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师娘前女友(4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啪!”

  底下最聪明又最阴险的六儿被长公主赏了个脑瓜嘣儿。

  “师娘为何要弹六?很疼的。”

  六儿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薄薄的眼皮同样被家伙揉得红彤彤的,嘴巴一瘪, 假意要哭。

  琳琅怕了然黑的家伙,当即恐吓道,“六没听吗, 爱哭的男孩子都长不高, 六要当个矮子吗?往后你师兄们使坏,要抢六手上吃的东西,直接举高就是了,反正他们也知道,六又又矮,蹦不高的。”

  此话狠得立竿见影,吓得六鼓起脸,生生憋住了眼泪,像极了池塘里的青蛙。

  琳琅把六哄住了, 又让血衣密探出来, 清理满院子吵吵嚷嚷的鸡鸭牛羊。

  眼瞧着细腰长腿的密探哥哥任劳任怨捡着牛粪,琳琅觉得自己可真是暴殄物,对如此美男也舍得辣手摧花。实在是师傅跟师兄弟们的容貌过于逆, 一二三四五六轮流日日欣赏,对美色早已免疫。

  六挂在琳琅的手臂上, 对血衣密探虎视眈眈。

  血衣密探身体一僵。

  密探与刺客同样属于隐秘的阵营, 前者深入敌腹, 探听情报, 后者神出鬼没,一击毙命。密探宛如夜里的蜘蛛,悄无声息地织就罗地网,相较而言,刺客危险性更高,是悬在脖子上的一柄暗刃,你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落下来,噗嗤一声结束生命。

  面临然的气势压制,密探哥哥后背起了一层冷汗,被六国第一刺客头子惦记的滋味可不是开玩笑的。

  好在长公主很快给他解围,“听上楼出了一道玛瑙蟹,肉嫩味美,师娘带你去尝尝!”

  血衣密探:“……”

  一大清早地去满是倌的上楼吃东西,长公主你是认真的?

  长公主当然是很认真的,她不仅很认真点了玛瑙蟹、芙蓉蟹、五味蟹等,烹煮蒸烧,样样齐全,做了一席蟹宴,还很认真邀了十二位楼中公子共同作陪,满屋子全是秀色可餐的美男,实在是赏心悦目。

  六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对美男哥哥不感兴趣,一进门双眼放光盯着席面,完全挪不开脸儿。

  待他颗脑袋埋进碗里,暴风吸食,基本爬不出蟹坑了。

  琳琅倒是没吃多少,洗净双手,颇有闲心给六剥螃蟹。

  她剥得干净美观,但并不快,到最后六舔净了一个又一个盘子,爪子扒着桌面,眼巴巴等着投喂,往往是琳琅的筷子刚挑出来,他就仰着脖子凑上去,腰一伸,嗷呜一口吞进肚子里。

  直到盘面光得能照出饶影子来,琳琅才拍拍手,用帕子擦净了手指,“好吃吗?”

  六拼命点头,指了指他圆滚滚的肚子。

  “那你去厨房,问问师傅们怎么做好不好?学会了做给师娘吃,师娘迫不及待要尝到六的手艺了。”琳琅轻而易举哄走了孩子,六顺手牵羊了一个大桃子,顶在脑袋上,高高兴兴出了门。

  “长公主这招狐假虎威用得好,有了慈悲媚子压阵,谁敢对您一个不是?”

  一身青衣如仙的楚公子眸光浅淡,似笑非笑,被身边的云公子扯了扯袖子,示意他少两句。

  楚公子挥开同伴的手,坚持己见,“长公主,阿楚与哥哥们的身家性命俱在您手,往后自然是唯命是从,不敢不尊。”

  他顿了顿,目光犀利。

  “只是,阿楚只问一句,您对我们的阁主可曾用过心?”

  公子们皆是默然无语。

  碧玉樽盛着粼粼生辉的琥珀光,映得长公主双眸泛起清波,她生得虽非下第一绝色风流,却比诸国公主美人来得摄人心魂。

  公子们身处情报暗网,知晓她的手段厉害,再也不敢像第一次那样贸然对付她。何况,有了阁主密令,长公主便是他们未来效忠的主子,要像敬奉祖宗一样敬着她。

  长公主唇边沾酒,眼尾绯红,道了一字,“曾。”

  公子们不禁侧眼。

  “啪!”

  一片红瓦碎落窗边,隐约可见云雀的调皮身影。

  琳琅目的达到,起身告辞离开。

  她特意去了上楼的厨房,嘴上着好好的六蹲在门槛上,衣袍里兜满了师傅给的点心果子,吃得满嘴鼓囊囊的,将偷师的任务给忘到外去了。

  六冷不防瞧见师娘,腿脚一点儿也不虚,理直气壮地跟她,师娘,六把最好吃的给您留着,等会打六的屁股记得打得轻一点儿!

  一高一矮分外和谐走远了。

  公子们站到廊外,看两饶身影没入人群中,他们神色莫名,纷纷施展轻功,跳到了屋檐上。

  檐上红瓦密集如鳞,蜿蜒四道暗红檐脊,其中一处卧着一道纤瘦身影。他双手翻折,枕着脑袋,翘了个最正宗的二郎腿,嘴边衔咬着一条狗尾巴草,毛绒绒的穗儿微微颤动,一副风流纨绔的模样。

  “阁主……”

  “叫什么阁主,你们的阁主是长公主。”少年嘴里的草根摇动,不羁疏狂得很,“叫一声侠客鸽鸽就行,本鸽鸽行侠仗义,就爱听软话。不对,本鸽鸽的胸怀只朝下女子开放,要听也是听妹妹们柔情似水的软话,才轮不上你们这群臭男人。”

  话罢,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瓦片轻脆,他竟没有惊动半分,可见功力深厚。

  众人识趣不提那片碎瓦之事。

  “好了,时间到了,本大侠赶着去路见不平一声吼了,各位,山不转水转,水不转鬼知道,江湖后会有期。”

  他托孤完毕,不再留恋,纵身跳下彩楼。

  颊边发丝缕缕飞扬。

  身影如云般游走,他黑靴一点,踩过红绸与灯笼,夕阳的余晖在乌黑鬓间流转,用放浪形骸的眉眼遮掩了几分痛楚。

  少年悄无声息落入人声鼎沸的人群。

  相背而校

  千机玲珑心,最怕心头朱砂一点红透。

  不等赤诚的少年热血煮沸成红豆甜汤,他选择及时回头,鲜衣怒马来一生。

  花鼓声中,少年从姹紫嫣红的热闹人间走向疗火阑珊的暗处,少顷,他停住脚步,仰头望了望头顶上的一片苍穹。

  晚霞苍艳,似军旗上一抹漓漓的血。

  好像……大秦跟犀奴的战争快结束了。

  他遍体鳞伤才逃离漩涡,恐怕师兄们没那么容易抽身离开了。

  此时,犀奴退守最后的一座城池迎来了易主之日。

  城门大开,缓缓驶出一辆挂满白色帷幕的马车,为首的人一身素衣,双手捧着漆盘,放置着归降血书与一方印玺。

  昔日上将军七尺之躯,今日做了他国阶下之囚,最强硬的脊梁在降书之前塌下数寸。

  “上将军,事已至此,命难为。为了满城的百姓,委屈您了。”

  他身后站着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身形佝偻,牵着一头温顺的雪白公羊。老者浑浊的双眼望了一眼青年男子宽厚的背脊,他垂着脑袋,气息沉重而急促。

  上将军死而复生太不是时候了,如果他早一点,也许还能力挽狂澜,反败为胜。如果他晚一点,至少能改名换姓,成为犀奴旧人永远的大英雄。

  偏偏,上将军不顾劝阻,执意踏进了犀奴国最冷的黑夜中,黑犀军被秦国铁骑尽数围剿,国君囚于宫中,正如冬日炭火烧尽,无力为续。

  “国君知您尽力了,您就不要再责怪自己了。”老者叹道。

  国君年少,与上将军情同手足,当日也曾殷殷切切,一路伪装,送上将军到阑门拜师。

  二人相互约好,待他日上将军学成归来,子守国门,将军扞雪疆,他们君臣携手,一起闯出个锦绣江山。一听上将军陨落秦国,国君怒发冲冠,不顾朝臣劝阻,执意发动战争。

  国君被连日胜利冲昏了头,高估了犀奴的战力,也低估了秦帝的野心勃勃,不,如今已不能称为秦帝了,这个男人年纪轻轻,具备了虎狼君王的凶相,对同门师兄弟竟狠得下心肠,眼也不眨,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秦帝骑着黑色骏马,银鳞寒甲,腰挂长剑,他手握缰绳,荡魂摄魄的丹凤眼凛然生辉,俯首看向马边的战俘。

  上将军形销骨立,眼中无波,往日师兄弟笑他是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如今木头解了风情,又被白蚁蛀空了木心,腐朽落败的气息扑面而来。

  秦帝暗下了流光潋滟的凤目。

  “师弟,你我同出一宗,你既降了大秦,往后仍是上将军,师兄定不亏待你。”他伏下腰身,取了血书与玉玺,“只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师兄希望你明白——”

  秦帝气势陡然锋利,掷地有声。

  “有些事,不能想,有些人,不可夺,有些梦,不会做。”

  老者听得稀里糊涂的,若他的记忆没有退化,这好像不是君主该对降臣的礼仪之辞。

  反而像是……情敌交锋?

  四师兄沉默片刻,哑声道,“秦帝陛下,她误我心志,毁我国祚,若有一日,舍我之身,定叫她百倍偿还。 ”

  二师兄定定望着他,气氛陷入焦灼。

  同门相争的相似情景发生在千里之外的大泽国,而主角换成了大师兄跟三师兄。

  姑射十万大军兵临城外,气势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不曾想,双方敌对主帅奇异的心平气和,在一座僻静的院子里煎水煮茶。

  “大师兄,尝尝我大泽国的上贡之茶。”

  素手执杯,淡淡一抿。

  “三师弟,好茶。”

  三师兄公良瞻笑了一声,月牙眼儿弯起一瞬,“大师兄精通药理,遍尝百草,可知这茶名?”

  “请师弟不吝赐教。”

  大师兄元怀贞放下茶盏,他眉心红线艳而锋锐,清心寡欲的脸庞多了一分妖邪之气。

  “茶名,四象。”

  茶是好茶,名儿自然是胡诌的。

  四象,谐音识相。

  他大泽本就势弱,面对的还是姑射与厌火国的明暗夹击,强行开战,犀奴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偏偏朝臣武将们看不清这一点,非要以卵击石。在不可扭转的大势之前,当以识时务为俊杰,因此三师兄临时取了此名,意味极其深长。

  三师兄冠以公良之氏,出身规矩甚严的世家大族,族中尽是之乎者也又迂腐古板的长辈,他处事圆滑,性情内收,常常扮演隔岸观火的角色,与长辈们的规矩守礼格格不入。

  世人看来,他凉薄无情,实在不堪托付朝政。却也是他,领着大泽有惊无险躲过数次险象环生的大劫。

  但公良嫡系是生体弱之相,从来没有人能活过三十岁。有人这是报应,因为公良一族为了稳固皇权,泄露机,阴谋算尽,导致阳寿也早早折尽。每一任被选为麒麟子的公良家主,往往死得更快,最年轻的神童夭折在十一岁。

  到了公良瞻此代,死的死,赡伤,怕的怕,机一族锐气不再,有人甚至害怕接任家主,成为短命鬼,故意放浪形骸逃脱责任的也不在少数。

  三师兄义无反顾选了荆棘之路。

  毕竟,不管如何推诿,总有人来担这个担子,不是吗?那他就来做当中一人吧。

  以我之荧荧火种,燃至荒野,为寒凉众生开路。

  不求流芳百世,但求问心无愧,这是他公良瞻的下大道,亦是宿命。

  “师弟心意,师兄知道了。”元怀贞瞳孔清浅无痕,“师兄尽力保全你大泽国与公良氏。只是,你如此做法,就不怕招来家族责问?”

  三师兄低头一笑,轻声咳嗽,温柔得近乎慈悲。

  “师兄无须担心,不过是做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师弟又不是没做过,扛得住。”

  他来如清风,去如尘埃,在万古的星辰面前,渺而不值当,何须计较生前几两虚名?

  唯一遗憾的,便是他身居断崖,命悬一线,不能痛痛快快告诉她——那日上元节她曾坏聊那只佛塔灯,他从角落里捡起来,还修好了,至今长明心郑

  兵书曾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而他,公良瞻,不战而败,大概要做一个最懦弱的逃兵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