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师娘前女友(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二、二郎!”韦渊见着这一幕, 惊得手中的酒碗碎落在地,扬声叱喝,“你做什么?快放开你师娘!”他温润尔雅,讲究师道之严谨敦厚, 不曾与弟子在私下喝过酒,竟不知他们喝醉了竟也会如常人一般耍酒疯!

  男人猛地起身,歪头靠着他的奚娇娇失了准心,屁股一掀, 狠狠摔了一跤,鼻子正磕在石凳上。

  酸涩的疼痛让奚娇娇哇的一下哭出声来,强抱着韦渊的腿,不让他走。

  “师傅、师傅, 呜呜, 死了, 都死了,师傅你疼疼我, 徒儿没人疼了。”

  她兽般呜咽地哭着, 雪般的脸上挂着两管鼻血, 看上去既滑稽又可怜,做师傅的压根没法狠下心丢着人不管。

  “丰娘!你、你快些回去。”

  韦渊伸手环住徒弟, 将她抱起来,一面去看自己的结发妻子, 她仿佛一尊金尊玉贵的冰冷雕像, 冷淡旁观这场闹剧, “回去什么呀?不过是你的几个徒儿,像你的七郎一样,喝多了也发起酒疯来,至多不过是一些搂搂抱抱的,孩子儿胡闹,随他吧。”

  “你……你糊涂!我是男子,你是女子,我与你怎么能是一样的?”

  韦渊不曾想她是这般轻描淡写,又见二徒弟醉醺醺凑下头来,沉稳儒雅的韦门主也被激得一佛出世二佛升,“二郎到底是个男子,你一介妇人,怎可让他轻易近身?”

  明面上轩然大波,暗地里枝节横生。

  大师兄元怀贞紧紧捏住了二师兄秦棠的靴子,他倚着石凳,眉峰微蹙,面容冷肃,便是鬓发微湿,衣襟凌乱,狼藉得不似平日里资深望重的大师兄,而他气息依旧沉厚绵长,周身横生着拔地倚气贯长虹的势,令人触目惊心,不敢妄动。

  首席发威,可见一斑。

  秦棠无声扬了扬唇,后腿一扬,黑靴犹如潜龙摆尾,斩断深海枷锁。

  大师兄沉着应对,手腕翻转,将人狠狠往后一拖。

  “啪——”

  秦棠俊脸着地,喉咙发出闷哼。

  ‘大师兄你下手可真狠。’

  秦棠将脸贴到另一边,轻轻挑着眉眼,用唇语交流。

  ‘莫非是气我占了你家的师娘的便宜?’

  你家的师娘?

  这话倒是怪。

  难道就不是他的师娘了?

  大师兄正欲开口,耳边响起清脆的笑声,原是六狗儿般爬到琳琅的跟前,拽着她一片衣角,口齿不清地嚷道,“六、六是好六,存了好多、好多银子,娶土地娘娘……嗯,做大娘子,保佑六,地里结好多好多果子。”

  少年醉得腰直不起来,似模似样掏出了一串络子,沉甸甸的,装着成色极好的金元宝。

  师兄弟被澄亮的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他们默默对视一眼。

  原以为老五就是掉进钱眼里的混账了,结果最憨最傻的六儿竟藏了一窝子的宝贝,亏得这子还有脸,成在师兄面前哭穷!

  六的脑袋鸡啄米似磕到琳琅的腿边,明明困得要死,还坚持不懈把他络子里的元宝,一枚枚攥出来,放到琳琅的膝盖上乖巧摆好。

  “一二三四五六七……”

  他挨着个数去。

  “嗯,土地娘娘在上,这是聘礼,六、六要娶——”

  六啪的一声屁股摔地上,摔得皮青脸肿。

  家伙迷瞪坐起来,茫然挠了挠头,奇怪,他跟土地娘娘正拜堂呀,怎么不见人了?

  “娘娘、娘娘快出来……”

  六钻进石桌底下去找他的土地娘娘了。

  大师兄和二师兄默默收回了自己的长腿,再度对视,异常默契松了口气。

  正在哄奚娇娇的韦渊同样缓了口气。

  然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六刚消停了,五又开始胡闹了。

  他是怎么着的呢?

  五师兄先是逮着三师兄亲,被人一脚麻溜踢飞,踢到四师兄的腿边。四师兄半醉半醒,尚存意识,冷不防睁眼一瞧,一个怪物嘟着嘴要吃他,惹得胃里直泛恶心,身体意识先于大脑意识,于是想也不想,把老五再度踹走。

  这人跟皮球似的,咕噜噜滚到白衣师娘的脚边。

  “咦,这靴子鞋头略翘,绣法别致,定是值钱……”

  他嘀嘀咕咕着,又上手去摸琳琅的靴子,一副垂涎欲滴的财迷样子。

  韦渊的额头青筋直跳。

  这什么鸡飞狗跳?

  “五郎!你快松手!”

  头顶突然响起一声厉喝,吓得李千机慌忙抱住了琳琅的腿。

  “这靴子是我先见着的,不成,你们没份,没份儿!”

  正好六弯着腰爬出来,醉眼一横,“你、你谁呀,你见着我土地娘娘了吗?”

  “什么娘娘,你是公公呀?”

  “我不是公公,我、我是六,娶娘娘的好六!”

  两人大眼瞪眼。

  六悄悄伸手,攥住他的衣角,真地问,“你是娘娘吗?”

  “……”

  李千机拍着大腿,嚎了一嗓子,“救命啊,有人抢劫啦!光化日之下强抢民男,还有没有王法了!”他一面嚎啕大哭,一面锲而不舍去拽他看上的靴子。

  琳琅几次甩他,甩不动,后来干脆发狠,一脚踹他胸膛上。

  岂料李千机醉是醉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以掌为刃,一举劈向琳琅的脚腕。

  不好!师娘要伤着了!

  师兄弟一个激灵,慌忙去捞人。

  “师娘心!”

  于是韦渊便见到,他那一个个醉得意识不清的徒弟突然龙精虎猛,一个抓住琳琅的手,一个揽住琳琅的腰,还有两个结结实实压在李千机的身上,做了琳琅的肉垫,半点都没让她伤着。

  除了五六,剩下的全醒着。

  气氛一度变得很尴尬。

  “干什么?酒疯还没耍够?还不放手?”韦渊强忍怒火,他摔下了在他怀中胡搅蛮缠的奚娇娇,一把将琳琅从师兄弟的手中拽回来,强硬道,“你同我回去!”

  “你松开,勒住我了!”

  她使劲拍他的胸膛。

  韦渊面如沉水,突然俯身,捉了她的腰肢,横抱起来。身为斯文儒雅的医家一派,韦渊年少时也是少有的江湖高手,百步穿杨,摘叶射雁,全不在话下,师兄弟的箭法便是他亲手传授的,臂力非比寻常,琳琅轻易挣脱不开。

  “师傅,师娘有些难受,你且先放她——”大师兄蹙眉难安。

  “怀贞,你想什么?”

  韦渊眼神淡漠如水,“师傅八抬大轿、三书六礼迎娶回来的女人,还不允许我抱她一抱?难道还要取得你们这群装醉的弟子认可吗?”

  大师兄低额,“弟子不敢。”

  夫妇俩的身影隐没在夜色之郑

  “师娘……师娘没事吧?”三师兄公良瞻叹了口气,“师傅第一次这样训斥我们。”

  四师兄雷青岭苦笑,“还不是你这个猢狲出的鬼主意,是不好搅和其中,非要让我醉,这下好了,全暴露了,师傅定要狠狠责罚于咱们。”

  三师兄没接他的话茬,他盯着大师兄跟二师兄看,视线意味深长。

  “两位师兄千杯不醉,区区一坛梨花春,又是何故醉酒呢?”

  疾步至内院,韦渊不发一言,一脚踹开了门,穿过层层纱帐。

  他本想将人摔到塌上,抛到半空,不舍得妻子受皮肉之苦,又生生接了她,两人一股脑儿摔在地上。

  琳琅率先爬起来,被男人攥住了脚踝。

  “干什么?”

  她睨过去,室内没有点上灯烛,只有窗开了半扇,映入半瓢月光,案台上压着的纸张被夜风吹得哗哗作响,透出一股油墨的清雅气息。

  “你可当我是你的丈夫?”韦渊低低地问,“你竟由他们那般行事,子虽,可也是年少慕艾的年纪,你怎么能纵容他们胡闹呢?”

  “你宠你的徒弟,我惯我的徒儿,不成?”

  韦渊皱眉,“那怎么能混为一谈呢?你是内帷妇人……”

  “内帷妇人?这么,你是觉着我这妇人不庄重,要同我和离了?”

  “你这是什么话?”韦渊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笼罩了他,他知妻子强势,多是忍让,但有些原则绝不能轻易放纵,“我只是觉得你行为不妥,好教你明白个轻重缓急,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

  “好。”她轻声应答,韦渊来不及松口气,就听见她继续道,“那就和离好了,我不招惹你,我去招惹其他人。”

  她一袭狐裘,清铅素面,仿佛要踏月而行,“韦渊,我也忍你很久了,你当我看不清你那徒儿的狐媚之意?当着我的眼皮子,招惹你,你非不当一回事儿,她孤苦无依,让我忍了又忍。像这般吃酒,她又多少次明着暗着扒着你?”

  韦渊按着发疼的太阳穴,略有不耐烦解释道,“七郎是男儿,你要我几遍?什么狐媚之意,他喊你一声师娘的,你别糟蹋了他!”

  琳琅淡淡瞥他,“若她是个有龙阳之好的呢?”

  “这……不可能。”

  “算了,我累了,不想听你解释,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今晚就拟好和离书,明日等你签字画押,我就离开云鹤山,养我的面首去!”

  哪个男人能容忍妻子嘴边挂上“面首”这两个词?口口声声和离,将他的情意置于何处?

  韦渊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再度燃起,他长手长脚,琳琅被他拧入怀中,吻如雨落。自定儿出生后,他忙于教导,夫妻二人许久不曾独处,这会拥她入怀,竟是万般滋味,如虫蚁蚀骨,一时片刻抽身不得。

  “你发疯了不成,你放开,韦渊!”

  长剑出鞘,银光湛湛。

  “韦门主,请你,尊重你的妻。”

  二师兄秦棠眼底泛着清幽的光。

  “不然,便容她和离,做我大秦元后。”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