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41章 装穷富二代前女友(1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莲池边, 神在翩翩起舞。

  殷红珠子在雪白腰窝上微微颤动。

  “嘘, 声点。”

  家伙放轻了脚步,一根手指抵在唇边,示意侍卫们轻手轻脚, 别扰了他姐姐练舞。

  女祭司余光瞥见一群高大彪悍的侍卫委委屈屈猫着粗腰进来, 不禁感到好笑。

  她走上前,向王子殿下行了个庄重的礼。

  拉美西斯浑不在意摆了摆手,悄声地问, “姐姐又在练什么?”

  他见过姐姐跳过数次舞,只是这一支舞陌生得很。

  女祭司笑着回,“是前些日子大祭司专门编曲, 为大殿下新排的祭祀舞,名唤光明。”

  “光明?”

  拉美西斯见人柔弱伏下腰, 黑发缠着双臂, 舍弃己身, 进行一场最凄美的献祭。

  女祭司注意到殿下皱眉的动作,解释道, “这祭祀之舞原本就是为了取悦神而跳,姿态自然要放低一些。”

  “再低, 就怕神受不起了。”

  女祭司惊愕不已。

  琳琅正往后仰着腰,倒立的视线之中多了一道身影。

  七岁男童的黑发刚刚及肩, 发梢懒洋洋打着卷儿,耳朵衔着了一枚青碧『色』的菱形圣甲虫。

  “拉美西斯,你怎么来了?”

  家伙冲着她笑, “父王今日大发善心,允我早些回宫。我想着姐姐,就跑来了。”他手里捏着数枝细梗儿,也不知道是祸害了哪处的花儿,特意摘了一捧,又细心剥了刺儿,回来后迫不及待献给他心爱的姐姐。

  弟弟还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关切道,“王姐快起来,地上凉,别伤了膝盖。”

  女祭司想阻止他,“殿下,这祭祀舞不可中途停止……”

  拉美西斯没有理她,反而歪头看袖手旁观的大祭司,“谁定下的规矩?”

  法老之子一话,众人怎敢有反对的道理,纷纷识趣地低下头。

  琳琅得以解放。

  家伙不由分,将怀里的花儿塞进琳琅的手中,鲜黄的颜『色』分外喜人,“这是在孟斐斯那边摘的,正新鲜着呢,王姐喜欢吗?”

  “你有心了。”

  埃及公主冷淡颔首,稍微拨弄了下花瓣,又递给了随从的女官,态度并不热络。

  拉美西斯早就习惯了她这副态度,也不以为然,转而提起另一件事,“薛琪琪要走了,她想我送送她,王姐,您跟我一起去吧。”

  王姐神『色』惊讶,“为何?”

  他有些不好意思捏了捏耳垂,『露』出怯意,让人不忍拒绝。

  “有王姐在,拉美西斯会更安心。”

  琳琅最终同意了他。

  所以当薛琪琪看见姐弟俩手牵手走来,不禁翻了个白眼。

  她就知道,这个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怂包,什么都听他姐姐的,没有一点儿主见!她现在非常怀疑历史上的拉美西斯二世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怎么跟她想得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有那种威风凛凛的气势啊!

  要是她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姐姐,肯定好好培养他,起码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好欺负,只会躲在姐姐的裙后。

  到这里,薛琪琪就有点幽怨。

  几前,她就有一种感觉,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回到自己原本的地方。薛琪琪毕竟还是有脑子的,如果埃及人见到她凭空消失,万一将她当成妖魔鬼怪怎么办?因此她未雨绸缪,把拉美西斯给她的那一箱黄金珠宝裹着衣服放进了行囊包里,当然,干粮跟水也是不能少的。

  薛琪琪想得很美,等她跟拉美西斯告别后,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待命运大神的召唤。

  除了遇到几个不想见的人,她对这趟穿越之旅非常满意,不仅见识了埃及古国的风情,还得了一箱宝贝。

  稍微遗憾的是,拉美西斯二世太了,人设严重不符合她的剧本,白白浪费了她一颗浪漫少女心。而好不容易对她胃口的大祭司又是个清心寡欲“大和杀,谨慎保持着距离,几次热脸贴冷屁股下来,薛琪琪也学乖了,不再成往神庙跑。

  瞧着那个漂亮鬼紧紧挨着姐姐的腿儿,半步也不想挪开,薛琪琪就恨铁不成钢。

  他就这么相信他的王姐,就不怕对方包藏祸心,要将他取而代之?

  薛琪琪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这样放任不管。

  她临走前要给人提个醒,免得被坑了都不知道。薛琪琪有私心,希望拉美西斯以后长成一代枭雄,就像历史上那个凶威滔、所向披靡的男人。

  于是她跟琳琅商量,能不能让她跟拉美西斯单独待一会?

  琳琅的端庄表情好险没绷住。

  女主不愧是女主,个『性』率真得很,将所有心思都摆在脸上,好像琳琅不同意就是肚鸡肠,故意排挤她。

  她能怎么办呢?

  自然是“大度”让开了一段距离。

  薛琪琪探头看琳琅走远了,赶紧蹲下身,双手抓住拉美西斯的肩膀,摇了两摇,“喂,鬼,我要走了,以后你自己要心点,别傻傻被人骗了还帮别人数钱!”

  黑发男童『迷』茫看她,很“老实”地,“我聪明,不会被骗的。”

  薛琪琪被他一板一眼的回答逗得眉开眼笑。

  只是时间紧急,她也不拐弯抹角了,当即就,“你要注意你那个姐姐,她野心大着呢。”

  虽然没有证据,但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家伙有些不高兴了,反驳,“那是我亲姐姐。”

  言下之意是,他们有着最深厚的血缘羁绊,姐姐又怎么会谋害弟弟?

  薛琪琪气了个倒仰,她想问问琳琅,她究竟给弟弟灌了什么汤,洗脑洗得这么成功,不做传销女头子真是可惜了。

  见人不通了,薛琪琪索『性』换了另一个突破口,“你可别真跟你姐姐举行婚礼,在我们家乡,亲姐弟是不能在一起的,不然生出的孩子是畸形的,你也不想自己未来的孩子是个残疾或是怪物吧?”

  她自顾自劝导着,完全没注意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血腥戾气。

  “还有就是,你还,不着急跟女人,咳,就是那个——”

  薛琪琪脸颊冒出两朵红云,埃及不止是『性』观念开放,人也早熟得很,十二三岁就能交/配了。

  其他的人被落后文明祸害了也就算了,可拉美西斯大帝是她来埃及旅游的最重要原因,也是她穿越时空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缘分是什么?薛琪琪自然舍不得这个嫩得出水的鬼被“辣手摧花”,尤其对象还是一个大他六岁的老女人。

  不知为什么,薛琪琪预感自己会再次回来。

  一想到漂亮鬼早早结婚,或者与其他女人上床,她心里就莫名地闷。

  “好了,你该出发了。”

  拉美西斯径直打断了她。

  “沙漠的夜晚会很冷的。”

  薛琪琪一听,心里涌上暖流,这个死『性』不改的鬼总算有可取之处,起码知道关心她!

  等薛琪琪跟她的侍女朋友们一一告别后,抬头一看,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她背着一个大行囊,拒绝了王室提供的骆驼,一个人十分勇敢地穿过了狩猎场,回到她最初穿越过来的地方。

  走了一段路,薛琪琪汗流浃背。

  箱子里的黄金珠宝都是实打实的,又沉又重,两条背带勒得她肩膀的骨头疼了起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向运气好的薛琪琪遭遇了一窝劫匪。

  生于和平年代的薛琪琪都懵了,只能呆呆看着自己的包裹被劫匪抢了去,其中一人蒙着黑布,尖刀夹在她脖子上。

  “好好好汉,饶命啊啊啊!!!”

  那刀锋透着凉意,仿佛窜进了皮肉里,下一刻就要人头落地。

  薛琪琪再不怕地不怕,这会命被捏在别人手里,由不得她不认怂,想尽一切办法逃生,“那包袱里有黄金,给你,都给你们,求求你放了我!对,对了,我、我是埃及王子的客人,他有很多很多的黄金宝石,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会让他加倍偿还的!不不不,是十倍!”

  劫匪身形高大彪悍,压着一对浓眉,根本不为之所动。

  “主人让我送你一句。”

  “到霖狱,别再多管闲事。”

  劫匪握紧尖刀。

  “滋——”

  一抹鲜血顺着刃口缓慢蜿蜒,凝成了某种奇特的咒语纹路。

  “滴答滴答——”

  石柱壁上凝成水珠,在红褐『色』泥土上溅开了一朵血花。

  送薛琪琪回来的路上,琳琅跟拉美西斯遇到一场罕见的阵雨,不得不在附近的民居暂时避雨。

  屋主是一个高大的方脸男人,刚刚娶妻,带着一个十七岁的弟弟同住。

  见姐弟俩衣装华丽,男人与妻子诚惶诚恐接待了他们。

  “您要不要换一件新的腰衣?”年轻妻子注意到琳琅左肩的水迹,顺着锁骨往下,濡湿了些许。

  要是粗糙的亚麻布料,这点水痕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公主的腰衣是专人绣饰的,轻薄又透气,被雨水一淋,很快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血气方刚的少年看得走神,后来听到嫂嫂的几声咳嗽,方才如梦初醒,冲着琳琅局促笑了笑。

  琳琅也微微一笑示意友好。

  少年心头鹿『乱』撞,赶紧低着头出去了。

  “嘭——”

  外头传来响动。

  原来是少年慌『乱』之下又摔了一跤。

  “让您见笑了,那孩子就是『毛』『毛』躁躁的。”女主人一边捧出新衣,心翼翼地试探,“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耐赫特这般慌张,还以为他对女孩子都是冷着脸不会笑的呢。”

  屋主的财力不差,就是欠缺了一份底蕴,想着跟贵族联姻。

  十七岁的少年生得眉目疏朗,又在军中挂职,前途大好,受到不少贵族姐的青睐,可少年一心一意扑在了功勋上了,从不与她们暧昧。像今这次的失态,真是头一回。女主人见这避雨的女客生得美貌,体态袅娜优雅,不由得动零心思。

  谁知道她的撮合热情燃起没多久,就被琳琅身边的魔头灭得一干二净。

  “姐姐,进屋里换衣服吧,我帮你!”

  侍女正想这是她们的本分,琳琅就被拉美西斯强硬拽了过去。

  手劲可真不。琳琅暗想。

  而女主人懵在原地。

  拉美西斯从内室跑出来,朝着女主人伸出手,一颗雪白虎牙抵着粉嫩的唇,笑得甜蜜极了。

  “我是她的丈夫,换衣这种事就交给我吧。”

  女主人连忙递给他衣服,绝口不提刚才的事。

  本以为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弟,原来是一对夫妻呀!

  拿到了新衣服,拉美西斯又兴冲冲往里边跑,双手举过头顶,像使臣一样呈上贡品。

  王姐似乎有些为难,“这……要我自己换吗?”

  弟弟羞涩地,“我可以帮您的,踩着椅子就够您的身高了。”

  琳琅“……”

  这兔崽子未免太『色』胆包了。

  “转过身去,不许回头。”

  丈夫失望噢了一声,乖乖听话照做。

  窗口嵌着细薄的布,雨里蒙蒙的光透了进来,屋里的人影模模糊糊映在镰黄『色』的墙壁上。

  她脚边慢慢地堆了一些薄纱絮物,层层叠叠的,好似绽开的莲瓣。

  他伸出手指,轻轻触碰着影子的肩膀,那里起伏的弧度光滑圆润。

  肆无忌惮,碰触禁忌。

  “王姐。”

  “怎么了?”

  “我想把见到您笑容的人,剁碎了喂尼罗河的鳄鱼。”

  这样一来,尼罗河母亲收到了足够的祭品,就会庇佑他们的后代健康平安。既消灭列人,又得到了祝福,不是两全其美吗?

  琳琅“……”

  好端赌,这孩子怎么发病了?

  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