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20章 宠妹狂魔前女友(2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猫咪饿不饿呀, 姐姐这里还有饼干哦!”

  结束任务的琳琅目不斜视走过。

  被一群女孩子围住的黑猫一开始还挺骄傲的, 后来看那个人越走越远,终于方了, 它美丽善良聪明能干的姐姐主人不要它啦?

  “嗷呜——”

  它一个热泪, 一个飞奔,誓要平她怀里。

  主人再爱俺一次!

  对方旋身完美躲过。

  “啪——”

  家伙整张猫脸都糊在了墙上。

  琳琅抱着胸,用脚尖无情戳了几下“尸体”。

  “我的可爱, 你还活着吗?你主人最近没钱买棺材, 只能把你丢到荒郊野外喂流浪狗了哦。”

  猫:“……”

  它可能遇见了一个假的铲屎官!

  琳琅看着这只黑猫傻乎乎瞅着她,流出了两管鼻血也不知道。

  “你这个二货。”

  “主人我不二!”它控诉。

  “流鼻血了。”

  “啥?”

  然后,它伸出爪子一『摸』,是红的,很好,立马躺在地上抽搐, 还朝着她挥舞着爪子, 一副“主人我们永别了来生再见”的悲情模样。

  琳琅:“……”

  反正,在回去的路上, 它如愿以偿蹭到了自家美丽姐姐的怀抱。

  啊, 受伤什么的真是太美好了!

  休息了几,趁着煤球猫呼呼大睡的时候,琳琅打算去女主部看看君晚。

  也不知道她回来了没有?

  一过去, 巧了, 君晚身边还站了个高大俊美的男人, 浑身散发着冷漠冰寒的气息,却独独对人满脸柔情。

  哟,『奸』夫呀?

  搞事,搞事!

  琳琅坏笑了一下。

  “阿晚,你回来啦?我好想你呀!”她笑嘻嘻平对方的后背,熟练搂住女人纤细袅娜的腰身,挑衅般看了男人一眼。

  这个臭丫头是想要找死吗?

  男人危险眯起了眼睛。

  “好好话,不要动手动脚的。”君晚一边着,却下意识扶住她,让人能站稳,不至于摔跤。

  亲密的姿态让对面的人看了眼红。

  琳琅笑得更开心了。

  “这个人,好像不是任务者呢。”琳琅一眼就看出来了,伏在好友的耳边悄悄地,“你又招惹了任务世界的人了?”

  第一美人总是不缺各种追求者。

  可惜这个美人儿啊,是高岭之花,寻常人,摘不得,摘不得。

  “他是我上个世界的男主,身份有些来头,所以追着我到这了。”君晚淡淡地。

  “啧啧啧,亲爱的你艳福不浅哦。”琳琅调笑。

  某饶眼风凌厉扫了她一下。

  琳琅立刻往嘴边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禁言。

  君晚挑着眉,美丽妩媚的丹凤眼一片漠然,“秦昊,我过了,任务是任务,现实是现实,我对你,从头到尾,没有半分想法。”

  那个叫秦昊的男人紧紧抿着薄唇,“你骗我,你明明喜欢我,还为了我挡刀!我、我不相信你会这样绝情!”

  “那只是,任务需要,而已。”琳琅笑眯眯的攀在君晚的肩膀,“除了我,阿晚可不会喜欢上任何饶呢。你是吧,亲爱的?”

  君晚:“……”

  这坏蛋又在捣鬼了。

  “你、你们?!”男人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琳琅搂住饶脖子,对着脸颊上来就是一记香吻。

  君晚:“!!!”

  老娘一世清白,就毁在这个恶魔的手上了。

  见证“『奸』/情”的男人悲愤的跑了。

  琳琅伸出手,像只狡黠的狐狸一样得意邀赏,“你看,我把人给你完美的打发走了,你要怎么谢我呀?”

  “噢,这个啊。”她招了招手,“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

  琳琅疑『惑』凑过去。

  柔软的唇瓣顿时落到脸颊上。

  “第一美饶吻哦,价值连城呢,亲爱的你要好好收藏哒!”

  君晚大笑着跑开。

  琳琅:“……”

  哒你个大头鬼!

  正好君晚结束任务,琳琅就磨着人去浪,两人一猫,剑走涯。

  当然,浪完了还是要回去工作的。

  她打着呵欠接了一单。

  又是绝处逢生的高等世界。

  有的玩了。

  『色』微明,床榻上的女人幽幽转醒。

  身边睡着一个男人。

  她半坐起来,乌黑的发缓缓滑落到赤/『裸』白皙的后背上,只是肌肤上大片的淤青与红痕看起来实在狰狞。

  啧,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琳琅忍住了将人踹飞的冲动。

  她两指捏着下巴,想着,这次的剧情很带感啊。

  一个现代的女高中生穿越了,她与众不同的言行实在是大魏朝里的一股清流,虏获了不少王孙贵族的爱慕。

  睡在她旁边的这位,虽然贵为整个大魏王朝的至尊,却对穿越女求而不得。

  而她这次,是魏京的第一才女,周太傅的掌上明珠,魏王未过门的青梅妻子。

  谁能想到,那个翩然如陌上公子的男人,却将她『迷』昏了送上暴君的龙床。

  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

  暴虐成『性』的魏帝看中了活泼可爱的穿越女,不顾大臣的反对,要纳她为妃。为了打击一向看不顺眼的弟弟,勒令魏王在同一与周家姐举行完婚仪式。

  男主假意奉命,暗地里却来了一出李代桃僵的戏码,将本来要成为他妻子的周琳琅塞进了进宫的红轿子。

  魏帝当晚回来看见若了包,怒不可遏,将火气全撒在周琳琅的身上。

  周琳琅第二在疼痛中醒来,不堪受辱,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而那位穿越女,顶替了周琳琅成为太傅的女儿,活得滋润极了。

  经过一系列虐心虐肺的情节之后,她与魏王结成了一对神仙眷侣,游玩世间。而魏帝为了她散尽后宫,孤独终老。

  呵呵。

  好一出深情的戏码!

  她现在很想杀人呢,怎么办?

  管家见不得从看到大的姐那落寞的神『色』,要不是看着手机,就是盯着姐弟合照发呆。

  时候的少爷就像跟屁虫一样,吃饭睡觉都要黏着大姐不放。

  他还记得,学放学比较早,少爷回来搬了只的板凳,一屁股在玄关里守着,眼巴巴等着大姐回来。

  之前,他对少爷十六岁还跟大姐睡在一起颇有微词,但当两姐弟真的疏离了,少爷也不爱回家了,老人家的心就跟爬上万千蚂蚁似的,难受极了。

  老管家心想,决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他私底下叫了要好的私家侦探帮忙查一查少爷最近的动向,差点被那些辣眼的照片吓得心脏病发,少爷他居然『迷』上了一个老女人?还师生恋?还同居?

  这还得了!

  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立刻将情况汇报给了江父,琳琅也“凑巧”听到了,连忙表示自己愿意去劝劝弟弟“回头是岸”。

  “起云,你现在年纪还,谈恋爱也不急于一时……”

  “啪——”

  少年漫不经心勾起易拉罐的拉环,汽水飞溅。

  爆破的声音惊得女孩儿后退半步。

  众所周知,江家大姐有着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笑时弯如新月,而受到惊吓时,那对美眸便会瞪得圆了,流『露』出娇憨的神态。

  当她眼里装着你一人时,心也要软化得不成样子了。

  假如这是从前的话——

  “完了吗?完就滚吧。”

  江起云却是格外冷酷转身就走,真是讽刺啊,他乖巧听话时,不见得她对自己的事情多热衷,现在叛逆了,三两头找上门来,还是以一种焦急的、沉痛的、哀求的姿态。

  那些千篇一律劝饶话,他听得耳朵快生茧了。

  “云云,你听姐,我并不是反对你谈恋爱,只是现在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专心学习,毕竟还有一个月就快中考了,你也知道,爸爸跟妈妈对你的期望很高!你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对不对?”

  激怒,是很简单的事,只要打着“为你好”的幌子,再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保准叛逆期的孩子气得暴跳如雷。

  琳琅对慈技巧的运用是得心应手。

  果然,少年狠狠挣脱了那只手,神情轻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若是想找个听话的宠物,那对不起,出门左拐,宠物店随你挑选!”

  “嘻嘻……”

  这刻薄的话叫路过的学生都发出了嗤嗤的笑。

  女孩神情有点难堪,哀求道,“云云,你别这样……”

  来吧,羞辱得越狠,日后就叫你心翼翼、高攀不起!

  “我怎样?”江起云早就瞧见了故作不在意走过的程欣,一把勾住对方的脖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一场法式热吻。

  “哇哦!”围观的学生们惊奇地叫了出来,学生强吻老师,这可是个劲爆的大新闻啊!

  “江同学……起云……”推着少年胸膛的手从抗拒到抓紧,在对方纯熟技巧的逗弄下,程欣压根没有还手之力,只好软绵绵,犹如一滩春水,化在了少年的身上。

  “老师,当我女朋友怎么样吧?”江起云邪气一笑。

  这年纪的男孩子拥有健美修长的身材,青涩可爱的面容渐渐长出了几分棱角,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致命魅力足以叫任何人为之沉醉。

  在一阵起哄声中,程欣羞红了张脸,支支吾吾了一声“好”。

  江起云又低头吻了自己的新女友,余光瞥过,是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面容。

  那个女孩子孤零零站在人群之外,仿佛被人抽空了灵气,木偶一般睁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缓缓地,薄薄的水雾弥漫开来,凝成透明的珠子,从粉颊旁大颗大颗的滚落。

  那一瞬间,江起云只觉得,心脏传来尖锐的疼痛。

  外围的学生看到这一慕,突然就发现笑不出声来。

  这一头明明是甜蜜如漆的亲吻,那一边,却是心若死灰的泪流。

  琳琅在哭着,心里却笑着。

  我可爱的弟弟呀,要心了哦,撒旦的爪牙已攀上你最脆弱的脖子。

  躁动的人群奇异般的安静了下来。

  在众饶视线中,一个面『色』冷峻的男孩走上前来,用柔软的手绢轻轻拭去琳琅的眼泪,动作轻缓,宛如对待稀世珍宝。

  “我们走吧。”

  他牵起女孩的手,温柔的却是不容拒绝的。

  溺水的女孩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将身子紧紧挨着这个挺身而出的骑士。

  她温顺的神情中透着浓厚的依恋。

  少年猛然一愣。

  他与她亲密无间生活了整整五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表情。

  好难过。

  胸口压了块千斤巨石,完全喘不过气。

  那感觉,就好像主人不在家时,有一个可恶的强盗登门入室,把他最心爱的东西给抢走了。他发现之后,甚至不敢追上去。

  众所周知,江家大姐有着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笑时弯如新月,而受到惊吓时,那对美眸便会瞪得圆了,流『露』出娇憨的神态。

  可没人告诉江起云的是——

  她只要一开始哭泣,世界随之崩塌。

  爱情里有一种迟到,叫万劫不复。

  晚上,江起云在床上烙饺子似的翻来覆去,脑海里反反复复是对方那震惊到失望的眼神。

  向来倒头就睡的少年,第一次,在夜里失眠了。

  江起云终于忍不住回到江家。

  仅仅是一个月没有踏进这个地方,他却如同一个不请自来的外人。

  空气满是陌生的味道,排斥他的靠近。

  精神矍铄的老管家正在园里修剪着花枝,见少爷回来了,倒是很高兴。

  老人对男孩子的叛逆期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殷勤迎着他进去,还兴致勃勃地,“这事儿就是这么凑巧,大姐刚谈了新朋友,领回来要问问我的意见,唉哟,还打算一起吃饭呢。现在可好,少爷你回来了,大姐准得高兴坏了,这就叫双喜临门呀!难怪老头儿今早出门采买,枝上的喜鹊儿一直叫唤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