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师娘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当琳琅听君晚接了一个超级霸总的剧本, 她二话不丢下肥猫, 踩着高跟扭着细腰去应聘女霸总的妖娆秘书。

  两人在拐角处相逢。

  君晚一身白色宽肩西装,九公分裸色高跟鞋气场全开。她两根手指夹着文件,偏头跟男下属着工作安排,后者一副心悦诚服的仰慕模样, 眼睛里闪着星星。

  他正想对女上司几句含蓄而撩饶赞美之话, 一股香风袭来,不知是哪里来的妖精不知廉耻挂到女上司的腰上,面上露出两个梨涡,甜甜地,“姐姐, 我遵命来泡你了。”

  男下属:“……”

  泡你个锤子啊!

  他欲要痛心疾首训斥这一幕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便见他雷厉风行不苟言笑的女上司坦然托住琳琅的臀,皮笑肉不笑, “谁让你穿这么低领的衣服?除了我你还要勾引谁?嗯?”

  男下属:“……”

  他现在变性还来得及吗?

  男下属捂着胸口踉踉跄跄走远了, 琳琅依然架在她大佬的腰上, 像一只懒洋洋的无尾熊, 甩了甩尾巴, 坏笑道, “这次被全世界攻略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本次世界可以概括为“当全世界来攻略我”,先前那个走远的男下属就是攻略团一员。

  君晚捏了捏鼻梁,“允许你玩, 但别吓坏孩子, 苗子都挺好的。”君晚担任晋级官, 考核中等任务者是否有成为高等任务者的潜力,并为他们制定后续的培训计划,让人尽快能独当一面。

  琳琅打了个响指,不怀好意道,“放心,我给弟弟们加餐!”

  于是魔鬼琳琅全方位无死角给君晚攻略团演绎了一个甜到爆炸的世界甜心,大佬喝茶要坐腿上,大佬穿衣要躲衣服里,大佬打瞌睡要把胳膊送上枕,让他们这些直男看得怪心动的。

  可这娘皮有两副面孔,在君晚面前是“又乖又甜妖精”,在他们面前是“又绿又茶混蛋”,嘿,打报告!

  一轮炮轰下来,攻略团完全干不过琳琅,绝望地想,妈的,他们集体变性去!

  众人下定决心,不约而同买了一张飞往泰国的票。

  然后,祖宗拍拍屁股就走了,把他们心肝脾肺戳个遍。

  大概是琳琅嘚瑟太过,传送台把她传送到一个不太美妙的时间点。

  “你乱想什么?”一道低沉儒雅的男声响起,语气无奈地解释道,“七郎是个男孩儿,跟我睡一床怎么了?他也才十五岁,时不时生病,身子骨弱,做师傅的总不能让他睡地下吧?万一着凉了还不是得你照顾他呀。”

  完,他冲着面前的少年扬扬下巴,又好气又好笑,“孩子,快起来吧,你师娘没那么气。”

  琳琅坐在木椅上,垂着眼皮看人。

  十五岁的少年身量还没完全张开,扎着青色方巾,脸盘一碗,嘴儿也两瓣,心翼翼地,“师娘,我错了,我以后不会跟师傅睡一起了。”

  他瑟缩着肩膀,“因为外头的气实在太冷了,所以我才跟师傅挨一块的,谁知道背着书就困了。”粉团般的脸垮下,颇为惹人怜爱,“师娘,你就饶了七郎这一次吧。”

  少年眼里含着泪光,还有点儿心虚。

  琳琅笑了,“他”的确是该心虚的。

  本次世界的剧情全程高能,一切不合理情节只为啪啪服务。

  如果非要让她概括一下,嗯,那大概是师傅师兄个个都爱我。

  女主奚娇娇是罪臣之后,家族涉嫌造反,九族株连,全家被砍。疼爱她的家人替她寻了一个替死鬼,让奚娇娇得以逃脱生。虽然她是一个不事生产又不懂权谋的娇娇女,但血仇之恨,不共戴,她恨上了自己的国家,并决心要毁掉它。

  女主是怎么干的呢?

  奚娇娇苦苦想了好几,她不会武功,也不会权术,全身上下唯一能称道的,就只有一张脸跟身体了。她原先是想勾引那个冷酷无情的皇帝屠夫,可进宫哪有那么容易?于是奚娇娇将主意打到了皇帝屠夫的姐姐身上。

  长公主巫马琳琅嫁给了阑门的门主,是半个皇室人与半个江湖饶身份。

  阑门传承数朝,超脱于国家之上,每三年广收门徒,传授农桑、经济、医法、兵略等,其经义之精妙,人才之广博,各国趋之若鹜。而想要进入阑门,除了资聪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学生需为男子之身。

  奚娇娇的脑回路十分清奇,她报复不了权柄在握的皇帝屠夫,但她可以报复他在江湖里的姐姐呀!抢走她的男人,哄走她的儿子,让她变身弃妇,好尝一尝她全家被砍的苦!

  女主干就干,褪下女子衣裙,梳上少年发髻,伪装成一个被山贼打劫失去双亲的孤苦少年,化名奚骄,欲到阑门拜师学艺,进一步接触到阑门门主。

  老爷亲闺女的光环那是必须的,女主虽无大智慧,但有聪明,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成功被阑门门主收为关门弟子,又因为前面有了六位师兄,于是她排行老七,称为七郎。

  琳琅看了一眼女主。

  她眼睛有点儿疼。

  女主的男子伪装可谓是相当敷衍,脸没擦黑,白白嫩嫩一张,又矮又,十足的丫头样子,她一眼就能看破她的真实身份。偏偏阑门不收女弟子,全是一群大老爷们,冲着阑门的名声,谁也不会去想,竟然有女子胆大包女扮男装混进来。

  可谁叫女主的光环任性霸道呢?只要女主裹了裹胸,嗓子装粗,行为举止再粗鲁些,其他人准是一齐眼瞎,把她当成哥儿看。然后越看,哎哟,这哥儿脸儿白净的,细腰细腿的,比兔儿爷还要来得娇娇怯怯,怪让人想一口吞了。

  女主奚娇娇成功掰弯了她丈夫她徒弟以及她儿子。

  总之,阑门凡是男性,都逃脱不了女主这朵娇花的毒手,暗恋的,明恋的,一挂接一挂,琳琅数都数不清,实在是叹为观止。

  “这么来,我训斥她,还有错了?”琳琅拧住眉头,“虽你们都是爷们儿,可是呀,七郎,你有没有想过,你睡的地方,是师娘日日安睡的榻呀,你趁我外出,在我的屋,搂着我的男人睡,不觉得羞得慌吗?”

  奚娇娇低着头温顺听训,心里却高忻很。

  年老色衰的老女人,这下你总该着急了吧?平时老是端着一副老虔婆高高在上的面孔教训弟子,严肃古板,又无风情,她稍微做些出格的动作,就得挨板子,新仇旧恨加一起,早就看她不顺眼了。现在难得给老虔婆添添堵,姑娘一时畅快不已。

  她得意的想,皇帝屠夫,你等着吧,迟早让你姐姐变弃妇,哭哭啼啼地回娘家!

  三十好几的老女人,还生过儿子,被阑门门主休弃,回国之后等着她的就是百姓跟朝臣的鄙夷议论!

  韦渊见弟子耷拉着脑袋,全无平日里的活泼娇气,仿佛室内的空气也沉闷不少,他微微心疼,温声恳请,“好啦,都是我这个做师傅的错,不该让他进屋的,你要怪就怪我,跟孩子置气什么?”

  巫马琳琅身为盛朝长公主,十二岁便敢扶持幼弟上位,极其聪明强势。她周游列国之时,遇见当时是阑门弟子的韦渊,君子端方,温润如玉,她迅速展开了追求,很快结为夫妇。巫马琳琅毅然舍弃公主身份,随丈夫入住阑门,并帮他夺得门主之位。

  自此,阑门被管理井井有条,声势大涨。

  阑门的弟子都知道,门主惧内,从不曾纳妾,话也是和和气气的,夫妻俩性格互补,相携多年从未红过脸。

  而奚娇娇,这个在巫马琳琅眼里只会耍聪明又顽劣爱闹的弟子,她入了阑门后就松懈了努力,各门功课的卷子总是交白卷,偏偏师兄们乐意护着她,替她抄功课,替她挑水罚站,更是一次次掩护她逃课上山捉野味。

  按照以往的门规,奚娇娇这种不合格的早就被逐出门墙了。

  就这个问题,巫马琳琅不止一次提醒奚娇娇,她是来学习的,不是来烧烤的,如果她想要彰显个性,没问题,收拾包袱下山就好,阑门的资源不会浪费在一个不求上进的人身上。

  而奚娇娇的人缘好到爆棚,每次巫马琳琅被奚娇娇的不学无术气疯,要撵她下山,师兄们齐齐求情,他们觉得师娘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

  而这,也成了她跟丈夫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开端。

  “我的相公也觉得我是在跟她置气,仗势欺人吗?”琳琅淡淡笑了,不等韦渊安抚,她拂袖起身,扶了扶阑门上下唯有她才能戴的叠翠步摇。

  “行了,我不过是一时匪夷所思,没能接受过来。这阑门是祖师的心血,也是你我的心血,这弟子,便如同定儿一样,是你我的孩子,别是睡我的榻,便是要我这个人这颗心,为了他们的健康成长着想,我也是舍得的。”

  韦渊听着十分古怪,然而他又不能仔细察觉是何处古怪。

  直到隔,他教完书回屋,瞧见帐边多了一双方方正正的男靴。

  “师娘,你、你不要动,弟子自己来……”

  帐内是少年害羞不已的软语哀求。

  ※※※※※※※※※※※※※※※※※※※※

  哎哟,不好意思,这个新世界我是临时起意的,因为之前觉得不带感,就把写好的通通换掉了,所以写到现在,没来得及两更,男朋友明努力早起,绝对补上!!!

  关于昨番外最后一段,有女朋友看得云里雾里的,看来是时候要我出场了(扶扶眼镜)。

  A.瞒过海、重回新生

  琳琅决定给白杨一次机会,于是串通好了,让他自焚假死,逃离世家追捕,重新化名在一起。他这次不叫辜不负,也不叫辜枕月,所以是重获新生。

  B.沧海桑田、所爱非你

  白杨自焚而死,孔雀哥哥上位,所以最后兜兜转转,为琳琅戴皮筋的是别的臭男人。

  C.死前一刻、心潮乍涌

  最后一幕全是白杨死前幻想的,他一身正气地来,一心落寞地死,最后唯一一点温暖,便是有了她的皮筋伴着,这下,即使白骨漏风,在黄泉地狱有了捆绑,也总是不孤单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