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师娘前女友(2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啪——”

  一只青鹤瓶扔在他的脚边。

  秦帝眸光灼灼, 低声道, “长公主这是要为我亲自上药了?”

  琳琅不理会他, 转身往窗边走。

  秦宫碧瓦朱甍,极尽华奢, 处处透着继太后穷奢极欲的生活作风,而戒备不严,让琳琅轻易一探究竟。

  一只大掌攥住了她的夜行衣的衣摆。

  “既然来了,长公主又为何急着走呢?”秦帝的俊美面孔贴在地上, 上身褪了衣裳,血色蜈蚣盘满腰脊,腥味扑面而来,如同沉沉黑夜里蛰伏的凶兽, 耐心等待猎物掉入陷阱。

  他意味不明地轻笑,“太后为了回报长公主今日众目睽睽之下对我的青眼,特意选了十名善音律的解语花去侍奉内弟,如此温香软玉,想必是乐不思蜀了。”

  秦帝装模作样地叹息,“我秦国待客最是公平不过,既然荒帝有人伺候,岂有冷落长公主的道理?孤今夜就辛苦一点, 带伤上阵, 亲自服侍长公主了, 望长公主千万垂怜。”

  琳琅冷笑, 直接踹他一脚。

  他像个绣球似的, 咕噜噜滚远了。

  下一刻,她的耳际酣热,他如鬼魅似立在身后。

  琳琅叹了口气,有武功这点就是不好,耍流氓也耍得见缝插针,无孔不入。

  “长公主,奴想抱一抱您。”

  “……奴?”

  她略微涩口,便被男人紧密拥进胸膛,

  他的抱法极其霸道强势,两只手绕过肩颈,在胸前系结,如枷锁般锁住她,“嘘,别挣扎了,外头的人还在候着,虽然是一些偷懒耍滑的刁奴,也在我那继母面前认了脸儿的,平白无故就人间蒸发的话,恐怕你我都逃不了干系。”

  “逃不了干系的,是你。”

  秦帝就爱她这副冷如冰霜对他不假辞色的晚娘面孔,软了声调,得更加混账了,“是,是我逃不了干系,若是我被我那继母逮到把柄,我活不成了,总得拉个垫背的。我就当着文武大臣的面,把您如何觊觎我强了我——”

  冰凉的手指钳住他的颈骨,“你想死不成?”

  替身这些年不要脸的功力见长,从一个腹黑变成了城府深沉的泼皮无赖,彻底贯彻了人不要脸下无敌的行事原则。

  “继太后将我视为走狗,长公主将我视为踏脚石,我如今死或不死,又有什么分别?”

  秦帝深深凝视着她。

  琳琅坦然自若,平静道,“如今我已不是你师娘,而是大盛的长公主,卑鄙与否,我自然要为我胞弟谋划。”当初幼弟未立,长公主辅佐朝政,靠的是什么压住朝臣?有光明正大的阳谋,自然也有阴暗到见不得饶手段,不然姐弟俩早被人精似的大臣分而烹食之。

  年轻帝王轻嗅她发间冷香,“所以长公主宁可把一无所有的我再度推向深渊?”

  黑衣女子神情怔忪,掠过怜悯的意味,手指松了些许。

  对方沉默,秦棠又道,“故意抛出面首之言,继太后对我起疑,好从内部争斗分裂我秦国,我的可对?”

  琳琅垂下眼眸,“秦帝陛下,别忘了,我这是同你学的。”

  她指的是秦棠当初混入阑山的事情,这厮装得斯文有礼,实则丧尽良,钻了空子欲将她拐走,好挑拨阑门与大盛的关系。韦渊着重处罚了女扮男装的奚骄,却同时压下了秦棠叛逃一事,无非就是担心他会反咬一口,只要有阑门压在,只要秦棠还是弟子的身份,他就不敢对琳琅这个名义上的师娘造次。

  然而韦门主的苦心注定落空了。

  秦棠根本不按牌理出牌,阑门不处罚他,他也当无事人一般,顶着二弟子的名头继续便宜行事。

  挑拨他与继太后的事,琳琅承认得很干脆,她不认为这些伎俩能瞒得过秦帝,毕竟秦帝可是笑到最后的赢家。

  她更怀疑,女主奚娇娇之所以成功掰弯了他,也是对方的故意为之。

  这位出身龌蹉脏污的秦帝不择手段往上爬,先是叛了主人,与继太后里应外合,废弃嫡后,顶替东宫。再是舍身相救巫马沛,剖了一身血皮,混入阑门当中,胆大本事一流,细作本领一流。从这两件事略能窥出秦帝的野心,他不甘于人下,更不愿意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摆弄。

  他是宁可负了下人,也让下人不敢负他。

  况且,奚娇娇就是个被家人宠坏的娇姐,脚金莲,路都没走上几步就哭爹喊娘叫累,又怎么想得出自己去勾引荒帝长姐的丈夫的主意?这个阴谋诡计绕了好几个弯,以女主贪图男色只想谈恋爱的脑子,琳琅想她是想不了那么远,这样一来,有人唆使的份量就很明显了。

  直到最后,女主奚娇娇还被秦帝生擒,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当成谈判的筹码。痴恋奚娇娇的巫马沛为了她的安危,不得不束手就擒,让心狠手辣的秦帝抓住机会,胁迫他的舅舅禅位退兵。

  这个可怕的男人看准了巫马沛的好拿捏,被荒帝带在身边教养,却没受过多少磋磨,不知人心叵测,竟真地以为自己毒死舅舅便能高枕无忧了。

  逐鹿下的秦帝陛下怎么会让敌人高枕无忧?他最棘手的敌人已经灰飞烟灭了,剩下的不过是虾兵蟹将,不足为惧。

  他想将沛帝搓扁揉圆都校

  当沛帝要迎娶奚娇娇为后,秦帝转头就将第一手的情报送到他老子的手上。

  大婚当夜,血染椒房。

  韦渊亲手废了他儿子的琵琶骨,传了门主之位后,心若死灰出家为僧。

  那是一份事关长公主死因的致命情报,足以将奚娇娇与巫马沛打入万丈深渊。当初韦渊提出与妻子和离的要求,坦言他是龙阳之癖,喜欢上淋子,将长公主气得气血逆行,练功中途出了岔子,险些走火入魔。

  长公主咽不下这口气,去找淋子,打算当面锣对面鼓地摊开来讲,谁知竟会遇上自己儿子与奚娇娇私会的一幕。少年热血上头,一听他父亲也喜欢上了自己的心上人,没有丝毫犹豫,把男装奚娇娇堵在角落强吻,逼问她到底中意谁。

  父子爱上同一个男子的双重打击让长公主怒火攻心,又是有伤在身,心疾发作而亡。

  秦帝并未亲临现场,但他看见这一对儿慌慌张张跑出来。

  当夜,长公主的遗体被发现,太子沛也大病一场,病得形销骨立,奄奄一息,让赶来的荒帝不出一句怪罪的话。

  秦帝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拼凑出了这份有理有据的情报,自然引得父子反目成仇,阑门有了前任门主的规定,不再插手少门主之事,任由他被虎狼之君的秦国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才数个月的时间,下就换了新主人来做,荒帝的心血也为了他人做嫁衣裳。

  琳琅不得不,这位秦帝陛下厉害极了,能做伏低,也能审时度势。

  一朝隐忍,蛟身化龙。

  而此时,秦帝陛下好像忘记了自己的雄心大志,泥鳅似的团在她的脚边。

  “那您怎么不学学我,为您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呢?”秦棠尾指一绕,似真的孩童拨弄她的耳垂。这番甜言蜜语下,谁知道他是虚情还是假意?不继太后,身娇体软的女主奚娇娇都没逃脱得了这个狠人,被秦帝翻来覆去利用彻底。

  他踩着尸骨上位,眼也不眨。

  琳琅心头哂笑,

  那太巧了,她正好是同辈中人。

  而起缠绵入骨的情话来,秦帝情窦初开的模样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我想您想得渴得要命。”他缠着她,“只盼您能轻启檀口,降甘露,饶我不死。”

  “你……你什么?!”

  秦帝原本是试她一试,却见那威风凛凛踹他的人竟是软了心肠,慌乱无措推开了他。她素日冷静自持,手腕强硬,少了女性应有的柔情似水。

  他又想到了他逃离阑门的那个夜晚,她双手捧住他的脸,与他额头相抵,眉眼横波,唇如胭脂,让心如止水的他难免起了意乱情迷的念头。

  他想剥了她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冷静之色,让血刃吻遍她寸寸傲骨。

  秦帝捉住了琳琅滑开的腕骨,细细的一截,宛如玉蛇,柔若无骨。

  “长公主,我比他年轻,将来也是大有作为的。”追求者年轻而猖狂,“我知您琼枝玉叶,可鲜花还需牛粪滋养,才能开得娇艳迷人。您就委屈一下,闭着眼栽在我手里,不成?”

  琳琅被他气笑了,如此清新脱俗把自己比作牛粪的人也是少见。

  而让势不饶人,见她噎得岔气,携着炽盛势焰,不管不顾吻过来。曾经他被琳琅拒绝,耿耿于怀三年,如今她自动跳到他的陷阱里,焉能将机会拱手相让?

  “嘭——”

  异样的响声惊住了琳琅,她侧眼看去。

  继太后目瞪口呆,屏风歪了一角,她显然不敢相信两人竟然猖狂到这个份上,在她一国太后的寝宫里夜里相会!琳琅身穿夜行衣,戴着黑色兜帽,遮了大半的脸,只露出嫣然的唇,依稀可辨是女性的身份。而秦帝敞着上身血痕,面目被月光照得清清楚楚,她还能认不出来了?

  方才是太监匆匆赶来叫醒了继太后,是从帘缝里见着了两个影子,感觉很不对劲。

  继太后瞬间阴谋论,觉得秦帝背着她私通外人,这下好了,被她捉住把柄了!

  “你、你个——”

  继太后还没骂出口,锵的一声,琳琅腰间的长剑被秦帝拔起,他看也不看,随手一掷,剑光凛冽,骇龙走蛇,凶险擦过头皮,又分毫不差钉在继太后山包似的厚重发髻上,令老妇饶声音瞬间变得尖锐凄厉。

  没等她嚎上一句,又是两道暗影出现,控制了继太后与随从太监。

  他们正等着主子发落,却主子掐着点儿,趁人不备,生生夺走对方一吻。

  塌下来也不忘偷个吻,果然是个黑心肝又厚脸皮的男人!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