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99章 人迷前女友(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江起云偏偏选择最坏的哪一种。

  只是强夺豪取的戏码, 不是每一个姑娘都会买漳——当然, 女主们是另当别论,她们头顶着圣母光环, 无论男人怎么虐她也好,结局只要来一句“真心”忏悔,被折磨了多年的女主立马就选择原谅了。

  琳琅没有她们清奇的脑回路,别人若敢犯她一分,她保准坑蒙拐骗到让敌人怀疑人生!

  对不起,原谅二字, 在她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

  新娘似乎才反应过来,惊慌挡住胸前的风光,“你疯了!”

  她扮演的可是三观正的完美姐姐,“姐弟乱伦”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命题。

  眼前这一切都在冲击着她的底线。

  “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晚了?”少年轻轻挑起嘴角, 明明是唇红齿白的正太模样, 眼中偏偏生出毒蛇一般的阴冷。

  “撕啦——”

  华美的水钻婚纱被粗暴的撕裂了开来,绣着水鸟的雪白抹胸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隐约可见那神秘的春光。

  呼吸陡然加重。

  他的表情也变得危险。

  “啊——”新娘尖叫一声, 那双美丽的眼睛染上了惊恐的色彩,并且清楚的意识到, 这不是一个婚前的恶作剧。

  是来真的。

  琳琅拼命挣扎起来, 换来的是对方更加毫不留情的禁锢。他擒住她的双手往上举着, 双腿死死压住乱动的身子, 张嘴就咬紧对方脖子一块皮肉,獠牙伸出,稍一用力,那血就流出来了,口里溢满了铁锈浓重的味道。

  这极大愉悦到了他。

  少年咕噜咕噜将这些甜美的血液吞咽下去,喉结上下耸动。

  有些则是顺着脖颈流淌到肩膀上,仿佛雪地绽开的红梅,在纯白的映衬下愈发鲜艳妖异。

  怀里的人却再也没有挣扎了。

  江起云低头一看。

  琳琅动也不动,浑身肌肉僵硬着,明亮的眼眸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就像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没有灵动的血肉。

  癫狂的少年突然怔住了。

  他在干什么?

  本应该好好捧在掌心里呵护疼爱的人,他却亲手将她给摔碎了。

  她第一次在眼前落泪,他还记得那种心痛到万蚁蚀骨的滋味。可现在,她却连眼泪都不给他。

  就在他怔忪的瞬间,有人从后背狠狠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尖锐的刺痛。

  “你这个禽兽!”陈青礼愤怒将人从琳琅的身上扯开,对着面门又是一拳。

  重重挨了两三下,江起云回过神来,手指沾了些嘴边的血迹,却是无所谓笑道,“我骑士大人,你可是来晚了。”

  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激怒了男人,额头暴起青筋,露出了有别于温文尔雅的狰狞一面,“混蛋,去死吧!”

  两饶干架惊动了江父,他急忙赶过来一看。

  这大喜日子,女婿怎么跟儿子打起架来了?

  他正想去劝架,忽然看见了蜷缩在镜子前瑟瑟发抖的大女儿,她的婚纱凌乱,有剧烈撕扯过的痕迹,尤其脖颈边的血迹,再显眼不过了。

  江父同样被吓得不轻。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十分荒谬的答案。

  而另一边,江起云的搏斗却占了上风。他本就热衷空手道,颇有赋,又是发了狠想要打死这个跟他抢琳琅的家伙,下手毫不客气,专挑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男人痛哼一声,死死捂住被踹了一脚的肚子,使劲喘着粗气。

  看吧,这就是你挑的男人,一点都不经用。

  这种废物,以后怎么能保护得了你?

  少年嗤笑一声,以一种轻慢的傲视姿态,嘲笑着琳琅的择婿眼光。

  可是,视线中,那道纤细的身影却扑上了上来,心疼抱住那个落败的输家,为他遭受的伤害而哭泣落泪。

  她挡在男饶面前,用那双哭红聊眼睛,冷冷看着他,除了仇恨与怨憎,再无一丝的脉脉温情——她恨不得啖他血肉、扒他筋骨!

  琳琅一眼瞧见了挂在墙上的宝剑,笑容诡异。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最爽的莫过于瞌睡了有容枕头过来。

  她披上衣衫,把剑拿下来,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

  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幸好,不算生疏,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饶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只是还没避开,胸口一痛,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对方手腕灵活一转,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掠过女饶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眼盈秋水,秀骨清像,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饶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欲望!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是抖M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

  “魏钰,你真不后悔?”

  魏王一袭绛色纱袍,宛如芝兰玉树般,“陛下,臣不知您所指何意。”他眉目清朗,完全没有兄长那股暴戾之色。

  若不是困于低贱的出身,恐怕今登上龙椅的人君就难了。

  “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倒真要谢谢你,让朕平白捡了一个稀世珍宝。”魏琛眼神锐利。

  “那是陛下的龙运照人,魏钰何德何能。”

  “你倒是会话。”

  “陛下过奖。”

  魏帝无心跟这个老狐狸周旋,挥手就散了朝会。

  一回寝宫,侍女急忙跑来汇报,“陛下,娘娘不肯服药,也不肯进食。”

  这女人,都被他幸过了,还耍什么性子!

  魏琛大步踏入内室。

  琳琅换上了素白的单衣,脸掩在乌发里,愈发显得单薄柔弱了。

  “把药喝了。”他命令道。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