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装穷富二代前女友(2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哒哒哒——”

  两只羽冠翠绿体型硕状的雄孔雀拖着颜色艳丽的尾屏, 踩着同款优雅碎步,迅速来到了暴躁孔雀的旁边。它们一左一右,尖嘴噗嗤噗嗤啄着孔雀崽仔的尾巴,发出短促唳剑见对方暴力不配合, 大孔雀们怒了,利嘴径直咬住孔雀长颈的翎毛, 头也不回,把它硬生生拖在地上走。

  陈璐璐见了这一幕很不忍心, 这可是全族最靓的崽啊, 就这样被长辈们按在地上粗暴地摩擦。

  但是,即使如此,崽依然坚贞不屈,眼睛直挺挺盯着琳琅, 直到它被拖进族群里, 一群孔雀浩浩荡荡消失在街角。

  从孔雀袭窗到孔雀消失,整个持续过程不到两分钟, 交通路口的红灯恰好变成绿灯。

  胖哥握着方向盘平稳行驶, 对方才的事表示了极大的困惑与热情, “泥们四不四可以看到孔瘸?”胖哥自从来到度大任教,一头扎进了吃街各种风味的串串中,如无必要,假期绝不离开吃街半步。

  像这种马路上遇见动物园偷跑出来的孔雀族什么的, 孔雀还当众对一个人类女孩开屏表白什么的, 孔雀表白半路还被家长咬颈拖回去什么的……胖哥自己可能没睡醒, 现在还在做梦。

  陈璐璐捂住嘴偷偷笑了。

  琳琅煞有其事回道,“那可不,您知道京城什么地方最多吗?不是寺庙,也不是吃街,而是咱们的动物园。再过不久,咱们就能人手一只孔雀,省了年年换拖把的钱。”

  京城的动物园堪称全国之最,五公里内必有一家,而且每个月仅开放一次。令琳琅玩味的是,这些动物园受到黎家、孔家、辜家三大世家的统一管辖,而唐家、龚家、简家、葛家、羌家五大豪门联结成委员会,行使协助与督查之职。

  这就造成了一种奇异的现象,每次动物园一开放,京城的各个区域便会有各种各类的动物出没。有的是饲养员带头压马路,有的是胆大包直接越狱,越完之后又屁颠屁颠地回动物园里抱饲养员的大腿。

  如此规模的动物出行,交通却从来不乱,只因动物们颇具灵性,鲜少违法。

  胖哥听了心怀向往,“这可真是毛绒控的堂!”他舔着脸,主动对教授,“窝的任期快到了,窝可以再住几年,福利不要紧,给窝一只孔瘸或者滚滚就行,窝会像养女儿一样养它们的。”

  教授笑骂一句,“滚你丫的!想得真美!”

  见胖哥可怜兮兮的模样,琳琅忍俊不禁,“如果您周末有空的话,我可以带您去动物园溜达几圈。”

  胖哥满血复活,嗷嗷叫着要加她微信。

  琳琅摸了摸大衣口袋,歉意道,“我出门可能走得急了,手机忘带了。”

  胖哥一挥手,“回去再加!”

  汽车停在了京城最大的艺术中心“眠”,它通体洁白,三面环湖,外观被设计成了一座巨大的海底沉船,漆成朱红的桅杆宛如利剑耸入云霄。而在沉船四周,是一片无穷碧色,莲花披霜带雪,颇有几分庄严佛性,此景被当地人称为“冬佛陀”。

  以水面为水平分界线,上方为音乐厅、展览馆、博物馆等特色空间,下方则是游客止步的私人古藏领域,只供贵宾参观,不做平日开放。

  画展开在了三楼,相互之间的舱房是互相贯通的,尽头正好连接着开阔的甲板。

  上午十一点,还没到正式开放的时间,参加画展的人们被安排在甲板上休息等候,高脚桌上是任取任吃的松饼、布丁、果酱蛋糕等,弥漫着甜腻的气息。教授不忍心拘着两个年轻活泼的姑娘陪他们一群老头子聊,便让她们去吃点东西,等画展开始再回来也不迟。

  陈璐璐拉着琳琅到了桌前,立马吞了一块苹果馅饼,她满足吧唧着嘴,“琳琅,这个好清甜,又酥又脆,你试试!”

  琳琅的视线扫过了湖中的一片雪白莲花,笑着婉拒,“不了,我早上还饱着呢,消消食先。等画展完了,胖哥绝对会带我们去大吃一顿,现在吃了不划算。”陈璐璐一想这话,有道理,赶紧放下了自己罪恶的双手,比起这些西式甜点,还是热乎乎的麻辣美食更得劲儿!

  为了避免自己馋虫再犯,陈璐璐只好忍痛别开了眼,挽着琳琅的胳膊离开。

  她这一转身,噗通撞上了后来的人。

  “喂!你这人是怎么回事!”

  旁边传来一声怒喝。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

  陈璐璐赶紧道歉。

  然而对方依旧不依不饶,“对不起就完事了吗?你看看你干了什么事,奶油都沾到我家仙女的头发上了,有你这样的吗?眼睛不看路用来当装饰吗?”

  陈璐璐抬头一瞧,果然是沾到头发上了,可就那么拇指大的一点儿,用纸巾擦擦不就得了?然后她再仔细一看,卧槽,冤家路窄啊,这不就是豪车狂男跟他的仙女吗?

  “抱歉,虽然我们不是有意的。”琳琅抽出一张纸巾,温声道,“只怕是你们故意的。我们站在这里也有一阵子了,四周人少又不挤,你们走过来不去旁边,非要挨着我们的后方过去,我们不撞你难道撞空气么?”

  挑染成酒红色头发的少年瞬间炸了,“你话给本少爷放尊重点,不是你们撞过来的,难道还是我的仙女故意碰瓷吗?!你就是嫉妒我们家仙女长得比你好看,所以要弄脏她的裙子是不是?”

  陈璐璐真是醉了,真以为你家的仙女是全宇宙第一,所以是个女的就活该是“嫉妒”她的美貌?

  拜托,句厚脸皮的话,她跟琳琅姐姐从美到大,也是校园公认的美人,而他怀中的仙女,虽然整张脸蛋是很清新脱俗,但从一些眼角、鼻梁、嘴唇等地方认真看还是能看出她的蛛丝马迹,尤其是手上的老化皮肤,跟脸根本不在同一色度。

  连女生的口红色系都傻傻分不清的直男,怎么能指望他认出这是个整容后的仙女?

  陈璐璐觉得爱美的女生整容无可厚非,她要是有钱钱,也想做一点微修把自己整的漂漂亮亮。可是眼前这个“仙女”,不知为何给她一种特别古怪的感觉,仗着整来的漂亮皮囊,让男人为她心甘情愿地出头,自己则是高高在上旁观她们的窘迫。

  ……这种迷之自信是从哪里来的?靠整的很然吗?

  陈璐璐满肚子疑惑,听到琳琅提起一句,“起来,璐璐,你看看她手上的肤色跟划痕,你不觉得这位仙女很像我们认识的一个人吗?”

  “认识的?”

  陈璐璐自然而然浮现了一张黑瘦怯懦的面孔,整个人被雷劈了一下,结结巴巴地,“不会吧,你、你是那个,那个章明珠?”

  “我不是!”

  仙女仿佛被踩着了猫尾巴,突然尖叫打断了她,倒把陈璐璐吓了一大跳。

  一群人面面相觑看过来。

  “你、你认错人了……”

  仙女的声音弱了下来,她低下了头,睫毛挺翘,泪珠子啪嗒砸在高跟鞋的鞋面上。

  陈璐璐的内心是崩溃的。

  咋就哭了呢?她也没什么过分的话啊!

  “怎么回事?你们欺负女孩儿呢?”

  “如若心存善良,请适可而止吧,不要再为难她了。”

  名流绅士们心生怜惜,自发安慰起受了委屈的女孩儿,她就像是湖中种植的莲花一样,纯白无瑕,美丽娇弱,不应该受到任何的非议与责难。

  面对一双双充满谴责意味的眼神,陈璐璐心脏狂跳不已,她拽紧了琳琅的手,既委屈又茫然,谁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局面?

  就在这时,舱门“禁止进入”的生锈铁牌被一双红手套轻巧摘除了。

  “女士们,先生们,人间的朋友,欢迎来到堂画廊。”

  一道低沉微哑的男声突然响起。

  暗红色丝绒西装极其修身,将工作人员的细腰长腿的妖孽特色展现得淋漓尽致。他一米九五的身高几乎傲视群雄,额发上拨,疏疏垂下几缕,一双未经修饰的浓眉长出然杂毛,与宽厚的喉结一样令人着迷。管理人员戴着耳挂式麦克风,不急不缓的语速让声音清晰而具有穿透力。

  在他身后,伫立着一根根精美的柱子,雪白得如同最鲜嫩的上等奶油,不需要灯光,也能折射出澄亮的光。型画作被挂在一根柱子的上方,稍大或者巨型画作放在地上。

  这次的展会是集中的人像展览,一般是全身像、半身像,被描摹者多数神态安详,面目柔顺,令人由内而外感受到一股慈悲与温情。

  因为数量众多,规模宏大,第一时间震撼了观者的视线。见猎心喜的名流绅士顾不得找琳琅的麻烦,一个个赞叹不已。

  有好几个男人对仙女十分感兴趣,纷纷邀请她一起看画。仙女左右为难,咬着唇,眼波粼粼,让他们当场直呼被爱神射中了心脏。最终,他们六男一女相携而去。

  教授在门口招呼着琳琅跟陈璐璐,让她们顺着人流尽快跟上来。

  琳琅刚要踏进门口,手腕被人拉了一下。

  陈璐璐很识趣,“我先跟教授汇合。”完就溜走了。

  “你怎么还是来了?”一身骚包红色西装的辜大才子抓了抓脑袋,弄得酷酷的发型被他挠得乱了,“我不是发信息给你不能来吗?”

  “我手机不见了,没收到。”琳琅道,“再,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就是不能来!”

  “为什么就是不能来?”

  “没有为什么反正你就是不能来!”

  “你凶我?”

  “凶你怎么了?你这么不听话,你信不信……我哭给你看!”

  然后琳琅兴致勃勃等着他哭,还催促道,“哭呀?你怎么不哭?”

  辜大才子双指拉住眼皮,做了一个哭脸。

  随后他拽下了脖子的红绳,中间系着一块掉漆的木牌,琳琅隐约辨认出是一只青黑色的短尾鸟。

  “这什么呀?平时没见你戴过。”

  辜不负难得孩子气嘟囔了一句,“这玩意儿太丑了,戴着有损我大才子的威风。要不是今被迫拉来当牛郎,呸,是牛魔王,为了驱邪,我才戴的。那群啰里啰嗦的长辈还威胁我,如果我不戴这个,就得在脖子挂上一串大蒜珠子,手里捧着装满黑狗血的钵子……你像话吗?”

  便见心爱的女孩点头,“挺像话的,你那么会忽悠人,做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道士绰绰有余。”

  辜大才子胸疼肺疼肾也疼。

  他干脆不废话了,眼疾手快琳琅系上了红绳,还打了个死结。

  “所以……你把这个丑玩意儿拴我脖子上?”

  “我可没用拴这个词。”大才子理直气壮,“不构成人格侮辱,也不犯法的,你不能搞我。”

  琳琅翻了个白眼,伸手要扯开木牌,反被他抓住了手,大掌叠着手,两饶双掌合十。辜大才子的体温一向偏低,即使是在正午十二点的猛烈日光下,他的双手触感宛若冰块,让琳琅不适皱起眉。她要抽回手,可对方抓得更牢。

  他站在光与暗的交界处,身后是洁白如玉的莲花。

  “不管发生什么,答应我,一定一定,不要摘下它。”他凶巴巴地瞪她,“不然我真哭给你看哦,哄不好的那种。”

  琳琅仰头,“你这是为了驱邪的,你给了我,那你呢?”

  大才子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容如同阳光般灿烂,颇为欠揍。

  “我可没你那么弱,我文曲星下凡来着,仙气护体知道吗?”

  琳琅不跟他贫嘴,踏进了百柱伫立的堂画廊。

  “琳琅——”

  后头又喊了一声。

  她回头,对方浓眉大眼的面部轮廓被日光照得模糊了,仿佛一副烤焦的油画,只剩下精致的躯干。

  “对不起……原谅我吧。”

  “你什么?”

  “我——”

  大才子明明耳朵挂着麦,此刻犯了傻,非要双手做成喇叭,放在嘴边,冲着她吼。

  “我,要在这里站很久,我,的腿很不爽。等你出来,我一定,摸到你头秃,抱到你痛哭,亲到你昏迷!!!”

  如果我还有时间的话。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