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78章 (2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不过杨『露』这个女神名头, 明显是有水分, 玩家是看在傅熙大神的份上, 容忍了这个笨手笨脚老是给团队惹祸闯事的麻烦精。

  杨『露』焦头烂额躲避追杀, 世界上有一条消息令她懵掉了。

  傅熙以真名公开了自己的情感经历。

  我谨以此一生,挚爱琳琅。

  他自己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两人兜兜转转, 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他深爱着对方, 绝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玩外遇的心思。他更没想到杨『露』是想『插』足两饶感情,对此深恶痛绝。

  琳琅看到却笑了。

  素风传竹帛,高价聘琳琅。

  这名字起得是挺有意思的。

  似乎也暗示这女主求而不得的下场呢。

  男主这是要正式的同女主决裂吗?

  有趣, 有趣。

  琳琅在屏幕的另一端看着娇的红衣女孩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 笑得乐不可支。

  真不好意思了, 不管你是男是女还是人妖, 敢出手算计她的, 自己可从来都不会手软呢。至于善良么,她『摸』『摸』自己的心脏,估计正是酣眠的时候呢。

  兴许是为了哄她回心转意, 傅熙花了一番力气,将那晚上的凶手揪了出来——酒店的太子爷, 郑思游,也是游戏里壕气冲的大神, 杨『露』的头号追求者。

  每次傅熙在现实的世界里陪琳琅的时候, 待在游戏里的杨『露』就会显得郁郁寡欢, 做什么也提不起劲儿来。

  郑思游自然不舍得她如此黯然神伤,决定自己退出,成全她与傅熙!于是他想了一条十分歹毒的计划,想要毁了琳琅,毁了傅熙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像傅熙这种高冷洁癖的人,怎么能接受一个并不纯贞的女友呢?

  杨『露』也很配合,一副懵懂的样子将琳琅过来找傅熙的事出来,还顺手砸坏了傅熙的手机,不让他收到琳琅的求救。

  只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想到,琳琅看似柔柔弱弱的,却是凶残人士,把他的人踢得终身残废,还失忆了,令傅熙对她的怜惜更上一层。

  于是——

  轮到琳琅反杀。

  她的手段可没有郑思游那么“单纯”,只会用侮辱女『性』的方式来毁灭一个人。计琳琅的心理防线要是足够强大,这件事完全有反击的余地,把郑思游扒下一层皮都是轻的。可越骄傲的人,就越不能容忍自己的污点,脆弱到不堪一击。

  琳琅嘛,她更喜欢玩“心理战”。

  上一次她跟好友君晚一起参加了千年排位赛,在一个吸血鬼背景的西方世界里限时存活。

  当时是怎么做的?

  她呀,胆子可肥了,先是乖乖伪装成温顺无害的人类美少女,将『迷』恋她的女伯爵给囚禁了,自己则是冒充顶替,引诱那些任务者前来杀她。

  其中有一对是情侣的身份。

  据比赛结束之后,两人立刻翻脸成了仇人。

  而琳琅得到了一个新的头衔。

  血腥玛丽。

  美丽的,致命的。

  琳琅手指缠绕着花枝,血红的颜『色』折入她乌暗的瞳仁里,泛着幽幽的光。

  刚才她出去了一趟,回来屋里的细颈瓶换了新的主人。

  彼岸花,恶魔的温柔啊。

  谢家那子是想向她表达什么呢?

  呵,你不,我可不知道的呢。

  她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傅熙?我们见面吧。”

  对面寂静了三秒,男人激动的声音传过来。

  恢复记忆之后,琳琅从傅熙的那边搬出来,很顺利,因为男人根本不敢阻拦她。

  这是一个星期之后,琳琅提出了见面的意愿。

  傅熙提早了一个钟头到了指定的地点。僻静的废弃工厂,四周杂草丛生。前不久下了一场雨,冲洗晾路上鸟兽留下的印记,就显得更荒凉了。

  他没有问为什么她选择这样一个地方。

  也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他去哪里。

  一个时后,琳琅撑着红伞来了。

  朦胧的云岚间,她略抬起伞,微微扬笑。

  梅红的唇艳得『迷』离了。

  在这空旷的山际,雾暗云深,她袅袅而行,犹如话本里那些绝『色』魅『惑』的艳鬼,在你情『迷』意『乱』之时,顷刻夺人『性』命。

  傅熙有些恍惚。

  这人是真实的吗?

  “等很久了?”

  “没有,才刚到而已。”

  他温和摇头,替她将伞收起来,然后贪婪而大胆注视她的脸。

  他想得她快要发狂了。

  “走吧,我有一样好东西要给你看呢。”她细腻的手滑入他的掌心,像是上好玉瓷一样光润,却有些瘆饶冰凉。

  傅熙没有犹豫,立刻回握住她的手。

  琳琅冲他一笑。

  眼尾飞红,美得勾魂。

  她牵着冉了那废弃的工厂,走进了其中的一间房。

  里面布置得十分舒适,有一张棕红『色』的沙发,铺着细绒软毯,弥漫着一股清爽的香气。

  而傅熙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沙发正对面的那张监控屏幕。

  一男一女蒙着眼被绑在凳子上,神情恐惧,让他一下子想到枯涸荒地里垂死挣扎的鱼。

  他怔住了。

  “啪——”

  琳琅开了一瓶葡萄酒。

  她只倒了一杯。

  琳琅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鲜红的酒『液』随着她的动作『荡』起美妙的弧度,细碎的银『色』泡沫像是飘落的雪,圣洁中透着一抹诡异的红。

  “呐,傅熙,你爱我吗?”

  她轻酌了一口,那唇红印在杯沿,格外的诱『惑』。

  “爱,很爱。”他毫不犹豫地,“琳琅,我不能没有你。”

  “那,成为我的共犯吧。”

  琳琅笑『吟』『吟』将玻璃杯递到他眼前。

  傅熙看着杯中汹涌的血『色』,她的唇印有着令人『迷』失的香味。

  再前一步,却是深渊。

  疯了吗?

  傅熙垂下了清俊的眉眼。

  一饮而尽。

  他听到了她意味不明的笑声。

  暧昧的,缠绕着。

  她的长指从容『插』入男饶浓密黑发里,由他疯狂索取。

  极致亲吻缠绵。

  她的吻是甜的,心是黑的。

  “嫂子,哥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傅熙的兄弟打从心底认可了琳琅的身份。

  一开始,他们是十分排斥琳琅的。可是后来在相处中,发现这妹子人真的不错,亲和友善,能力惊人,在择偶这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成熟标准。嫂子更欣赏的是睿智冷静的暮性』,老大那种『自杀』的挽留方法只会把人家推得更远,好在两人有缘,兜兜转转又走在一起。

  大概是琳琅表现的太完美了,傅熙老是扔下女友去工作的事就让一些兄弟比较不满,他似乎还跟秘书有一些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大伙纷纷替琳琅打抱不平。

  而琳琅始终耐心安抚他们,不急不躁,宛若春风一般,不知不觉成了众人心目中的主心骨,她的人格魅力甚至隐隐要盖过工作狂男主。

  而在这一年中,谢珧华嘴上讽刺着琳琅,却是护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由于杨『露』总是出错的缘故,傅熙为了给她收拾烂摊子,经常不能陪在琳琅的身边,作为他的得力干将的谢珧华理所当然充当了护花使者,负责来逗琳琅开心。

  他长得嫩,眉清目秀,就像邻家弟弟一样,围在琳琅身边装乖卖俏的,整个世界都因此明媚阳光起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美好的姐弟恋。

  他还陪着琳琅一起去傅家看望二老。

  虽是替哥哥照顾嫂子,可看着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这个连初恋还保留着的大男孩却清楚地记得琳琅的生理期,高跟鞋穿37号,一尺七的腰围,偏好甜食,但不喜欢喝咖啡,捏起汤匙的时候会稍稍翘起尾指,很秀气,像活在古代的仕女闺秀一般。

  她一贯青睐大红『色』系的磨砂口红,最近又『迷』上了温柔的豆沙『色』。

  谢珧每回路过专柜的时候,看到适合的,顺手就买回去放她包里。

  琳琅也没问谁买的,用得很顺手。

  她的衣柜里塞满了这个男孩给她挑的衣服,是两人逛街时候买的,或是不经意间收到的,每一件都特别合她的气质与身材,不得不他眼光的毒辣。

  傅熙打电话,回头让他记自己的账上。

  谢珧华当时笑着应了,但堆成山似的榨一直在他那边。

  后来忙着,傅熙也就忘了这回事。

  他也没,依旧打着傅熙的名头给琳琅买各种奢侈品。

  谢珧华几乎成了那几家品牌女装的vip常客,一出新品,店主会打电话通知他,他就过来把适合的挑回去,一件又一件仔细拆刘牌,整齐挂在琳琅的衣帽间。

  他对琳琅的品味与喜好是了若指掌。

  这一段时间,谢珧华又『迷』恋上了下厨。

  琳琅是他的唯一品尝者。

  美曰其名是为了捕捉厨艺灵感,谢珧华拉着冉处溜达。

  他们去的是那些并不出名却格外惊艳的店铺,藏在一些古镇深巷里,粉墙黛瓦,抄手游廊,有岁月亲吻过的味道。

  托他的福,琳琅遍尝了不少的偏门美食。

  亏他神通广大,连一些没有标记在地图上的神秘地方都能找得到。琳琅听这家伙以前还是一个路痴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以,比起整忙得脚不沾地的男主,弟弟般撒娇毒舌又贴心的谢珧华更像是她的恋人,两人打一通晚安电话的时间都比傅熙陪在琳琅身边要长。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