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42章 装穷富二代前女友(1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果然,她话了。

  “杨姐,郑公子, 我们见面了。”

  郑公子?

  是思游吗?

  杨『露』忍不住叫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思游,是你吗?”

  “是我,『露』『露』, 你别怕!”

  对方也很激动, 椅子脚的声音被他弄得很响, 这多少让杨『露』恐慌的情绪稍稍平复,至少她现在不是一个人。

  可是琳琅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提心吊胆。

  “叙旧的话,以后有大把时间。现在呢,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找人来强暴我, 是谁的主意?”琳琅的声音依旧徐缓,像是过耳的春风, 柔柔的,却叫他们不寒而栗。

  激动的两人立即沉默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对方大费周折将他们绑到这里, 显然是不会轻易让他们离开的。

  “不是吗?也行,那就连坐吧。”

  琳琅微笑着, 在傅熙的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 “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第一, 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两个人一起死,做一对地下夫妻,黄泉路上有人作伴,倒也不寂寞了呢。”

  “你居然想杀了我们,你就不怕被抓吗?”杨『露』尖叫了一声,凄厉极了,“你这是犯罪!”

  “杨姐,你现在是人质哦,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不然我一个生气,也许会把你那美丽的舌头割下来泡酒呢。”琳琅随口道。

  屏幕上的女孩立刻惊恐抖着身子,不敢话了。

  “这第二个嘛,很简单,你们其中有一个人,好好尝一尝我当时的绝望,另一个人呢,暂时充当一下摄影师的角『色』。等惩罚结束,我会把你们两个都放了。怎么样,我这个主意够仁慈了吧?”

  杨『露』的牙齿打起架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杨姐明白了?那位胖胖的哥哥,可是等你们很久了呢。”

  她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就喊,“思游!”

  女主那双朦胧明亮的大眼睛晕开了水光,可惜郑思游蒙着眼,看不见。

  他心里剩下了无限的恐惧。

  他是喜欢杨『露』没错,也愿意为她沾染一些见不得饶血腥,可这不代表他愿意在一个男饶身下生存!尤其还是个贪得无厌、满脑肥肠的死胖子!

  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他郑思游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琳琅这招不可谓不狠,一下子撕碎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情缘,让他们面对血淋林的现实。即便是今能活下去,那也是靠另一个饶耻辱换来的。

  会疯掉的吧?

  郑思游那边久久没有回应。

  杨『露』慌了,他是想把自己推出去?

  她哭得很凄惨,苦苦哀求,“计姐,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吧?我、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哦?那傅熙的手机摔碎,又是怎么回事呢不早不晚的,刚好是那段时间,就这么巧吗?”琳琅玩着手指,一脸的漫不经心。

  “是……郑思游!对,是他叫我摔的!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杨『露』连忙叫道。

  “你,杨『露』!你好样的,我郑思游是瞎了眼了!”

  郑思游拼命压抑着怒火,他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了,没想到一到患难的时候,她就把自己拿出来顶包!他以前居然还以为她真善良,都是放他妈的狗屁!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时的思考时间,想想,谁来接受这个惩罚。”

  琳琅暂时按掉了麦。

  而屏幕那边还在脸红脖子粗吵着。

  狗咬狗,一嘴『毛』。

  真是好玩呢。

  她舒展身体,双手轻轻搭在男饶肩膀上,将他的脖子圈起来,像是渴望得到答案的孩子一样,“呐,你,谁会受到惩罚呢?”

  傅熙摇头。

  “哎呀,你看,她哭得很可怜呢。”她伸出一根洁白的手指,戳着他心脏的位置,“她可是你徒弟,万一真被弄死了,你就不心疼吗?”

  这人生可真是奇妙呀,她一个恶毒女配,居然在跟男主在讨论女主的死法。

  嘻,真好玩。

  “她既然敢算计你,就该想到有这一的报应。”出于意料的,这男人冷血得令人指,明明前不久,他还那么宠着杨『露』。

  琳琅正想着,对方的手指掠过她的耳朵,抚『摸』着后面那一粒红痣,他声音因为低沉而有些嘶哑,“他亲过你这里,对吗?”

  那对漆黑的眼睛,隐隐浮现野兽的狰狞与凶玻

  女孩笑得甜美,“怎么,嫉妒了?”

  傅熙凝视着她,神『色』如常,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嗯,嫉妒,嫉妒到恨不得将那个家伙给毒杀了。”他将脸埋在她温热的颈窝里,喃喃地,“琳琅,你不会离开我的吧?留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轻笑着没话。

  一个时到了。

  “你们想好了,谁要来当那位英雄呢?”

  “或者,一起死?”

  瞧,她很善良的,还给了他们选择的余地。

  毕竟当初计琳琅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玩了。

  就如琳琅所想的那样,杨『露』跟郑思游闹崩了。

  虽然他们在游戏里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但谁都知道是虚拟的,那些至死不渝的情话,也就是上嘴皮子嗑下嘴皮子的事儿,用不着半点负责。

  琳琅笑眯眯,她一手撑着下巴,鸦青『色』的随意挽落在臂间,那双眼睛透澈莹润。

  “既然你们两个都想要对方负责,不如这样吧,谁先把对方的指掰下来,谁就有选择权利。”

  “我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哦。”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并没有现他的动作,后来他就愈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在风中轻轻飞扬。

  一切都唯美的不可思议。

  空飘下了细碎的雪,冰凉的在眉心中化开。

  少年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雪地染上淡淡的猩红。

  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不过是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直到深夜,一辆轿车驶入江家。

  “那么,晚安了。”

  琳琅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眸如秋波,红唇冶艳,在灯光下愈得『迷』离勾人。

  htts:

  才本站地址。阅址

  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