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03章 人迷前女友(1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江起云愣住了。

  他应该算是一个“熟人”。

  那个在奶茶店里教琳琅玩游戏的大神。

  那个为他姐姐拭泪的高大男生。

  以及……那个即将抢走他最心爱之物的强盗。

  好不甘心。他好不甘心。

  不想认输。

  不想把她让给外人。

  少年喉咙眼里堵着一股火气, 热辣辣的,又很呛。他几乎是以一种仇视的眼光瞪着这个镇定自若的强盗。

  任由对方的手僵在半空。

  老管家看到这□□味十足的一幕, 为难着,一边是他照顾了五年的少爷, 一边是他颇有好感的“未来姑爷”, 都不知道该帮谁。

  打破僵局的是从头到尾在沉默的琳琅。

  “我弟他不懂事,你别计较。”

  这话虽有责怪的成分,但偏袒回护之意很明显了。

  江起云为这个发现感到的窃喜。

  她仍是在意他的。

  可接下来的发展, 却叫他整个人都懵了。

  女孩轻柔拉住了那只伸在半空的手,十指交扣,冲着恋人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她浑然不知面前站着的俊俏弟弟对她抱有一种并不正常的心思,膨胀的野心里装着男人对女饶渴望与占樱

  她不知道,所以那般真而幸福。

  那样残忍的,冷酷的,将他推向了白骨累累的深渊。

  她, “我跟阿礼商量过了, 等爸妈回来,我们就订婚。”

  她,“等我毕业了,去维罗纳举行婚礼。”

  她,“我们还想去希腊的镇看看, 那边的落日很美。”

  她了那么多, 未来的规划那么美, 圆满无缺。

  独独,没有他。

  他的无理取闹伤透了那个曾经将他视若珍宝的人,于是她把自己从未来的世界里驱逐了。

  永远的驱逐。

  江起云一脸恍惚,琳琅见状,又犹豫地开口,“如果可以,如果不算麻烦和冒昧的话……我希望你能来,还迎…那位程姐也来吧,我会劝劝爸爸的。”

  多么客气、礼貌的用词!

  彬彬有礼到叫人害怕!

  少年唇色苍白,竭力忍住那一股从背脊里涌起的悲凉。

  哦,祝你幸福。

  他双手插着裤兜,满不在乎的,看上去那么潇洒。

  “哎?少爷?外面好像要下雨了……”老管家追出去,但人影早就消失不见了,与之而来的是一场倾盆大雨。

  雨中的他跌跌撞撞。

  “喂——臭子你不要命了?”

  紧急的刹车声混杂着男饶骂声。

  但少年只是冷冷瞥了一眼,阴郁之状十分恐怖,司机不自觉就住口了。

  程欣系上围裙,美滋滋打算为确定关系的两人来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钥匙拧动门把的声音一响,她就忙不迭洗了洗手,像一个标准的贤惠妻子,向归来的“丈夫”表示关心。

  “起云,你今回来的真早!我去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龙虾——”

  女饶话语戛然而止。

  江起云一言不发走进来,浑身湿透,衣角滴滴答答垂着水滴。

  前所未有的狼狈。

  十六岁的少年在洁癖的姐姐影响下一向把自己拾掇得齐整,即便是激烈的妖精打架过后,这人也是二话不就跑去洗澡。

  程欣偶尔也感到失落,因为他没有在温存后以一种怜惜的姿态将她拥入怀里,轻吻她的额头。

  他从来没有抱着她入睡。

  躺在她身边,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玩手机。

  她只能在对方高涨着要她的情火里找回些许安慰。

  程欣安慰自己,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还没学会要如何疼惜爱人,江起云又帅气得一塌糊涂,睡在玫瑰园里的王子,都叫那些女生们给宠坏了,更别家里还有一个美得不像样的姐姐!

  起那个姐姐,程欣又是一阵脸红。

  那姑娘比她还要几岁,自己却是她初中生弟弟的女友!

  也难怪人家找上门来!

  她当时也是慌乱极了,怕江起云扛不住压力,向家里服软。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孩子比她想象中还有魄力,竟然当众向她表白!哎呀,一想起那个时候,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吻,程欣觉得脸都臊红了。

  这个坏蛋腹黑得很,还总是那么乱来!第一次见面就敢……

  “你怎么淋湿了?没带伞?干嘛不给我打电话?”程欣一颗心都系在这个坏蛋的身上了,冷不防见他淋了雨消沉的模样,就像一只初生的奶狗,还没睁开眼,被全世界抛弃了。

  怎么会有家伙狠心伤害他?

  她走上前,忍不住把人抱住,好给他一点儿的安慰。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别怕,有我在呢。”被那雾茫茫的大眼睛一瞧,程欣的母爱要泛滥成河,只想摸摸这孩子的脑袋,再好好亲吻疼爱他一番。

  这位程老师甚至忘了,就是因为班上某个女生不长眼,自以为亲昵摸了摸江起云的头发,被他暗地里整得哭了,不得不以转学告终。

  从此以后,女生们仍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爱慕他,可也不敢靠得太近,怕招了校草的厌弃。姑娘们真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不喜欢肢体接触,校草嘛,高冷一点很正常。

  直到有一回,在省级的篮球决赛时,作为一高王牌的江起云被三四个对手围追截堵,投篮时不幸发生了意外——腿骨折。

  受赡主人公轻描淡写拒绝了女生们的关心,坚强隐忍得不需要人同情。然而,当观众席那边跑下一个女孩时,他的态度立马就变了,这里疼了那里又痛,全身没有一处不是毛病,可能就要死聊云云,对手愧疚得差点要剖腹谢罪。

  那黑发女孩儿也慌得不得了,摸头杀,埋胸杀,倒把十五岁的男孩子闹了个大红脸,可某人还是很无耻在博取同情。

  到最后,专家们的白眼忍不住的要一翻再翻——就没见过这么会碰瓷的人!

  有的人看明白了,也心碎了,原来她们的高冷校草不是讨厌肢体接触,而是讨厌与某个人以外的肢体接触!

  “啪——”

  响亮的声音惊住了程欣。

  他挥手挡开了她的手,厌恶地,“别碰我!”

  女人不可置信瞪大眼。

  以性为纽带的关系,犹如着火的干柴,初时一发不可收拾,但燃烧过后,冷了冻了,只余下薄薄的灰烬。

  年轻男孩会迷恋一具成熟完美的胴体,沉溺征服的快乐,大多是生理的渴望作祟,亦或是……对某个人求而不得,想在相似的人身上寻求某种幻想的实现。

  很卑鄙,却也很现实。

  琳琅靠在窗前看书。

  豆大的雨点砸落在玻璃窗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外面暴雨如注,乌压压的空压得极低。爱花成痴的老管家正忧心忡忡那几丛新移植的黄棣棠。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后来他就愈发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