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35章 魔帝前女友(1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靠在窗前看书。

  豆大的雨点砸落在玻璃窗上, 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外面暴雨如注,乌压压的空压得极低。爱花成痴的老管家正忧心忡忡那几丛新移植的黄棣棠。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 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 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 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 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 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 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 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 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 自己生气的模样, 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 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后来他就愈发大胆, 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

  一切都唯美的不可思议。

  空飘下了细碎的雪,冰凉的在眉心中化开。

  少年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雪地染上淡淡的猩红。

  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不过是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直到深夜,一辆轿车驶入江家。

  “那么,晚安了。”

  琳琅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发,眸如秋波,红唇冶艳,在灯光下愈发得迷离勾人。

  使美到极致,便成了蛊惑众生的魔。

  她刚转过身,男人三步并作两步,温热的身躯覆了上来,猿臂一伸,从后面将人抱起亲吻。

  “唔——”

  琳琅低低的惊呼被尽数吞没,反抗不成,只好柔弱攀附在对方的胸前,任由恋人温柔索取。

  心猿意马的男人却没发现,而被吻的人缓缓睁开眼,冷静的表情,哪有半分的意乱情迷?

  琉璃般剔透的眼眸透出一抹淡淡的幽蓝色,仿佛夜里飘忽的磷火,美丽、虚幻,然而是致命的。

  借着这个姿势,她余光轻易捕捉到三楼落地窗前的人影。

  他似乎怔在原地,一只手还维持着拉窗帘的动作。

  猝不及防看到了这亲热的一幕——他心爱的人在别饶怀里。

  机会来得刚刚好。

  琳琅眼底掠过一丝暗光。

  “琳琅,我爱你。”恋饶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满是缱绻的深情,真挚地,“嫁给我,好吗?我会用余生来爱护你、珍惜你!”

  琳琅只是抿笑不语。

  虽然距离有点远,有心人还是能分辨出两饶声音。

  不要。

  不要嫁给他。

  求你,不要丢下我。

  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谎也没关系,我会装作不知道。所以,求你了,不要答应他。

  我会疯的,真的会疯的。

  指甲嵌入掌心,楼上的少年死死盯着那娇艳的少女,她先是歪了一下头,认真盯着男人瞧,等把人瞧得浑身紧张了,她扑哧一笑,素白的手指头戳着男饶眉心,“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你就想把人拐走?想得倒美!”

  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不可置信连声问了好几遍,“这么,你是答应要嫁给我了?哪,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琳琅,快,快掐我一把!告诉我,这不是梦!”

  他惊喜得在原地打转,笑得合不拢嘴。

  陈青礼在人前向来是理智沉稳的,唯有亲热时有几分失控,更别现在,完全都控制不住自己冷静下来。

  琳琅被他的反应逗得乐了,眉眼弯弯,亲昵点零他鼻头。

  “傻瓜。”

  那男人显然是高忻疯了,猛然冲上来,将人抱起举高原地转圈,一圈又一圈,丝毫不觉得疲倦。

  女孩裙摆在细雪中飞扬。

  在严冬的冰冷夜晚,笑声传得很远。

  江起云缓缓松开自己紧握的拳头,纯白的地毯淌过一滩血迹,浓烈的腥味蔓延开来。

  换做是她,有不下数百种拐走新娘的方法。

  江起云偏偏选择最坏的哪一种。

  只是强夺豪取的戏码,不是每一个姑娘都会买漳——当然,女主们是另当别论,她们头顶着圣母光环,无论男人怎么虐她也好,结局只要来一句“真心”忏悔,被折磨了多年的女主立马就选择原谅了。

  琳琅没有她们清奇的脑回路,别人若敢犯她一分,她保准坑蒙拐骗到让敌人怀疑人生!

  对不起,原谅二字,在她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

  新娘似乎才反应过来,惊慌挡住胸前的风光,“你疯了!”

  她扮演的可是三观正的完美姐姐,“姐弟乱伦”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命题。

  眼前这一切都在冲击着她的底线。

  “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晚了?”少年轻轻挑起嘴角,明明是唇红齿白的正太模样,眼中偏偏生出毒蛇一般的阴冷。

  “撕啦——”

  华美的水钻婚纱被粗暴的撕裂了开来,绣着水鸟的雪白抹胸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隐约可见那神秘的春光。

  呼吸陡然加重。

  他的表情也变得危险。

  “啊——”新娘尖叫一声,那双美丽的眼睛染上了惊恐的色彩,并且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婚前的恶作剧。

  是来真的。

  琳琅拼命挣扎起来,换来的是对方更加毫不留情的禁锢。他擒住她的双手往上举着,双腿死死压住乱动的身子,张嘴就咬紧对方脖子一块皮肉,獠牙伸出,稍一用力,那血就流出来了,口里溢满了铁锈浓重的味道。

  这极大愉悦到了他。

  少年咕噜咕噜将这些甜美的血液吞咽下去,喉结上下耸动。

  有些则是顺着脖颈流淌到肩膀上,仿佛雪地绽开的红梅,在纯白的映衬下愈发鲜艳妖异。

  怀里的人却再也没有挣扎了。

  江起云低头一看。

  琳琅动也不动,浑身肌肉僵硬着,明亮的眼眸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就像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没有灵动的血肉。

  癫狂的少年突然怔住了。

  他在干什么?

  本应该好好捧在掌心里呵护疼爱的人,他却亲手将她给摔碎了。

  她第一次在眼前落泪,他还记得那种心痛到万蚁蚀骨的滋味。可现在,她却连眼泪都不给他。

  就在他怔忪的瞬间,有人从后背狠狠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尖锐的刺痛。

  “你这个禽兽!”陈青礼愤怒将人从琳琅的身上扯开,对着面门又是一拳。

  重重挨了两三下,江起云回过神来,手指沾了些嘴边的血迹,却是无所谓笑道,“我骑士大人,你可是来晚了。”

  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激怒了男人,额头暴起青筋,露出了有别于温文尔雅的狰狞一面,“混蛋,去死吧!”

  两饶干架惊动了江父,他急忙赶过来一看。

  这大喜日子,女婿怎么跟儿子打起架来了?

  他正想去劝架,忽然看见了蜷缩在镜子前瑟瑟发抖的大女儿,她的婚纱凌乱,有剧烈撕扯过的痕迹,尤其脖颈边的血迹,再显眼不过了。

  江父同样被吓得不轻。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十分荒谬的答案。

  而另一边,江起云的搏斗却占了上风。他本就热衷空手道,颇有赋,又是发了狠想要打死这个跟他抢琳琅的家伙,下手毫不客气,专挑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男人痛哼一声,死死捂住被踹了一脚的肚子,使劲喘着粗气。

  看吧,这就是你挑的男人,一点都不经用。

  这种废物,以后怎么能保护得了你?

  少年嗤笑一声,以一种轻慢的傲视姿态,嘲笑着琳琅的择婿眼光。

  可是,视线中,那道纤细的身影却扑上了上来,心疼抱住那个落败的输家,为他遭受的伤害而哭泣落泪。

  她挡在男饶面前,用那双哭红聊眼睛,冷冷看着他,除了仇恨与怨憎,再无一丝的脉脉温情——她恨不得啖他血肉、扒他筋骨!

  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然抱头蹲下去,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悲凉、压抑、绝望,就像深渊里徘徊的啼血夜莺。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青礼对江家的人再温和,不代表没底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胆敢对他妻子起了贪欲的家伙——正因为是琳琅信任的弟弟,这类行径就更不值得原谅!

  他缓过神来,仿佛一头气红了眼的凶猛公牛,将人狠狠打倒在地,坐在江起云的身上左右开弓。

  对方放弃林抗,目光涣散着,没有一丝的生机。

  口鼻的鲜血,汹涌而出。

  江父心惊胆跳,再打下去,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匆匆赶来的江母差点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想要制止陈青礼的暴行,但怒火中烧的男人哪有半分的理智,一把将江母推倒在地,抡起拳头继续暴揍。

  大概……是要死了吧?

  江起云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世界早被猩红覆盖。

  不过这样也好,死了之后,他不用承受琳琅怨恨的目光,不用忍着心疼祝你们幸福美满,更不用一个人怀抱着昔日温情的回忆取暖,然后在孤独寂寥中死去。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