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28章 魔帝前女友(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琳琅放开了掐他脖子的手, 打算起身。

  衣袖被拽住了。

  她诧异回头。

  “把刚才的事清楚。”少年眸光冷凝,抿着嘴角。

  “有什么可的?这是你的未来,你想怎么走怎么做都随你, 关本后什么事呢?”琳琅不理会他, 也故意忽略袖子还被他攥在手里,就突然起身这一下,半边的衣裳被少年扯了下来, 她盘绾着乌发,后头只有一对缀着紫流苏的蝴蝶坠饰,轻缓扫过优美起伏的肩胛骨, 以及亵衣缠系的殷红丝带。

  “扯人衣服, 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

  幽后回头瞧着人, 她眉如春山, 唇若涂朱,眼波流转间盈着脉脉的情愫。没有追究『毛』头子的失礼, 只是浅浅低下了头,将滑落到肘边的衣襟慢慢扶回了肩头,也遮掩了那一抹绝美的风景。

  待少年走后, 长乐宫恢复寂静, 琳琅的身边浮现一重模糊的人影, 女声迟疑地问, “少主,难道未来你真要同这个子行夫妻之礼吗?”在她看来,主子这么尊贵, 完全不用亲自下场。魔族有一脉专门培养魅女,与欢喜宗的极乐女各有千秋,有着让男人神魂颠倒的本事。

  魔族的少主微微含笑,“你觉得未来镜会谎吗?”

  心腹不话了。

  琳琅媚眼如丝,风情万种扶正了鬓间的簪饰。

  未来镜当然不会谎,谎的是她。

  那些片段是未来真实存在的,不过嘛,当前因后果还没浮出水面,人总是很容易『乱』想的。而这粒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只要有合适的土壤,慢慢的就会发芽,开花结果。琳琅可是很期待,这出戏会唱得怎样轰轰烈烈。

  至于与他有着周公之礼的人,自然是女主林嫣然了,她身娇体弱易推倒,还心软善良,完全没办法抵挡得了男人们的深情。看别人为她付出这么多,女主自觉愧疚,又没什么拿得出手去报答别人。当别人一旦告白,她就不知所措,几句哀求之下,糊里糊涂献了自己的身体。

  原主每次想弄她都不成,就是她的男人们太多了,一只手数不过来,明的暗的都有,连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与她也有一些暧昧不清的勾缠,从而心甘情愿成为她的保护伞。

  “不知道为什么,本后的手总是痒痒的想打人呢。”琳琅幽幽地。

  女心腹毫不犹豫献出了自己的脸,“您请,别伤了手。”

  琳琅:“……”

  心腹都这么贴心的吗?

  主仆俩人“脉脉含情”对视了一会。

  直到男主人回来。

  心腹的身影瞬间消失,琳琅则是从座上起身,缓步走下阶梯去迎人。

  “怎么样?他们没为难你吧?”

  商讨会议结束之后,逍遥法那边抛出了一个友好切磋的邀请,幽帝便让琳琅回来了,他独自赴约,这是身为幽域之主的实力与自负。

  幽后含笑执起丈夫的手掌,对方稍微一僵,但很快又习惯妻子的亲密了,甚至是将另一只手叠了上去。无论在什么状态与场景下,琳琅很擅长将气氛营造得恰到好处的舒适,让人不自觉跟着她的步调走。

  “差远了。”

  他语气淡淡。

  “是呀,夫君果真是第一的厉害呢。”琳琅的眉梢眼角流『露』出温柔意,人前的狠辣血腥在丈夫面前收敛得一干二净。幽帝听到她的夸奖还有点儿不自在,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夸过他,他是幽帝的独子,根骨绝佳,赋无双,无论取得什么好成绩都是应该的。

  他好似有些害羞,刻意避开了妻子的仰慕视线,然而余光又忍不住窥人,她始终在专注看他,不曾离开半分,这个发现让幽帝心头滚烫,脱口就,“你要不要同我去看看母亲?”

  完幽帝就后悔了。

  幽族的第一任幽后是幽帝的原配妻子,但同时,也是第一任废后。听她是鲛人族的祭司,美貌异常,在狐祸当道的六百年前曾是绝『色』榜上艳名远播的美人,不过前者祸人又祸国,所到之处一片腥风血雨,而鲛人族的名声就清白多了。

  “可以吗?”妻子的眼神并未流『露』出任何的厌恶,而是一种好奇,“母亲似你一般美丽吗?”

  幽帝忍不住『揉』了『揉』她娇软的手背,“形容男人不能美丽,知道吗?”他自己都没发现,哄妻子的耐心正在逐步上升。

  “可夫君就是好看呀。”她冲他笑了,慵倦靠在他的胸膛上,满足眯着眼,“以后咱们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也是极好看的。”

  年轻丈夫显然有些无措,“孩子?”

  “是呀,你我既有夫妻之实,孩子的出生也是必定的。”琳琅眼也不眨。

  幽帝不明白人好看怎么就拐到孩子上了,而且他也没有这方面的育儿经验。局促之间又听琳琅起那夜的风流荒唐,耳染薄红,不知该怎样回应才好。只是婚前听族中长老,幽族的太子必定是赋异禀的绝世才,将来像他一样顺利继承大统,传承幽族的千秋基业。

  但只有走过这条荆棘之路的他知道,一不心就会粉身碎骨。

  他生来命硬,熬过数回的生死大劫,早就不当一回事了。

  但他的太子不一样。虽才相处不到几日,幽帝相信妻子会是个好母亲,也心疼人,太子肯定被她捧在手心上宠的。而受尽万千宠爱的孩子,又怎么会忍受得住幽族非饶修炼方法?

  幽帝眉心不由皱了起来。

  琳琅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身边的男人已经从孩子的出生想到未来的职业发展了,她的手被男人牵住,坐上出行的飞轿,去到了一处僻静的宫殿。

  比起前头张灯结彩的喜气洋洋,这里好似被人遗忘了,蔓延出一股沉沉的、腐朽的死气。琳琅见到了那位鲛人族祭司,时隔百年,依然美貌,只是她一动不动坐在摇椅里,如同一尊毫无生气的美锐塑。

  “母亲。”幽帝率先出声。

  废后缓缓拧过了头,那双曾经美丽鲜活的眼睛陷落了无尽的寂静,竟是失明了。

  “阿衣,你来了。”

  琳琅不动声『色』打量她。

  “不,不对,还有人——”废后平静的脸骤然变『色』,突然间失控起来,双手狠狠拍打着椅柄,“阿衣,她是女人!她要来夺走你父亲!快,快替母亲杀了她!我要把她的勾饶眼珠挖下来,剪了她的多余舌头!该死的狐狸精!”

  幽帝表情有一瞬间的痛苦,但他自制力惊人,迅速掩盖下去,他放开琳琅的手,熟练抱住了发疯的女人,“母亲,你冷静点,她是阿衣的妻子,你的儿媳『妇』,不会抢走父亲的。”

  “儿媳『妇』?我就知道,她这个狐狸精,勾引你父亲还不成,还要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你分明还护着她,我没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儿子!你滚,你给我滚!”废后剧烈地喘息,长长的指甲划破了幽帝的脖颈。

  幽帝一声不吭承受了,直到废后平复了心情,他脖子后的皮肉已是一片血淋淋,惨不忍睹。

  “对不起,阿衣,母亲不是故意的……”女人闻到了那血腥味,心翼翼抚上他的伤口,温柔又愧疚,“你没事吧?”

  他摇了摇头。

  从他出生到现在,废后的犯病次数越来越多,有一次三岁的他被废后按进冰冷池子里,后脑勺紧紧摁着,四面八方都是水,近乎窒息的死亡让他心有余悸,至今想来也摆脱不了阴影。

  但他没有选择,这是他的血亲,眷恋的『性』让他一次次忽略母亲的疯狂罪校

  废后抓着他的袖子,眼泪沾湿了衣襟,哭哭啼啼朝他道歉。

  幽帝颇有耐心地安抚着她,待人哭累之后沉沉睡去,他又抱着废后进了内室。这一通折腾下来,倒是把他的来意忘得干净了。幽帝猛然想起了琳琅,回头一看,妻子安静站在门边,乌发与夜『色』相融,一袭红衣猎猎飞舞,宫灯下又添三分娇媚。

  生艳骨,颠倒众生。

  他本能感到危险。

  下一刻那人款款迈步进来,裙摆逶迤着,如烟似雾,在年轻丈夫怔忪的时候搂住了他的脑袋,靠近心口。

  她惯会趁虚而入的把戏,嗓音绵软,“夫君。”

  唤得是柔情似水,婉转如歌。

  幽帝来不及察觉那一缕心悸,满耳皆是她柔软的吐息,“以后夫君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是你妻,无论任何事,都应共同面对。若是琳琅能帮得上忙,夫君尽管开口,能解夫君眉宇之忧,琳琅高兴还来不及呢。”

  没有厌恶,也没有嘲笑,她很从容接受废后的事,甚至包容他不堪的过去。

  我是你妻。

  多美多要命的誓词。

  幽帝的手指捏紧了又松开,重复好几次。

  琳琅没有催促他,指尖摩挲着肩膀。

  最终,她腰间多了一双大掌。

  “夫君……”

  “侍衣。”

  琳琅疑『惑』看人。

  幽帝眉眼疏朗,玉冠下遗落一缕黑发,常年苍白的脸庞与血红的嘴唇形成鲜明的反差。没有试探,也没有犹豫,他用那红得妖异的唇去吻她,依旧是冰冷,可多了几分着墨痴缠的喜人情意。

  “殷侍衣,我的名,你的夫。”

  他冲琳琅『露』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不设防的笑容。

  干净得不似血染三尺青锋的魔帝,而是陌上初逢的白衣少年。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