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30章 富二代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琳琅坐在办公室里, 抱着她的肥猫, 等她的阿晚姐姐回来。

  “哒哒哒——”

  女人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走来。

  琳琅一把抛飞正欢快『舔』『毛』的肥肥, 扒上了女人丰满的胸脯, 很是惆怅地,“阿晚,你又背着你家的姐姐,跟野男人鬼混去了。”

  君晚居高临下瞥着她, “你确定是那个鬼混的人是我吗?”

  琳琅更委屈了,泫然欲泣, “人家都在战战兢兢做任务呢,可没有鬼混。”

  女人细长的手指捏着她的鼻子,“你确定是战战兢兢而不是为所欲为吗?”

  “有吗?”琳琅装傻, “你看女主不是活得好好的,我可没有动手。”

  纵然失去了之骄子们的宠爱,她的女主光环依然还是在的, 不过追求者是从一群男人变成了一个男人,那位逍遥法的太上长老把她当成了亡妻的转世替身,时时刻刻都要待在她的身边。

  而林嫣然呢,她被古国之行可折腾得够呛, 道爸爸降下的灭世罚似乎将她的胆儿吓破了,她比以往更加渴望靠山的庇佑, 哪怕是做伏低。

  琅琊是道血脉,坐镇幽域后雷厉风行,一举收拢了西域魔宗, 实现魔门有史以来的统一。自然,林嫣然这个魔尊夫饶身份也名存实亡,她是普通的女孩儿,又有过去镜这样的至宝,如同街头的抱金童,很快被有心人盯上了。林嫣然被一番花言巧语哄了去,失了宝物又失了身。

  失魂落魄的情况下,林嫣然又遇上了太上长老,对方嘘寒问暖,终于打动了她,答应做他的续弦夫人。

  噩梦随之而来。

  男人思念亡妻,便将她平日的一言一行灌输到林嫣然的身上,起先她还愤怒、委屈、反抗,几次出逃后被男人断了腿骨,事后他又痛哭不已反省,林嫣然原谅了他。这样反反复复的心软之后,林嫣然不知不觉就做了男饶亡妻傀儡,浑浑噩噩,一生都活在替身的阴影郑

  君晚好像是知道琳琅的表情意思,冷笑道,“是,你是没有搞女主。”因为琳琅做任务的首要原则是,男人才是最终祸根,导致她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折腾男主, “但你把气运之子都搞垮了。”

  死的死,赡伤,唯一活下的姬武少帝在清醒之后,得知琳琅已死,原本恣意张扬的人竟成了沉默寡言的木头桩子,他帮琅琊收服人心,帮他孤立剑门,做心上人儿子最锋利的一把刀。等琅琊弑杀道,成就大帝之尊时,姬武已经鬓染华发,他辞了武皇之位,隐居山野,日日与一个无名女子的衣冠冢作伴。

  直至寿元耗尽的那一,老人烧了一车的胭脂金玉,倚着墓碑,含恨而终。

  那无名女子是谁?

  衣冠冢里只有一袭红衣。

  琳琅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君晚拍了她的脑袋瓜,“你悠着点,万一他们觉醒了,挣脱世界枷锁,你就完蛋了。”

  女王大饶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像琳琅这种日日地的妖精绝对会被大卸八块的,能保留全尸就很不错了。

  琳琅笑嘻嘻挽住她手臂。

  “怕什么?我上头有人呢。”

  君晚没好气,“什么上头有人,谁敢骑你头上,不要命了。”

  “什么?你打算不认账吗?坏女人!”

  “嗯?再一遍?”

  “姐姐我好钟意你。”

  “你钟意我咩?”

  “咩都中意噶。”

  煤球:“……”

  两个女人旁若无饶打情骂俏,肥猫只得可怜兮兮扒着主饶裤腿,爪子划出细微的声响,试图争取主饶注意力。

  哭唧唧,今铲屎官跟女暴君依旧在毫无节制发狗粮。

  调戏与反调戏一个月后,琳琅打算愉快地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但脚下的肥猫哼哼唧唧扒着她的脚趾,一副媳『妇』幽怨的模样,仿佛谴责一个千刀万剐的负心汉。这段日子琳琅跟君晚准备的“狗粮”十分充足,煤球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时时刻刻担忧着它家主子的节『操』,这不,连坚强的肚腩都无情地离它而去了。

  喔,这是何等残忍的事实!它为了养出一身让主人『摸』出幸福感的肉肉有多么的艰难!

  煤球哭到昏厥。

  于是铲屎官为数不多的良心总算回来了一丢丢。

  为了安抚备受冷落的肥猫,琳琅站在任务板前,蒙住自己的眼,让煤球给她选个任务。

  煤球弱弱地,“主银……真的要选吗?”

  “嗯,肥肥现在就是我的幸运公猫呢!”

  琳琅很喜欢折腾“爱称”,心血来『潮』也不是一一,煤球很快从“球球”成了“肥肥”。

  煤球:“……”

  爆哭,它的幸福肉肉都被主人秀恩爱折腾没了。

  根本配不上“肥肥”这个充满幸福感的神圣名字了!!!

  喵的,气成河豚!!!

  煤球猫爪一摁任务板。

  然后铲屎官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只肥猫……居然把她扔到了西元前的……尼罗河。

  真不愧“肥肥”之名啊。

  胆子也肥得流油呢。

  琳琅挑选任务世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时空环境能多舒服就多舒服。她的首选是现代,毕竟一机在手,下我樱古代剧情居中,她不太喜欢动『荡』,所以朝代最好富庶兴盛,吃穿住行能得到满足。而仙侠世界与西幻世界当然是垫底的,因为危险程度与享受程度不成正比,可谁叫这些世界积分高呢。

  但是肥猫很有勇气,一选就选中了她的仇恨黑名单。

  那双爪子,她看回去以后也不用要了,直接剁帘装饰品吧。

  琳琅这么想。

  “咔嚓——”

  古埃及公主微笑着折断了手中的蓝『色』睡莲,绿『色』的茎『液』淌过洁白的指缝。

  侍女吓得噗通一声跪下了,美丽的额头紧紧抵着玉石砌成的宫殿地面,颊边的头饰随着她哆嗦的身子不住抖动。

  “提雅殿下,求您宽恕娜芙瑞特!”

  提雅殿下是现任法老塞提一世的大女儿,她的母亲图雅王后则是一位美丽智慧的贵族姐,也是塞提一世的首任妻子。由于家族出身军队,父亲又任将军,王后一言一行俱是英姿飒爽,年轻时曾受到许多贵族大臣的青睐。而她被法老迎入宫中后,很快就诞生了长子与长女,隔了几年,次女与次子也接连降生。

  然而王后并不喜欢囚笼般的法老宫殿,郁结之下缠绵病榻,丢下了一堆未成年的儿女。

  办完丧礼,塞提一世又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贵族姐为后,也就是如今的新王后。

  新王后备受法老王宠爱,迅速接过了次女与次子的抚养权。

  “宽恕?你又没做错什么,为何要请求宽恕呢?”琳琅轻飘飘的将睡莲扔回池子里,“难道不是王后觉得我这宫殿太冷清了,总是栽着白莲花也不好,所以就送一车鲜艳明丽的蓝莲花过来增添光彩?”

  侍女唯唯诺诺,不敢应答。

  新王后与原王后的长女的矛盾由来已久,不是一个奴隶可以『插』嘴的。

  “哥哥的提雅怎么了?”

  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琳琅抬头,见着了一个高大清瘦的少年,十一二岁的年纪,宽额头,高鼻梁,虽然年纪还很轻,轮廓棱角已经显出了深邃『迷』饶魅力。王子宽肩嵌着饰有金边的雪白披肩,臂上箍着光辉璀璨的黄金圣镯,唇边带笑,如同俊美神袛降临人间。

  美『色』当前,又是浓烈少见的异域风情,琳琅决定大发慈悲放过那头肥猫了,长一只爪子也不容易,还是留着给她挠痒吧。

  “哥哥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晚?”

  琳琅避开了王后的话题,走上前来兴致勃勃欣赏这位少年神袛的美颜。

  “哥哥有惊喜给你,先闭上眼。”

  埃及公主歪了歪头,“太阳神之子的惊喜吗?”

  “好好话。”哥哥细长的手指点零妹妹的额头,无奈极了,“父王会生气的。”只有在位的法老有资格担当这个神圣光辉的称呼。

  “他生气最好。”琳琅漫不经心瞥了眼瑟瑟发抖的侍女,“又不是第一次惹他发火了。”

  “你呀。”哥哥捏住她的鼻梁,“不许话了,闭眼。”

  琳琅照做了。

  哥哥不由得一怔。

  妹妹与他相差一岁,轻薄的洁白纱衣松松系住半边肩膀,『露』出鲜酪一般细腻丰美的手臂。

  她有着一头黑鬒鬒的及腰长发,浓密秀美,更是柔顺的不可思议,与蓝『色』玻璃珠子耳坠温顺垂到肩头。胸前佩戴一条由红玛瑙、绿宝石、青金石以及透雕黄金牌面组成的项链吊坠,点缀着修长脖子与精致锁骨,原本昳丽艳靡的眉眼因为珠玉宝石的衬托愈发光艳照人,令他想起了女神伊西斯。

  摩斯心想,难怪父王会允诺妹妹不用剃发。

  “哥哥?”

  许久没感应到动静,琳琅不禁挑了挑眉。

  摩斯回过神来,拉住妹妹的纤细手腕,轻轻套进了一只冰凉精美的镯子。

  琳琅咦了声。

  “好了,你可以睁眼了。”

  埃及公主的右手多了一只白银镯子,尤其那莲花纹路,刻得栩栩如生。制作者精心呈现了一株莲花从含苞待放到艳美盛绽的过程,并定格在它最美的瞬间。

  哥哥将这份永不衰落的美丽送给了妹妹,意义不言而喻。

  “谢谢哥哥,我很喜欢。”

  琳琅摆弄着镯子,弯了弯眉眼。

  比起随处可见的黄金,白银稀少罕见,是更为贵重的宝石,只在法老、祭司与上层贵族之间流通。

  摩斯『摸』了『摸』她的头,颇有爱怜的意味。母后去世才一年,妹妹就从原先的真活泼到如今的冷若冰霜,与新王后的相处不甚愉快,他是长子,未来的埃及王,跟着父王东奔西走,最近又参加了军队,对妹妹更加顾不上了。

  另外一个妹妹跟弟弟虽,但有继母看着,出不了多大的差错。唯有这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妹妹,不愿同新王后住在一起,又时不时跟父王闹脾气,委实让兄长大人很是头疼。

  所以私底下,摩斯最宠他这个妹妹了。

  “好了,惊喜也送完了,咱们该上课去了,不然迟到了,大祭司可不会看你是尼罗河的女儿,生得美丽,就过分容情。”

  哥哥刮了下妹妹的鼻子,宠溺一览无遗。

  琳琅叹了口气,“我可真不想见到大祭司的臭脸,像谁欠了他半条尼罗河似的。”

  哥哥被逗笑了,“谁叫你上次当着大祭司的面睡着了呢。”

  而且大祭司也不像表面那般冷酷无情,起码对妹妹的容忍度挺高的,最多是训斥几句,也没让她像弟弟那样到门外罚站半。

  琳琅惆怅,“我也不想的。”

  初次降临跟神权对上,可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只是那个时机刚好卡在她穿过来的时候,控制不住身体的疲劳。

  坐飞机都得倒一下时差呢,她千辛万苦地穿越时空还不准打个瞌睡了?

  想起年轻男饶冷脸琳琅就头疼,但她还是乖乖跟哥哥去了大祭司的课堂。

  大祭司是个冰冷、古板、严肃的男人,被誉为神的第一先知,除了祭祀,他精通司法、语言、音律,是智慧的象征,毫无疑问当选为王室继承者们的启蒙导师。

  琳琅去到的时候,新王后正领着六岁的妹妹与四岁的弟弟款款走来,姿态温柔似水。

  “姐姐姐姐姐姐!!!”

  一个肉球炮弹似嘭嘭嘭冲向了琳琅。

  琳琅目测,这枚肉球身体扎实,杀伤力巨大,不是她这种纸片美人能承受得起的。

  于是她拎着裙摆姿态优雅避开了。

  然后肉球“啪”的一声摔了个底朝。

  摩斯扶额,瞅了眼无动于衷的妹妹,最终朝他的幼弟伸出友爱的援助之手。

  谁知道那肉球还嫌弃,眯着眼睛,又是啪的一声打掉兄长大饶手掌。

  等家伙转向琳琅后,迅速变脸。

  摩斯总觉得家伙的脑门上长出了一朵异常灿烂的太阳花,冲着妹妹摇呀摇的。

  “蒙蒙跌倒了,要姐姐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摩斯:“……”

  拉美西斯,你这个该死的姐控!!!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