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复仇前女友(15)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多项议程,确立了陈愿董事长主席的地位, 而陈愿毫不手软, 当场收回了琳琅的首席执行官职位, 另外委派他人接任。

  股东们缩得跟鹌鹑似的,选择明哲保身,不掺和豪门的明争暗斗。

  先前这两人还在眉目传情, 好得跟一个人似,谁想到转眼之间陈愿就把金二姐打入十八层地狱, 让太子女远离权力核心。

  “金女士可有异议?”

  陈愿抬起头, 镜片下的眼眸深邃。

  他等着琳琅的出眨

  “没有异议。”

  她的回答出乎意料。

  陈愿探究的目光淡淡投向她的脸庞,只捕捉到一抹稍纵即逝的疏离与厌恶,瞬间她又换上了明媚张扬的笑容, 好似方才是他的错觉。

  “除了执行官, 目前我仍在设计部兼任总监, 陈董事长还需要另外调动我的岗位吗?”

  “后勤部空缺主管之职, 以金女士的细致认真的能力,应该能很好的胜任。”

  股东们有些不太淡定了。

  陈董事长这也太狠了吧, 你撤销执行官的职位也就算了,还把人家一个赋超群的设计师调到鸡零狗碎的后勤部, 这不是故意糟践人家吗?

  打个比方,就相当于让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姐放下身段去应聘保姆, 不是保姆不好, 而是人家的业务能力明显可以得到更高的待遇。

  “陈董事长, 要不, 你再考虑下?”旁边的股东斟酌着开口,“金总监的设计赋有目共睹,咱们旗下卖得最好的十多款翡翠首饰,全是出自金总监之手。”

  陈愿言辞锐利,“正是因为金女士的本事大,更要派她去管理更为复杂的后勤。”

  众人相互对视,默不作声。

  他们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股东,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陈董事长得对,我本事大着呢。”琳琅笑了笑,“何愁找不到下家?”

  陈愿翻阅文件的手掌一顿,突兀划过纸页,清脆的声响在沉闷的气氛中愈发刺耳。

  “金女士的意思是?”

  他的眉骤然往下压,凝聚沉沉的气势。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琳琅站了起来。金氏翡翠收揽十一位大股东,包括琳琅在内,共有四位年轻的女股东,然而,论起美貌,论起手腕,论起锋芒,没有人能压得过曾经太子女的自信风采。

  正如此时,她落落大方站着,用最精致的淡妆和最优雅的体态,在薄情豺狼前不落下风,语气甚至带了一丝不耐烦。

  “陈愿,老娘的耐心是有限的。为了金氏,为了我爸爸的心血,我可以陪你玩一场虚情假意的游戏。但是,没有人可以用傲慢践踏了我的自尊,目前这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底线。”

  “陈愿,我实话实,你恨我,我对你其实也没什么好福当然,我性格正常,不缺爱,不缺钱,更没什么斯德哥尔摩情结,会对施暴者产生所谓可笑的感情。与其我们相看两相厌——”

  烈焰红唇的标致美人迷人一笑,她摘下了胸前的金属工号牌,毫不留恋,随手扔到了桌上。

  冰冷金属边框撞击着笔盖,啪的一声摔到地上。

  会议室鸦雀无声。

  琳琅的眉梢眼尾泛着薄凉的笑意,似地狱里野蛮生长的罂粟,风情致命。

  “那就一刀两断,再也不见好了。”

  那三寸高跟鞋成了主人最好的武器,走出了一往无前且绝不回头的凌厉气势。

  “回来。”

  陈愿开了尊口。

  而琳琅仍旧决然而去。

  “啪。”

  陈愿折断了手中的中性笔的笔头,洁白的衬衫袖口沾了几滴墨珠。

  他眼底猩红。

  “哒哒哒——”

  琳琅踩着高跟鞋搭乘下楼的电梯。

  她无视员工们同情的目光,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让人过来接她。

  琳琅等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快到了,特意脱了高跟鞋,露出脚后被磨红的一块肌肤。

  “学、学妹!”

  对方气喘吁吁跑来,到了她跟前,双手又扶了一会膝盖,缓过神后,才冲她温文尔雅地笑,“是不是等很久了?”他第一时间注意到她双脚的异样,绕到她身后,紧张不已地检查,“怎么流血了?”

  魏学长的父系男友属性立刻上线,开启了碎碎念的模式,“不是跟你了吗,新鞋不要立马穿,稍微用护手霜涂一下磨脚的地方,晾个两三,让它充分软化,你要是急着用,起码在脚后跟贴个创可贴。怎么样,还疼不疼?”

  谈恋爱的时候,魏学长对女友操心甚多,从头发养护到皮肤管理,女生懂的他都懂,女生不懂的他也试着去了解,用十八般武艺把女友侍奉得服服帖帖的。

  同一个宿舍的舍友打趣魏西哲,他不是谈了个女朋友,而是养了个主子。

  不等琳琅话,魏学长干脆把人抱了起来。

  “附近有药店,咱们先去买个创可贴,你稍微忍忍。”

  琳琅将脑袋钻进他的胸膛。

  魏学长俊脸微红,“怎、怎么了?”

  “学长。”

  “我在。”

  琳琅黏得更紧。

  “学长,我有点累,我想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魏学长心如针扎。

  他的学妹多么骄傲,从不惧怕任何风浪,如今竟被陈愿逼得无路可走。

  “……好。”魏学长下了决心,温柔道,“学长会帮你的。”

  花坛的背面立了一道瘦高人影,他慢慢地将手插入裤袋。

  垃圾桶里又多了两张新的创可贴。

  呵,他好像又自作多情了。

  陈愿自嘲笑笑,转身走回大厦。

  “愿哥,你刚才又跑哪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陌生的环境,好过分的。”许昌捧着奶茶,吸溜一颗软糯的珍珠。

  半个时之前,他勤勤恳恳地挖隔壁公司的墙脚,突然老大的短信杀过来,让他带一盒创可贴飞到金氏总部。许昌当时满脑子全是问号,你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厦,难道还没有卖创可贴的吗?

  然而许昌不敢挑战上司的耐心,麻溜把自己跟创可贴打包过来了。

  “没什么。”陈愿看了看表,心不在焉,“快中午了,吃饭去。”

  许昌欢呼一声,“愿哥万岁,我要吃东坡肉辣子鸡西湖醋鱼——”

  陈愿把人拎到了食堂,点了六菜一汤。

  许昌看着满桌子绿油油的青菜,生菜韭菜油菜菠菜苋菜空心菜,菜菜发绿,令人心慌。他脱口而出,“愿哥你是不是被金二姐甩了?”所以报复社会,不对,这是报复弟!

  陈愿皮笑肉不笑,“甩了?这个词你用的很好,要不要奖励你一百块?”

  许昌默默扒饭,恨不得刮自己一个大耳光,让他嘴贱!

  股东大会之后,因为得罪上司而忐忑不已的许昌烧香拜佛,度过了一个多月的风平浪静。就在他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意外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一开始他跟着愿哥去谈合作,众人杯盏相碰,你好我好地商业互吹一通,紧接着他们愉快进入了谈生意的正题。

  中途,愿哥接了一个电话。

  神色微变。

  许昌很难形容当时目睹的那种微妙的感觉,他了解愿哥的过往,对方轻描淡写掠过了那三年心惊肉跳的监狱生涯,仿佛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抹砂砾,让他变得更为杀伐果断。许昌甚至从内心崇拜这样强大到变态的男人,血溅到脸上,愿哥的眉头连动都不动,完全漠视生死。

  然而此时,这个强悍的男人变了脸色。

  许昌看见塌下来都毫不在意的愿哥手掌微微颤抖,虽然很快就克制住了。

  陈愿头也不回往外走,丢下了兄弟,丢下了合作伙伴。

  赶赴机场。

  “前往马德里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LA6643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乘机手续……”

  碧蓝如洗的空下,清晰温柔的女声却如轰鸣的汽笛,在陈愿的脑海骤然炸开。

  他疯了似地跑向候机大厅,然而机场不允许没有办理登机手续跟过安检的人进去,于是将这个看上去神经有点失常的男人拦在外面,做出得体的询问与安抚。

  “先生,先生,您冷静一点,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到你的吗?”

  陈愿哑声,“我要进去,找个人。”

  机场的安保人员面面相觑,“很抱歉,先生,我们的规定并不能让您进去。这样,如果您真的很急,我们愿意帮您做个广播。”至于人会不会出来,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他们在机场工作多年,见惯了离别的场面,也总有一些情侣会做出过激的举动,惊动了无数的工作人员进行劝解。

  不过多数是女性受到刺激,像陈愿这般衣冠楚楚的精英人士,鲜少有失态的一面。他们颇感意外,不知是那位貌美的姐,竟能狠得下心。

  陈愿喃喃道,“来不及,来不及了。”

  他懊悔得无以复加,以为自己是胜券在握,把她一步步逼到绝境,好让人不得不依附他活下去。他以为这样,至少能拴住她的手脚,再也离不开他。

  相互折磨到死,不也很好吗?

  她走得干脆利落,什么都不要了,金家的荣光,邵家的血脉,魏家的感情,都不要了。

  包括他。

  ※※※※※※※※※※※※※※※※※※※※

  亲爱的女朋友们,元旦跟腊八快快乐乐啦~

  前女友陪你们走过三年啦,中途有过波折,一度以为会再也见不到面,所以,真的很感激大家还在原地等着男朋友,希望今后我也能当个称职的日更的男朋友,按时给你们投喂~~

  新文开了预收,大概会是个温柔貌美心狠手辣的御姐系女主,一个月后会开,喜欢的收一下啵~

  2020年,请女朋友继续跟我谈一场甜甜恋爱吧~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