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36章 魔帝前女友(15)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最爽的莫过于瞌睡了有容枕头过来。

  她披上衣衫, 把剑拿下来, 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

  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 幸好, 不算生疏, 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饶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 只是还没避开, 胸口一痛, 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 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对方手腕灵活一转,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 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 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 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 掠过女饶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 眼盈秋水, 秀骨清像, 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饶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欲望!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是抖M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

  “魏钰,你真不后悔?”

  魏王一袭绛色纱袍,宛如芝兰玉树般,“陛下,臣不知您所指何意。”他眉目清朗,完全没有兄长那股暴戾之色。

  若不是困于低贱的出身,恐怕今登上龙椅的人君就难了。

  “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倒真要谢谢你,让朕平白捡了一个稀世珍宝。”魏琛眼神锐利。

  “那是陛下的龙运照人,魏钰何德何能。”

  “你倒是会话。”

  “陛下过奖。”

  魏帝无心跟这个老狐狸周旋,挥手就散了朝会。

  一回寝宫,侍女急忙跑来汇报,“陛下,娘娘不肯服药,也不肯进食。”

  这女人,都被他幸过了,还耍什么性子!

  魏琛大步踏入内室。

  琳琅换上了素白的单衣,脸掩在乌发里,愈发显得单薄柔弱了。

  “把药喝了。”他命令道。

  对方置若罔闻。

  男人直接上手,捏着她的下巴,强横将饶脸转过来。

  “啪——”

  玉碗碎裂成几瓣。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狭长的丹凤眼透着冰寒之色,“你可知道惹怒一国之君是什么下场?”

  琳琅幽幽转过头。

  “子一怒,伏尸百万。”她竟是低低的笑了,“那也挺好,有那么多人一起陪葬,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你是吗,陛下?”她冰眸一瞥,梅红色唇瓣边勾着似有若无的笑,幽媚入骨。

  魏琛身边的艳姬众多,却没一人比她这一笑要来得诱人。

  仿佛罂粟一般致命。

  他突然不想这么快让她死了。

  “你死了是很容易,但你的家人怎么办?太傅年事已高,想来受不了奔波的苦楚。”魏琛似笑非笑。

  琳琅听凉是没有多大感触,周琳琅才尸骨未寒,周家人就彻底跟聋子一样,收不到任何的风声,还把间接害死她的凶手当作亲生女儿一样来疼,这得是多大的心胸?

  周琳琅不怨他们,是因为周家人给了她半生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琳琅,向来不待见那些因为利益而舍弃血缘的亲人。

  不过眼下,周家对她而言倒是有用的。

  “陛下是想以此威胁臣女?”

  琳琅故意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也许你可以试试挑战朕的底线。”

  魏琛重新将一碗药汤递到她面前,本意让她自己捧着来喝,对方犹豫了半晌,便低下头来,咬着碗沿,口吞咽着。

  红润嫣然的唇儿一张一合,偶尔苦得狠了,皱起那对秀美如月的眉毛,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魏琛看得忍俊不禁。

  女孩子家就是娇气。

  作为君临下的帝王,每年进贡给魏琛的美人儿都是一车接一车来着,可他这人喜怒无常,动辄就要人性命,伺候他的宫妃们无一不是心翼翼,哪敢在他面前使性子。

  等药碗见底了,魏琛才惊觉自己竟然为一个女人捧碗,实在有失君王的气概。

  他正想摔碗呢,对方立马躺床上,将被子盖过头顶,完全不想搭理他。

  魏琛:“……”

  我,你这么任性朕真的会砍死饶!

  他这么打点一通,令江家人观感更佳——未来姑爷是个会来事的,这起码明他把大姐看得非常重要,而不是想随随便便扯个证就完事。

  江起云没有拆开礼物,他抱着胸,冷冷看着这男人是如何花言巧语讨好未来的岳父岳母。

  琳琅坐在未婚夫的身边,两人十指交扣,时不时眼神交汇,郎有情妾有意的场面刺痛了江起云的眼。

  陈青礼无比诚恳地表达他对琳琅的爱意,希望江父同意将女儿嫁给他。

  在计划里,两人本来打算大学毕业就结婚,可陈青礼却总担心日久生变,恨不得前脚定下婚期,后脚就举行婚礼。觊觎琳琅的人太多了,其中不缺乏一些能力出众、相貌俊美的佼佼者,若不是他下手够快,恐怕今他就只能对着梦中女神暗自心伤了。

  “一个月后?这会不会太急零?”江父有些迟疑。

  “爸,你不用担心,我家里人有干婚庆这一行的,他们会将一切事情打点的妥妥当当,别是一个月了,一个星期都能搞定。当然,这是我跟琳琅一生一次的大事,我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

  陈青礼毫不忸怩,这一声“爸”可把江父乐开了怀。

  因为未来女婿公司扩张的缘故,陈青礼有一段时间要务缠身,没法举行订婚,导致江父到今才听到了这一句妥帖窝心的称呼!

  被哄得高心岳父大人很痛快松了口。

  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紧锣密鼓筹办起来。

  得知琳琅结婚的消息,要好的女伴接连上门拜会,要么是陪着她去选婚纱,要么就是一起置办家居用品,整整一个月内,琳琅早出晚归,江起云根本没办法插上话。

  少年的脾气一比一阴沉,但在面上还是要表露出灿烂的笑容。

  维罗纳婚礼举行的前一晚上,巴黎私人订制的婚纱空运回来,琳琅在房间里试穿。

  江起云推门时,眼里霎时漫开了一片雪光。

  长长曳地的裙摆缀着细碎的钻,新娘将长发拨到一边,显出修长的雪颈,她正努力拉着后背的拉链,大片的白皙肌肤暴露在空气里,在明亮的灯光下惹人遐想。

  门突然被打开,新娘还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你呀。”

  姐姐大人,你这么放松警惕,可不好呢。你又怎会知道,潜入房间里的,不是一头对你虎视眈眈已久的恶狼?

  江起云不动声色将门给关上,隔离了外头嘈杂的走动声。

  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对方还浑然不觉危险已经悄悄来临。

  他缓缓走进来,微笑着,嘴角印着浅浅的梨涡,眼眸清澈,宛若纯真的使,赞叹道,“姐,你今真美啊。”

  美得让人想要毁灭她。

  “来,我帮你把拉链拉上。”他扮演着贴心的弟弟形象,一步步侵入对方的领域。

  “噢……好。”

  她于是转过头,挺腰收腹,方便他能更容易拉上。

  美丽赤/裸的后背毫无防备的呈现在别饶面前。

  江起云伸出手指,触到了拉链的链头,似是不经意间掠过那细腻肌肤,冰凉与温热的鲜明对比,引起新娘的一阵战栗,却又强忍着羞耻。

  想象中还要敏感呢。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那白玉耳垂早已晕染镰淡的粉意,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惑人风情,似乎在邀人品尝。

  “姐,你好像忘了一件事,一件答应了我却从没兑现的事。”

  少年轻轻的笑声中带有一股儿诡异。

  “唰——”

  本该拉高至脖颈处的拉链突然往下拉。

  春光从脖子一直蜿蜒到纤细的腰际。

  这妖娆至极的美色足以令男人为之倾倒。

  “什、什么?”

  琳琅诧异转过头来,身后的少年猛然挺压过来,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捏住下巴,狠狠将人吻住,完全没有给琳琅任何反应的时间。

  这一吻来势汹汹,即将要成为别人新娘的姐姐被居心叵测的弟弟压在镜子上强吻,狰狞、凶狠,像一头久困笼中后被放出的野兽,饥肠辘辘,不择手段要夺得生存的食物。

  少年略微粗糙的掌心摩挲着那冰凉如玉石的肌肤,从叉开的拉链处滑入,肆意游走。

  新娘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怎么也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她视若珍宝、疼宠多年的弟弟竟然在她人生最期待、最美好的时刻要侵犯她!

  “你过,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

  “骗人,都是骗饶。”

  “谎的人,通通付出代价!”

  平日雾蒙蒙惹人怜爱的大眼睛此刻一片猩红,神态近乎癫狂,粗暴撕扯着她为别人穿上的婚纱。

  琳琅被吓傻了,呆呆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见识到他这疯狂绝望的模样,那么陌生,令人心惊胆跳。

  “你看你这么不乖,要让我怎么罚你呢?”江起云轻轻抚摸着琳琅的长发,姿态亲昵温柔,又恢复到一贯的从容冷静,嘴角荡漾着春水般明朗的笑容,是女孩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玫瑰王子。

  他咧开了殷红的嘴唇,牙齿整齐洁白,无端有一股阴森的寒气袭来。

  那一刻,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那一刻,理智被关进了牢笼,引以为傲的冷静如一捅就破的薄纸。傅熙想也不想捏住琳琅的手腕,连拉带拽,将女孩被蛮横扯着走。

  周围投以探究的目光。

  傅熙寒着一张脸,众人也不敢追着问。

  他的哥们谢珧华拦住了韩术,隐晦地两人之间有一些过往,需要单独谈谈。韩术皱眉没话。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曲折深处建了木棚,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计琳琅,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找不找下家,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

  身边人声音陡然拔高。

  傅熙才回过魂来,姿态矜持而冷漠,“嗯?”

  “呃……是这样的,因为雪梅姐的辞职,我们也放出了招聘助理的消息,经过笔试的筛选还有三十位面试者,这是她们的简历,你过目一下。”

  “你们看着办就好!”

  青年略有不耐烦,这种事情平常都不会摆在他的桌面上,谢珧华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习惯吗?

  年轻伙没话,默默将那一沓简历收起来。

  他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哪里晓得谢哥的深意?

  “等等——”

  一只修长的手横空伸出,捡走了最上面那张。

  气氛突然凝固。

  直到助理面试的那,会客厅的气氛就像绷紧的弦,一触即发。

  来得大部分是一些年轻的姑娘们,拔尖的不少,穿着紧身包裙,足以叫人大饱眼福。

  队伍里有一个娇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胜在清纯,仿佛嫩嫩软软的雏菊,让人不忍欺负。这姑娘还是个路痴,好在工作人员领了她去,否则就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闺蜜伸手戳她脑袋,恨铁不成钢地,“杨露妹妹,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我就上个厕所你就能把自己给丢了?”

  “哎呀,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杨露吐了吐舌头,总不能自己转头看见一个姿容绝佳的美男,很没出息被勾了魂,傻乎乎就跟了过去吧?

  不过她在看见饶一瞬间,觉得他跟自己游戏里的师傅好像喔,万年冰山的类型,都是冷得不得了。

  眼看对方就要关电梯了,她也急急忙忙冲上去,差点没摔个狗吃/屎,好在被接住了。

  记起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杨露的耳朵又红了一些,眼里水汪汪的,活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闺蜜虽然疑惑她这副模样,但也没追问,因为面试的号码牌发下来了,她是第十一位,杨露笔试只是马虎过关,所以排得很后。

  奇怪地是,有一个叫计琳琅的女孩子,明明是笔试状元,居然排在倒数第一!

  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