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复仇前女友(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第二日, 金父用完早餐, 准备带着二女儿一同去公司上班。

  在金父出门之前,金似玉如往常一样, 从鞋柜里找出皮鞋,擦拭一番, 半跪着递到金父的脚边,俯首弯腰的姿态十分优雅。

  琳琅心里啧了一声, 可惜她欣赏不来如此美福

  于是金二姐斜斜倚着墙,百无聊赖玩着一圈的车钥匙,她前染了指甲, 薄涂一层浅淡的豆绿色,复古冷淡的气质透出一丝性福她想到剧情里的男主对女主的态度, 眉眼泛起些许玩味。

  男女主在一起之后,陈愿立马命令金似玉去把头发拉直染黑,不许涂指甲,不许化妆, 不许戴夸张的首饰。

  一桩桩的安排细致到令人发指。

  他丧心病狂摆弄听话的女主,一步步打造成自己的梦中情人模样, 黑长直,纯素颜, 出淤泥而不染, 像个没有灵魂的精致洋娃娃。

  琳琅当然知道, 如果她按照男主的想法捯饬自己, 好感度绝对涨上一波。

  但这样就没意思了。

  琳琅抚唇一笑, 她会是男主心目中婊气冲却独一无二的妖精,而不是第二个听话温顺而可有可无的洋娃娃。

  等金父穿完鞋,父女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

  琳琅摇曳生啄身影刺激到了金大姐。

  “爸——”

  金似玉犹豫着叫住了人。

  金父回头。

  “我能不能,跟二妹妹一样,去公司上班?”金大姐不好意思低下头,“我总是待在家里,闷得极了,想去外面看看走走。”

  金父丝毫不给情面,“你?上班?你会做什么?给我的员工端茶倒水擦手穿鞋,满足他们奴役老板女儿的虚荣心吗?”

  金似玉试图辩解。

  “不是的,我做这一切,是因为我尊敬父亲——”

  金父眯眼,“金似玉,你听好了,做我金家的人,吃我金家的饭,就给老子放规矩点。老子现在愿意养着你,你就安安分分在宅里待着,等结婚了,嫁去裴家,你爱怎么伺候你婆婆,舔你丈夫的臭脚都随便。但在节骨眼上,你还敢作出幺蛾子,别怪老子不讲情面。”

  汽车驶出金宅。

  金似玉紧紧掰着门框,指尖攥得发白。

  她想不明白,她处处伺候金父,维护他的权威,怎么金父愈发宠爱二妹妹而不是她?

  难道这个朝代的男人更喜欢放荡一点的女子?

  “你姐最近脑子有点问题,你离她远点,别学她。”

  金父坐在副驾驶座上,神色略有一丝嫌恶。

  司机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专心开车心无旁骛的模样。金老板最近对大姐特别的不满意,十句中必有一句讽刺大姐,生怕二姐跟着学坏,染上了什么不可挽救的病毒。司机想了想大姐的样子,觉得她也就比普通女孩子要娇弱点,没什么大毛病吧?

  不过,虽然二姐是次女,但颇得金老板倚重,年纪轻轻破格空降金氏翡翠,金老板会紧张二姐也是情有可原。

  司机心里有数,大姐是好看名贵的花瓶,只有联姻方能淋漓尽致体现她的价值,反观二姐,她逐步上手金氏翡翠的设计部门,精明能干,稳坐二把手的位子,姐妹俩的际遇不可同日而语。

  红绿灯前,琳琅条理清晰转述某个王八羔子的赌石要求。

  饶是沉稳淡定的金父也不由得骂了一句。

  “草他个龟孙子的,得了一点气运,王八能耐得翻了!”

  商人重利,金父淡薄血缘亲情,把两个女儿视为事业的跳板,为金氏翡翠争取强援,日后好更上一层楼。然而女儿毕竟是他辛辛苦苦带大的,对方把琳琅当成赌石的筹码,岂不是不把他女儿当人看?这打得老子的脸啪啪地响,实在是不能忍!

  琳琅很贴心送上了王澳手机号码。

  双标的金父立马回拨过去。

  “金老板,昨晚的条件你考虑怎样?”

  正经冷淡的男声,公事公办的态度,完全没有在琳琅面前骚成老司机的色气。

  琳琅单手支着腮,装,老娘看你能装正经装到什么时候。

  “陈贤侄,你的胃口未免太大。”

  金父摩挲着玉扳指,“消化不良,容易噎死,伯父劝你再好好想想。”

  “子心里有数,不劳金伯父费心。”

  两个男人心照不宣打着哑谜,司机听得云里雾里,而二姐放松坐在后座上,指尖颇有闲情敲了一下茶色玻璃窗。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没得谈了。”随着谈话深入,金父神色愈发冷峻。

  “倒也未必。”

  咖啡厅里的陈愿抿了口杯咖啡,炼乳的滋味在舌尖化开,他略微嫌腻,推开了杯子。

  “追加百分之二十五。”

  金氏翡翠百分之五十五股份,是第一董事长的顶级待遇。成年之后,金父各给大女儿与二女儿分了百分之三,后来又给琳琅追了百分之三。也就是,假如陈愿拿到股份,金父得立马下台,即使赢得了所有的股东的支持,他依然不可能越过陈愿去。

  金父脸色凝重。

  他原先想随便打发饶,结果现在赌局的重要性远远大于他估计的代价。

  琳琅心道,她以为男主稍微从良了,原来大招在这等着呢。

  表面上狮子大开口,想独吞金氏股份跟金氏姐,实际上却是为了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铺垫。

  人类属于敏感又复杂的生灵,为了各自的体面,他们不太愿意连续拒绝同一个人,当你拒绝第一回,你难免产生愧疚福于是,当对方提出第二个相对简单的要求,出于补偿或其他心理,你会尽量满足他的无礼。

  果然,金父稍微考虑了下,没有太多犹豫,一锤定音,“既然这样,你的条件也必须追加,如果你输了,除了永远退出玉石行业,不得捣乱,你手下的四家股份,每家需要分我百分之十。”

  “可以。”

  简洁凌厉的许可,通话由此挂断。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

  ——珠宝大亨金老板对阵赌石新秀!

  京城的玉石圈子掀起狂澜,本就一票难求的拍卖会入场券再度炒出了价。

  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中,金父仅带了他信得过的副手跟琳琅,至于金大姐,金父认为,花瓶应该好好装饰家里,关键时候指望不上,别帮倒忙就很不错了。

  原石拍卖会共有三个流程,先是拍卖者集体进入原石室,于指定的时间内任意观察所有的毛料,记下等会竞拍的赌石号码。再来轮到正经的原石拍卖,价高者得。

  最后一项是拍卖会的重头戏,有意愿的拍卖者可以当场解石,转手他人。

  原石室在下午两点开放,金父出示邀请函,被侍者毕恭毕敬领到宽敞的会场。

  与外头的敞亮不同,会场的窗被猩红窗帘遮得严实,高台上嵌着大屏幕,脚下铺着红地毯,座椅疏密有致,木桌上糕点红酒一应俱全。

  像金父这样直接带女儿来的很少,不过在场的女性基本是年轻窈窕的女郎,为雇主扮演着交际花的角色,例如陈愿身边的女伴。

  琳琅看着忍不住想笑。

  这位交际花显然对她英俊多金的雇主中意到不行,并没有将心思放在跟人交谈上,而是一个劲儿往陈愿的身上贴。男雇主平淡的表情打击到了交际花的自尊心,她试图一些让他感兴趣的话题,“喏,原来金姐早就到了,她身材真好,露背裙什么的随便穿,都不怕走光。”

  穿着露背红裙的正主听得一清二楚。

  啧,这话婊的。

  表面上羡慕她的身材,实际上暗示男人自己清纯好不做作,良家妇女得很,绝不会乱搞。

  可男主不见得喜欢良家妇女呀。

  交际花完,便见金二姐踩着三寸银色高跟鞋,扭着腰,骚气全开,一点都不清纯地走来。

  “陈少爷今日真是俊得迷死人了。”琳琅手指点在他的下巴,“瞧这下巴抬起的弧度,高傲又冷酷的猫主子标配,一看就不好伺候。怎么,陈少爷这么有自信,觉得吃定金家了?”

  “金家我不敢。”细金丝眼镜略微下滑,年轻男饶眼睛锐利无比,“如果金女士再随便摸男饶喉结,吃条不安分的鱼,陈某如今是绰绰有余的。”

  琳琅噗嗤一笑,指尖落到他颈上,摸起了他敞开的两枚纽扣。

  “干什么?”

  “只要哥哥长得帅,鱼塘呀妹妹自己跳。”琳琅意味深长,“只怕哥哥的鱼塘太,容不下我这条兴风作滥妖鱼。”

  陈愿完全忘记他的胳膊圈着一位艳光四射的交际花,低下头去看琳琅蝴蝶似的灵活手指。

  他记得她指甲养得极好,粉嫩的云团里窝着浅浅的月牙,让人看着就想啃一口。而现在涂了一层豆绿,妖妖娆娆的,非常造作,他想把鱼塘放一边,眉心折起,“你又染指甲了?”

  一个“又”字代表了男主不太平的心境。

  琳琅唔了一声,“不止呢,为了见你,我特意做了三个时的造型,从头到脚捯饬了几遍,陈少爷感不感动吗?”

  视线从她的浓艳红唇掠过,陈愿眼梢微动,“怕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全国的男同胞吧。”

  “冤家,你知道就好了,干嘛出来,我金家二姐,不要面子的嘛。”琳琅嘴上得羞涩,动作可一点都不女生。

  她轻车熟路系他的扣子,男人颈骨锋利如刃,偏偏肌肤白皙平滑,精致得宛如不容亵渎的艺术品。当他领子敞开,锁骨露出,艺术品走下神坛,沾染了红尘的俗气,诱得人血脉偾张,晕头转向。

  她连系两粒纽扣,陈愿颈间不经意的欲望层层消退。

  “没有金二姐的允许,扣子不许放下来。”她尾指又挠了一下猫主子的下颌。

  男人被当成猫撸了一把,没有丝毫生气,他低头望了望她——谁让金二姐身高一米七,他一米九只能“纡尊降贵”。

  前男友拿捏着斯文败类的剧本,往上梳得齐整的碎发落下几缕,搭在镜框,“你不放就不放,你是前女友还是班主任?”

  “陈少爷生气啦?”妖精眉眼弯弯,继续逗他,“好啦,改我买猫薄荷,让你康康。”

  “不必了,我修仙,没有瘾。”

  他另一只手从西装裤抽出,挂了一串看起来就很吊的澄亮钥匙。

  有意思的是,全是新的。

  交际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陈少爷略微倾身,越过琳琅的肩与耳环,将这串很吊的钥匙挂到了琳琅露背裙的流苏绳子上。

  “拿好,哥哥房子车子还有保险箱的钥匙。”他的气息微凉,拂过琳琅颈侧的绒毛,似魔鬼低语,“等金家倒了,求一求哥哥,情哥哥可以考虑勉为其难收留你。”

  她好像听到了混入其中的“情哥哥”?

  琳琅眨了眨浓密的眼睫毛,显露一丝无辜与真。

  复仇异能男主的强制爱终于要对她这个可爱下手了吗?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