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59章 吸血鬼前女友(2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这恰恰也是琳琅同傅熙复合一周年的时间。

  傅熙的生日在七月初九。

  贴心的女友想要给傅熙准备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 得到了兄弟团的迅速响应。

  一群人瞒着傅熙筹划起来。

  “嫂子,哥要是知道了, 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傅熙的兄弟打从心底认可了琳琅的身份。

  一开始, 他们是十分排斥琳琅的。可是后来在相处中, 发现这妹子人真的不错,亲和友善, 能力惊人, 在择偶这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成熟标准。嫂子更欣赏的是睿智冷静的男性,老大那种自杀的挽留方法只会把人家推得更远,好在两人有缘, 兜兜转转又走在一起。

  大概是琳琅表现的太完美了, 傅熙老是扔下女友去工作的事就让一些兄弟比较不满, 他似乎还跟秘书有一些不明道不清的关系, 大伙纷纷替琳琅打抱不平。

  而琳琅始终耐心安抚他们,不急不躁, 宛若春风一般,不知不觉成了众人心目中的主心骨, 她的人格魅力甚至隐隐要盖过工作狂男主。

  而在这一年中, 谢珧华嘴上讽刺着琳琅,却是护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由于杨露总是出错的缘故,傅熙为了给她收拾烂摊子, 经常不能陪在琳琅的身边, 作为他的得力干将的谢珧华理所当然充当了护花使者, 负责来逗琳琅开心。

  他长得嫩,眉清目秀,就像邻家弟弟一样,围在琳琅身边装乖卖俏的,整个世界都因此明媚阳光起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美好的姐弟恋。

  他还陪着琳琅一起去傅家看望二老。

  虽是替哥哥照顾嫂子,可看着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这个连初恋还保留着的大男孩却清楚地记得琳琅的生理期,高跟鞋穿37号,一尺七的腰围,偏好甜食,但不喜欢喝咖啡,捏起汤匙的时候会稍稍翘起尾指,很秀气,像活在古代的仕女闺秀一般。

  她一贯青睐大红色系的磨砂口红,最近又迷上了温柔的豆沙色。

  谢珧每回路过专柜的时候,看到适合的,顺手就买回去放她包里。

  琳琅也没问谁买的,用得很顺手。

  她的衣柜里塞满了这个男孩给她挑的衣服,是两人逛街时候买的,或是不经意间收到的,每一件都特别合她的气质与身材,不得不他眼光的毒辣。

  傅熙打电话,回头让他记自己的账上。

  谢珧华当时笑着应了,但堆成山似的榨一直在他那边。

  后来忙着,傅熙也就忘了这回事。

  他也没,依旧打着傅熙的名头给琳琅买各种奢侈品。

  谢珧华几乎成了那几家品牌女装的VIP常客,一出新品,店主会打电话通知他,他就过来把适合的挑回去,一件又一件仔细拆刘牌,整齐挂在琳琅的衣帽间。

  他对琳琅的品味与喜好是了若指掌。

  这一段时间,谢珧华又迷恋上了下厨。

  琳琅是他的唯一品尝者。

  美曰其名是为了捕捉厨艺灵感,谢珧华拉着冉处溜达。

  他们去的是那些并不出名却格外惊艳的店铺,藏在一些古镇深巷里,粉墙黛瓦,抄手游廊,有岁月亲吻过的味道。

  托他的福,琳琅遍尝了不少的偏门美食。

  亏他神通广大,连一些没有标记在地图上的神秘地方都能找得到。琳琅听这家伙以前还是一个路痴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以,比起整忙得脚不沾地的男主,弟弟般撒娇毒舌又贴心的谢珧华更像是她的恋人,两人打一通晚安电话的时间都比傅熙陪在琳琅身边要长。

  看在眼里的傅母觉得不得劲儿,可她又不能谢珧华做的不对,毕竟他也是奉了傅熙的“命令”来照顾琳琅。

  难道骂人家你做得太好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好在儿子也跟她了,两饶感情稳定,等毕业就扯证结婚。

  心里七上八下的傅母总算心安了下来。

  琳琅是个知书达理的美丽姑娘,跟傅家相处融洽,傅老爷子就盼着孙媳妇进门,两人好痛痛快快杀上几盘。

  她虽然是傅熙正在交往的女友,未来的变数也多,可傅家人是铁了心认她做未来女主人。

  至于被一些人议论的杨露,两老压根不放在眼里。

  傅熙生日的当晚上,琳琅发号施令。

  “现在十一点,也差不多了,我去见面会偷偷把人带出来。阿华,你负责通知伯母他们,记得把人安全接到这里,不然有你好看。”

  “我好怕呀,嫂子你还能吃了我啊?”谢珧华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受惊的龙猫,萌态十足。

  “别闹,信不信我打你啊!”女孩笑着横了他一眼,那眼波在灯光下愈发熠熠生辉。她挽着头发,细薄的耳垂饰着一串精致的红宝石,衬得脖颈雪白修长。

  “知道了女王陛下,保证完成任务!”谢珧华看着他前日挑的坠子在主饶耳边柔媚乱晃着,轻笑了一下,乖乖做了个军礼。

  一些哥们就取笑谢珧华太怂了,在嫂子面前一秒变温顺大猫,他之前可没有这么好合作呢。

  谢珧华笑眯眯的,也没有生气。

  现在是现在,从前是从前,那怎么能一样?

  琳琅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到时候就看你们的了,可不要给我掉链子!”

  “没问题,嫂子!”

  “姑奶奶放一百个心!”

  谢珧华陪着她下楼,很熟练把外套给她披上,侧过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等一下,你口红弄到脸上。”

  “是吗?可能是下楼的时候蹭到了吧。”

  琳琅不以为然,打算翻包用湿纸巾跟镜子擦一下。

  谢珧华笑,“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别让师傅等久了。”

  他略微弯下腰,刘海细碎掩着眉眼,用拇指指腹压了一下她的殷红唇角,那触感柔软轻盈,仿佛飘荡在云端里。他眼神微暗,轻轻拭去了那道痕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脸,“好了,路上注意安全。”

  人畜无害的美少年,总能叫人轻易放下防备。

  谁知道他心里住了一头虎视眈眈的恶狼呢。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后来他就愈发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