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62章 法老前女友(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豆大的雨点砸落在玻璃窗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外面暴雨如注, 乌压压的空压得极低。爱花成痴的老管家正忧心忡忡那几丛新移植的黄棣棠。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 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 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 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 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 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 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 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 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 自己生气的模样, 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 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 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后来他就愈发大胆, 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

  一切都唯美的不可思议。

  空飘下了细碎的雪,冰凉的在眉心中化开。

  少年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雪地染上淡淡的猩红。

  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不过是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直到深夜,一辆轿车驶入江家。

  “那么,晚安了。”

  琳琅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发,眸如秋波,红唇冶艳,在灯光下愈发得『迷』离勾人。

  使美到极致,便成了蛊『惑』众生的魔。

  她刚转过身,男人三步并作两步,温热的身躯覆了上来,猿臂一伸,从后面将人抱起亲吻。

  “唔——”

  琳琅低低的惊呼被尽数吞没,反抗不成,只好柔弱攀附在对方的胸前,任由恋人温柔索取。

  心猿意马的男人却没发现,而被吻的人缓缓睁开眼,冷静的表情,哪有半分的意『乱』情『迷』?

  琉璃般剔透的眼眸透出一抹淡淡的幽蓝『色』,仿佛夜里飘忽的磷火,美丽、虚幻,然而是致命的。

  借着这个姿势,她余光轻易捕捉到三楼落地窗前的人影。

  他似乎怔在原地,一只手还维持着拉窗帘的动作。

  猝不及防看到了这亲热的一幕——他心爱的人在别饶怀里。

  机会来得刚刚好。

  琳琅眼底掠过一丝暗光。

  “琳琅,我爱你。”恋饶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满是缱绻的深情,真挚地,“嫁给我,好吗?我会用余生来爱护你、珍惜你!”

  琳琅只是抿笑不语。

  虽然距离有点远,有心人还是能分辨出两饶声音。

  不要。

  不要嫁给他。

  求你,不要丢下我。

  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谎也没关系,我会装作不知道。所以,求你了,不要答应他。

  我会疯的,真的会疯的。

  指甲嵌入掌心,楼上的少年死死盯着那娇艳的少女,她先是歪了一下头,认真盯着男人瞧,等把人瞧得浑身紧张了,她扑哧一笑,素白的手指头戳着男饶眉心,“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你就想把人拐走?想得倒美!”

  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不可置信连声问了好几遍,“这么,你是答应要嫁给我了?哪,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琳琅,快,快掐我一把!告诉我,这不是梦!”

  他惊喜得在原地打转,笑得合不拢嘴。

  陈青礼在人前向来是理智沉稳的,唯有亲热时有几分失控,更别现在,完全都控制不住自己冷静下来。

  琳琅被他的反应逗得乐了,眉眼弯弯,亲昵点零他鼻头。

  “傻瓜。”

  那男人显然是高忻疯了,猛然冲上来,将人抱起举高原地转圈,一圈又一圈,丝毫不觉得疲倦。

  女孩裙摆在细雪中飞扬。

  在严冬的冰冷夜晚,笑声传得很远。

  江起云缓缓松开自己紧握的拳头,纯白的地毯淌过一滩血迹,浓烈的腥味蔓延开来。

  凭借着甜美的歌声与清纯的面容,杨『露』迅速成了校内名人。有几个男生无意将录下的视频发到网上,一夜走红,人称“国民初恋”。

  论身材、长相、能力,杨『露』绝对不是计琳琅的对手,但后者长相过于妖娆妍丽,富有侵略『性』,满满的都是野心。

  很少男生都驾驭得了这种女孩儿,也很少女生会喜欢这种美到成妖的同『性』。

  在人缘方面,计琳琅就输了一筹。

  即便如此,琳琅也不打算上台抢女主的风头。

  她承认,演戏是人生的一种无上乐趣。

  可取悦大众的表演,她还真没兴趣。

  不过坐以待毙,可不是琳琅的风格。

  校庆前几,就有个老师找上琳琅,问她能不能当一下志愿者,因为有外国友人要来参观校庆。

  队伍里面还有几个调皮爱闹的朋友,大人头疼得很,但沟通又不顺利,搞得双方都不怎么愉快,于是她很自然就想到了身为优秀留学生的计琳琅。

  大部分的孩子对漂亮姐姐会抱有一种好福

  而这种好感,在琳琅身上发挥到极致。

  “哇,姐姐,你是仙女吗?”

  “仙女姐姐,我要抱抱!”

  “滚开,胖子,仙女姐姐是我的!”

  蓝眼睛的男童凶巴巴抱住琳琅的纤腰,一副护食狼犬的姿态。

  孩子们委屈瞅着这个霸王,想要靠近琳琅又不敢。

  大人们看了笑得很开心。

  “真是漂亮的华夏姑娘,可惜我道森家没什么福气啦!”中年人戳了戳男孩的脑门,“谁叫你晚出生呢,我的可怜?”

  男童不理会他父亲的调侃,仰着脸,“仙女姐姐,你等我长大好不好,我会用功读书,努力赚钱,给你买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住大房子!还带你去环游世界!”

  人鬼大,口气倒是不!

  “好啊!”琳琅别着长裙蹲下来,认真『摸』了『摸』他『毛』绒绒的脑袋,“男子汉要到做到哦,你要好好读书,认真生活,成为一位优秀、有担当的绅士,到那时候,再来找我,好吗?”

  “那咱们拉钩!”霸王显得很兴奋。

  琳琅哄着他应了。

  没想到这长得跟使一样的家伙,趁着与她拉钩的时机,吧嗒一声亲她嘴上了,还特别响亮的那种。

  “你要记得,盖了章,你就是我的人了哦,不可以喜欢别的朋友!更不可以亲他们!”他脸红扑颇,该的话一点也不含糊。

  “好,我知道了,你这个爱偷袭漂亮姐姐的流氓。”

  琳琅伸手擦了擦他嘴上的胭脂,很是苦恼地。

  “才不是流氓,我,道森艾伦,是你未来的丈夫!”鬼嚷嚷道,还格外挑衅斜了一眼旁边的青年。

  还没断『奶』的屁孩,当真讨厌极了。

  什么喜欢,不过是贪恋对方的一时美貌罢了。

  傅熙黑眸依旧淡薄,余光却掠过了那窈窕的身姿。

  湖『色』对襟齐胸襦裙,上饰水鸟缠枝莲纹,手执团扇,玉坠下的素『色』流苏随着步伐袅袅娜娜,妩媚又多情。

  臂上的薄纱仿佛绾着月『色』,金钏隐隐约约,衬得那肌肤晶莹若雪。

  青年眼神愈发幽暗。

  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给谁看?

  校庆的演出在晚上般开始,作为志愿者,琳琅本该在后面的一排,但家伙吵着要她抱,大人们纷纷表示不介意,她只好坐到前排。

  右手边的是傅熙。

  他拨开了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成熟『性』感,散发着致命的魅力。特地从他面前绕过的师妹们无一不是悄悄打量了好几眼。而等她们把视线转移到旁边的琳琅时,又是一副大受打击、芳心破裂的样子。

  别是她们,就算是那些外国嘉宾,心照不宣将两人凑成一对。不然琳琅怎么会坐他旁边?

  过一场热舞之后,杨『露』笑容羞涩登场,仿佛邻家妹。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