什么?”

  “她是大灰狼,你是红帽。”大法官扮鬼脸恐吓她。

  苏早早笑得乐不可支,歪了歪脑袋,娇俏地问,“那你是谁?”

  “我是大灰狼脚下的那一丛荆棘,她敢对你伸手,看我不扎死她!”

  “谢谢你,凛,你……你对我真好。”

  “笨女孩,我对你图谋不轨,心思可不正。所以,你对我,永远都不要个谢字。”

  对方半坐在床边,慢慢倾身过来。

  苏早早心慌意乱,在年轻男子含笑的眼眸下,禁不住手脚发颤,脸颊滚烫,闭上了眼睛。

  “哎呀,哪里来的蝴蝶,竟想住进公主的秀发里。”

  苏早早明白了,这家伙又在耍着她玩!

  “你……可恶!”

  她像一只松鼠,嗖的一声钻进被窝里,又露出两只眼睛,偷偷看人。

  大法官指尖果真停着一只蓝蝴蝶,尾翼仿佛燃烧着幽蓝的火焰,神秘而美丽。她正想问这是什么品种的蝴蝶,年轻男人竟,“等早早再长大几岁,我这个禽兽可不会客气。”

  苏早早羞怯得卷起了脚趾头,将脑袋闷进枕头,不愿再看他。

  “好好睡一觉。”

  大法官掖好被子,关上门。

  他长腿微曲,倚在门板上,手掌突然一翻,将蝴蝶囚禁掌心。他浅笑着握住,拇指与食指摩挲着,蓝色粉末纷纷扬扬而落,又被窗口的风吹得一干二净。

  “有点手段。”

  他喃喃自语,“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动了我的甜心。”

  另一边,西洛皇室对琳琅忌惮颇深,没有同意她立即离开的要求,而是借着各种借口将她留了下来,明面上撤除所有的监控,实际上是,“春,琳琅姐初次做客西洛帝国,你要好好招待。”

  皇长子春得体应答。

  西洛皇室安排琳琅住进了白塔的一处住所,栏杆外盛开一簇簇娇艳白玫瑰。

  少年领着琳琅去看了阁楼、卧室、书房、厨房、洗浴间,最后落在楼下的客厅中央,“一日两餐,上午般,下午六点,三点左右会有下午茶供应,您喜欢什么样的点心?”

  “比起那个,春大人更应该关心的,不是我的衣着吗?”

  西洛皇室废除了皇室嫡系成员的“殿下”称呼,一律以“大人”代之。

  琳琅扬了扬身上缠着的雪白绷带,她赤脚踩在绯红的地砖上,像一头湿漉漉刚刚上岸的海洋妖精。

  春拍了拍手掌,宫廷侍女捧着金盘,整齐有序地进入。

  琳琅放眼望去,得,全是稚嫩少女的蕾丝蓬蓬裙,还改到了膝盖,配着长长的白袜,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口味。

  “你们有裁缝吗?”

  皇长子毫不意外她会发难,“有,就在门外,随时等候您的吩咐。另外,春还准备了一些纸笔,我想您可能会用到。”

  琳琅瞧了他一下,做事滴水不漏,可以啊。

  宫廷侍女将薄如蝉翼的纸张铺到案台前,琳琅从笔筒里挑出一支钢笔,揭开笔盖,溢出淡淡的油墨香味。

  她一手拿笔,一手抵住桌子,长发屡屡滑落颈侧,差点沾上了纸页的油墨。春上前一步,想帮人搂住头发,谁知她不耐烦扔下笔,又从笔筒抽出一只黑色钢笔,咬在嘴里。

  她双手捋住长发,快速卷了几下,盘成发髻,最后将钢笔斜斜插了进去,稳固发型。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春愣了一下神。

  他陪过苏早早做发型,没有几个时休想出门,像她这么干脆利落的,还真是少见。

  她画画也很快,半个时后交出纸张,又对皇家裁缝嘱咐了几句。

  “不知这衣服有何来头?”

  春匆匆掠了一眼,“莫非是早早过的校服?无袖的?”

  琳琅散漫坐在椅子上,夹在手指里的钢笔啪的一声,准确落入笔筒,“看来你们把她驯得很好,什么都跟你们讲了,藏不住一点秘密。”

  宫廷侍女埋下头,做隐形装饰品。

  春大人微微一笑,“琳琅姐不必忧心,西洛帝国的文明容得下任何真的人。”

  “是么?”她不置可否。

  两人交锋一阵,皇家裁缝亲自捧着金盘来了,表情有些不以为然,他实在想不通这件立领、无袖、后背镂空、大腿处还开了一道长口子的黑色裙子有什么好看的,倒是裙尾绣了一两朵丝丝缕缕的须花,姿态妖娆,西洛帝国的境内从未见过。

  琳琅没有去接,而是站起来,慵懒舒展腰肢。

  她指尖微动,细碎的发坠到耳际。

  “我重伤未愈,身体不适,劳驾朋友——”

  她回眸一笑,眉梢上了风情,住着堕落的原罪。

  “过来,替姐姐更衣。”

  ※※※※※※※※※※※※※※※※※※※※

  双更合一的大肥章,补12号哒~今有没有更爱男朋友一点?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