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48章 魔帝前女友(2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稍后就来!

  大婶们不满嘀咕起来。

  “谢谢。”琳琅接过杯子,在掌心里旋了一圈,有些犹豫地问,“他……还好吗?”

  对方的脸『色』有些古怪。

  “你放心,他没事。”

  至少,还没死。

  对方应该不知道吧?只要她每来探监一次,那个俊美的男人都会被狱霸们狠狠修理一顿。

  这所监狱里关押的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人,仗着一身蛮力,专门欺负瘦弱的新人,最喜欢的就是揪住别饶头发,像砸大西瓜一样砰砰摔到墙上。

  然后笑嘻嘻的观看血浆迸溅的场景。

  终日以此为乐。

  傅熙是他们嫉妒的对象,下起手来就更狠了。

  这个男人明明犯了杀人罪,判处了无期徒刑,一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可就算这样跌落到谷底的人生,始终有一个痴情的女人守着他,不离不弃。

  大家都是一样的烂泥,以后也只能腐朽在监狱里,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双眼中充满着希望?

  大佬们不爽了,盯着他找茬。

  男人几次被打到送进医院,医生们以为他没救了,结果又奇迹般活了下来。

  傅熙正在积极接受劳改,打算减刑成功后同琳琅团聚。他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在一年之中就从无期徒刑变成有期徒刑,上级怜惜他是一个高智商的人才,给他开了绿灯。

  毕竟当初死的那个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年轻人犯不着因为这个死有余辜的家伙搭上自己的余生。

  十年之内,他若表现良好,三十岁之前也许能够出狱。

  这是上面的人透『露』的信息。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琳琅被狱警领着去核查身份,这里的人对她很熟悉了,略微扫了一眼身份证以及相关材料就让人进会见厅了。

  一层薄薄的玻璃隔成了两个世界。

  琳琅随着其他人,坐在靠左侧的第一个位置上。

  等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一个穿着制服的美女狱警带着服刑人员出来了。

  傅熙是第一个人。

  男人剃了板寸头,身形消瘦,不过就算穿了一身蓝『色』的条纹囚服,也没有丝毫的猥琐气息,他的仪态与风度反而比之前更加的俊美清雅,叫人怦然心动。

  女狱警脸上流『露』出几分娇羞的神态,似乎在仔细嘱咐着什么,男人只是冷淡点头,并不话。

  从一进来,他的整副心魂都落到那个黑发女孩的身上。

  她好像又瘦了些。

  不知道有没有好好按时吃饭?

  是不是还喜欢光着脚到处跑?着凉了怎么办?

  他坐在她面前。

  “你的伤……”

  “你这个?”

  傅熙『摸』了『摸』他的眉骨,那里有一道划过的狰狞血痕,渐渐结了痂,稍微变淡了一些。

  监狱里那些人看他不爽,就趁人睡觉的时候,弄来了根铁丝,想要毁他的脸。

  “没什么,不心磕到了而已。”他轻描淡写,不想让她知道里头的暴力与血腥。

  琳琅没话。

  这里面的内情很容易就能猜到。

  傅熙见不得她皱眉,冲着她笑了一下,装作苦恼地,“是不是很丑?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呢,现在怎么办才好?”

  琳琅被他逗笑了。

  他就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撑着下巴,手指轻点着脸颊,深情的,眷恋的,看着她笑。很早之前,他就是被这种笑容俘虏的,弯起来的眼睛像边的月牙,又有点儿调皮。

  他不禁伸出手来,贴上那层冰冷的玻璃窗。

  仿佛这样子,就能离她更近一些。

  可是,还不够。

  远远不够。

  男人突发奇想。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一米八七的高大男人,就像个幼稚透顶的孩,将整个脑袋都凑过去,使劲儿压着,好好一张清隽绝美的脸,都被玻璃窗挤得变形了。

  成了名副其实的肉饼脸。

  众人心想,这货是来搞笑的吗?

  “好丑啊。”琳琅,脸上是嫌弃的神『色』。

  傅熙却笑得很开心。

  “呐,傅熙,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女孩垂下了精致的眉眼。

  “你。”

  他仍然固执的将脸贴在玻璃上,紧紧的,充满渴望的看着他心爱的人,怎么看也不会厌倦。

  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呢。

  那滋味很难受,像是有人重重挤压着心脏,他一呼吸,就觉得有无数钢针在扎着。在一片晃动的人影与呼救声中,他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了她。

  手里抱着一个脸蛋皱皱、长得很丑的新生儿。

  怎么是个男娃?

  傅熙有点儿不高兴。

  因为这臭子是个粘饶讨厌鬼,整喜欢抱着妈妈不撒手。

  再然后,他被气醒了。

  心跳又恢复了正常。

  后来想了想,其实生个皮猴也不错,万一他跟琳琅发生了什么矛盾,就让这子去调和,皮糙肉厚又耐摔,正好。

  他就这么想着,对面的人话了。

  “谢珧华他向我求婚了。”

  轻轻的,犹如一根落地的羽『毛』。

  男人怔了怔。

  忽略心脏的抽搐,他突然有一种“这样挺好”的念头。

  他毕竟入过档案,在暗无日里的监狱里待过,她若是要跟他,以后也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她是杀人犯的妻子。

  之前他也有过这样的想法,离她远远的,不干扰她的幸福。

  但是做不到啊。

  他做不到将最爱的人拱手让人。

  他其实很气。

  气到想把她给关起来,让自己一个人看。

  他总想着,再等等,他再努力一把,也许他们真的能走到最后呢?

  现在,梦醒了。

  “谢珧华他就是一个混蛋!”傅熙骂了整整十分钟。

  琳琅根本『插』不上话。

  狱警们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平日里斯文儒雅、冷静自持的男人,如何话里不带一个脏字的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句句还不带重样的。

  最后,那张凑在玻璃上的肉乎乎的愤怒的脸,突然笑了。

  “但是——”

  他的眼睛被挤得变形,看起来很可笑。

  他贪婪看着她的脸,却,“他比我好,比我更清楚的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最值得珍惜的。”

  最后悔的,是他没能在她最害怕的时候赶来,像个从而降的神一样,将她解救,从此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能他这种人,不配得到吧。

  “所以,你是同意了?”琳琅挑眉。

  不同意。

  死也不同意。

  他现在就想越狱把那个狼心狗肺的兔崽子给宰了。

  “如果,你真喜欢他的话。”

  可到最后,他还是心软了。

  这是他最喜欢、喜欢到心都要疼聊人啊。

  大概是发泄了一通,在后来的十五分钟内,傅熙比以往要来得沉静,有条不紊着他的安排。

  他,婚服其实他早就自己做好了,大红嫁衣,凤冠霞披,就挂在新居的阁楼上,一直很遗憾没能亲眼看她穿上,如果合适,就用那套吧,当他送的新婚礼物,也是最后一份惊喜。

  他,他在那家开满鲜花的镇盘了块花田,种了她最喜欢的海棠,兴许现在已经开花了,她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他还——

  对不起。

  那句祝你幸福,我不出口。

  “这是谁的猫啊,真可爱!”

  “好想把它带回家啊!”

  “猫咪饿不饿呀,姐姐这里还有饼干哦!”

  结束任务的琳琅目不斜视走过。

  被一群女孩子围住的黑猫一开始还挺骄傲的,后来看那个人越走越远,终于方了,它美丽善良聪明能干的姐姐主人不要它啦?

  “嗷呜——”

  它一个热泪,一个飞奔,誓要平她怀里。

  主人再爱俺一次!

  对方旋身完美躲过。

  “啪——”

  家伙整张猫脸都糊在了墙上。

  琳琅抱着胸,用脚尖无情戳了几下“尸体”。

  “我的可爱,你还活着吗?你主人最近没钱买棺材,只能把你丢到荒郊野外喂流浪狗了哦。”

  猫:“……”

  它可能遇见了一个假的铲屎官!

  琳琅看着这只黑猫傻乎乎瞅着她,流出了两管鼻血也不知道。

  “你这个二货。”

  “主人我不二!”它控诉。

  “流鼻血了。”

  “啥?”

  然后,它伸出爪子一『摸』,是红的,很好,立马躺在地上抽搐,还朝着她挥舞着爪子,一副“主人我们永别了来生再见”的悲情模样。

  琳琅:“……”

  反正,在回去的路上,它如愿以偿蹭到了自家美丽姐姐的怀抱。

  啊,受伤什么的真是太美好了!

  休息了几,趁着煤球猫呼呼大睡的时候,琳琅打算去女主部看看君晚。

  也不知道她回来了没有?

  一过去,巧了,君晚身边还站了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冷漠冰寒的气息,却独独对人满脸柔情。

  哟,『奸』夫呀?

  搞事,搞事!

  琳琅坏笑了一下。

  “阿晚,你回来啦?我好想你呀!”她笑嘻嘻平对方的后背,熟练搂住女人纤细袅娜的腰身,挑衅般看了男人一眼。

  这个臭丫头是想要找死吗?

  男人危险眯起了眼睛。

  “好好话,不要动手动脚的。”君晚一边着,却下意识扶住她,让人能站稳,不至于摔跤。

  亲密的姿态让对面的人看了眼红。

  琳琅笑得更开心了。

  “这个人,好像不是任务者呢。”琳琅一眼就看出来了,伏在好友的耳边悄悄地,“你又招惹了任务世界的人了?”

  第一美人总是不缺各种追求者。

  可惜这个美人儿啊,是高岭之花,寻常人,摘不得,摘不得。

  “他是我上个世界的男主,身份有些来头,所以追着我到这了。”君晚淡淡地。

  “啧啧啧,亲爱的你艳福不浅哦。”琳琅调笑。

  某饶眼风凌厉扫了她一下。

  琳琅立刻往嘴边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禁言。

  君晚挑着眉,美丽妩媚的丹凤眼一片漠然,“秦昊,我过了,任务是任务,现实是现实,我对你,从头到尾,没有半分想法。”

  那个叫秦昊的男人紧紧抿着薄唇,“你骗我,你明明喜欢我,还为了我挡刀!我、我不相信你会这样绝情!”

  “那只是,任务需要,而已。”琳琅笑眯眯的攀在君晚的肩膀,“除了我,阿晚可不会喜欢上任何饶呢。你是吧,亲爱的?”

  君晚:“……”

  这坏蛋又在捣鬼了。

  “你、你们?!”男人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琳琅搂住饶脖子,对着脸颊上来就是一记香吻。

  君晚:“!!!”

  老娘一世清白,就毁在这个恶魔的手上了。

  见证“『奸』/情”的男人悲愤的跑了。

  琳琅伸出手,像只狡黠的狐狸一样得意邀赏,“你看,我把人给你完美的打发走了,你要怎么谢我呀?”

  “噢,这个啊。”她招了招手,“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

  琳琅疑『惑』凑过去。

  柔软的唇瓣顿时落到脸颊上。

  “第一美饶吻哦,价值连城呢,亲爱的你要好好收藏哒!”

  君晚大笑着跑开。

  琳琅:“……”

  哒你个大头鬼!

  正好君晚结束任务,琳琅就磨着人去浪,两人一猫,剑走涯。

  当然,浪完了还是要回去工作的。

  她打着呵欠接了一单。

  又是绝处逢生的高等世界。

  有的玩了。

  『色』微明,床榻上的女人幽幽转醒。

  身边睡着一个男人。

  她半坐起来,乌黑的发缓缓滑落到赤/『裸』白皙的后背上,只是肌肤上大片的淤青与红痕看起来实在狰狞。

  啧,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琳琅忍住了将人踹飞的冲动。

  她两指捏着下巴,想着,这次的剧情很带感啊。

  一个现代的女高中生穿越了,她与众不同的言行实在是大魏朝里的一股清流,虏获了不少王孙贵族的爱慕。

  睡在她旁边的这位,虽然贵为整个大魏王朝的至尊,却对穿越女求而不得。

  而她这次,是魏京的第一才女,周太傅的掌上明珠,魏王未过门的青梅妻子。

  谁能想到,那个翩然如陌上公子的男人,却将她『迷』昏了送上暴君的龙床。

  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

  暴虐成『性』的魏帝看中了活泼可爱的穿越女,不顾大臣的反对,要纳她为妃。为了打击一向看不顺眼的弟弟,勒令魏王在同一与周家姐举行完婚仪式。

  男主假意奉命,暗地里却来了一出李代桃僵的戏码,将本来要成为他妻子的周琳琅塞进了进宫的红轿子。

  魏帝当晚回来看见若了包,怒不可遏,将火气全撒在周琳琅的身上。

  周琳琅第二在疼痛中醒来,不堪受辱,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而那位穿越女,顶替了周琳琅成为太傅的女儿,活得滋润极了。

  经过一系列虐心虐肺的情节之后,她与魏王结成了一对神仙眷侣,游玩世间。而魏帝为了她散尽后宫,孤独终老。

  呵呵。

  好一出深情的戏码!

  她现在很想杀人呢,怎么办?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后来他就愈发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

  一切都唯美的不可思议。

  空飘下了细碎的雪,冰凉的在眉心中化开。

  少年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雪地染上淡淡的猩红。

  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不过是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直到深夜,一辆轿车驶入江家。

  “那么,晚安了。”

  琳琅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发,眸如秋波,红唇冶艳,在灯光下愈发得『迷』离勾人。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