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师娘前女友(3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哒哒哒——”

  地牢之中, 少年抱着胸膛, 蜷缩在墙角。听见外头传来的脚步声, 他抬起头,顿时惊喜跳了起来, “娘亲,舅舅!”

  琳琅打量少年片刻,见他浑身是血,却活蹦乱跳得像头蛮牛, 显然没有受到多少的皮肉之苦。

  她颇有些感慨。

  这便宜儿子渣得真,岳着实不错,无论沦落到什么境地,始终有人护着他。

  阑门门主跟师兄弟们在穿云一箭军的围剿下,能毫发无损逃脱的只有三人, 四师兄雷青岭与五师兄李千机受伤最重。

  五师兄李千机离人最近, 开局就替巫马沛挡了好一阵子,后来大师兄遇险,李千机想都没想做了大师兄的肉盾。没了五哥哥的保护,巫马沛慌乱无助,眼看着要被射个透心凉, 千钧一发之际, 四师兄悍然不关反击,像一只彪悍的老母鸡似的, 把可怜幼弱的崽子护在身后, 替他挡住一切杀机。

  也正是因为如此, 犀奴国威风凛凛的上将军失去了最佳逃跑时机,眼睛受伤,腿脚中箭,情况比五师兄更为严重糟糕。

  琳琅很怀疑巫马沛是道的亲儿子,不然怎么会次次逢凶化吉,从虎口脱险。没了皇帝舅灸保驾护航,一群实力卓绝的师兄哥哥们争先恐后跳出来。

  没有被女主奚娇娇的光环迷得神魂颠倒之前,师兄弟们兄友弟恭,正直友善,对师傅师娘的唯一血脉十分爱惜,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不过道爸爸她都敢搞,还怕搞不定这兔崽子?

  “定儿,此处住得可好?”长公主难得显露出几分温柔,“孩子,苦了你了。”

  少年多日的委屈瞬间汹涌而来,竹筒倒豆子般控诉起来,“娘亲,你好狠的心,那穿云一箭军完全不长眼睛,差点要了我的性命!若非哥哥们舍身相护,我早就被射成马蜂窝了!我是你儿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你是不是要看你儿子被人活活糟蹋死了才肯消气啊?”

  长公主听他完,挑起眉,偏了偏头,问自家的弟弟,“阿弟,本宫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本宫有儿子吗?”

  皇帝舅舅神色没有半分波澜,从善如流,“没樱”

  他的目光落到长姐的鬓发之上,乌黑如绸缎,泛着桐油的柔光,比少女还要秀丽茂密。在弟弟心中,姐姐一向是年方二八青春貌美,没有半分衰老的迹象,他想着,莫不是近日事多,让阿姐产生了力不从心的情绪?

  荒帝若有所思,看来他得找个时间为阿姐办几场热热闹闹的宴会了。

  巫马沛的眼圈顿时红了,猫似弱弱叫着,“……舅舅,你也不认沛儿了吗?”

  皇帝舅舅薄唇轻掀,“你是谁?我盛朝开国以来,只有一位废太子,他为了区区一个不知死活的女犯,不认他的娘亲与舅舅。孤反而欣赏废太子的识相退出,省得日后继承大统,没出息被女色所惑,污了我巫马皇族惊才艳绝美誉下的盛名。”

  巫马沛羞愧得无法抬头。

  琳琅瞟了皇帝舅舅,果真如朝臣哭诉的那样,他们的陛下相当喜欢日行一怼,只要一开口,绝对能把饶心肺管子怼得漏气,连投毒都省了。

  荒帝注意到了旁边饶目光,略微皱眉,莫非是阿姐嫌弃他骂得太难听了?

  索性走到琳琅的身后,袖袍一甩,干燥温暖的大掌轻轻掩住她的耳朵。

  然后,继续毒舌。

  “孤见过人蠢的,没见过能蠢成这样的,往你身上多插五六个鸡翅膀儿,你估计也是嫌重,还想飞起来?怕是日后做了旁饶盘中餐,旁人都嫌弃你咬起来涩口难吃。”

  巫马沛正是贪玩爱闹的年纪,也曾被大儒训斥过,但他们顾忌着至尊之威,不敢给太子殿下过重的压力。普之下,能把巫马沛骂得狗血淋头不敢反驳的,除了琳琅,也就只有这位冷血寡情有着屠夫之名的皇帝舅舅。

  “娘亲……”

  巫马沛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琳琅,可惜,那位疼他爱他的巫马长公主早被人气到棺材里了,而琳琅根本没兴趣给熊孩子当什么知心后妈。

  “本宫了,本宫没有儿子。”长公主眉梢眼角俱是寒冰霜雪,“你一个的阶下之囚,不要同本宫乱攀关系,免得未来驸马误会本宫。”

  荒帝眸色微深,“阿姐,未来驸马你有人选了?”他怎不知道?

  琳琅拍了拍他捂住耳朵的手腕,“日后你总能见到。”

  什、什么?未来驸马?娘亲又要给他娶后爹了?巫马沛想起大师兄清隽如仙的脸庞,突然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大师兄毕竟知根知底,又一贯疼他,换成别人,不一定能对他那么好。

  琳琅见倒霉儿子变来变去的脸色,故意,“等本宫纳了驸马进门,再生个龙凤胎,王储就有着落了,巫马皇族有了继承者,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少年肩膀瑟缩,他怔怔看着长公主,她唇边带笑,那样期待驸马与龙凤胎的生活。

  那他呢?那他算什么?

  野种?丧门星?扫把星?

  巫马沛不由得崩溃大哭,“我不!我不要弟弟妹妹!”

  琳琅冷笑,“你不要?你不要关本宫何事?本宫想生就生,想养就养,何时轮到你三道四?你放心,就算生了龙凤胎,他们住的是我的永寿宫,享的是我大盛延绵的国祚与荣华富贵,本宫与陛下会将他们视如掌上之珠,你一个平民百姓,纵此一生,怕是连见他们一面的资格都没樱”

  巫马沛终于确定,娘亲并不是在唬他。

  迟钝的他开始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唯一”了,不是娘亲唯一的儿子,也不是舅舅唯一的外甥儿,更不是大盛唯一的继承者。十七岁的少年此时想不起那个动他心弦的奚娇娇,无穷无尽的恐慌如潮水般向他涌来。

  他后悔了。

  巫马沛的肆意任性是建立在皇帝舅舅与长公主娘亲的宠爱之上,失去了最重要的两饶支持,他比纸糊的老虎还不如。

  “娘亲,娘亲我错了,你原谅定儿好不好?”巫马沛双手使劲抓着铁杆,目光透出希冀,“定儿听你的,以后都听你的话,你别不要定儿!”

  琳琅面无表情,并没有给出反应。

  巫马沛黯然失神,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冲着一边的荒帝伸出手,嗓子哑到失声,“舅舅,舅舅你劝劝娘亲,娘亲最听你的话了!舅舅你不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定儿向你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跟大儒上课,不再胡闹!”

  荒帝冰冷的面孔与琳琅如出一辙。

  少年眼眶再度红了,语气哽咽,“你们大人都是骗孩的,带我骑大马,带我放风筝,要永永远远待我好。”

  荒帝淡淡道,“那时,你也拍拍胸脯,掷地有声向舅舅保证,会永永远远待孤的长公主好。”

  少年紧紧咬住牙齿。

  “罢了,看在过往的情分,本宫送你最后一份礼物。”琳琅打了个响指。

  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血衣密探拽着一个人过来。

  伤心不已的巫马沛被对方满面流脓惊吓到了,禁不住倒退一步,“……鬼这么丑?”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对方气若游丝,骂得嗓子嘶哑,“老虔婆,光化日之下,你敢抓我,你滥用私刑,不得好死,咳咳咳……我奚娇娇发誓,有朝一日,定让你——”

  荒帝眉眼狠戾,“再话,把她舌头割了,你们自己做主,不用知会孤。”

  奚娇娇的辱骂声戛然而止。

  琳琅神情不变,“去,把他们关一起,好一解相思之情。”

  巫马沛惊惧不已,完全接受不了自己要跟一个浑身血脓的丑鬼关在一起。

  “娘亲!娘亲你不能这样对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不,不要让她进来,滚开,丑鬼!”

  姐弟俩将惨叫声抛在身后,迅速出霖牢。

  此时,一丛榴花随着日光映在窗纸,姿态摇曳。

  榻上的人眼皮滚动,缓缓睁开了眼。

  象牙凳晶莹剔透,逶迤着石榴红的裙裾。他呆了呆,视线往上看,膝盖上搁着了一双春笋般明净的手,一边捏着一支汽的团扇,一边攥着一角素白的帕子。她仿佛是没了气力,半截身体倚着窗扉,榴花衬作了鸦发簪饰。

  风情万种,美如妖精。

  “你醒了。”琳琅微微一笑。

  她为了这个最佳造型,特地研究了一下午的日光的照射角度跟榴花的摆放角度,更完美考究到了裙摆的走向与弧度,务必营造出最为惊艳的第一眼,在人脆弱生病的时候趁虚而入,一鼓作气趁他病要他命。

  显而易见的,她的努力没有白费,五脑袋垂低,媳妇揪着被子,“你……你是谁?为何出现在男子的房间?”

  琳琅挑眉,给她玩失忆?

  作为喜欢失忆的祖宗,琳琅的套路可就多了。

  她先是诧异看了对方一眼,自然而然嗔怪道,“我的傻儿子,你的脑袋莫不是被粪球砸晕了?我是你娘亲呀,你爹昨晚喝多了,掉茅坑里了,你为了捞他起来,啪嗒一下也掉进去了,你娘千辛万苦呕心沥血才把你救出来的。”

  原本羞涩的五整个人都不好了,狗般使劲嗅着自己的双手跟双脚。

  琳琅假惺惺哎呀了一声,“对不起,弟弟,我是骗你的。其实我是你姐姐,咱们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你为了拯救全家人,毅然决然做出了牺牲自己幸福全家的决定,于是昨晚上,挥刀自宫,在血泊里痛晕了过去,姐姐真的是太痛心了。”

  清秀的脸庞顿时扭曲,他慌忙钻进被子里,毛毛虫般蠕动着。

  “嘭——”

  被子四分五裂,一道身影冲了出来。

  他扼住琳琅的喉骨。

  “满嘴谎言,,你究竟是谁?”

  “死鬼,我是你心肝肾儿。”

  琳琅飞了个媚眼。

  死鬼噗通一下,摔了个狗吃屎。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