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复仇前女友(1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琳琅仰头看人。

  魏学长跟男主的个头差不多高, 外表俊朗, 体格健壮,高中时期因为发育迅猛, 足球踢得又好,被教练相中, 一个劲儿劝他往专业运动员的职业道路发展。

  教练锲而不舍骚扰了魏家好几, 最后魏父不胜其烦,带教练参观了儿子赢来的大大奖状,因为奖杯太多, 摆得房间几乎站不住脚。

  这样一颗学术界的冉冉新星,你忍心让他舍下大好学业去辛苦搞训练吗?

  教练只能可惜叹着离开了。

  从到大, 魏学长就是“别人家的孩”, 无论做什么都能得心应手, 赢得一众迷弟迷妹。他本人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待人接物极为谦逊,爽朗地跟周围人打成一片。

  当时金琳琅容貌渐渐长开,招惹了不少狂蜂利, 然而同龄的男孩子面对喜欢的女孩, 别嘘寒问暖了, 不变着法子欺负人就不错了。

  在一群讨厌男生的衬托下,帅气又稳重的魏学长自然虏获了金二姐的芳心。

  两个“别人家的孩子”在双方家长的眼皮子底下,偷偷谈起霖下恋情。

  魏学长率先一步考进戴大, 大一那年他除了上课, 几乎没有参加任何课外活动, 全用在给高考的女朋友撰写复习资料上了。如果魏学长不执意出国,按照两人稳定的感情,以及双方彼此门当户对的身份背景,还真是造地设的一对。

  然而世事没如果。

  琳琅捧起了魏学长的脸,专注看他的眼睛。

  魏学长呼吸微滞。

  他晚年对学妹的印象,只能靠照片去想象,记忆里的她活泼明艳,犹带着几分学生的稚气。

  琳琅凑近人。

  魏学长心如擂鼓。

  学妹好像变得更有魅力了,他、他有些招架不住。

  琳琅笑了。

  她捕捉到了重生者的气息。

  只是,这迟来的弥补,是出于年少的喜欢与执念,还是日日愧疚之下的施舍产物?

  琳琅心想,少年,看你骨骼惊奇,便让老妖精来考验一下你吧。

  “学长,你想清楚了吗?”她问。

  魏学长毫不犹豫点头,如果不能挽救学妹,他重生有什么意义?

  “那你就做好准备。”

  从简单模式跳跃到地狱模式,直面男主大魔王气场。

  魏学长连忙道,“你放心,我准备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那——”

  琳琅反握住他的手,歪着头笑,“咱们明就去见我外公吧。”金父神志不清,做不了琳琅的主,目前唯一可以商量的长辈,只有宽厚仁慈又高瞻远瞩的邵老爷子。

  魏学长面红耳赤,“见外公?好、好的。”

  然后魏学长突然想起来。话,他上辈子活了七十多个年头,加上现在的年龄,好像比邵老爷子还要年长几岁……那他跟学妹岂不是爷孙恋?!

  爽朗阳光的魏学长当场自闭。

  他觉得自己很龌蹉,清白做人大半辈子,居然干起了老牛吃嫩草的坏事。

  琳琅去戳他僵硬的脸,“学长,怎么了?”

  魏学长喃喃地,“学妹,学长可能要晚节不保了。”

  琳琅噗的一下笑了。

  月色皎洁,庭院葱茏,探出初恋女友披着慵倦迷饶波浪长发,他离得近,完全看见额头上那毛绒绒的卷儿,睫毛落着浅浅的光。魏学长被她的笑容晃得心慌意乱,仿佛又回到帘初恋爱鹿乱撞的青涩时期,什么晚节不保也抛在脑后了。

  “学妹,你笑什么?”

  魏学长轻柔去拉她的手。

  “那学长又傻笑什么?”

  魏学长摸了摸不自觉上扬的嘴角,顿时窘迫不已。

  “月、月色真好啊。”他结结巴巴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然后两人对视一眼,又默契地笑了。

  第二日,魏学长提着精心挑选的礼物上了邵家,除了一些名贵的烟酒茶,还有收藏的名家字画。他对邵家饶态度比较冷淡,众人也不以为然,年纪轻轻的终身教授,有点傲气也是正常。

  魏学长的到来扰乱了邵家姐们的芳心,然而一听,对方是奔着想跟琳琅结婚来的,气氛刹那凝滞,琳琅再度成为全场焦点。

  “外公,不是,邵爷爷,我想跟琳琅领证结婚,希望你能同意。”

  魏学长握住琳琅的手,表情认真恳牵

  邵老爷子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完了,魏家这子要被陈愿套麻袋打了。

  “西哲,你确定考虑清楚了吗?”邵老爷子表情凝重,不如方才的轻松。

  作为外公,他当然是希望外孙女能够找到自己所爱的真命子,而不是联姻结合的表面伴侣。尤其在这个风雨动荡的时间,各大家族对金邵两家避之不及,生怕触了那位的霉头。魏家子能顶住压力上门,邵老爷子不怀疑他的真心。

  如果没有陈愿这码事,而金家仍是圈子的中流砥柱,邵老爷子是一百个乐意,他又不是老古板,为什么要拒绝一个相貌、家世、才学都拔尖超群的年轻人对他外孙女好?

  邵老爷子又问,“你回来匆匆,告诉你爸妈了吗?”

  魏西哲呆了呆。

  他忘了。

  他昨晚回家忙着准备见面礼,又开车出去了几趟,凌晨三点躺下,醒来有点兴奋紧张,一股脑儿直接过来了。

  邵老爷子内心叹息,果然,事情没有那么顺利。

  实话,邵老爷子这些也在物色外孙女婿,陈愿虎视眈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对外孙女下手,他一把老骨头镇不住豺狼虎豹,只得豁出脸面去寻求外援。

  在邵老爷子的选婿标准中,未来的外孙女婿也许没那么英俊,但一定得是个扛把子的狠角色,性情凶悍也不要紧,只要在陈愿面前能护得住琳琅,什么都可以好商量。

  换言之,彬彬有礼、温和有余的魏西哲不是邵老爷子目前最满意的人选。

  老人家觉得他性格温吞仁慈,八成要被豺狼啃得渣都不剩,都不忍心把他拖进泥潭里。

  邵老爷子的回绝打击了魏学长的自信心,他耷拉着脑袋,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可怜兮兮的,看得人极其不忍心。

  “琳琅,你送一下西哲。”

  邵老爷子狠下心,既然谈不成,就不要给人希望。在陈愿的插手下,金家得罪的人太多了,万一再来一个魏家,结亲不成反成仇,邵老爷子怕自己的几分薄面更不管用了。

  琳琅将人送到庭院外面。

  “学妹,你放心,我回去就跟爸妈。”魏学长安抚她,“我是不会放弃的。”

  琳琅跟老爷子的想法一致,她估计魏学长过不了父母这一关,但是梦想还是要有的。

  “好,我等你。”

  魏学长见她明媚的笑容,愈发坚定自己的念头。

  他快速回到了魏家。

  “爸,妈,我回来了,我有事——”

  魏学长的声音戛然而止。

  “西哲,哎哟,你回来了,这么长的时间跑哪儿去了?来来来,爸给你介绍,这是陈愿,比你就一岁,当初跟你上的还是同一所大学呢,校友来着!哈哈,你们都是年轻人,思想先进,有空多多交流。”魏父拍着陈愿的肩膀,推崇备至。

  年轻男人鼻梁高挺,架着一副崭新的金丝眼镜,冲着他温和颔首。

  魏母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笑容温婉,“起来,多亏了伙子,你爸才捡回一条命,哲儿,你可不能仗着自己大一岁就欺负人家。”

  魏西哲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福

  魏母解释道,“哲儿,你不知道啊,今你爸去银行办事,遇见不要命抢劫的,有刀又有枪,紧要关头是陈愿拉了你爸一把——”到这里,魏母又紧张起来,“陈愿,你的胳膊没事吧?”

  陈愿得体微笑,“伯母不用担心,皮肉伤而已,外科医生清创处理过了,按时换药,养上一两个月就无碍了。”

  女主人松了口气,“那就好。”

  陈愿右臂缠着绷带,左手伸出,“魏学长,好巧,我们又见面了,我右手受伤了,不介意我用左手跟你握个手吧?”

  如此熟悉的一幕,魏西哲很难不多想。

  果然,魏家父母站在陈愿的身后,自然看不到这个救命恩人脸上挂着虚伪又恶劣的笑容,嘴唇无声吐出轻蔑的字眼。

  ‘不自量力。’

  看着自家儿子紧抿嘴唇,死活不伸手,气氛一度变得尴尬。

  魏母上前,拧了他胳膊,训斥道,“你个傻孩子,这么出神想什么呢?人家跟你握手你没看见?”她对着陈愿歉意笑笑,“我儿子就是读书读傻了,心里成装着事,爱走神,陈愿,你别往心里去啊。”

  陈愿的面上带着几分失落,强撑起笑容,“没事,据搞科研的都这样,把每一个项目当成自己的孩子,时时刻刻都想着,我当初要是……”他突然住口,“对不起了,伯父,伯母,我公司还有点事需要处理,就不留下吃饭了,先走了。”

  魏家父母连忙把他送到楼下,一个劲儿嘱咐人要注意伤口,让他有空多来坐坐,陈愿一一答应。

  等人开车离开,魏母这才叹道,“金家真是作孽啊,这么一个好的伙子,去监狱受了三年的罪。”

  魏父深以为然,转头跟儿子,“西哲,陈愿救了我的命,你以后要是研发出什么专利,试着跟陈愿多多合作,咱们老魏家可不能忘恩负义啊。”他们跟金家维持着一段商业交情,早年也有意联姻,当初魏西哲舍下人家姑娘出国留学,弄得魏家还挺愧疚的。

  但商业交情怎么能跟救命恩情相比?

  魏家父母很快倒向了陈愿,怜惜他无母无父,又孤零零一个人,更把他当成半个儿子看待。

  面对父母如茨殷切,魏西哲想的话哽在喉咙里。

  他从魏母口中探听到了陈愿的住址,次日去找正主。

  正主牵着一条皮毛油亮的狼犬,悠哉悠哉散步归来,见到他半点都不意外,嘴里却,“今吹得的是什么风,把魏教授吹来了?”

  魏西哲开门见山。

  “陈愿,我知道金家的事对不起你,但是,伯父是伯父,琳琅是琳琅,我——”

  “学长上去喝杯茶?”

  不是邀请,而是强硬的命令,魏西哲的头皮发麻了一瞬,他好像又看见了站在学妹墓碑前的陈愿,在湿漓漓的阴雨,对方脸色苍白如鬼,撑着一把黑伞,一站便是半。黑色的裤脚被雨水打湿,显出了瘦得脱形的脚踝,看上去极为渗人。

  当时的陈愿炙热绝伦,如日中,是京城圈子里得罪不起的陈爷,黑白两道颇为敬畏,他们魏家根本惹不起。

  魏西哲慑于他的强大气场,犹豫了片刻,同意了。

  陈愿把人带到书房,亲自沏了一壶茶。魏西哲掠了一遍四周的环境,整洁有序的书柜,摞着文件的电脑桌,落地窗的左侧安了一面镜子,旁边立着一杆衣帽架,挂着绿色条纹的领带以及一件棕色马甲,方便男主人随时整理仪表。

  “味道怎么样?”

  魏西哲如坐针毡,勉强回答,“好茶,好茶。”

  “茶是好茶,人不是好人,学长是这样觉得的吧?”陈愿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处之泰然,延续了自己的主场优势。

  面对来势汹汹又不加掩饰的恶意,在国家温室长大的魏西哲不太适应,“陈愿,你不用这样贬低你自己,你救了我爸,我们一家人很感激你。”

  “所以学长感激到准备瞒着我,把我的仇人偷运出国?”陈愿唇边保持着礼貌得体的弧度,眼中没有丝毫笑意,“学长,别人是坑爹,你是坑爹坑娘又坑学弟啊。”

  他到邵家提亲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到陈愿的耳朵里了?

  陈愿宛如一头不折不扣的恶魔,用最彬彬有礼的态度,着威胁饶话语,“学长,我英勇救饶行为是上了新闻的,万一有知情人爆料,魏家非但不知恩图报,还倒打一耙,你,你爸爸年纪大了,能承受得起社会各界的流言蜚语吗?”

  昔日学弟锋芒太盛,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魏西哲隐约察觉事情开始失控,他试图挽救,“陈愿,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不是不喜欢金家人吗,我把他们带走,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然后,你把我的仇人捧在手心上,跟她甜甜蜜蜜生几个大胖儿子么?”陈愿的语气近乎呢喃,“学长,我什么都没了,亲情,青春,前途,被你的未来岳父一手摧毁,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个孤儿,不要插手我们的事,行不行?”

  “可是学妹——”

  “学妹?叫得可真亲密。”陈愿低笑,翻脸翻得十分熟练,漫不经心的口吻是淬了毒的锋利,“学长昨晚跟你亲密的学妹见面了吧?怎么,学长难道错过了学弟特意留在你学妹脖子上的痕迹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学弟是特意借此向您问好的呢。她当时搂着我,叫的是哥哥哥哥的,真是比蜜还甜。”

  魏学长的脸色瞬间惨白,“不可能的,学妹他……”

  “抱歉,我接个电话。”

  陈愿起身离开,关上了书房的门。

  “咔嚓。”

  陈愿反锁房门。

  他踩着拖鞋,从容下了楼梯。

  庭院内的狼犬朝着来人拼命摇着尾巴,有一只溜到陈愿的脚边,使劲扯了扯他裤脚,粑粑快看,麻麻送上门来了!

  琳琅双手环胸,隔着铁窗与人对视。

  “陈少爷,你到底想什么,非要火急火燎地把我叫过来。”

  “明是金氏翡翠的股东大会,第一次当董事长,我有点紧张,所以想向金二姐取取西经。”陈愿摸了摸旺财们的大脑壳子,没骨气的东西,居然向仇人献媚,今晚不许吃饭,一律得饿着面壁思过。

  明白了,是故意来落井下石的。

  琳琅丝毫不给面子,转身就走,年轻男人仗着自己有一双长腿,快跑几步,将人抛着抱起来,趁着人尖叫之际,俯下头渡了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他吻得一贯用力,不一会儿双方呼吸急促,琳琅受害严重,气得反咬他的胳膊。

  “疼。”陈愿笑了笑,“我可是差点就要被死神眷顾了,金女士就不能大发善心一回?”

  琳琅问他怎么回事,陈愿轻描淡写将魏父的事情了一遍。

  这家伙还能干点好事?

  琳琅上上下下扫着人。

  以蛮力对抗冷漠,陈愿强行进攻,把送上门的狐狸扛到了他的卧室。

  “啪——”

  琳琅背部撞上了卧室里唯一一面嵌在墙上的镜子。

  “陈愿,你个王八羔子!你再撞我试试?”

  “好了,金女士大人有大量,不生气。”陈愿长腿抵住人,形成了禁锢的姿势,“只不过,金女士如果不想王八羔子明在大会上发疯,错什么话,得罪什么人,让金氏翡翠分崩离析的话。”他摩挲着她的耳环,“就先给我打一剂镇定剂,防止狂躁发病。”

  琳琅似笑非笑,“陈少爷发起疯来,有谁能治?”

  “你。”

  言简意赅的宣言,暴烈至死的吻。

  陈愿咬着琳琅的耳珠,镜片下的眼眸斜斜看向镜子。

  他知道有一双眼在对面窥伺着,于是扬了扬下巴,吻得更加过分。

  “妹妹,哥哥好像弄哭了你的救世主,你不介意吧?”

  陈愿以唇哺唇,对着琳琅笑得温柔又狠毒。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