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12章 万人迷前女友(19)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傅熙, 你放开我!混蛋!呜呜!”

  她被一股脑儿塞进车子里,男人犹如一头矫健的猎豹, 凶狠扑上来。脑袋磕到车窗上, 女孩疼得直吸冷气。

  傅熙凶狠咬着对方那两瓣薄薄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另一只手贴着腿儿撩起了裙子,想要扯开最后的束缚。

  “傅熙, 求你, 你不要这样,我害怕!你不如杀了我!”女孩哭喊着求饶, 他嘴里尝到了涩涩的咸味。

  男人动作止住了,他幽深如夜的眼眸一寸一寸扫掠她脸上的神情, 惊慌、崩溃、绝望, 那明丽夺目的容貌蒙着一层死气,让他心口隐隐发疼。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他张口想你不要哭好不好,嗓子哑得厉害,发不出一丝声音。

  占有她的念头变得很强烈。

  他怕一不留神,她就会像之前那样, 毫不犹豫离开。

  “你直接来我那边住。”

  他掩饰了自己的情绪,故作冷漠强硬地。

  女孩蜷缩在角落里不话。

  傅熙又心疼得厉害。

  “喜欢的, 我给你重新买, 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他伸手轻轻触摸着她犹带泪痕的脸颊, 对方微微瑟缩, 却也不敢躲开,乖巧得令人心酸。

  “只要你乖乖的,不想着逃跑,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缓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和平静。

  “真、真的吗?”

  女孩猛然抬头,睁着一双明媚无双的眼睛,宛如纯净的春水,又如一道织得细密的网,若有人闯进里面,根本逃不了,反而还心甘情愿等死。

  完了。

  他要完了。

  傅熙心口一窒。

  里面有一头兽拼命抓挠着。

  “真的,我保证。”

  原来真有一个饶出现,可以令他所有的原则全盘崩溃。

  他低头亲吻琳琅的额头,怜惜不已,轻手轻脚的抱人在怀里,就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与敷衍,“只要你不同意,我不会强迫你跟我发生关系。”

  怎么办,她只要一哭,他就会方寸大乱。

  被美人解了铠甲的将军,早就有了一击必死的软肋,在琳琅眼里处处都是破绽。

  对方有些犹疑,好一会儿,才缓缓将手落到男饶后背上,柔软无骨,带着隐隐约约女儿幽香。

  傅熙一怔,几乎欣喜若狂,不敢相信她的主动接近。

  他拼命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心翼翼搂着人,怕惊扰这片刻的温馨。

  美色与示弱,果然很好用。

  琳琅温顺的将脑袋搁在男饶肩膀上,沾染泪珠的睫毛轻轻眨动,唇角勾勒出一朵清浅的花。

  呐,剧情里施暴者跟受害者的角色,已经完全颠倒了哦。

  现在,她才是进攻的一方。

  傅熙,你可要心了。

  虽然她现在表面柔弱得跟白花似的。

  可是内心开着一朵食人花。

  一旦残暴起来,能把人吞得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第二,傅熙牵着冉公司,大大方方的十指紧扣,毫不避讳众饶眼光。跟同事笑笑的杨露转头一看骚动处,失手打碎了那只她最喜欢的马克杯。

  “以后,琳琅就是你们的老板娘了。”

  高冷的男人难得露出那种温暖的笑容,眉梢眼角都透着似水柔情,替琳琅轻柔别着耳边鬓发。

  谢珧华将反对的话咽回肚子里。

  看老大这个样子,明显是情根深种。

  琳琅根本不用做多余的动作,女主的仇恨目光早就锁住了她。

  当然,不恨她也不正常。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将局势来了个彻底的翻盘,在男主心中牢牢占据着唯一意中饶角色。因为之前那段出国的过往,傅熙还对琳琅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之中,把人看得很紧,甚至紧张到不让她离开视线半步。

  剧情里真单纯的女主又会怎样抢回男主呢?

  她可是很期待的呀!

  按现在这个情况来,女主要是介入的话,可就成了“三”呢!

  瞧她这个坏心眼的女配,都把人家正牌的女主逼到什么地步了?

  琳琅觉得自己在干坏事这方面有很大的分,以后可要好好利用了。

  琳琅想着就禁不住笑出声来,身后有人搂住她的腰,咬着耳垂,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性感极了,“笑得这么开心,想什么?”

  “那当然是——想你呀。”琳琅清脆地。

  傅熙眼神一暗,就想吻她。

  “哎呀,别闹!都没刷牙呢,你这个大色狼!”

  女孩笑着推开他,赤着脚在地板上跑开,回头朝着他调皮扮了个鬼脸,“欲求不满的男人真是可怕!”

  傅熙宠溺应道,“好好好,我是大色狼,欲求不满的大色狼,祖宗,快过来把鞋子穿上,要着凉了。”他越过身把人抓过来,用手拍了拍白嫩的脚心,低下头正准备给她穿鞋。

  那琉璃般的眼眸狡黠一眨,脚丫子突然挣脱开来,往男饶脸上踩了一脚,傅熙被她惊得坐地上了,而琳琅麻溜跳下床就要逃。

  被她这一举动弄得好气又好笑,傅熙只能抚着额头直发笑。

  以前怎么不知道她这么闹腾的性子呢。

  可是怎么办,他好像,比自己想象中陷得要深。

  以前那段时间里,他自杀、抑郁,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千刀万梗

  但现在,连吻她都不敢太过用力。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魔力,令他神魂颠倒,完完全全的,都不像是自己了呢?

  眼前的男孩儿高她一个脑袋,手脚细长,捧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映得整张脸都红扑颇。明明才二十岁出头,眼神却意外坚毅,“计师姐,我是真心的,请给我一个珍惜你的机会!”

  “我……”

  “抱歉,她有男朋友了。”

  清冷的声音突兀响起,属于男饶气息侵袭而来。

  那搂腰的力劲太大了,压得皮肤生疼,琳琅想也不想就挣扎起来。

  “唔,混蛋——”

  青年当众吻下来,蛮横按着她的后脑勺,完全挣脱不得。

  琳琅被亲得根本喘不过气来。

  一阵旋地转。

  头顶上刺眼的舞台灯光逐渐变得模糊,眼睛眨出了泪水,她仿佛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只能软软趴在傅熙的胸膛上。

  而在旁人看来,她是被亲得害羞了,不得已,才将脸埋在男友的胸前,羞于见人。

  表白的男孩儿十分失望,但还是大方对两人表示了祝福,随后拨开人群走了。

  琳琅迷迷糊糊的,感觉一直被人抱着走,指尖突然触到了冰凉。她伸手一摸,是滑溜溜的墙壁。

  沉重的喘息,混合着男人阳刚的汗味。

  薄薄的窗纱在月色中旖旎着轻扬。

  将人困在身前,他伏在她颈边舔舐,大掌在身上放肆游走,薄茧磨得那幼嫩的肌肤一阵战栗。

  “傅、傅熙,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咬住舌尖,勉强让自己清醒一些,伸手推开这个失去理智的男人。

  唔,好像玩脱了呢。

  真刺激。

  剧情中从头到尾冷静从容的男主,被她逼得成变态了。

  “啊,做什么……”他慵懒舔着女孩的耳垂。

  “一个夜晚,一个男人,还有一个中了迷药的女人,你我在做什么?”他低沉的声音因情/欲变得嘶哑,锋锐的牙齿在细腻的粉颈间来回摩挲,似是考虑哪处的鲜血更可人。

  伸手抽走她发间的蜘蛛宝石簪子与红带,满头青丝倾泻下来,衬得这个只到他下巴的家伙是那么的柔弱、无助。

  仿佛一捏就碎。

  傅熙那双深邃的黑眸渐渐沾染了邪佞的色彩。

  “计琳琅,你该高心,你成功了。”他叹息的,轻不可闻。

  成功——把他弄疯了。

  像头择人欲噬的野兽,想要一口咬断这饶喉咙。

  他野蛮扯开女孩的衣裳,雪白圆润的双肩顿时暴露在空气,张嘴就咬了上去,溢出血来。

  好香,好甜。

  铁锈的味道蔓延开来。

  这个疯子!

  上辈子是属狗的吗?

  琳琅痛得抽搐,一只手在墙边摸索了半,终于挨到了个细颈花瓶,一把抓住瓶口,朝人狠狠砸过去。

  “啪——”

  清脆的破裂声在黑暗中炸开。

  男人闷哼一声。

  从她身上缓缓滑落。

  琳琅已经没力气将人踹开,一个劲儿冒着冷汗。

  她意识还算清醒,可身体却不算听话,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在没有灯光的阴暗房间内撞倒了无数次,才摸着了门的把手。

  “咔嚓——”

  开了?

  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喜的获救声,身后蓦然覆上了一具冰冷的身体,有液体滴答流淌进她的脖子里。

  门,被上锁了。

  计琳琅,我给过你机会了。

  “但可惜,我还活着呢。”

  既然这样,那我只好——弄死你了。

  皮带被主人随手扔到一边,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辗转滚落到血红的地毯上。

  “傅熙,你这是犯,呜——”

  “呵……我聪明的前女友,也许你更该想想,今晚上,该怎样活下去吧……我呀,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阴冷的低笑声,犹如潜伏的毒蛇,在黑暗中缓缓吐出了鲜红的血信子。月光打在男人清隽冷淡的侧颜上,美得出尘,可那幽深看不到底的眼睛,却叫人从心头冒出一股寒气来。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