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36章 装穷富二代前女友(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大殿下, 您不要太伤心了。”随行祭司声劝慰, “您这样会伤了喉咙的。”

  素来钟爱红衣的公主换了身颜『色』极淡的蓝『色』腰衣,手捧着数枝雪白莲花,站在冥王奥西里斯的往生之舟上, 为她的早逝兄长送校

  周围是一片凄厉的哭嚎声, 女官与她的交谈低不可闻,只有最近的人能听得清楚。

  赛提一世陷入痛失长子的悲伤中,神情恍惚看着尼罗河水, 并未在意这段『插』曲。

  不远处就是尼罗河西岸,整个埃及日落的地方。

  琳琅没有回答随行祭司的话,她依旧低垂着脖颈, 目光呆滞,宛如一尊精致的埃及少女神像。

  忽然间, 她垂落在身侧的左手被人轻轻捧住了。

  神像少女僵硬转动了那一双黑夜般的眼珠, 视线慢慢落到这个打扰她沉眠的闯入者身上。

  乌黑微卷的秀发贴在男童的粉颊旁, 怯怯地『露』出了两只尖薄发红的耳朵。家伙的个头还不到琳琅的腰,仗着这层优势, 身子一斜,娇娇软软挨着她的腿儿。

  琳琅:“……”

  如果不是旁边有人, 她觉得这个东西会直接抱她的大腿。

  家伙看上去有些紧张,攥着她的手指也微微用力, 然琥珀瞳眨也不眨盯着前头的父王看,生怕父王转过头来看见这一幕。

  他的手软乎乎的,黏糊糊的, 不一会儿渗出细汗来,如同融化的。

  琳琅看了看对方的乌黑发旋,再下一点就是粉白的鼻梁跟嘴儿,这个角度让家伙显得特别的乖巧。

  也特别的然无公害。

  她收回目光,同时收回了自己的手。

  拉美西斯的手臂僵住一瞬,又缓缓松开了手指。

  目睹这一切的祭司紧紧闭起了嘴巴,心里头对殿下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悯。

  要殿下的确是可怜,三岁的时候前王后离开了,而父亲又钟爱长子与长女,对次子难免疏忽几分。如今兄长走了,长姐还沉浸在哀伤之中,自然顾不上弟弟的孤独情绪了。

  祭司颇为同情看了看殿下,却见黑发男童一言不发,同他的父王一样,安静注视着船头翻涌的尼罗河水。

  泛滥期的河水是红的,尤其是九月,红得最离奇,宛若鲜血。

  金『色』眼瞳里映着汹涌的血河,祭司莫名有些发冷,他赶紧低下头,不敢再胡思『乱』想。

  当送葬队伍从西岸返回底比斯王宫,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大殿下,王上要召见您。”

  王宫侍女弯着腰,恭敬传达法老的诏令。

  琳琅执着象牙梳,又慢条斯理梳了几下。

  “知道了,稍后就到。”

  一群白衣侍女慢慢退了出去。

  “都这个时候了,大殿下又累了一,王上怎么会让您出门呢?”侍女表『露』她的疑『惑』,“会不会是弄错了?”

  虽是这样,侍女们没有半分迟疑,双手灵巧给公主迅速冠上了宝石发饰,并打理见客的外出妆容。

  琳琅拨弄了下垂在眉心的一枚蓝宝石。

  “去了就知道了。”

  见大殿下如此镇定,侍女们一颗七上八下的心也被安抚了,专心替琳琅穿戴,最后披上了一件白『色』羊『毛』斗篷。

  一群人簇拥着公主,浩浩『荡』『荡』往法老的寝宫走去。

  令侍女们讶异的是,法老的身边还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只见那人手腕微曲,半捧披肩,周身萦绕着似有若无的淡漠气息,隔离一切纷扰。

  神圣祭司身份特殊,她们只匆匆扫了一遍,不能多看。

  法老思念长子,在祭祀期间,寝宫里通通换上了纯净的白莲花,到处弥漫着一种肃穆的气氛。

  “提雅,过来,坐父王这里。”

  塞提一世冲她招了招手。

  琳琅顺从照做。

  她旁边就是大祭司,冷漠低眉,不发一声。

  “提雅,你跟摩斯一样,都是父王的好孩子。”塞提一世叹息一声,“好孩子是不会做出欺瞒父亲的事,对吗?”

  琳琅低声道,“父王可是听见了什么?”

  男人厚实的大掌抚着女儿细软的头发,又慢慢停留在她的肩上,重如铅块,压迫感扑面而来,“有人,你兄长暴毙的当晚,你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

  公主垂下眼,“我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个,但我确实是跟兄长见面了。”

  塞提一世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出来了。

  “……所以呢?”公主仰着脸,眸光带着十一岁少女的纯真。也许是今哭得厉害,她双眼稍稍有些红肿,妆容遮掩了一些,但眼珠里的血丝却骗不了人,“父王是想,是我害死了哥哥吗?”

  法老微微犹豫,兄妹俩的感情有目共睹,谁也不能否认。

  “那可是我的亲兄长,我爱他敬他还来不及,又怎会下如此狠手?”琳琅的音调稍稍尖锐,“哥哥还,十五岁就娶我,我那么日夜期盼着快快长大,可哥哥,他食言了!”她难受地呜咽起来,胸脯随着细细的气儿柔弱起伏着,颇为惹人怜爱。“现在,哥哥连我受不受欺负,都不会管我了。”

  塞提一世原本就宠她,这会看人哭得这么可怜,想要追责的心思不知不觉就淡了,连忙抚着宝贝心肝的后背。

  “好了,快别哭了,你是我埃及的公主,谁敢欺负你?”

  女儿如同兽般蜷缩在父亲的怀里,半晌稳定了情绪,才开口,“父王,我不知道您是如何得知我同哥哥的见面之事,但是,您为何这般肯定,是我杀了哥哥?”

  塞提一世看向年轻的大祭司。

  对方以手抚胸,条理分明地,“承蒙神的开导,瑟娜王后回心转意,愿做我们真相指引人。”

  “据王后口述,您当晚夜潜王后寝宫,发现摩斯殿下与瑟娜王后共处一室。由于此事,您与摩斯殿下发生了首次口角以及肢体冲突。摩斯殿下挽留无果后,您带人离开王后寝宫,并消失了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摩斯殿下的尸体被侍从们发现,他暴毙在离您寝宫内庭院不远的树丛里。”

  “当时摩斯殿下身上并无任何外伤,而嘴唇泛黑,疑似中毒。”

  琳琅坐直了身体。

  “大祭司的意思是,这个凶手有些愚蠢,挑了一个离她最近的地方动手,然后让人合理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大殿下,您先别急,臣还未完。”

  大祭司波澜不惊,“在摩斯殿下死前,他身旁并无任何侍从,这也方便了凶手作案。”

  殿上一片鸦雀无声,大祭司冷淡疏离的嗓音如同寒冰寸寸碎裂,仿佛魔鬼的深渊就踩在脚下。

  王室成员有自己的护卫队,只听从主饶调遣。作为未来法老,摩斯的安全更是重中之重,没有特殊命令,护卫队是不会让主人离开自己视线半步。

  除非是主人亲自吩咐他们。

  “摩斯殿下护卫队的队长,殿下接到了一只飞鸽的传信,看了之后,就让他们走远了。”大祭司叹息一声,“可惜,凶手作案手法熟练,那只飞鸽与信条早就被销毁了,不然真相会更加明确。”他话音一转,“在这么短的时间,大殿下觉得凶手又是如何在不惊动护卫队的情况下,处理那飞鸽与信条的呢?”

  琳琅默不作声听完了。

  这大祭司是打算将她坑到底啊,一点都不顾念这些日子以来培养出的“师生情”了。

  涉世未深的女孩儿,难逃被大祭司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命运。

  这个男人面容年轻,可是手段老练,对人心的把控堪称是炉火炖青。在审问“罪犯”时,既不会显得咄咄『逼』人,以致于失去公正,可他总是在关键的地方,在不动声『色』之间,层层加重她的嫌疑。而且神官大人一身白袍,身姿修长挺拔,自带一股拯救下苍生的悲悯气息,匍匐在他脚下的信徒又怎么会怀疑他话中的真假呢?

  塞提一世稍『露』心软的表情又逐渐变得冷硬起来。

  而琳琅并不慌『乱』,只道,“大祭司的这一番推测,都是建立在瑟娜王后的证词之上,对吗?”

  大祭司看她。

  古埃及公主轻轻靠着高**老的宽阔胸膛,乌发如绸缎般秀丽,在昏黄烛火下铺上细腻的微光,柔嫩洁净的耳垂缀着一轮黄金太阳圆盘,而圆盘下面嵌了一条卷曲的眼镜蛇,随着她呼吸微微晃『荡』着,像是虔诚亲吻着神的脸颊。

  这画面其实颇为怪异,毕竟上一个这样坐在法老身边的人,是新王后。

  纵然是这样,新王后的夺目美貌也被法老的强大气场所震住,光彩暗淡了不少,让人很轻易就想到了附属、附庸等词。

  而这位公主却不然,她总能轻而易举捕捉他饶眼光。

  这种气质有时候无关美貌。

  “虽然本公主不知道,您是如何让瑟娜王后开口的,自然,这也不重要。”青黛『色』的眼影让公主的眉眼愈发昳丽美艳,她仰着脸,对塞提一世,“父王,您宁愿相信魔鬼附身的瑟娜王后,也不愿相信长久伴您左右的女儿了吗?我诞生于尼罗河母亲的怀中,终生是埃及的子民,又怎会做出背叛埃及、背叛您、背叛兄长的事呢?”

  “这……”

  塞提一世迟疑起来。

  刚才大祭司审问新王后的时候,他也在场。

  毕竟同床共枕近一年,新王后有没有谎,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而且,父王,您不觉得此事很蹊跷吗?”

  琳琅继续,“瑟娜王后失去了您的欢心,转头就『迷』『惑』了哥哥,手段十分撩。可哥哥是什么人?他以后可是要接任您的位置呀,是未来至高无上的埃及法老呀!瑟娜王后真的仅仅是耐不住寂寞吗?”

  大祭司眉梢微动,年少聪慧的公主正在一步步挑战法老对“入侵者”的敏感神经。

  “她来自于我们无法想象的异世界,又费尽心思做了您的王后,还引诱我年轻的兄长,不定是想要借我王室之手,做帝国背后『操』控的女人,最终……统治上下埃及,让我们守护千年的国土,做了他饶囊中之物。这些外来者,生没有信仰之心,她们不信神,自然不怕神的怒火,况且埃及又不是她们的文明,便是灭绝了也没什么关系吧。”

  女主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吗?

  当然,新王后是没有这个胆子,琳琅没打算放过她,原本是由着人自生自灭,这会儿还学不乖,往她头上泼脏水。

  她可是没有多少耐心的狠心女人呢。

  “她敢!”法老勃然大怒,他可以容忍女饶出轨,却不能纵容女人将主意打到埃及以及他的子民身上。

  琳琅假惺惺劝了会儿,看法老情绪稳定了,又煽风点火,“但女儿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也许是另有幕后之人,知道我、哥哥与瑟娜王后的纠缠,故意做了这样一个局,好混淆视线。不然王宫里的猫儿怎么会一夜之间全死了呢?”

  公主似笑非笑看向大祭司,“不定是这猫儿撞破了某些饶行凶之事,幸亏机灵,当场逃走了。而幕后之人心里惧怕神的责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毒死了所有的猫,好让它们无法向神述行凶者的罪名,让真相不见日。”

  塞提一世是真正的信神之人,听闻这话,神『色』瞬间凛然。

  “父王,依女儿看,这黑手呀,定是我埃及之人,身份不低,能在王宫自由走动。从毒害猫这一点来看,也许对方是一个十分懂神的人呢。”

  琳琅眼波流转,“我的可对,大祭司?”

  大祭司漆黑凤眸一片寂然,看不出丝毫情绪,额心的青金石菱形吊坠透着幽幽的微光,彰显不可逾越的严谨与规矩。他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第一先知,也是埃及君王身后的第一道影子,同时拥有神的桂冠与司法的利剑,不容得任何的轻视与进犯。

  不知为什么,她越看这个男人越可口了。

  最适合当她的下酒菜了。

  不是谁都能反咬她一口的。

  大祭司心里轻叹,失算了。

  那个麻烦鬼总将他的神挂在嘴边,以致于他不知不觉中,将琳琅跟那些愚蠢而空有美貌的神灵挂钩,而忘了算计猎物反颇步骤。

  只是比起温顺待宰的羔羊,神灵的垂死挣扎倒是意外的有趣。

  大祭司漫不经心掠过公主的雪白脚踝,纤细得还不足他手掌的三分之一。

  太过顺利的任务,总是让人提不起兴趣呢。

  希望这位拥有美貌原罪的“神”……

  大祭司懒懒垂眸。

  在这场掠夺、血腥、肮脏的权力游戏里,活得再久一点吧。

  他的胜利收藏品多不胜数。

  唯独缺了一双美丽的、智慧的、染血的神灵眼睛。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