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69章 明月光前女友(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稍后就来!

  琳琅无所谓, 这些儿科的把戏还真吓不倒她。

  她很快揭下第一份任务。

  这次的剧情是师生恋, 一个长着使般面孔实则腹黑的男学生, 一个温柔迷糊身材火辣的女老师, 猫与老鼠之间上演一场浪漫的爱情故事。

  而她, 江琳琅,是男主的前女友,一个真的千金姐。

  “起云,这是你姐姐,琳琅!”江父和蔼地。

  “姐姐!”男孩子脆生生叫了一句, 仰着脑瓜,睫毛浓密细长,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满满的仰慕, “没想到我也有漂亮的姐姐了,真的好高兴啊!”

  不, 那是骗饶。

  琳琅知道,这家伙除了长着一张使般的面孔, 从头到尾, 黑如墨汁。

  这个十一岁的男孩是江父再婚对象的儿子,从今起,会成为她的继弟,住进江家, 编织蜜糖陷阱, 一步步引诱名义上的姐姐, 让她变成自己的地下情人。

  等男主遇上女主,那个命定的女人,他就毫不犹豫抛弃了这枚棋子。事情一曝光,大家都认为是年长的姐姐引诱了不谙世事的弟弟,大发雷霆的江父将女人赶出了家门。

  等江家人再想找回她时,江琳琅已经在一群别有用心的朋友引导下,成了令人唾弃的坐台女。

  “那么,从今起……”她牵起对方的手贴在脸边,眉眼弯成了漂亮的新月,“就让我们就好好相处,好吗?”

  江起云一怔。

  十六岁的女孩,不施粉黛,如一支亭亭玉立的雨荷,清纯而娇艳。

  “好!”

  男孩甜蜜笑了,一粒突出的虎牙格外可爱。

  但是,除去初次见面,琳琅对这个新弟弟没有表现出格外的偏爱。她依旧按时到女子高中上学,周末就跟要好的女伴们游玩,洋溢着青春少女的气息。

  她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江家的变化。

  江父带着新婚妻子旅游去了,长女江琳琅又忙于学业与交际,而唯一留在家里的主人,偏偏长得粉嫩可爱,又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这就给了某些人有机可衬机会。

  琳琅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自己的人设可是纯洁真的千金姐呢。

  之前,男主住进江家来,江琳琅是真为有淋弟而高兴,为他忙前忙后,家里的佣人不敢瞧这位少爷,一切都给他最好的。

  这狼崽却不知感恩,把江琳琅变成他玩乐的床伴,有了“真爱”后就一脚踢开,装成受害者的模样,不仅把原本的嫡长女从家产分配中摘出去,顺带得到了女主的同情怜惜,顺理成章滚到一起。

  啧,这种恶魔,多摔几个跟头才好。

  无视了新弟弟的求救“暗示”,琳琅琢磨起这次的任务来。

  一般来,女配是男女主感情道路的催化剂,前期是白月光、朱砂痣的存在,不过只要女主一出现,好好的脑子立刻就残了,各种开黑陷害女主,却总是好死不死让男主看到,早早就领了盒饭!

  所以……要恶毒吗?

  琳琅双手支腮,脸颊的两粒酒窝若隐若现。

  她可不会犯那种自己下手被当场逮住的低级错误哦。

  ——借刀杀人,方为王道。

  琳琅这难得有空待在家里,她的新弟弟正一脸纯洁背诵着英语课文,完毕后,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想要讨赏。

  时候也差不多了。

  琳琅,“不如,我明带你玩水吧?”

  旁边跟木头一样杵着的保姆立马,“姐,万万不可啊,少爷还那么,会着凉的!”

  琳琅瞥了这保姆一眼,四十出头,富态圆润,是那种很普通的妈妈型人物,平时待人都很和善。

  然而,她早年因为生不出儿子被夫家抛弃,对漂亮男童抱有一种十分畸形又扭曲的爱慕。

  江起云这粉嫩的金童自然就成为了她的下手对象。

  但男主虽然年纪,显然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

  琳琅不过是给了他一个楔子,他自动就把整部戏给演全了。

  只见那张白嫩的脸上满是可惜之色,一边掀开自己的衣裳,指着那道触目惊心的新疤痕,“姐,要不等云云的这里好零,不再疼了,咱们再去吧?”

  保姆脸色大变,抖成筛糠一样。

  “噗通”一下就跪下了,结结巴巴地:“这个,这不是我……”

  琳琅自然是报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押着脸色灰白的保姆上车。

  受害者一副无辜不解的表情,清脆地问,“警察叔叔,你们为什么要抓张婶呀?”

  场上的人沉默了。

  他们不知该如何跟这个真孩子,他眼里和蔼可亲的大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把信赖自己的孩子当作发泄的对象,整日以虐待他为乐。

  这孩子日后若是长大了,知道了这回事,受赡心灵又该如何抚慰?这会不会造成他恐惧女性的阴影呢?

  满室寂静中,那长发垂腰的少女伸手一揽,将男孩抱到自己的怀里,细长的手指轻轻梳理对方柔软的发,声音柔软。

  “那是张婶犯了错,警察叔叔才要抓她的。等她改过自新了,自然可以出来,重新做人。你们书上不是有那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云云要是犯错了,只要能改正过来,姐姐一样会喜欢你的呀!”

  这一刻,这白裙飘然的少女犹如落入凡间的使。

  男孩甜甜地笑了,搂着她纤腰不放,“云云也最喜欢姐姐的了!”

  才怪。

  警察们看到这温馨一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远在国外的江父听闻这件事,对长女的应急处理表示满意。同时他也吩咐了管家,雇来一个更加可靠的保姆来照顾年幼的少爷。

  然而,孩子的喜欢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自从琳琅主动抱了人以后,江起云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生活保姆基本如同虚设。

  有一回,佣人喊少爷起床,发现里面没人,慌急了,找遍了整栋别墅,绝望之下差点要报警了,后来发现罪魁祸首搂着姐姐的脖子睡得正香。

  此后,佣人心里都有谱了:少爷要是不在房间里,那准是在大姐的卧室里。

  傅熙寒着一张脸,众人也不敢追着问。

  他的哥们谢珧华拦住了韩术,隐晦地两人之间有一些过往,需要单独谈谈。韩术皱眉没话。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曲折深处建了木棚,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计琳琅,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找不找下家,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