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27章 宠妹狂魔前女友(3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琳琅站在遮蔽日的黑影之下, 衣袂翩飞。

  她拢着鬓发, 仰着脸看向际。

  此时黑『色』云海像是拨开了厚重的阴霾, 翻涌着刺眼的金光, 光耀而夺目。

  令人不可『逼』视。

  一声声清越激昂的龙『吟』响彻地。

  蛇鳞蜕落的同时,大量的鲜血喷涌出来,如同下了一场淋淋漓漓永无休止的血雨。满目疮痍的土地瞬息之间枯木逢春,重新生长出一片片苍翠的生命。只是这些桃树, 竟不似一般的粉『色』,而是红得异常热烈。

  底下的人呆如木鸡站着, 见证着洪荒神话的诞生。

  惊心动魄。

  却又惨烈无比。

  以无尽寿命为代价,做最后的抗争。

  那条金『色』巨龙游向广阔深邃却杀机重重的海之时,鳞尾一摆, 龙首朝下。

  那双威严震慑的金『色』瞳孔竟流『露』出了一丝的不舍。

  像是同它的爱人做永生的告别。

  众人屏住了呼吸,不敢惊扰这一刻的诀别。

  琳琅迎风而立,冲着它微微点了下头。

  在方才的混『乱』中, 她鬓间的步摇早已碎裂不见,一头黑发如丝绸般散落开来,唇间带血,狼狈中透出几分凌『乱』的美福众人只看了一眼, 便心悸不已,哪里敢多看, 连忙老老实实把头拧过去了。

  倒是太子,他咿呀着挣脱了佛门祖师的手臂,一股脑儿噔噔噔冲向了琳琅。

  太子知道琳琅受了伤, 平她裙边之后,没有让她抱抱,而是用自己的胖手紧紧揪住了琳琅的手指,死活也不肯放开。

  “阿娘,这是什么呀?为什么爹爹会变成这样?”

  太子将脑袋靠在琳琅的身上,大眼睛又是茫然又是好奇看着乌云间翻腾的金龙。

  修真界并不缺乏龙的传,尤其是帝王,龙更是一种身份与权势的至高象征。

  只是太子从就待在幽域里,大半的时间用来修行,还时不时就得到阿娘面前撒娇讨好,使出百般花样要从可恶的花生面前夺得她的注意力,就没有更多的余力去关注其他事了。

  这一次他离家出走去找琳琅,第一次接触到龙的事情,还是他认的父皇爹爹拿着殿前的青麟龙来恐吓他。

  是青鳞龙,其实也是一种长相颇为霸气凶猛的青『色』蟒蛇。

  “这是龙。”

  琳琅『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没有什么大碍。

  “龙?”

  太子歪了歪头。

  “什么是龙?”

  他没见过,自然无法理解“龙”是一种怎样的神话生物。

  不过琳琅在家的时候,太子特别喜欢粘着她,见琳琅看修炼手札,家伙也装模作样拿一些故事书捧着看,偶尔也会捕捉到“龙”的身影,当时的他还很费解,为什么这种神兽有蛇的身体,却有鹿的角呢?索『性』想不通,家伙也就不想了,毕竟故事书是为了哄孩儿的,当不得真。

  “龙是洪荒年代的神灵,能腾云驾雾,兴云作雨。”琳琅轻声道。

  太子哇了声,一蹦三尺高,“爹爹很厉害啊!”

  他满眼孺慕看着那条金光闪闪的龙,只觉得怎么看都是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如果可以,他也想成为一条能腾云驾雾,兴云作雨的“龙”。

  这样的话,他肯定很厉害,就可以保护阿娘不受坏人欺负。

  只是……

  为什么这样厉害的“龙”,用那双金瞳看他跟阿娘的时候,会有一种悲赡情绪呢?

  “龙”这么厉害,还会伤心吗?不可能吧?

  太子挠了挠头,不明白。不过他还是使劲挥了挥手,冲着龙大叫,“龙爹爹,打倒坏人!踩扁他!”家伙恨不得往身前『插』一排旗子,为龙爹爹摇旗呐喊。

  金龙静静凝视了母子一眼,龙尾横摆,义无反顾冲向了雷霆万钧的劫。

  “轰隆——”

  “昂——”

  龙『吟』与雷声交织,纷纷扬扬又下了一场玛瑙雨。

  折欢伸手抹去了脸上的一滴血泪,眸光意味不明,“呵……龙爹爹吗?本帝倒没想到,一头畜生也能如此至情至『性』,倒是低估了。不过也好,本帝的太平沧海笛正缺了一条宫绦,这金灿灿的龙须看上去就非常不错呢。”

  罢,他一手携着玉笛,横放至唇边。

  他红衣如火,灼红了一众女修的眼。

  佛门祖师与弟子立即扬起金钵,用佛门法器隔绝了这一曲太平之乐。

  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有些面『色』『潮』红,像是陷入了醉酒之后的状态。太平之乐是太平青帝的成名杀招,用笛音营造出一场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从意志层面瓦解了众生的抵抗情绪。

  无孔不入的声音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

  琳琅将家伙拥在身前,掷出一方乾坤定海印,将音波攻势牢牢挡在外面。

  外面昏暗地,交战双方犹如同灭世降临。

  众人两股战战,勉强抵挡着余威。

  太子忽然仰头,问她,“阿娘,爹爹会赢吗?”

  连他自己也没发觉,他笃定了殷侍衣的爹爹身份,一时之间竟没有改口。

  “会的。”

  衣料摩挲的声音细微响起,琳琅蹲下了身体,一只冰凉的手掌捂住了太子的眼睛。

  “阿娘,你为什么要捂琅琊的眼?”眼前一黑的太子『奶』声『奶』气地,“琅琊想看龙爹爹大战坏人。”

  那肯定很威风的呀,他怎么能错过呢?

  “嘭——”

  巨大的声响震得太子不自觉哆嗦了下嘴唇。

  灰尘弥漫。

  地万俱寂。

  “……阿娘?”

  “你爹爹赢了。”

  琳琅顿了顿,撤走了手。

  “哇,爹爹好厉害——”

  太子的惊叹声随着视线的清晰而戛然而止。

  庞大的金『色』山峰坠落于深谷,宛如日薄西山的壮烈,只余一截龙首奄奄一息挂在地面上,不断溢出的鲜血将土地染得猩红。

  金『色』巨龙虚弱吐息,缓慢地睁开了瞳孔。

  它好似“看”向了琳琅这边。

  “爹爹!龙爹爹!”

  太子突然挣脱了琳琅的手,炮弹似跑了出去。

  然而跑到巨龙身边,太子又局促了,他不知该做什么,只能用一双红彤彤的兔子眼睛看着阿娘口中无所不能的洪荒神灵。

  它这么厉害……肯定不会死的吧?对吧?

  金龙费劲眨着扇子般大的睫『毛』,透出温柔纵容的意味。

  它凑近了些,用睫『毛』轻轻刮了一下太子的脸颊。

  太子被挠得痒了,咯咯笑起来,“爹爹,痒。”

  金龙静静看着他笑,那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宠溺。

  太子自然而然靠着它,金黄鳞片仿佛在做缓慢的呼吸,太子也被一上一下拱了起来,好似打着滚儿。龙的身躯庞大,热量也是极为惊饶,只是这会儿它刻意收敛了那滔炽热,鳞片也慢慢冷却下来,保持着一种温润舒适的触感,没有烫伤孩子。

  “爹爹!爹爹!”

  太子高兴嚷着,短手下意识想搂住它的脖子,这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家伙甚至没有对方的一片龙鳞来得大。于是龙歪了歪头,将一条龙须递到了儿的面前,让他无聊时候能抓着玩。

  家伙从来没有接触过龙须,还真好奇地研究起来,真烂漫问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可是龙又怎么会话呢?

  它终究不是人。

  龙张了张嘴,发出了含糊不清的晦涩音节,最后只能无奈用鳞片轻蹭着孩子,用这个庞大身躯所能用到的方法来哄儿子。

  即便是这样,太子依然很开心。

  此时风浪停了,随着折欢身死,原先乌云覆盖的空也渐渐清明起来。

  照入了一缕久违的光明。

  金龙正同太子“玩”得高兴,忽然察觉了什么,它另一侧的龙须一动,璀璨的金『色』眼睛转了转。

  琳琅拧着裙摆走到它身边。

  “嗤——”

  龙有些激动呼吸着。

  只是它忘了如今的形体,这一下呼吸不亚于狂风巨浪,吹得琳琅秀发凌『乱』,身体往后退了几步,险险才止住脚步。

  金龙就像是做错了事,委屈耷拉下脑袋,又心翼翼眨动着金扇子似的睫『毛』。

  无比渴望着她的靠近。

  琳琅稳住了身子,才在金龙期盼的目光中走近了它。

  一只手轻轻放在它的腮边。

  “昂——”

  对方发出了一声低沉又愉悦的龙『吟』。

  又像是在炫耀。

  看,她『摸』龙了。

  龙很高兴。

  “你刚才很厉害。”琳琅笑着,“金宝,以后也想成为像你这样伟大、威风的龙呢。”

  太子眼神『迷』『惑』,金宝喊的是谁?

  阿娘是不是记错了,他不叫金宝呀!

  金宝好土的!

  不过等家伙看到琳琅俯下身,将半张脸贴着鳞片,还侧过头,亲了亲龙爹爹的嘴唇时,家伙像是明白了什么,一张粉嫩的脸蛋顷刻红得滴血,他赶紧撅过了屁股,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哎呀,大人就是不靠谱,怎么能当着孩儿的面做这种事呢?

  太子学着佛门祖师的口头禅,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佛祖莫怪”。

  金龙又低低昂了一声,抬起一条龙须,圈住了琳琅的腰身,用紧闭着尖齿的巨大嘴唇轻轻触碰她的身体,深情的,眷恋的。

  与此同时,它被太子抓在手里的龙须也动了,绕着太子,将害羞的家伙轻轻揽到了琳琅的身边。

  “爹爹,你干什么呀!”

  跟“不靠谱的大人”面对面,家伙扭捏手脚,更害羞了。

  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金龙张开了嘴,一股温热湿润的气息笼罩了母子。

  众人愕然发现,金龙吐息,还吐出了一颗光辉灿然的珠子。

  佛门祖师默然不语。

  龙心。

  在洪荒神灵中,龙族拥有毁灭地的能力,给人留下了极致凶残的心理阴影。然而,这个以高傲、残暴出名的神族,却极为眷顾伴侣与血脉。

  在它死去的前一刻,它会将一身是宝的龙躯留给伴侣,无论是鳞片还是利爪,都是极为珍贵的防身材料。而对于未成年的幼子,它们不顾疼痛,硬生生剥离血肉,留下了一颗完好的龙心,这颗慈父之心传承了它们所有的功力以及法门,希望为生活在残酷洪荒时期的幼子争取到更大的生存机会。

  “爹爹?”

  家伙并不解这其中慈父真意,只是疑『惑』挠了挠头。

  金龙拱了拱珠子,凑到他嘴边,示意他吞下去。

  家伙只得为难看向自家的母亲。

  “你爹爹给你的见面礼,也是庆祝你的生辰,收着吧。”琳琅『摸』了『摸』他脑袋。

  太子才高高兴兴张开嘴,咽了下去。

  “阿娘,是苦的。”

  他有些惊奇地。

  还不是普通的苦。

  太子不知不觉皱起了一张包子脸。

  真是好苦啊,感觉舌头涩得麻了,都能打起卷了,没有一点儿知觉。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苦的东西。

  突然,一股磅礴的力量在灵府中爆发,这让太子不禁惊慌失措。

  金龙用龙须抚着他的后背,慢慢的,太子能驾驭了那股横冲直撞的力量。

  “阿娘,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很厉害了。”太子似懂非懂地,“浑身都充满了劲儿。”

  琳琅笑了,“那还不快谢谢你爹爹。”

  “谢谢爹爹!”

  太子笑嘻嘻扑上了金龙的鳞片。

  然而金龙的鳞片却没有像之前那样一张一收,而是慢慢变得僵硬。

  这个时候太子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爹爹,你……你是不是冷呀?”

  尚未见过生离死别的家伙还抱着真的念头,怯怯地问。

  金龙先是迟钝地摇了一下头。

  然后又点了一下头。

  是有点冷。

  但很快,它应该不会再冷了。

  附近的桃树重新长出了枝叶,红花累累,有一朵飘到了巨龙的爪子边。

  它拢了拢爪子,试图将这一朵的可怜的花捧起来,送给它的妻子。

  『插』在她的鬓边,肯定是很好看的。

  它的记忆其实已经开始模糊了。

  隐隐约约记得,那新婚的清晨,她曾芍『药』是人间的情爱之花,那边年轻的男女若是交往,就会用这种花送给意中人。

  芍『药』也好,桃花也好,他也想折上一枝最好的,堂堂正正地送给他的意中人。

  可是它做不到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