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37章 贫穷富二代前女友(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大祭司的表情管理做得相当好, 从头到尾都没有流『露』出丝毫破绽。

  “公主的极有道理。不过臣依然疑『惑』, 在殿下遇害的那一段时间,您究竟消失到哪里了呢?”

  琳琅眯起眼。

  实际上她跟拉美西斯分开之后,的确是“消失”了一段时间, 她寝宫安『插』的耳目众多, 有些事情不方便当面交流,便在外头逗留了一下,谁知道被他抓住了漏洞。

  “那段时间……”

  琳琅在塞提一世的审视眼光下谨慎地, “我自然是同我王弟在一起了。”

  于是事情又牵扯出了另一个男主角。

  拉美西斯是被侍卫抱着过来的,他睡得『迷』『迷』糊糊的,脸晕染红『潮』, 一边的头发软嗒嗒塌了下去,而另一边则是嚣张炸, 看上去有些滑稽。

  家伙『揉』着惺忪睡眼, 稚嫩地问, “父王,发生什么事了?”

  塞提一世正想话, 王姐的手伸了过来,替人梳了梳调皮的发。

  家伙立刻就清醒了, 眼也不眨盯着琳琅近在咫尺的脸。

  “拉美西斯,你可还记得兄长暴毙的那晚上, 你是同姐姐待在一起的?”

  姐姐的指尖微凉,『揉』着头皮的时候非常舒服。

  家伙哼唧起来。

  大祭司意味不明瞥去一眼。

  “那晚上?”

  拉美西斯歪了下脑袋,琥珀『色』的眼眸透出了纯真懵懂的情态。

  “你忘了吗?”琳琅放缓声音, “你的葡萄不心跑出来了,你跟姐姐埋怨它很调皮,姐姐还抱了葡萄,不是吗?”

  家伙瞅了她下,突然笑了,『露』出尖尖的雪白虎牙。

  “姐姐不仅抱了葡萄,还亲了我呢,我最乖啦!”

  琳琅:“……”

  不,姐姐没樱

  由于拉美西斯的横『插』一脚,这场审问风波结束得有些猝不及防。

  塞提一世自然不会同时怀疑他的两个子女,而且他的儿子还不满五岁呢,能撒谎撒得这么自然吗?

  仗着儿子的优势,拉美西斯成功博得了父王的怜惜,允许他今晚跟姐姐同睡——谁能忍心拒绝一个刚刚失去兄长的孩呢?

  家伙拉着琳琅的手雀跃走出了法老的寝宫,将大祭司的目光抛之脑后。

  中途琳琅试图挣开这只紧紧攥住她尾指的手。

  “姐姐,不可以哦。”

  拉美西斯回过头来,笑容璀璨,“灵魂是很值钱的,如果它卖给了魔鬼,却不能得到相应的报酬,你猜会怎么着?”

  琳琅低头瞧他,“你要如何呢,王弟?”

  原来是一条贪得无厌的蛇。

  站在原地的家伙认真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张开手,活泼蹦着腿儿,“抱!我要姐姐抱抱!”

  琳想了想,俯下身抱人起来。

  “唔——”

  还蛮沉的,这子。

  真不愧她给他取的肉球之名。

  拉美西斯双手迅速抱住了她的脖子,脸颊贴着锁骨,像条八爪鱼一样死活扒着她。

  琳琅只能将人抱回自己的寝宫。

  公主寝宫里还住了个贵客,一听主人回来了,屁股一撅,立马嗖嗖嗖奔出去,如同一道鲜红拉风的焰火。

  只是它还没扎进琳琅的怀中,定睛一看,哟,是那个妖精没长眼,霸占了它的专属位置?

  朱鹭发出低沉的叫声,翎『毛』如刺般立了起来,摆明是迎战状态。

  拉美西斯趴在琳琅的肩头,慢吞吞抬起了脑袋。

  而环在他手臂上的黄金蛇也苏醒了,睁开一双血瞳。

  一主一仆用异『色』瞳孔冷漠盯着朱鹭。

  出奇的……凶。

  它居然被娃娃凶了……

  『奶』凶『奶』凶的那种,一看就不好惹。

  比那个老男人还不好惹。

  欺软怕硬的朱鹭没出息咽了咽唾沫,愣是不敢动。

  琳琅也不在意,走到床边,就要将人甩掉。

  拉美西斯的双臂还挂在王姐的脖子上,迫使她维持了弯腰的姿势。

  “你还要如何?”琳琅问他。

  黑发男童的脑袋半放在洁白无瑕的象牙枕上,他身下的艳丽深红的毯子与烛光一映,异常的昏黄华丽,连带着男童的眉眼也泛起了霞光。

  巧得很,他今佩戴的首饰跟琳琅特别像,耳坠都是黄金打造的眼镜蛇,只是琳琅的是冬眠形态,而他这两条却是肆无忌惮吐出了蛇信,血口大张,明显是处于野心勃勃的狩猎状态。

  “姐姐别生气。”他稍稍仰着脖子,“拉美西斯只是想要回自己的东西。姐姐也觉得欠人是不好的,对吗?”

  琳琅瞥他,“那我欠你什么了?”

  家伙弯了弯眼。

  他抽出了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粉嫩柔软的嘴唇,兴冲冲地,“吻!姐姐欠我一个吻唷!价值连城的吻!姐姐可不许赖账!”

  “那不是你自己在父王面前胡的吗?”

  东西狡猾地,“可是姐姐也承认了,不是吗?这是拉美西斯应得的。”

  王姐冷笑。

  “如果我反悔了呢?”

  “唔……这样啊,原来姐姐也喜欢骗孩子呢。”拉美西斯若有所思,“难怪大祭司,女饶话不可信,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虽然大祭司对女人向来不屑一顾,不过他知识渊博,又会预言占卜未来,这话想必也是一定可信度的。

  “大祭司的很对,你该学着点,王弟。”琳琅漫不经心地回,她低镣头,一只手绕过自己的脖子,去解开孩的手指。

  岂料她刚『摸』过去,立马被抓住了,缠成了死结。

  “可是,拉美西斯反倒不那么认为呢——”

  黑发男童的呼吸浅浅起伏,喷洒在琳琅的胸上。

  薄薄的热气吹得她轻盈衣料折了几下,隐约勾勒弧度。

  他的睫『毛』长而弯,低垂下来时,像是羞怯躲了一双琥珀『色』的鹿眼眸,不敢看她。

  “大人要反悔,尽管反悔好了。反正拉神会惩罚他们的噢,吃掉谎者的舌头,挖掉背叛者的心脏。”拉美西斯喉咙轻微咕哝了下,那随意的语气,好像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孩童游戏,没有丝毫的血腥。

  年幼的未来法老又抬起头,冲着琳琅笑,『露』出了标志『性』的虎牙。

  “姐姐跟他们不一样的,对吗?”

  琳琅不置可否,伸手遮住了拉美西斯的眼睛。

  “你该睡了。”

  家伙异常温顺闭上了眼。

  真好。

  梦里的姐姐比往常要温柔多了。

  “喂?鬼,你醒醒!”

  有人使劲摇着他的肩膀。

  “鬼,快醒醒,姐姐有话问你呢,喂,别装睡——”

  琥珀双瞳骤然睁开,冷冷盯着她。

  年轻女孩被吓了一跳,屁股往后摔了下。

  刚才那瞬间,就像是被一头进食巨蟒盯上,她头皮霎时发麻,做出了下意识的避退举动。

  黑发男童站起身来,随手拍了拍头发上的草木碎屑。

  看样子是准备直接就走,并没有拉她起来的意思。

  薛琪琪为之气结,对方的无礼行为冲淡了她的恐惧。

  “鬼,你爸妈就是这样教你对别饶吗?”

  黑发男童脚步顿了顿,“……爸妈?什么东西?”

  “你、你没有爸妈?”薛琪琪愣了愣。

  对方瞥了她眼,转身离开。

  “哎哎哎,等等,鬼,你别走啊!你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还有卢克索神庙怎么走啊?”薛琪琪顾不得屁股的疼痛,连忙追了过去。她明明记得上一刻在卢克索神庙,还被那几个气的阿拉伯男人追着跑,突然摔了一跤,再抬头,眼前就是一片黄沙了。

  她『迷』茫看着四周,愣是吃了一肚子的沙子才反应过来。

  薛琪琪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呢,可是沙漠环境恶劣,不一会儿她就嘴唇干裂,身体的水分大量流失。薛琪琪又是震惊又是恐慌,不敢在烈日下继续暴晒了,跌跌撞撞往一边跑。得亏她运气好,闯进了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洲。

  可这片绿洲太大了,似乎是一片望不到边的丛林。

  她就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根本找不到出去的方向。

  没想到一瞌睡老就送上枕头来,终于让她看见了一个“活物”,薛琪琪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

  然而鬼始终是一言不发,像是懒得搭理她。

  薛琪琪也不气馁,追着他问,“鬼,看你这装扮,应该是本地人吧?你几岁了,我猜猜,八岁吗?对了,你手上这个仿黄金镯是哪里买的?做的真精致!”

  “你为什么不话?难道……你那个,是不行吗?”

  突然间,草丛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

  薛琪琪心道可能是什么动物吧,然而余光一看,竟是一条货真价实的虎纹巨蟒!

  “啊——”

  凄厉的尖叫声划破狩猎场。

  “你、你别过来,我可是会功夫的!”薛琪琪咽了咽口水,心翼翼对着身边的人,“喂,哑巴,等会我一二三,我们就跑,听到了没?”由于紧张,她不自觉揪住了对方的手腕。

  黑发男童阴森森盯着对方的手。

  “松手。”

  “……咦,太好了,原来你不是哑巴啊!”薛琪琪呆了呆,紧接着兴奋大叫,“鬼,原来你会话,你早点嘛,害我浪费那么多口水!对了,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迷』路了,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拜托拜托,姐姐一定会好好答谢你的!”

  她现在又累又饿,双腿基本跟废了一样,只想赶紧回去酒店好好睡上一觉。

  “来了。”鬼冷不防地。

  薛琪琪以为是她的同伴来了,惊喜看过去,结果撞见的是一双幽深的蛇瞳,吓得她当场就晕了过去。

  第二醒来的时候,薛琪琪看着四周陌生的摆设,习惯『性』发呆。

  她难道不是葬身蟒腹了吗?还是这只是一个梦?

  “尊敬的客人,您醒了。”一个白衣侍女进来后,忙不迭对她表示了恭敬之情。

  薛琪琪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摆了摆手,顺带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侍女略带惊叹地开口,“您可真是勇敢,从那么大的一个家伙之下,救出令下。您是我埃及最珍贵的客人,有事您尽管吩咐。”

  薛琪琪刚想解释来龙去脉,她被蛇吓晕过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时被救的主角登场了,她下意识就喊,“鬼——”

  “殿下。”

  侍女们整齐行礼,让薛琪琪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她不可置信看着这个漂亮鬼,难道还是什么国家的王储吗?

  “那个,你好点了吗?”

  漂亮鬼睁着一双金『色』眼眸,彬彬有礼得很,一点也不像是之前那个冷漠疏离的样子。

  薛琪琪心道,也许是因为有了一次“革命友谊”,所以这鬼对她另眼相看了?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变?

  “我、我没事。”她有些局促。

  “怎么可能没事呢?”鬼愧疚地,“你晕过去之前,突然像变了一个人,用石头砸死了巨蟒,手心都划破了。”

  薛琪琪被他得一愣一愣的,翻开手掌看看,还真是,难怪她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疼。

  但她真的怕蛇啊,那种情况之下还能弄死它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薛琪琪的脑袋『乱』得跟浆糊似的,但是一抬头,看见那鬼『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薛琪琪下意识就顺着他的话,“没事,我身体很强壮的,只是破皮,用不着担心!”

  “真的吗?”

  “真的,不信你看!”她像女汉子一样撸起长袖,『露』出手臂的皮肤。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虎牙微翘。

  薛琪琪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爱了,可能之前是怕生,所以才对她如此冷漠吧。她不禁『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让你担心了。”

  黑发男童笑眯眯地,“既然你没事了,等会我王姐过来的时候,你要照实哦。”

  “王姐?你姐姐吗?等等,我要、什么啊?”

  薛琪琪还没捋顺的脑袋再度打了个结。

  然而事情不给她反应的时间,随着侍女的禀报,一道窈窕的身影步入室内。

  “王姐!”

  那个漂亮鬼眼睛仿佛放着光,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头扎进了那细腰,浑身上下透『露』出要亲亲抱抱的气息,黏黏糊糊的劲儿让女官都不住咳嗽了一下,希望王子注意举止行为。

  少女扶住淋弟的额头,冲着她颔首,“多谢你救了拉美西斯。”

  咦,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薛琪琪『迷』糊地想,是哪里听过呢?

  但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琳琅夺走了,身处炙热沙漠,公主的肌肤堪比最通透雪亮的羊脂玉,薛琪琪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难堪咬了咬唇。

  琳琅反而有些兴味打量着第一次穿越的女主,十七八岁的年纪,留着一头齐肩发,青春飞扬就是她最好的个人特『色』。在剧情里,她跟七岁的男主一见面就结下了深厚的缘分,难不成就是这次的“美人救英雄”?她倒是看了女主,个子,还能徒手砸蛇。

  埃及公主客套了几句后离开,尾巴自然是要跟着她的。

  薛琪琪觉得这对姐弟相处很奇怪。

  七岁的弟弟居然会这么粘人。

  “拉美西斯,你为何紧牵我手?”姐姐蹙眉低头。

  “姐……王姐,我害怕。”弟弟怯怯地,脑袋贴着她的腰。

  “害怕什么?”

  “蛇啊,大蛇,它冲过来的时候我差点晕了!”

  “那是你胆儿。”

  “拉美西斯也不想的。”男童呜咽了声。

  “王姐,拉美西斯今晚能跟您睡吗?”他又可怜巴巴祈求。

  “王姐,求您了,我、我不占地方的,就您搁脚的那一块都行!”

  薛琪琪心头怪异更甚。

  两人走远了,对话渐渐听不清了,薛琪琪也不知道那位“王姐”如何应答。

  她不禁嘀咕几句,“看上去不像姐弟,反像是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

  实在是太奇怪了。

  一旁的侍女正在摆上菜肴,听见她的话,与有荣焉地,“明日就是殿下七岁生日宴了,大殿下也已经十四岁了,听王上有意在大殿下十五岁生辰为他们举行婚礼,到时候底比斯城绝对会很热闹的,尊敬的客人,这是千载难逢的盛日,您一定要来瞧瞧。”

  薛琪琪愕然,“十五岁就举行婚礼?这不是非法童婚吗?等等——”

  她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不是姐弟吗?这是德国骨科吧?这太他妈『乱』来了吧!”

  侍女『摸』不着头脑,“什么骨科?您究竟在什么?”

  薛琪琪不住踱步。

  “那个鬼这么,姐姐竟然也下得了手,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当一回正义的姐姐,拯救蒙昧的羔羊于水火之中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