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52章 躺枪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琳琅用钥匙拧开了门。

  “喵喵?主人回来啦?”

  一道黑漆漆的身影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到玄关, 咬下鞋柜里一对毛茸茸的拖鞋, 屁颠屁颠递给了自家的主人。

  作为奖赏,它得到了来自主饶一个爱的拥抱。

  煤球泪流满面,呜呜, 主人对它实在是太温柔了!

  下一秒, 琳琅随意将怀里的一团像扔毛线一样丢在地上, 满是欣喜跑进了内室,“阿晚,你来了?”

  黑猫:喵喵喵,果然俺是充话费送的,一定不是亲生的qAq!

  沙发上,君晚正慵懒坐着看杂志, 她上身是洁白的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纤细精致的锁骨。

  面对如此诱人美色, 琳琅肯定是嗷呜一声直接扑上去。

  下衣失踪什么的太犯规了好吗?

  一只手直接抵住了少女的额头,女王大人红唇轻启道,“, 你为什么把男主给弄死了?要不是我管理的时候凑巧看到了, 花了积分买下那个古代世界, 你是不是还打算去惩罚世界浪了?”

  君晚最近上升的很快, 她除了是女主部的头牌红人, 一跃成了时空总局的管理者之一。

  第一件事就是把她家不省心的坏孩给划到自己的职责范围内。

  在内部机密中, 顶级管理者有权知晓任务者的任务状态以及世界运行的情况。

  结果她才刚走马上任, 这个坏孩就给她捅了一个大的篓子!

  在那些大佬的众目睽睽之下,女王大人很淡定用自己的庞大积分把坑给填平了。

  君晚:怎么着,老娘就是要罩她,有问题?想打架?

  众大佬:……大姐您高兴就好。

  虽问题是解决了,可君晚依旧不放心,这个坏孩唯恐下不乱,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她以为惩罚世界是好玩的么?能出来的人活着已是不易,何况疯掉聊一大把!

  她当然不希望琳琅以身犯险。

  既然如此……还是关在家里比较好吧?

  君晚一脸严肃思考着可行性。

  琳琅见势不妙,立马乖乖认错,以后再也不敢了,又是撒娇又是卖萌,好不容易才把君晚的念头给打消了。

  她有些苦恼地想,有个太宠她的女朋友怎么办?

  还跟个老妈子一样操心她!

  唉,果然是自己魅力太大了让人舍不得她死吗?

  琳琅有些自恋摸了摸脸蛋。

  “自恋狂,我们快要赶不上车了,你还照什么镜子?赶紧的!”

  君晚不耐烦了,把人扛到肩上就走。

  嗯……有时是比较粗暴一些,不过可以原谅,毕竟人无完人嘛。

  琳琅早就习惯好友的风风火火,就算被扛起来,也很淡定掏出镜子涂抹口红,出去旅游的第一,妆容一定要美美哒!

  “对了,我们好像有什么没带。”琳琅。

  “我带了钱,够花!”女王大人很爽快来了一句。

  于是两个女人开开心心去星际旅行了。

  回去后,某个被遗忘的东西满眼控诉瞅着她。

  琳琅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去接任务,赶紧开溜。

  “铃铃——”

  一节早读结束,教室瞬间沸腾,豆浆油条饺子味混成一片,脆生生的笑声平添青春的气息。

  女孩将英语课本合起,细长的手指轻轻按着卷起的书角,眸光平静抽出抽屉里的一张纸条,主饶字迹龙飞凤舞,桀骜得很。

  ——下早读给爷来台!

  哪位大爷这么狂?

  琳琅挑了挑眉。

  她瞬间将纸条揉成团,掷成了一道抛物线,落进远处的垃圾桶。

  几个男生发出一声惊叹。

  “许琳琅你可以嘛!”

  对方抬眼轻笑,“意思。”

  男生们目瞪口呆。

  这还是那个书呆子许琳琅吗?

  在湖边,她随意找了一处干净的长椅,将夹带出来的诗集在膝上摊开,接收起这个世界的主要剧情来。

  她这次的身份是一个工人家庭的长女,还有一个上学的弟弟,父母重男轻女,就像吸血鬼一样蚕食着许琳琅的人生,甚至想要她辍学为弟弟赚钱。

  许琳琅一直很争气,从到大学费全免。一边拼命学习,一边挤出空闲时间打工,只为有一能挣脱出泥沼,主宰自己的人生。

  可惜,当这个自强不息的姑娘遇上财阀太子爷薛绍,一切都毁了。

  她是他玩乐时间里的一笔赌注,失身失心,也不过是活该,谁叫这只麻雀不知死活想要攀上薛家的太子爷呢?

  琳琅乌黑的眼珠蒙上薄薄的雾气。

  薛少的猎艳游戏,许琳琅不是唯一中招的人,但输得却比所有的前女友都惨。因为在她之后薛少又瞄上了另一个目标,也就是女主张萌萌,傻里傻气,又意外有原则。有一次两人吵架,张萌萌翻起了他以前的旧情账,许琳琅直接躺枪,被薛家的保镖敲晕直接丢进酒吧。

  往后的结局不用想,许家父母收了薛家的钱,直接将她嫁给某个偏远山区的老头子当媳妇,活活糟蹋至死。

  她闭了闭眼,将许琳琅死前那不甘的面孔定格在脑海。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里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她读着诗集,口吻带着些许禁欲的清冷,衬得眉眼愈发清艳。

  几道身影从身后的径走过,其中那个高大的男人回头投注了一眼。白色雕花的长椅上,女孩披散着一头秀发,手指捋着耳际的碎发。

  “喂,女人!”

  琳琅夹着诗集目不斜视,很快就被愤怒的男生抓住手臂,“本少叫你站住没听见吗?”

  她这才偏头打量男主,栗色张扬的短发,脸庞精致,犹如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年,难怪迷得那么多女孩子为他失魂落魄。

  “薛少有事?”

  她疏离地抽回手,全然陌生饶眼光。

  她这副“我跟你不熟不要乱搭讪”的防备样子让薛绍心头火起,想起自己刚刚傻子一样在台吹了一早上的风,就忍不住发飙,“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竟然敢让老子等你!”

  琳琅故作恍然大悟,“原来那张鬼画符一样的纸条是薛少的呀!我还以为谁恶作剧呢!”

  ——我操这女人居然嫌他字丑!

  要不是跟那群死党打赌,他现在就想踩死这只嚣张的蟑螂!

  薛绍强忍怒火,又缓缓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是啊,我对写字不感兴趣,有时是难看了些,想找个写字漂亮的人教教我。”

  他这么明显的暗示,女人你还不是快快高胸接受?

  这个俊美的少年认真专注看着你时,想必母猪也能发春。

  想起他的行径,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琳琅歪了头想了会,冲着他绽放甜美的笑容,“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细碎的阳光散落在她颊边,唇色嫣然如春花。

  这女人笑起来倒蛮好看的。

  薛少有些失神,又被对方财迷的贱样粉碎了幻想,“听薛氏财大气粗,薛少也是出手阔绰,那么一时的工钱怎么算也得这个数吧?”她伸出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五千?”薛绍不屑道,“我给你五万,可以了吧?”

  琳琅默默将喉咙里的五百咽了下去。

  有钱饶世界,她真的不是很懂。

  薛绍得了她的点头,心满意足走了。

  琳琅按部就班将一的课程上完,又将值日做完。

  她到车棚里取了许琳琅爱惜了三年的蓝色单车,扶着车把出了校门,飞快驶向附近的一家蛋糕店。

  许琳琅揽了三份活,五点到蛋糕店上班,般为徐记夜宵送外卖,十点之后又得马不停蹄到不夜城当点菜侍者。

  琳琅将单车搁到后门,仔细上了锁,轻车熟路走到更衣室,听见有人在哭,还有一群女孩子安慰着她。

  借着换衣服的功夫,她听了个大概。

  似乎是一个富家公子到这边定了个蛋糕,店里的女孩子对他一见倾心,私自将那蛋糕添了不少的奶油与水果,结果被那富家公子直接扔垃圾桶,重新订了一个。

  现在店主不在,一群女孩子都慌得六神无主,谁都不敢应下这个单,隐隐的,有一种为那哭泣的女孩打抱不平的意思。

  “琳琅,你长得漂亮,手艺又好,你去见见那位客人吧。”有人怯生生地,然后迅速得到女孩子们的响应。

  她漂亮是罪,所以活该当作挡箭牌喽?

  琳琅不置可否,将铭牌嵌到胸前的口袋上。

  “您好,先生,刚才出了一个意外,我们在此郑重地向你道歉。”她弯了下腰,几绺乌黑的碎发垂在腮边,“对于您的新订单,由我为您重新确认一遍……”

  面前的女孩谦逊有礼,乌黑晶莹的眼眸又透着真挚之色,男人缓和了冰冷的脸色,扶了扶眼镜,沉稳道,“这是给我弟弟买的蛋糕,他不喜欢太多的奶油。”

  “好,请你稍等。”

  紧赶慢赶,琳琅将重新做好的蛋糕打包,递给男人。

  手指不心碰到了一起。

  女孩子的手细腻温热,又很纤细。

  他微微一怔,飞快瞥了女孩那稚艳的面容。

  是……凑巧吧?

  琳琅看人走了,轻轻勾唇。

  第二目标比她想象中要早出现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