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45章 装穷富二代前女友(1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塞提一世的怒气未消。

  “你弟弟得对, 你将是埃及的王妃, 以后更要承担王后之责,除了拉美西斯,还有谁敢同你在一起?提雅, 你还年轻, 不要做令自己后悔的事。”

  大祭司眸『色』加深。

  只要她一出来,自己就难逃被追究之责,与法老之间产生不可挽回的信任裂痕——公主年幼, 一定是他引诱的。

  虽然事实也是这样。

  可大祭司不想栽在琳琅的身上。

  他刚要开口转移法老的注意力,那人话了,嗓音疲惫, 全是心灰意冷,“父王, 您不要『逼』我了, 一切是我的错, 与任何人无关。我……我愿去侍奉阿蒙神,终此一生, 不再踏进王宫半步。”

  “求父王成全。”

  她再度将额头伏下,腰间的长发从背脊滑落, 一簇簇蜿蜒在地。

  如同末日下绝望的神灵。

  拉美西斯眼神,蒙上了冰冷的阴翳。

  法老不怒反笑, 双手捏着椅柄,“提雅,我的好女儿, 你竟然学会了威胁父王啊!父王真想知道,是什么魔鬼『迷』了你的心窍啊?”

  “好,父王如你所愿,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埃及的尊贵公主,只是卢克索神庙的一个低级祭司,你除了不能穿戴华服、涂抹香料,你还要对那些比你卑贱的人屈膝行礼。纵然是这样,你还不愿悔改吗?”

  公主再度叩首。

  “多谢……王上。”

  她直起腰身,缓缓摘下了发顶的金莲花冠,一绺墨发孤零零垂到耳际,衬出了几分脆弱。

  拉美西斯按住她的手。

  “王姐。”他抿着唇,“弟弟劝您,您要想清楚才是。”

  他着重咬着“清楚”两字,警告之意十分浓烈。

  “对不起,拉美西斯。”

  她平静看他,黑眸清晰倒映着少年的面容,却没有半分情绪起伏。

  琳琅用这种方式明确告诉他——她对他只有姐弟之情。

  如果不是血缘,她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你该放手了。”

  拉美西斯没动。

  琳琅只好自己掰开了他的手指,少年体温偏高,挨着皮肤的时候仿佛落下了灼热的火星子。

  “别担心,你的王妃一定比姐姐美丽。”

  “最重要的是,她会很爱你。”

  公主殿下一向矜持稳重,无论拉美西斯缠了她多少次,很少自称姐姐。

  这次他如愿听到了这个亲昵的称呼,却是在她残忍拒绝自己之后。

  这算什么?

  打了他一巴掌,再给颗糖安慰弟弟吗?

  拉美西斯神『色』莫测,琳琅没有理会他的内心活动,站起身来离开了法老的宫殿。

  经过大祭司的身边时,她没有回头。

  陌生得像两个世界。

  琳琅被安排着到了卢克索神庙,褪下绚丽腰衣,换上了最素净的白『色』亚麻长袍。高级祭司是认得她的,但在法老的谕旨下,谁也不敢随意接近她,对公主身份讳莫如深。琳琅的身份为低等祭司,只能与一群妙龄少女挤在同一间屋子里。

  即便身处最光明的圣地,依然有罪欲横流。

  在琳琅没来之前,这群少女祭司有一个领头的,个子很高,脸庞稍瘦,微微突出的颧骨昭示着她并不好惹。据她十一岁跟男人跑了,结果男人嫌弃她丑,临时反悔,又将人全须全尾送回了家里,一直没能嫁出去。她破罐子破摔,凭借着家庭的关系进了神庙,由于『性』情刻薄,经常挑同伴的刺,少女们一直很畏惧她。

  女祭司嫉妒一切比她美的人,像琳琅这种的,自然毫不意外成了她最先攻击的目标。

  琳琅不与她周旋,沉默做着自己的事。

  贵为公主,她对祭司的身份却适应良好。

  与男祭司不同,女祭司主要负责神庙的音乐与舞蹈,琳琅是被以严苛着称的大祭司亲自训练的,无论是形体还是仪态,均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女祭司没能找到她的茬,只能将怒火发泄到其他女孩儿的身上。

  后来,女祭司想到了一个十分狠辣的方法。

  怎么个狠毒法呢?

  她先是热情表扬了琳琅的工作,紧接着话风一转,举荐琳琅成为金牛庙的祭司。

  旁听的少女们吓得脸煞白,手指不安搅动着。

  古埃及有金牛崇拜的情结,祭司会将身体上有着特别斑纹的黑牡牛奉为金牛,心饲养四个月后送到金牛庙。然后他们会挑选一些容貌姣好的少女进入庙宇中,作为祭品,与神的化身交欢。

  这其中的祭品人选,神庙也要出一部分的,以求公平。

  高等祭司有拒绝的权力,于是宗教责任自然落在了年轻美貌的低等少女祭司身上。

  负责此事的男祭司并不认识琳琅,相反的,他与女祭司的交情很好,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在侍奉名录中添上了琳琅的名字。

  反正也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新人。

  他没有看低她,而让她履行如此重大的职责,本人应该万分荣幸才是。

  琳琅并未反抗。

  她正好需要一个导/火/索。

  谁想到对手这么给力,直接送她手上了,也不怕被炸得血肉模糊。

  等人群散了,一个少女怯怯走过来。

  她声安慰同伴,“最近很少死人了,你生得这么美丽,神会庇佑你的。”

  琳琅弯了弯眉,眼波流转,“谢谢你。”

  少女红了脸,低头快步走开了。

  金牛庙布置得恢弘大气,随处可见刻画『性』能力的浮雕与彩绘。跟随着祭司,琳琅见到了那一头牛犊,它被养得很好,皮『毛』黝黑发亮,正撒着蹄子跑得欢快。它的快乐情绪感染到了少女们,纷纷『露』出了笑容。

  祭司一眼相中了琳琅,冰冷吩咐道,“你今晚去净湖清洗,明早过来这边。”

  不少人暗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起码不是第一具尸体。

  第二琳琅来了,在祭司的催促下换了一身更为轻盈飘逸的亚麻白袍,边角织着金『色』的百合花。

  “去吧。”

  祭司将她粗鲁推进了一间房,随后退了出去,上了锁。

  房间很大,却没有任何的家具,只在地上铺了层层『毛』毯,花纹繁复,颜『色』极其艳丽,在耀眼日光下浮动着斑斓的光影。

  那头牛犊显然是被人喂了催/情/『药』物,看上去十分狂躁,时不时撅起蹄子,想要发泄出来。然而房间又没有其他东西,它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等闻到了陌生气息,黑牡牛顿了顿,发红的眼珠一下子就锁定了祭品。

  “轰隆隆——”

  它冲着她发狂奔了过去。

  “唰!”

  锋利的雪光掠过,映出了金牛庙祭司惨白又绝望的脸。

  “殿、殿下,饶命啊!”

  黑发少年直接抹了他的脖子。

  伤了他的神,还敢求饶?

  呵,到地狱去跟死神忏悔去吧。

  拉美西斯一路杀戮,直到抵达那个最为神圣的房间。

  “嘭——”

  他用剑砸碎了锁链。

  正好目睹黑牧牛冲向琳琅的一幕。

  弟弟杀红了眼,也不管它是否神的化身,愤怒捅了过去。

  一剑穿喉。

  黑牧牛脖颈喷出大量的血,拉美西斯避之不及,溅了一身腥臭的血水。

  他抹了抹眼皮上的污血,犹不解气,又捅了好几下。

  直到看见一团稀巴烂,他高涨的怒火勉强平息了一些。

  清醒之后,拉美西斯第一时间去搜寻琳琅。

  她呆在原地,愣愣看着人。

  “你……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姐姐真打算要跟一头牛交欢吗?”弟弟最近学会了皮笑肉不笑。

  琳琅存心激怒他,于是皱了皱眉,“拉美西斯,你怎么能侮辱神的化身呢?侍奉金牛是我们的责任。你倒好,还把它弄死了,这下我们如何向神交代?”

  “呵……交代?”

  在心爱的姐姐面前,拉美西斯罕见『露』出了讥讽的冷笑。

  他提着滴血的金剑,步步走近她。

  “真不愧是我埃及的神圣公主,一心一意为神着想,宁愿拒绝爱她至死的弟弟,也要跟一头低贱的牲畜交合,有您这样的忠诚信徒,恐怕神死了也甘愿吧!怎么,姐姐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恼恨吗?难道是弟弟错了?还是您嫌弃弟弟来的太早,打扰了您的兴致——”

  “啪!”

  公主含怒打了他一巴掌。

  弟弟被扇得偏了偏头,细碎的额发遮住了眉眼,半边脸庞微微红肿起来。

  他身形顿了一下,又慢慢转过身来。

  这次他抬起了头,琳琅能清晰看见弟弟脸颊、耳朵以及脖颈上的血,因为是新鲜的,还没有凝固,这些鲜红珠子顺着古铜『色』的皮肤慢慢滑落,拉扯成一条条狰狞的血线,令人触目惊心。

  拉美西斯勾唇笑了笑,仿佛笑容里也染上了血腥的气息。

  “果然是弟弟……对了吗?您没有得到满足,就来我这里发泄?”

  琳琅胸口起伏,再度抬手要教训他。

  “嘭!”

  她后背重重撞击到墙壁上,精细砂石砌成的墙面并不光滑,带着原始的粗糙,颗粒密密麻麻扎进背上,摔得七荤八素的琳琅不禁闷哼一声。

  眼前是模糊的阴影。

  他死死捂住了她的眼,不让自己心软。

  少年的体温滚烫而危险。

  “拉美西斯,你……”她艰难地喘了口气,“你要做什么?”

  “我在做让您快乐的事。”

  尖尖的牙齿啃噬她的耳朵,吞咽口水的声音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脱衣声,不断挑战着敏感的神经。

  “比起蒙昧愚蠢的金牛,我才是真正的阿蒙之子——您最该侍奉的取悦的神,难道不是我吗?”

  琳琅被他堵住了嘴,根本不出话来。

  濒临窒息。

  意识到姐姐的“柔弱”,弟弟心翼翼放轻力度。

  他心亲吻她的额。

  她用脚踹他的命根。

  他心亲吻她的脸。

  她用脚加倍凶狠踹他的命根。

  拉美西斯“……”

  幸亏他身手敏捷。

  姐弟俩僵持了一阵。

  “王姐为什么要拒绝我?您过,我将来会是您的君王,您的一切都该献给我!”

  拉美西斯气喘吁吁,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与血水混合在一起,散发着浓烈又奇异的味道。

  “拉美西斯,你忘了,我出了宫,早已不是你王姐了!”

  琳琅被紧紧蒙着眼,少年掌心的粘稠热气熏得她眼皮湿润,十分不适眨着眼睛。

  一群蝴蝶在手心里招摇『乱』撞。

  她浑然不知这个举动刺激到淋弟的神经末梢,动作愈发蛮横与暴戾。

  “我不管!”他拼命凶她,“我不管您是谁,只要在我埃及的国土上,您就得是我的,就该爱我一人!”

  泰迪还挺理直气壮的。

  拉美西斯将她腰带撕扯了下来。

  琳琅抓着一边不放,又惊又怒,“拉美西斯,你是要当暴君吗?!”

  弟弟神『色』冰冷,手臂力度大得惊人,反而是琳琅被腰带勒得破皮出血。

  他讽刺她,“这不是您想要的吗?我堕落了,姐姐就可以顺利上位,和大祭司永远在一起了!姐姐应该高兴啊!”

  新仇旧恨让拉美西斯的金『色』眼瞳泛起了血丝,愈发通红可怕。

  “啪——”

  他猛地扯掉了宝石腰带,将琳琅的双手禁锢在墙上,不安分的长腿急切想挤进姐姐的双腿之间。

  琳琅死死合拢膝盖,不让他得逞。

  沸腾的血『液』叫嚣着进犯,可他高傲的女王依然矜持,残忍拒绝了外交申请。

  身下又硬又痛,难受得让他想杀人。

  她是想他死在这里吗?

  弟弟烦躁不已抓着头发,第一次当面狂吼她。

  “现在暴君命令您,让我进去!您信不信我会让您哭到腿软!”

  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