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66章 明月光前女友(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男主……大概是被她逼疯了。

  不然他冷静想想都知道,在婚礼的前夜强/暴新娘,传出去可是一桩大的丑闻。没有任何独立能力的他不但要面临继父的怒火,男方那边的家庭也不会轻易饶过侮辱新娘的大舅子。

  果然还是欠缺火候的孩子。

  换做是她, 有不下数百种拐走新娘的方法。

  江起云偏偏选择最坏的哪一种。

  只是强夺豪取的戏码, 不是每一个姑娘都会买漳——当然, 女主们是另当别论,她们头顶着圣母光环,无论男人怎么虐她也好, 结局只要来一句“真心”忏悔, 被折磨了多年的女主立马就选择原谅了。

  琳琅没有她们清奇的脑回路, 别人若敢犯她一分,她保准坑蒙拐骗到让敌人怀疑人生!

  对不起,原谅二字, 在她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

  新娘似乎才反应过来, 惊慌挡住胸前的风光, “你疯了!”

  她扮演的可是三观正的完美姐姐,“姐弟乱伦”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命题。

  眼前这一切都在冲击着她的底线。

  “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晚了?”少年轻轻挑起嘴角,明明是唇红齿白的正太模样,眼中偏偏生出毒蛇一般的阴冷。

  “撕啦——”

  华美的水钻婚纱被粗暴的撕裂了开来,绣着水鸟的雪白抹胸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隐约可见那神秘的春光。

  呼吸陡然加重。

  他的表情也变得危险。

  “啊——”新娘尖叫一声, 那双美丽的眼睛染上了惊恐的色彩, 并且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婚前的恶作剧。

  是来真的。

  琳琅拼命挣扎起来,换来的是对方更加毫不留情的禁锢。他擒住她的双手往上举着,双腿死死压住乱动的身子,张嘴就咬紧对方脖子一块皮肉,獠牙伸出,稍一用力,那血就流出来了,口里溢满了铁锈浓重的味道。

  这极大愉悦到了他。

  少年咕噜咕噜将这些甜美的血液吞咽下去,喉结上下耸动。

  有些则是顺着脖颈流淌到肩膀上,仿佛雪地绽开的红梅,在纯白的映衬下愈发鲜艳妖异。

  怀里的人却再也没有挣扎了。

  江起云低头一看。

  琳琅动也不动,浑身肌肉僵硬着,明亮的眼眸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就像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没有灵动的血肉。

  癫狂的少年突然怔住了。

  他在干什么?

  本应该好好捧在掌心里呵护疼爱的人,他却亲手将她给摔碎了。

  她第一次在眼前落泪,他还记得那种心痛到万蚁蚀骨的滋味。可现在,她却连眼泪都不给他。

  就在他怔忪的瞬间,有人从后背狠狠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尖锐的刺痛。

  “你这个禽兽!”陈青礼愤怒将人从琳琅的身上扯开,对着面门又是一拳。

  重重挨了两三下,江起云回过神来,手指沾了些嘴边的血迹,却是无所谓笑道,“我骑士大人,你可是来晚了。”

  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激怒了男人,额头暴起青筋,露出了有别于温文尔雅的狰狞一面,“混蛋,去死吧!”

  两饶干架惊动了江父,他急忙赶过来一看。

  这大喜日子,女婿怎么跟儿子打起架来了?

  他正想去劝架,忽然看见了蜷缩在镜子前瑟瑟发抖的大女儿,她的婚纱凌乱,有剧烈撕扯过的痕迹,尤其脖颈边的血迹,再显眼不过了。

  江父同样被吓得不轻。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十分荒谬的答案。

  而另一边,江起云的搏斗却占了上风。他本就热衷空手道,颇有赋,又是发了狠想要打死这个跟他抢琳琅的家伙,下手毫不客气,专挑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男人痛哼一声,死死捂住被踹了一脚的肚子,使劲喘着粗气。

  看吧,这就是你挑的男人,一点都不经用。

  这种废物,以后怎么能保护得了你?

  少年嗤笑一声,以一种轻慢的傲视姿态,嘲笑着琳琅的择婿眼光。

  可是,视线中,那道纤细的身影却扑上了上来,心疼抱住那个落败的输家,为他遭受的伤害而哭泣落泪。

  她挡在男饶面前,用那双哭红聊眼睛,冷冷看着他,除了仇恨与怨憎,再无一丝的脉脉温情——她恨不得啖他血肉、扒他筋骨!

  他的哥们谢珧华拦住了韩术,隐晦地两人之间有一些过往,需要单独谈谈。韩术皱眉没话。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曲折深处建了木棚,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计琳琅,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找不找下家,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

  身边人声音陡然拔高。

  傅熙才回过魂来,姿态矜持而冷漠,“嗯?”

  “呃……是这样的,因为雪梅姐的辞职,我们也放出了招聘助理的消息,经过笔试的筛选还有三十位面试者,这是她们的简历,你过目一下。”

  “你们看着办就好!”

  青年略有不耐烦,这种事情平常都不会摆在他的桌面上,谢珧华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习惯吗?

  年轻伙没话,默默将那一沓简历收起来。

  他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哪里晓得谢哥的深意?

  “等等——”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