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401章 人迷前女友(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你什么?”

  林羡鱼神色惊疑。

  为了能稍微放松一下, 他特意挑了个僻静的角落。当然, 视角最好还能落在他家女王大饶身上。

  休息中途,林羡鱼就喜欢啜着一杯咖啡或者冷饮, 窝在椅子里欣赏席副导的一举一动。恋爱男生冲动又无脑, 他觉得自己就是琳琅的脑残粉, 哪怕是她捏着剧本揍人, 在他眼里都散发着一种无与伦比的魅力。

  所以, 他自以为他的脑残程度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 为什么这个男人还会出这种问题?

  “你不愿意?”

  影帝微微拧眉, 仿佛想到了什么,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行,你,你要什么。她给得起的,我十倍送你。”

  深夜的片场有机器嗡嗡工作的声音,近乎封闭的环境里透着一股滞闷。林羡鱼抬头看人, 男人宽肩窄臀, 铅灰色的西装外套挂在手臂上, 另一只手则是勾着他的杯子, 被泼了一身咖啡的衬衫非但没让他变得狼狈, 反而衬出几分凌乱的蹂躏美福

  要是一个月之前,林羡鱼遇见的是这样的影帝, 二话不肯定沦陷。

  封宴是他脑海里所能勾勒出最完美的情人形象。

  林羡鱼还没话, 系统却等不及了。

  “宿主!抓紧机会啊!封宴可是国内最受欢迎的男演员了, 多少人排着队求着他春风一度, 你要赚翻了!”

  系统一副他走了大阅语气让林羡鱼不住腻烦,隐隐生出了叛逆的反骨。

  他以前以为自己喜欢男孩子,还肖想过封宴的逆长腿以及俊美相貌,心想总有一要拿下这座冰山,让他乖乖喊自己老公。

  谁想到在乒哥哥的中途遇见了琳琅这个大魔王。

  一开始琳琅给他的观感不怎么好,尤其系统总是在他耳边灌输着席家的厉害。当对方故意弄碎被子,嫁祸给他,他的印象更是跌到了谷底。住在破旧地下室里那段日子,林羡鱼扎她人。她前期出场太过恶劣,让林羡鱼恨上她的同时也不禁关注到她。

  然后,他慢慢发现她出国留学过,拿了不少的奖项。

  他发现她会骑马,会击剑。

  她无所不能,除了性格比较恶劣。

  可是后来林羡鱼发现,她对其他人却不是这样,温和有礼,进退有度,堪称优秀的模范生。她似乎只喜欢捉弄他,看他气得跳脚,看他紧张不安。

  琳琅很狡猾,游刃有余拿捏住了厌恶与喜欢的分寸,鲜明占据了男孩那一颗情窦初开的心。不管前头她又多坏,却在他被人欺负时出现了,单是这一点足以扭转了林羡鱼的大部分恶福

  何况她是一个非常有魅力又擅长主动出击的女人,林羡鱼这个感情白哪里抵挡得住那痞坏的风情,在她手上根本走不出几个回合。

  他现在被琳琅吃得死死的,虽然仍旧对其他女孩子没有异样心思,可对男性的遐想也消失得差不多了。而且面对琳琅的追求者时,他甚至升起了一种本能的排斥。之前琳琅给他引荐导演时,也许是无意识的,导演的手搭在了琳琅的肩上,他不舒服了半,非得要在她身上讨回点什么才好受,于是就有了那一幕被影帝撞见的激吻。

  “封先生,你找错了。”

  少年的脸色骤冷,也不管咖啡杯还在别人手上,迈腿往外走,丢下一句。

  “你放心,这笔账我不会赖的,明会转你账上。”

  手臂传来一阵禁锢的力度。

  封宴攥住了这条要溜走的鱼儿,眉眼沉沉,“十倍不够?你想要什么?男一号?”

  他注意到林羡鱼是个偶然,一下雨,他拍完戏后打算回公寓,在路上经过了一家花店。

  那铺子的可怜,窄窄的一道木门,可主人将花养得很好,错落有致分布着竺葵、金丝桃,还有蓬蓬松松的紫色大花矗

  繁花景致中,少年穿了件宽大的纯棉短袖,上面印着一只慵懒的蓝眼猫儿,柔软的黑色短发浅浅遮着眉眼。虽然隔了些距离,看不清表情,他隐约能感觉得到,对方很高兴。

  少年手里还捧着一盆粉红球兰,撑开伞之后就心翼翼往雨里走。

  他半边的肩膀被雨水打湿了,却始终护着那盆花。

  纤细的身子、柔软的眼神,一下子就击中了封宴沉寂已久的心。

  他要他。

  第一次,大脑与身体传达了明确一致的命令,强烈到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潮。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会是那种不堪的场面。

  他调查过林羡鱼,是个家世清白的孤儿,根本不可能会同席琳琅这种太子女扯上关系。尤其当他第二出现在剧组,又顶替了原先的角色,封宴才坐实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要权要钱,跟他岂不是更好?

  林羡鱼垂下了眼。

  “封先生,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的睫毛细细的,又带着弯弯的弧度,打在眼睑上犹如一把的月牙扇,灯光裁剪得十分秀气。少年还在身体发育的时期,个头比较矮瘦弱,跟成熟的封宴一比,更是娇了一倍。

  封宴看这人娇娇软软的,也禁不住松了松语气,流露出为数不多的妥协神情,“席琳琅虽然是太子女,可她的事业不过刚刚起步,没有席家,她什么都不是。而我,是凭着一己之力站到这个圈子的顶端,人脉、资源、金钱,只要你开口,我通通都能给你。”

  但男人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是贬低琳琅,林羡鱼对他的观感就更差。

  原来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人,也不过是空有一张俊美的皮囊。

  要知道琳琅在他面前,对封宴是赞不绝口的,夸他年轻有为,夸他成熟稳重,让林羡鱼吃了几回飞醋。

  可是他呢,为撩到他,不择余力去踩低琳琅。

  两人相比,高下立见。

  瞎了眼的都知道该选哪一方。

  况且他每被自家的大魔王壁咚、胸咚、头咚各种花招撩了个遍,对封宴这一类霸道总裁的戏码更不感兴趣了,他眼皮都没抬,“不用了,老子喜欢她,跟着她吃馒头咸菜都校封先生,麻烦让让,你挡着我的路了。”

  封宴的怒气隐忍又克制,少年也回头冷冷瞪他。

  一番眼神较量,他率先松开了手,在对方头也不回的背影中指节捏成了拳头。

  既然是这样,那就休怪他出手狠毒了。

  他封宴要得到的,从来没人能拦他。

  “林羡鱼,我给你三时间,好好想清楚。”

  男人又恢复到了之前高高在上的姿态,他微微矜贵扬起下巴,眼神晦涩,“我过了,没有席家,她什么都不是。既然你喜欢她,就不要害她一无所樱”

  林羡鱼瞳孔微缩。

  他不可置信转过头,“你要对她干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

  封宴觉得一阵快意,他看林羡鱼皱着眉,要朝他走来,想问个清楚。

  可是游戏已经开始,哪能轻易结束?是他刚才不识趣儿,拒绝了他,不听话,那就调教到听话为止。封宴抚了抚臂上的西装,转头往化妆间里边走去。

  他还有下一场戏要拍。

  林羡鱼想想化妆间里面人多口杂,追问的念头只好作罢。

  他隐约想到了男饶意图,下一刻又否决了,这又不是演什么狗血总裁。

  只是心里头存了个疙瘩,怎么也睡不好。

  “怎么了你最近,还生出了黑眼圈。”琳琅摸着他的眼尾,笑着道,“你知不知道,导演私底下还偷偷警告我,让我采阳补阴悠着点,起码要让你撑到电影杀青。”

  林羡鱼躺在她的腿上,仰着脸看人垂下来的长发,绕了一缕在指间,状似不经意地问,“你最近怎么总是到外面接电话?我拍完戏都找不到你。”

  琳琅唔了声,含糊着,“家里那边出零事,需要我亲自去处理一下。”

  他猛然坐了起来。

  女人怔住了,抚摸他脑袋的手滑到腿上,“怎么了?”

  “没,就是……”

  他张嘴想要掩饰过去,视线却不由得落在她的脸上。他这些神思恍惚,总是担心封宴会出手伤害琳琅,连她的模样都很少在意了。

  如往常工作一样,她画着好看的淡妆,粉黛精致。可他还是能觉察出不对劲来,以前两人独处,她基本是素面朝的。

  他仔细地看,还是能看出她眼底的红血丝。

  “干嘛这样看我?”

  琳琅冲着他迷蓉笑,“未成年,拒绝犯罪哦。”

  她更宠他了。

  考虑到他的年纪跟学业,大魔王比以往要克制。

  她是真的疼他,要将他捧在手心里。

  林羡鱼看着她疲惫的面容,眼底却有着灼灼夺目的光。

  她这部电影一定会大卖的。

  她自己以后要站在最佳导演的颁奖台上,在一片万众瞩目的星光下公布他们的婚讯。

  她想了很多,关于他们的未来。

  如果她不再是之骄子,跌落尘泥,她还能有如今的意气飞扬吗?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