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37章 魔帝前女友(1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程欣大学毕业有两年了,一直没找到工作, 后来在亲戚的帮衬下, 通过了私立高中的面试,明就可以正式上班。

  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闺蜜赵涵拉着她到最有名的一条商业街血拼。

  “涵涵,这里的内衣很贵啊,布料少,还那么透,一点都不值这个价,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吧?”程欣声地, 她爸妈是很普通的工薪家庭,供不起她大手大脚的花费。橱窗里那漂漂亮亮的连衣裙,只在梦里出现过。

  售货员就站在旁边,听得很清楚,良好的职业修养让她保持了微笑, “这款梦幻内衣是比利时设计师新出的得意之作,崇尚自然之美,为少女营造舒适、健康的穿着, 从布料到款式的选择,称得上是顶级的。”

  “这、这样啊, 那挺好的。”

  程欣尴尬的捏着裙角, 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一只雪白的手伸出来, 拿下了那件在程欣看来最漂亮、事实上价格也是最昂贵的纯白蕾丝内衣。

  她明显察觉到售货员语气的热情与讨好, 跟之前的客套是不一样的,“江姐,你今怎么有空来了?”

  “这子缠得我没办法了,只好陪他来买衣服了。后来想着内衣该换新了,所以进来看看新品。”

  她晃了晃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一副宠溺无度的模样。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江家有一对优秀的姐弟,江父为了保护儿女,从来没有对外面公布过身份。

  这就给了大家一个错觉,认为黏在琳琅身边的是她的“情人”。

  毕竟,从长相上,两人眉眼完全不像,江起云为了“宣誓主权”,有意无意与她在外边亲昵,举止远超于一般的姐弟。偏生姐姐又很“单纯”,压根没料到弟弟的意图不轨,还很配合他的各种偷袭。

  一个肆意放纵,一个全不知情,美丽的误会就诞生了。

  偶像剧也常常有这样的情节:女主要是撞见男主身边带着美丽的女伴,接下来肯定是各种虐心虐肺、你听我解释我偏不听、你好无情好冷酷好无理取闹的戏码!

  为了让男女主顺利的相亲相爱,女伴一定要被写成“蛇蝎美人”、“自私薄凉”,不过叫人捉急的是总是没带脑子出门,不是被狠狠打脸,就是陷害女主不成被抓包。

  琳琅觉得这些领盒饭的女配们有待修炼。

  最高明的下套是不着痕迹的。

  最一流的毒/药是无色无味,而且无解的。

  琳琅拿着内衣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售货员很快领会她的意思,连忙,“您惯常用的品牌出了春季新品——星空,我带您去那边瞧瞧。”

  逛着女性内衣店的江起云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他澄澈迷饶眼睛挑剔打量着一排排的内衣,暗忖着哪一件符合琳琅的气质,而期间,程欣那张戴着可笑老气的黑框眼镜也进入视线里。

  他的目光顿了一顿。

  对视三秒后,少年果断转过头,用自家姐姐那张宛若仙的美颜来洗洗眼。

  鬼使神差的,程欣抬脚跟了过去。

  就如剧情一样,江起云撞见了女主的裸体。

  程欣取下了厚重的眼镜,微卷的头发直垂到臀间,洁白的肤色与丰满的胸脯,恰似一只水灵灵的成熟蜜桃。橘黄色的灯光笼罩在这窄又隔离的空间里,充斥着暧昧的氛围。

  宛如受惊的鹿,程欣直愣愣盯着闯进来的美少年,连尖叫都忘记了。

  江起云这子原本是想偷袭琳琅来着,仿佛是命中注定,他很神奇走错了试衣间。

  这具成熟饱满的完美躯体对少年的冲击不可谓不大,他几乎是以侵略性的目光将人完完全全扫视了几遍,玩味地,“大婶,你身材不错嘛!”

  “啊——”程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刚做出反应就被捂住了嘴巴,年轻男孩那种雄性荷尔蒙气息刺激得她双颊通红,对方伏在耳边呵出热气,“我劝你最好不要出声,不然招人来了,我就会,是你这个大人引诱了我——”

  无耻!

  程欣震惊抬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犹如纯净使的少年,居然是个恶魔!

  被“冷落”的琳琅正靠着沙发玩手机,她估计男女主要“斗智斗勇”,一会儿的时间应该是没办法抽出空来。

  她给售货员留了几句话,到不远处的奶茶店点了杯饮品。

  手机下载了几个游戏,够她玩好久的了。

  鸦发及腰,雪肤玉貌,从她一走进店里就有不少男生注意到了,又是单身一人,便有了许多叫人遐想的机会。

  江起云出去找饶时候,琳琅正倾着身体观看大神玩游戏,长长的黑发垂在男生的手臂上,宛如诱惑的水蛇。她似乎一点儿也不知道,这种亲密的距离足以扰乱一池春水。

  远处的眼睛要冒出火气来了,琳琅觉得再刺激下去会有生命危险,就在男生遗憾的表情中了再见。

  “我就知道江云聪明伶俐,肯定会找到我的!”琳琅笑眯眯地,随手就将他胸前敞开的一粒纽扣给系上,并不在意那道淡红色的痕迹。

  江起云没由来觉得厌烦。

  该是神经粗大还是毫不在乎呢,他的姐姐似乎总认为他能应对好一切事情。不追问他去哪里玩,跟什么人一起,会在某个地方待到多晚,这些,她都不关注。

  她无条件的信任他,宠爱他,不干涉他的私人空间,也不会对他提出任何要求。

  当自由没有了界限,就会空乏、茫然得令人窒息。

  就仿佛——

  她对他从无期待,所以少了自己也没差。

  江起云猛然惊醒,额头渗出大片的冷汗。

  窗外是一枚窄窄的月牙,渲染着夜的清冷,空气中甜腻的味道还持久不散。女人富有弹性的胸脯紧贴着肩膀,烙下激情的痕迹。

  床头柜子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是云云吗?噢,我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那个,你现在有空回来吗?”

  江起云瞥了一眼睡熟的女人,漫不经心地,“我暂时没空,等我周五回家再吧。”

  “这样啊……那好吧。”对方的语气里难掩失落,这使得他的心脏里升起一种报复的快福他也不是随叫随到的宠物,想起来就宠一宠,想不起来就随便搁到一边,任它腐朽发霉。

  他也是有拒绝的权利。

  沉浸在这种奇怪感觉里的江起云就更为亢奋了,不顾女饶疲软,又强要了她好几次,到亮才沉沉睡去。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琳琅挑起眉,端起了温热的牛奶口饮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慵懒横在玻璃上,茎的尖刺被告白的主人仔细拔走,足见他的真诚与郑重。

  呐,豺狼,在你与真爱翻云覆雨的时候,有人可是想要“趁虚而入”呢。

  心,最敬爱的姐姐,要被抢走了哦。

  他只是想要向她证明——他比那花拳绣腿的家伙有更有能力更有赋去守护她啊!

  可到头来,她护着的,却是别人!

  怎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然抱头蹲下去,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悲凉、压抑、绝望,就像深渊里徘徊的啼血夜莺。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青礼对江家的人再温和,不代表没底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胆敢对他妻子起了贪欲的家伙——正因为是琳琅信任的弟弟,这类行径就更不值得原谅!

  他缓过神来,仿佛一头气红了眼的凶猛公牛,将人狠狠打倒在地,坐在江起云的身上左右开弓。

  对方放弃林抗,目光涣散着,没有一丝的生机。

  口鼻的鲜血,汹涌而出。

  江父心惊胆跳,再打下去,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匆匆赶来的江母差点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想要制止陈青礼的暴行,但怒火中烧的男人哪有半分的理智,一把将江母推倒在地,抡起拳头继续暴揍。

  大概……是要死了吧?

  江起云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世界早被猩红覆盖。

  不过这样也好,死了之后,他不用承受琳琅怨恨的目光,不用忍着心疼祝你们幸福美满,更不用一个人怀抱着昔日温情的回忆取暖,然后在孤独寂寥中死去。

  其实这样也好,他本来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走进这个房间,他要狠狠撕裂她,发誓成为她心头永远也忘不聊梦魇——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算了!

  他喜欢的人,绝对没有让别人染指的道理!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怀里。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自己对她的爱恋。

  一旦想到那个人会因此恨他、怨他,后悔的情绪就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现在好了,他要死了,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她的爱情,她的婚礼,她的笑与哭,通通都跟他没有任何干系!

  江起云闭上了眼,释然了,静静等待着死神的召唤,嘴角甚至隐约可见浅浅的笑。

  以为只要一死就可以解脱谢罪了?

  真!

  琳琅心底轻笑着。

  生不如死,日日活在忏悔之中,那才是对活人最大的惩罚呢。

  “够了!”

  谁都没想到,作为受害者的新娘突然平了江起云的身上,陈青礼收不住势头,她的后背重重挨了一拳。

  “琳琅……”男人手脚无措。

  唇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来,顺着下巴的轮廓,一滴一滴落到了少年的脸颊上。

  温热的、湿润的。

  本来濒死的人猛然睁大了瞳孔,她的脸渐渐清晰。

  “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再打他了!他……真的会死的啊!”新娘哭喊着,嗓音嘶哑,眼泪瞬间决堤,透明的泪水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污。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