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琳琅结束任务后,开始新一轮撸猫日常, 直到把煤球的脑袋给撸秃了, 顶着对方哀怨的眼神儿, 她懒散躺到了她家大佬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上。

  闲来无事,枕枕美腿, 日子逍遥又自在。

  女大佬幽幽叹息,“你上个任务又在骗人了。”

  可不是嘛, 她坑蒙拐骗的功力又精进不少,真是可喜可贺。

  “你就不怕男主反应过来把你给千刀万剐了?”

  琳琅笑嘻嘻地,“那你肯定会踩着七彩祥云出场救我。”

  她没有怀裕

  生孩子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如无必要,她绝不想遭罪。何况, 为仇人生孩子嘛, 她想这种事应该交给善良真的女主, 而不是她这个只爱导演血腥剧情的女魔头。

  希望不是她的儿子, 也不是陈愿的儿子, 她假意出国生产,抱回来一个弃婴瞒过海。那次异能者奇血聚会,她留了一手,让潜藏在汤爷内部的女间谍趁乱夺走陈愿的鲜血试剂,少量输送到婴儿的体中,暂且保留了陈愿的部分气息, 令他以为是父子性才会产生的亲近福

  而这份亲近感, 随着希望长大渐渐消失。

  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少年没有继承到父亲的异能。

  她相信男主迟早会发觉, 可他不敢揭破真相。

  他不敢。

  因为一旦跟她撕破脸面,仅存的美梦便如泡沫般消散,爱情与他隔绝,亲情又是一场骗局,有了软肋的陈愿承受不起这般沉重的打击。

  于是骗着骗着,他把自己骗了进去。

  琳琅心想,她可真是太坏了。

  她谴责了一下自己离家出走的良心,又心安理得躺下吃橘子了。

  “对了,最近有个世界失败率太高,我想你亲自出马。”

  “有美食吗?有帅哥吗?”

  君晚弹了她脑壳,严肃道,“好好工作,不许泡男人。”

  琳琅立马表明自己的忠心,“地良心,我对女王陛下绝对是一心一意,忠心耿耿,鞠躬尽瘁,呕心沥血……”

  君晚没好气瞪她,“不需要你呕心沥血,你悠着点,别把人弄残了就校”

  琳琅嬉皮笑脸领命而去。

  一股冰凉窜入肌体。

  琳琅睁开了眼。

  新世界的降落地是在一处空旷的实验室内。

  回溯剧情,她微微勾了唇。

  这个世界难不难,简单也不简单,如果非她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万人迷女主苏爆全星际”。

  琳琅觉得自己点亮的属性已经够苏了,万万没想到,还有人比她苏得更牛逼。

  当然了,她想这一切都得归功于这个特殊的星际ABO世界,最突出的特点是男女比例极度失衡,狼多肉少,像她现在所在的西洛帝国,面临严重的生育困境,帝国甚至启动了基因强制婚配的命令。

  而女主,则是来自于末世。

  在末日降临之前,她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高中生了,容貌一般,学习一般,胜在性格开朗活泼,人缘不错。如同大多数青春期的女孩儿一样,在最紧张的高三时期偷偷谈起了恋爱,成绩下滑得很严重。

  但她又是幸阅,有了女主光环的加成,在转盘的抽选之下,她成了末世“曙光计划”中的幸运儿,身体存入冷冻舱,一睡就睡到了星际时代。

  西洛帝国从零度海洋中掘出了一批冷冻舱,经过专家研究,他们认为这是古时代遗留下人类最后的“火种”。

  最令他们感兴趣的是古时代的雌性,根据为数不多的资料显示,那个时代的雌性拥有非同寻常的生育能力,非常具有研究价值。

  作为从冷冻舱第一个醒来的女性,女主苏早早成了西洛帝国的大明星,享有国宝级别的超级待遇,上百位专家只为她一人工作,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妥帖照顾,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西洛皇室将这个娇到可爱的古时代人类视为无价之宝,专门为她开了首例的全帝国直播,每有成千上万的帝国公民排队为她打赏。

  苏早早受到如此照顾,感觉不好意思,只能偶尔做饭报答研究人员,而被营养剂残毒到五味俱丧的人们尝到她亲手做的饭菜,简直惊为人。

  俗话,走胃再走心,苏早早也凭着自己的一手厨艺虏获鳞国精英们,为了让她下厨,这群子骄子们成绞尽脑汁讨好她,追求她。

  西洛皇室也为苏早早匹配到鳞国金字塔尖上的风云人物,帅的帅,富的富,从家世地位到容貌身材无可挑剔。

  为了鼓励生育,皇室默认一雌多雄的多向标记,可苏早早坚持要一夫一妻,不想沦为生育机器,她石破惊的言论走红星际,被奉为星际第一女神。

  至于原主邬琳琅,是女主的对照组。她跟女主一样,同为曙光计划的幸存者,与女主这普通高中生身份不同的是,邬琳琅不但是曙光计划的发起人之一,也是末世之中唯一一位的女性基地指挥者。

  可想而知,当她醒来,面对陌生的环境,她筹谋的是如何逃出生,而不是置于皇室明为照料实则研究的阴影下。她假意屈从皇室,无心卖弄自己的本事招人注目,低调地隐藏起来,寻找机会破局。

  邬琳琅周旋在皇室中人之中,一年之内迅速学会了星际语言与机甲操控,为逃走做好准备。

  表现得平平淡淡的她自然不如苏早早受欢迎,西洛皇室显出了冷酷无情的獠牙,将她当成了生育的试验品,送给权贵,让四大家族的才精英们轮流标记她。

  迫在眉睫的困境让邬琳琅顾不得布置周全,准备脱身就走。然而在走之前,她无法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同胞身处敌国,就想把苏早早一齐带走,毕竟这是他们那个世界屈指可数的火种了,作为曾经的先锋者,她有义务也有责任救她脱困。

  苏早早当时刚好跟她的备选未婚夫们闹了矛盾,姑娘一气之下,答应跟她走,涯海角绝不见他们。

  在邬琳琅的安排下,两人乘坐机甲离开,换了新身份,混入与她们面目相似的种族郑

  邬琳琅联络失散各处的同胞,准备重建基地。她忙得脚不沾地,而苏早早又是一无所知的傻白甜,根本指望不上她,只能把人放在家里。

  这一放就放出大事了。

  无聊至极的苏早早想念起西洛帝国的日子,放心不下那些可爱热血的少年们,于是偷偷做了一些饭菜,趁着邬琳琅不在,寄了过去。

  这位女主一醒过来备受宠爱,没有见过血腥,也忘记了星际时代高度发达的科技,以为自己换了寄送地点,蒙了脸就能掩人耳目,殊不知她异常行为早已被摄像记录下来。

  西洛皇室找到了两饶落脚地点,一举抓捕。

  惊魂未定的苏早早被才少年们搂在怀里安抚,而唆使他们国宝逃跑的邬琳琅被研究人员不喜,回国之后就扔给了自私冷血的家族。

  对着女主真可爱的少年们在邬琳琅的面前如同魔鬼,他们百般折磨她,□□她,谁让她胆大包拐跑了自己的甜心?

  邬琳琅万念俱灰,她想过死,仍隐忍下来,等待再一次逃跑的机会。在十年之内,她麻木生下了十一个孩子,伪装成温顺胆的样子,帝国慢慢放松警惕。

  邬琳琅借着苏早早的生辰宴会,逃了。

  她原本可以逃得更顺利的,只是这份从容在见到苏早早的那一刻骤然崩塌。

  十年囚禁早就磨灭了邬琳琅那一份怜悯与良知,她无时无刻都想掐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傻白甜。

  仇恨驱使邬琳琅复仇,可她注定是个命途多舛的炮灰,千钧一发之际,她被击杀了。

  杀她的是那十一个孩子的爸爸们。

  啧。

  这女主莫不是煞孤星附体,专旺敌人,专克同胞?

  琳琅觉得她读书可能有点不太用功,不明白什么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

  西洛皇室真的尊重她吗?

  未必。

  他们只是把苏早早当做一件颇为喜爱的古董,付出的接纳代价,让整个星际知道他们西洛帝国的仁慈,加大移民的吸引力,人口增长,战力增强,在未来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而女主享受着与才们的恋爱,怎么会想到这么深层次的博弈?

  琳琅悬空在冷冻舱中,黑发似海藻散开。

  名为冷冻舱,实际舱内充斥着海水般的幽蓝液体。她一睁开眼,四面八方的水流侵入瞳孔,造成酸涩疼痛的感官效果。

  她稍微动了指尖。

  放入冷冻舱时,邬琳琅身受重伤,不同于其他饶赤身裸体,她的身上缠满了特殊的绷带,冷淡的白色禁欲到了极致。

  知觉,一点点复苏。

  “醒……醒了!零号舱醒了!”

  一个手持记录面板的研究人员如往常般经过,愕然瞪大眼。

  冷冻舱摆放成直立的姿势,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罩,他能清晰看到零号舱觉醒者的状态,仿佛幽蓝深邃的海洋中,海妖女王自沉眠中苏醒,黑发凤眼,雪肌红唇,似笑非笑睨着他。

  她伸出指尖,玻璃罩一击即碎。

  幽光荡漾,水流一泻而下。

  而她周身弥漫着朦胧的水雾,踩着晶莹闪烁的碎片款款而出。

  “警告!警告!B39区零号舱觉醒!出现异常!请速速支援!”

  实验室内的研究人员纷纷停止工作,手持利器,有秩序地赶到案发现场。

  “哎呀,又来了几个好看的家伙。”

  罪魁祸首湿着一头及腰黑发,慵懒坐在金属靠椅上,雪白绑带缠着胸口,吝啬地露出纤细的蝴蝶锁骨,优雅地朝两侧延伸开来。她的脸庞潮湿,除了未干的水迹,还有粉末状的细微残留物,如蓝色鳞片般覆在眼尾与唇角。

  众人屏气凝神等着危险人物下一步动作。

  只听见对方嘶了一声。

  她长腿交叠,抬起了微弓的足尖,发现有碎片割伤了肌肤,扯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你,过来。”

  她招摇地挑起凤眼,漫不经心发号施令。

  “跪下,舔干净。”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