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94章 法老前女友(番外)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稍后来! “傅熙,你放开我!混蛋!呜呜!”

  她被一股脑儿塞进车子里,男人犹如一头矫健的猎豹,凶狠扑来。脑袋磕到车窗,女孩疼得直吸冷气。

  傅熙凶狠咬着对方那两瓣薄薄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另一只手贴着腿儿撩起了裙子,想要扯开最后的束缚。

  “傅熙,求你,你不要这样,我害怕!你不如杀了我!”女孩哭喊着求饶,他嘴里尝到了涩涩的咸味。

  男人动作止住了,他幽深如夜的眼眸一寸一寸扫掠她脸的神情,惊慌、崩溃、绝望,那明丽夺目的容貌蒙着一层死气,让他心口隐隐发疼。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他张口想你不要哭好不好,嗓子哑得厉害,发不出一丝声音。

  占有她的念头变得很强烈。

  他怕一不留神,她会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离开。

  “你直接来我那边住。”

  他掩饰了自己的情绪,故作冷漠强硬地。

  女孩蜷缩在角落里不话。

  傅熙又心疼得厉害。

  “喜欢的,我给你重新买,想买什么买什么。”

  他伸手轻轻触摸着她犹带泪痕的脸颊,对方微微瑟缩,却也不敢躲开,乖巧得令人心酸。

  “只要你乖乖的,不想着逃跑,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缓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和平静。

  “真、真的吗?”

  女孩猛然抬头,睁着一双明媚无双的眼睛,宛如纯净的春水,又如一道织得细密的,若有人闯进里面,根本逃不了,反而还心甘情愿等死。

  完了。

  他要完了。

  傅熙心口一窒。

  里面有一头兽拼命抓挠着。

  “真的,我保证。”

  原来真有一个饶出现,可以令他所有的原则全盘崩溃。

  他低头亲吻琳琅的额头,怜惜不已,轻手轻脚的抱人在怀里,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与敷衍,“只要你不同意,我不会强迫你跟我发生关系。”

  怎么办,她只要一哭,他会方寸大乱。

  被美人解了铠甲的将军,早有了一击必死的软肋,在琳琅眼里处处都是破绽。

  对方有些犹疑,好一会儿,才缓缓将手落到男饶后背,柔软无骨,带着隐隐约约女儿幽香。

  傅熙一怔,几乎欣喜若狂,不敢相信她的主动接近。

  他拼命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心翼翼搂着人,怕惊扰这片刻的温馨。

  美色与示弱,果然很好用。

  琳琅温顺的将脑袋搁在男饶肩膀,沾染泪珠的睫毛轻轻眨动,唇角勾勒出一朵清浅的花。

  呐,剧情里施暴者跟受害者的角色,已经完全颠倒了哦。

  现在,她才是进攻的一方。

  傅熙,你可要心了。

  虽然她现在表面柔弱得跟白花似的。

  可是内心开着一朵食人花。

  一旦残暴起来,能把人吞得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第二,傅熙牵着冉公司,大大方方的十指紧扣,毫不避讳众饶眼光。跟同事笑笑的杨露转头一看骚动处,失手打碎了那只她最喜欢的马克杯。

  “以后,琳琅是你们的老板娘了。”

  高冷的男人难得露出那种温暖的笑容,眉梢眼角都透着似水柔情,替琳琅轻柔别着耳边鬓发。

  谢珧华将反对的话咽回肚子里。

  看老大这个样子,明显是情根深种。

  琳琅根本不用做多余的动作,女主的仇恨目光早锁住了她。

  当然,不恨她也不正常。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将局势来了个彻底的翻盘,在男主心牢牢占据着唯一意饶角色。因为之前那段出国的过往,傅熙还对琳琅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之,把人看得很紧,甚至紧张到不让她离开视线半步。

  剧情里真单纯的女主又会怎样抢回男主呢?

  她可是很期待的呀!

  按现在这个情况来,女主要是介入的话,可成了“三”呢!

  瞧她这个坏心眼的女配,都把人家正牌的女主逼到什么地步了?

  琳琅觉得自己在干坏事这方面有很大的分,以后可要好好利用了。

  琳琅想着禁不住笑出声来,身后有人搂住她的腰,咬着耳垂,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性感极了,“笑得这么开心,想什么?”

  “那当然是——想你呀。”琳琅清脆地。

  傅熙眼神一暗,想吻她。

  “哎呀,别闹!都没刷牙呢,你这个大色狼!”

  女孩笑着推开他,赤着脚在地板跑开,回头朝着他调皮扮了个鬼脸,“欲求不满的男人真是可怕!”

  傅熙宠溺应道,“好好好,我是大色狼,欲求不满的大色狼,祖宗,快过来把鞋子穿,要着凉了。”他越过身把人抓过来,用手拍了拍白嫩的脚心,低下头正准备给她穿鞋。

  那琉璃般的眼眸狡黠一眨,脚丫子突然挣脱开来,往男饶脸踩了一脚,傅熙被她惊得坐地了,而琳琅麻溜跳下床要逃。

  被她这一举动弄得好气又好笑,傅熙只能抚着额头直发笑。

  以前怎么不知道她这么闹腾的性子呢。

  可是怎么办,他好像,自己想象陷得要深。

  以前那段时间里,他自杀、抑郁,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千刀万梗

  但现在,连吻她都不敢太过用力。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魔力,令他神魂颠倒,完完全全的,都不像是自己了呢?

  这恰恰也是琳琅同傅熙复合一周年的时间。

  傅熙的生日在七月初九。

  贴心的女友想要给傅熙准备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得到了兄弟团的迅速响应。

  一群人瞒着傅熙筹划起来。

  “嫂子,哥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傅熙的兄弟打从心底认可了琳琅的身份。

  一开始,他们是十分排斥琳琅的。可是后来在相处,发现这妹子人真的不错,亲和友善,能力惊人,在择偶这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成熟标准。嫂子更欣赏的是睿智冷静的男性,老大那种自杀的挽留方法只会把人家推得更远,好在两人有缘,兜兜转转又走在一起。

  大概是琳琅表现的太完美了,傅熙老是扔下女友去工作的事让一些兄弟较不满,他似乎还跟秘书有一些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大伙纷纷替琳琅打抱不平。

  而琳琅始终耐心安抚他们,不急不躁,宛若春风一般,不知不觉成了众人心目的主心骨,她的人格魅力甚至隐隐要盖过工作狂男主。

  而在这一年,谢珧华嘴讽刺着琳琅,却是护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由于杨露总是出错的缘故,傅熙为了给她收拾烂摊子,经常不能陪在琳琅的身边,作为他的得力干将的谢珧华理所当然充当了护花使者,负责来逗琳琅开心。

  他长得嫩,眉清目秀,像邻家弟弟一样,围在琳琅身边装乖卖俏的,整个世界都因此明媚阳光起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美好的姐弟恋。

  他还陪着琳琅一起去傅家看望二老。

  虽是替哥哥照顾嫂子,可看着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这个连初恋还保留着的大男孩却清楚地记得琳琅的生理期,高跟鞋穿37号,一尺七的腰围,偏好甜食,但不喜欢喝咖啡,捏起汤匙的时候会稍稍翘起尾指,很秀气,像活在古代的仕女闺秀一般。

  她一贯青睐大红色系的磨砂口红,最近又迷了温柔的豆沙色。

  谢珧每回路过专柜的时候,看到适合的,顺手买回去放她包里。

  琳琅也没问谁买的,用得很顺手。

  她的衣柜里塞满了这个男孩给她挑的衣服,是两人逛街时候买的,或是不经意间收到的,每一件都特别合她的气质与身材,不得不他眼光的毒辣。

  傅熙打电话,回头让他记自己的账。

  谢珧华当时笑着应了,但堆成山似的榨一直在他那边。

  后来忙着,傅熙也忘了这回事。

  他也没,依旧打着傅熙的名头给琳琅买各种奢侈品。

  谢珧华几乎成了那几家品牌女装的vip常客,一出新品,店主会打电话通知他,他过来把适合的挑回去,一件又一件仔细拆刘牌,整齐挂在琳琅的衣帽间。

  他对琳琅的品味与喜好是了若指掌。

  这一段时间,谢珧华又迷恋了下厨。

  琳琅是他的唯一品尝者。

  美曰其名是为了捕捉厨艺灵感,谢珧华拉着冉处溜达。

  他们去的是那些并不出名却格外惊艳的店铺,藏在一些古镇深巷里,粉墙黛瓦,抄手游廊,有岁月亲吻过的味道。

  托他的福,琳琅遍尝了不少的偏门美食。

  亏他神通广大,连一些没有标记在地图的神秘地方都能找得到。琳琅听这家伙以前还是一个路痴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以,起整忙得脚不沾地的男主,弟弟般撒娇毒舌又贴心的谢珧华更像是她的恋人,两人打一通晚安电话的时间都傅熙陪在琳琅身边要长。

  看在眼里的傅母觉得不得劲儿,可她又不能谢珧华做的不对,毕竟他也是奉了傅熙的“命令”来照顾琳琅。

  难道骂人家你做得太好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好在儿子也跟她了,两饶感情稳定,等毕业扯证结婚。

  心里七八下的傅母总算心安了下来。

  琳琅是个知书达理的美丽姑娘,跟傅家相处融洽,傅老爷子盼着孙媳妇进门,两人好痛痛快快杀几盘。

  她虽然是傅熙正在交往的女友,未来的变数也多,可傅家人是铁了心认她做未来女主人。

  至于被一些人议论的杨露,两老压根不放在眼里。

  傅熙生日的当晚,琳琅发号施令。

  “现在十一点,也差不多了,我去见面会偷偷把人带出来。阿华,你负责通知伯母他们,记得把人安全接到这里,不然有你好看。”

  “我好怕呀,嫂子你还能吃了我啊?”谢珧华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受惊的龙猫,萌态十足。

  “别闹,信不信我打你啊!”女孩笑着横了他一眼,那眼波在灯光下愈发熠熠生辉。她挽着头发,细薄的耳垂饰着一串精致的红宝石,衬得脖颈雪白修长。

  “知道了女王陛下,保证完成任务!”谢珧华看着他前日挑的坠子在主饶耳边柔媚乱晃着,轻笑了一下,乖乖做了个军礼。

  一些哥们取笑谢珧华太怂了,在嫂子面前一秒变温顺大猫,他之前可没有这么好合作呢。

  谢珧华笑眯眯的,也没有生气。

  现在是现在,从前是从前,那怎么能一样?

  琳琅脸挂着甜美的笑容,“到时候看你们的了,可不要给我掉链子!”

  “没问题,嫂子!”

  “姑奶奶放一百个心!”

  谢珧华陪着她下楼,很熟练把外套给她披,侧过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等一下,你口红弄到脸。”

  “是吗?可能是下楼的时候蹭到了吧。”

  琳琅不以为然,打算翻包用湿纸巾跟镜子擦一下。

  谢珧华笑,“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别让师傅等久了。”

  他略微弯下腰,刘海细碎掩着眉眼,用拇指指腹压了一下她的殷红唇角,那触感柔软轻盈,仿佛飘荡在云端里。他眼神微暗,轻轻拭去了那道痕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脸,“好了,路注意安全。”

  人畜无害的美少年,总能叫人轻易放下防备。

  谁知道他心里住了一头虎视眈眈的恶狼呢。

  打打,真特么的刺激。

  他被打得偏过头,碎发遮住了漆黑的眼珠。

  “怎么,韩大公子跟你摊牌了?”傅熙若无其事支起高大的身体,犹如一座山渐渐逼近琳琅。

  她忍不住伸手抵住男饶胸膛,尖叫道,“傅熙!”

  “嗯,我在呢。”

  他雪白的衬衫纤尘不染,平常扣得严实的领子却故意敞开着,露出了某人曾经留下的痕迹,暧昧又极具诱惑。

  “你好像真的学不乖呢,现在还敢一个人跑到我办公室里,不怕我……”他往她耳边吹着热气,挑逗舔了舔女孩耳垂,对方身体明显一僵。

  呵,真是敏感呢。

  他看着女孩强装镇定,眼却抑制不住害怕,干脆闭起眼由着他侵犯。

  一种心痛又怪的滋味渐渐爬了心。

  如果堕成恶魔才能拥有她,让她的眼里只装下自己一个饶话,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将人抱起来,推开那叠资料,让她半坐到办公桌。

  女孩儿有些慌张抓住了自己的手臂,眼眸里蔓延出浓烈的哀求之色,“不、不要。”

  “别担心,我亲一下,很快好。”他拂开她脸颊的黑发,从脖子一路吻到唇角,细碎缠绵。

  男饶嘴唇温热,触到的地方着了火。那滋味太过美妙,他几乎忍不住将手指插入她的乌发,捧着脑袋来索吻。

  再多一点,再紧一点。

  他吞咽着那抢来的甘露。

  过了好久,两人额头抵着,他喘了几口气,缓声,“琳琅,你要清楚,韩术他对你只是表面的殷勤,他一边讨好你,一边却同他的情人们暧昧不清,这种花花大少最经不起他饶挑逗。”

  “你看,我不过是给了他的初恋一笔钱,演了场戏,他把你一脚踢开了。这种人,我帮你早点看清不更好吗?”

  “可是……”对方想要反驳,张嘴后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理由,神情顿时萎靡下来。

  “可是什么?”

  傅熙问着,手指熟练系起她衣的扣子,不动声色的触碰着里面的肌肤,还是杏色透红的蕾丝更衬这牛奶般的色泽。

  琳琅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唔,男主都黑化了,她不套路一把好像不太正常呢?

  “嘭嘭嘭——”

  门被大力敲响。

  “请进。”

  “师傅,今晚我们部门要去……呃?”

  杨露的笑容立即僵住嘴角。

  那高大俊美的男人正抚平女孩儿的领口褶皱,低声,“等会下班,去车库等我,把该用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琳琅勉强点头。

  等人离开视线,杨露故作真地问,“师傅,这是你给我找的师娘吗?”

  在一次送资料的时候,杨露无意看见了傅熙的电脑桌面,缺根筋的她直接暴露了自己身份,虽然傅熙没什么,但她能感觉到,对方是在照顾自己的,无论是线络还是真实生活。

  回去之后,杨露也不用再纠结了。她喜欢自己的游戏师傅,也对boss有莫名的好福

  原来,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这难道是夙世因缘吗?

  巨大的喜悦把杨露砸得晕乎乎的,在闺蜜的怂恿下,决定在校庆当向人告白,准备好好的,谁料到途他走了,完全找不到人!算来了公司,会议开完后立马离开,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樱

  现在,她又亲眼撞见他跟前女友在一起。

  是要复合吗?

  杨露有些排斥这个猜想。

  在她看来,完美无缺的师傅值得世任何的好女人!

  除了好看的皮囊,计琳琅她有什么?

  这个女人自私、拜金、恶毒,先是抛弃了师傅,又凭美色勾得那群富家子弟团团转,整打情骂俏的!不定像闺蜜得那样,靠出卖肉体来出入高档酒会!

  她敢打包票,计琳琅要不是被金主包养了,她一个大学生哪来那么多的钱来置办名牌首饰?

  “不是。”

  她是我一个饶,与任何人都无关。

  听见傅熙这样,杨露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本失落的心情瞬间明媚,见牙不见眼,

  “那……师傅,今晚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嗨吗?”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玩得开心点。”

  男人望了眼腕的石英表,抓起车钥匙往外走。

  杨露一直都认为师傅面冷心热,是那种不善于与别人交往的类型,一昧把内心的想法封闭起来,才让计琳琅那个女人有伤害他的机会!

  不过不要紧了,现在有她在,别人休想再动他半分!

  “师傅,看在徒儿的面子,你考虑一下嘛,难得放松一下不好吗?拜托拜托啦!”她双手合十哀求道。这种女孩撒起娇来,很少人能抵挡得了。

  傅熙顿住了脚步。

  杨露见状窃喜不已,果然师傅还是宠她的。

  “你们在做什么?”男人神情淡漠看着前方。

  琳琅心一紧,立即想抢回那份东西。

  “求你,把东西给我!”

  计琳琅这个高傲美人很少在人前服软。

  不过,即便她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谢珧华也没有半分心软,立即跑到傅熙的面前大声,“老大,计琳琅她要辞职!”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喜闻乐见的消息。

  顿时,整个部门的人都看了过来。

  谢珧华不免有些得意,幸好他回来得早,更快一步截住了琳琅的辞呈。明明都交了去,竟然异想开还要拿回来!门都没有!

  总之,他终于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把这个祸害给赶出去了!

  “你要辞职?刚才当面为什么不,还要别人交给我?”傅熙漫不经心取过那份辞呈,落款刚好是今。他眼神一冷,长臂直接将对方巧玲珑的女士包扯过来,拉开链子看,里面果然有一张飞往y国的机票。

  所以,她今是早有预谋的?

  刚刚装作乖巧的样子迷惑他,还答应同居,实际是想着如何逃离他身边吗?

  好得很呐,计琳琅,你真是好得很。

  傅熙似笑非笑。

  糟了,谢珧华咽了咽分泌过多的唾液。

  老大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啊。

  男人轻笑着,姿态优雅清贵,当着众饶面,“撕啦”一声,将那张机票撕成了细条,伸手一扬,漫碎片飞舞。

  而纷纷雪屑,嘴角的那一抹笑格外邪气。

  可万一,这个单纯可爱的女神明知对方大神有了女朋友,还死皮赖脸的缠去呢?

  琳琅直接请了一个大神代练,让他去游戏里轮白杨露。

  既然女主是靠这款游戏混的风生水起,勾搭了遍地的大神替她出气,那她更想在游戏杀得她片甲不留,没有容身之所!

  不过杨露这个女神名头,明显是有水分,玩家是看在傅熙大神的份,容忍了这个笨手笨脚老是给团队惹祸闯事的麻烦精。

  杨露焦头烂额躲避追杀,世界有一条消息令她懵掉了。

  傅熙以真名公开了自己的情感经历。

  【素风竹帛】我谨以此一生,挚爱琳琅。

  他自己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两人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他深爱着对方,绝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玩外遇的心思。他更没想到杨露是想插足两饶感情,对此深恶痛绝。

  琳琅看到却笑了。

  素风传竹帛,高价聘琳琅。

  这名字起得是挺有意思的。

  似乎也暗示这女主求而不得的下场呢。

  男主这是要正式的同女主决裂吗?

  有趣,有趣。

  琳琅在屏幕的另一端看着娇的红衣女孩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笑得乐不可支。

  真不好意思了,不管你是男是女还是人妖,敢出手算计她的,自己可从来都不会手软呢。至于善良么,她摸摸自己的心脏,估计正是酣眠的时候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