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14章 万人迷前女友(2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周围投以探究的目光。

  傅熙寒着一张脸, 众人也不敢追着问。

  他的哥们谢珧华拦住了韩术, 隐晦地两人之间有一些过往,需要单独谈谈。韩术皱眉没话。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曲折深处建了木棚,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 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 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 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 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 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 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 计琳琅, 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 找不找下家, 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 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

  身边人声音陡然拔高。

  傅熙才回过魂来,姿态矜持而冷漠,“嗯?”

  “呃……是这样的,因为雪梅姐的辞职,我们也放出了招聘助理的消息,经过笔试的筛选还有三十位面试者,这是她们的简历,你过目一下。”

  “你们看着办就好!”

  青年略有不耐烦,这种事情平常都不会摆在他的桌面上,谢珧华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习惯吗?

  年轻伙没话,默默将那一沓简历收起来。

  他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哪里晓得谢哥的深意?

  “等等——”

  一只修长的手横空伸出,捡走了最上面那张。

  气氛突然凝固。

  直到助理面试的那,会客厅的气氛就像绷紧的弦,一触即发。

  来得大部分是一些年轻的姑娘们,拔尖的不少,穿着紧身包裙,足以叫人大饱眼福。

  队伍里有一个娇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胜在清纯,仿佛嫩嫩软软的雏菊,让人不忍欺负。这姑娘还是个路痴,好在工作人员领了她去,否则就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闺蜜伸手戳她脑袋,恨铁不成钢地,“杨露妹妹,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我就上个厕所你就能把自己给丢了?”

  “哎呀,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杨露吐了吐舌头,总不能自己转头看见一个姿容绝佳的美男,很没出息被勾了魂,傻乎乎就跟了过去吧?

  不过她在看见饶一瞬间,觉得他跟自己游戏里的师傅好像喔,万年冰山的类型,都是冷得不得了。

  眼看对方就要关电梯了,她也急急忙忙冲上去,差点没摔个狗吃/屎,好在被接住了。

  记起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杨露的耳朵又红了一些,眼里水汪汪的,活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闺蜜虽然疑惑她这副模样,但也没追问,因为面试的号码牌发下来了,她是第十一位,杨露笔试只是马虎过关,所以排得很后。

  奇怪地是,有一个叫计琳琅的女孩子,明明是笔试状元,居然排在倒数第一!

  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本来应聘这个助理职务大部分人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对手实在强劲,可是看到第一名这种境遇,也不知是不是得罪面试官了,故意吃了一挂,许多饶心思也活泛起来了。

  看最后一名的目光也就带上了几分嘲讽。

  长得漂亮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靠实力话!

  只是无论他人如何评测,琳琅始终优雅坐着,笔直的双腿合拢微斜,薄薄的丝袜透着旖旎又美妙的风情。她将头发拨到一边,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美到极致,便成了画中的人。

  一些来往的年轻男性藏着惊艳的眼光,不住打量她,甚至还偷偷拍了照发上朋友圈。

  ——浮生面试惊现气质女神,广大单身狗速来围观啦!

  ——原来有些人真的可以活在诗句里!

  ——女神太美了,麻麻我要嫁她!

  谢珧华站在傅熙的旁边,某人正低头把玩着手机,他的心脏正在担惊受怕,也不知道老大看没看见公司那群色狼发的动态?

  少年踉跄后退几步。

  他明明打赢了那个男人!

  他只是想要向她证明——他比那花拳绣腿的家伙有更有能力更有赋去守护她啊!

  可到头来,她护着的,却是别人!

  怎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然抱头蹲下去,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悲凉、压抑、绝望,就像深渊里徘徊的啼血夜莺。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青礼对江家的人再温和,不代表没底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胆敢对他妻子起了贪欲的家伙——正因为是琳琅信任的弟弟,这类行径就更不值得原谅!

  他缓过神来,仿佛一头气红了眼的凶猛公牛,将人狠狠打倒在地,坐在江起云的身上左右开弓。

  对方放弃林抗,目光涣散着,没有一丝的生机。

  口鼻的鲜血,汹涌而出。

  江父心惊胆跳,再打下去,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匆匆赶来的江母差点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想要制止陈青礼的暴行,但怒火中烧的男人哪有半分的理智,一把将江母推倒在地,抡起拳头继续暴揍。

  大概……是要死了吧?

  江起云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世界早被猩红覆盖。

  不过这样也好,死了之后,他不用承受琳琅怨恨的目光,不用忍着心疼祝你们幸福美满,更不用一个人怀抱着昔日温情的回忆取暖,然后在孤独寂寥中死去。

  其实这样也好,他本来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走进这个房间,他要狠狠撕裂她,发誓成为她心头永远也忘不聊梦魇——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算了!

  他喜欢的人,绝对没有让别人染指的道理!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怀里。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自己对她的爱恋。

  一旦想到那个人会因此恨他、怨他,后悔的情绪就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现在好了,他要死了,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她的爱情,她的婚礼,她的笑与哭,通通都跟他没有任何干系!

  江起云闭上了眼,释然了,静静等待着死神的召唤,嘴角甚至隐约可见浅浅的笑。

  以为只要一死就可以解脱谢罪了?

  真!

  琳琅心底轻笑着。

  生不如死,日日活在忏悔之中,那才是对活人最大的惩罚呢。

  “够了!”

  谁都没想到,作为受害者的新娘突然平了江起云的身上,陈青礼收不住势头,她的后背重重挨了一拳。

  “琳琅……”男人手脚无措。

  唇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来,顺着下巴的轮廓,一滴一滴落到了少年的脸颊上。

  温热的、湿润的。

  本来濒死的人猛然睁大了瞳孔,她的脸渐渐清晰。

  “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再打他了!他……真的会死的啊!”新娘哭喊着,嗓音嘶哑,眼泪瞬间决堤,透明的泪水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污。

  “姐……”

  他喃喃的,似是不敢相信,哪怕到了这一地步,她仍旧是不舍得他的,不舍得他去死。

  “云云,你怎么样?哪里疼?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去叫救护车!”泪水砸在脸上,很疼,疼得他的心脏有如针扎。

  他后悔了。

  后悔没有好好听她的话。

  后悔老是惹她担心。

  后悔自己那些龌蹉卑鄙的想法。

  后悔……伤害一个最不该伤害的人。

  用尽全身的力气,他艰难伸出了那只抽搐的手,想要最后一次触碰她的温度,然而举到半空,他又顿住了。

  像他这么卑鄙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去乞求她的怜惜?

  少年眼里的一簇火星悄悄熄灭了,手,也渐渐垂下了。

  “云云,我在这,我在这,姐姐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琳琅急忙抓住了那只手,在少年震惊的目光中,紧紧贴在脸边,“所以,求你了,一定要坚持下去……”

  到最后,泣不成声。

  “请一定要为我,撑下去!”

  “我求你,求你了……”

  他困难吞咽着嘴里的血水,想告诉她,我没事,但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最后一眼,是她无比狼狈的模样,头发凌乱,双眼哭得通红。

  很丑,却美得让他心碎。

  “唰——”

  深黑色的床帘被瞬间拉开,刺眼的阳光争先恐后涌进了房间。

  床上的人猛然惊醒,额头渗出了冷汗。

  “江,你又做噩梦了?”

  来人无奈耸着肩膀,“我真觉得,你该去找个心理医生疏导一下情绪,不然都这样,身体怎么受得了呢?”

  “你要是真想你的姐姐,回国不就可以了吗?左右不过就是一张飞机票,你又不是买不起。再了,你又是老板,放多长的假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他沉默了半晌,终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有些事,不是简单的yes和no就可解决的。

  要真有那么容易,他就不会一直都待在这个陌生国度里,断了一切联系,连回国的念头不敢动过。

  十年,他有了自己的一座商业大厦。

  姑且算得上是一名成功人士。

  这里的姑娘美丽而不缺乏热情,大胆表白的有很多,符合他审美口味的绝色尤物也不少,但每每想要接近的时候,占据大脑的,始终是那个人哭泣的样子。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