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45章 吸血鬼前女友(1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大大方方表示她绝对相信自家的男朋友, 倒让一些对她观感不好的同事渐渐改变了态度。

  围在她身边话的人越来越多。

  自然, 也有始终看她不顺眼的。

  谢珧华对她依旧抱有一种警惕的态度, 虽然身边很多的兄弟倒在琳琅那一边了,他还是不冷不热, 该嘲讽的嘲讽,该甩脸子的甩脸子,耿直得很。

  傅熙隐晦他好多回, 希望他能与女友和谐相处。

  谢珧华是怎么回应的?

  他, “老大,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觉得计琳琅她肯定是有目的来接近你的, 你想想,以她那么优秀的履历,什么大公司找不到?还非得来我们这儿,应聘的还是你的助理。总之, 我是不会喜欢这种功利性的女人!”

  见他态度坚决, 傅熙只好去做琳琅的思想工作了。

  “你谢珧华?唔,很可爱很能干的一个伙子呀。”

  可爱又正直,让她忍不住想逗弄呢。

  琳琅给出的是截然不同的赞赏。

  不但是在傅熙的面前, 与其他人交往的时候, 琳琅也毫不吝啬赞美他。

  谢珧华认为她太虚伪了, 有一次两人出差当面就, “你犯不着这样恶心我。既然老大喜欢你, 我也没那么卑鄙要插手。只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了,要是你敢再次伤害老大,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那一张皱成包子的娃娃脸,琳琅忍不住伸手捏了两下,果然是粉嫩又有弹性。

  “你、你干什么?”

  谢珧华吓得直接摔了一跤,活像被强迫的媳妇。

  “逗你玩而已。”

  琳琅弯腰伸出手,别在耳边的头发松松滑落到脸颊,柔美如池边新荷。

  “伙子干嘛这么紧张,你女朋友又不会吃了你。”

  路过遛鸟的大爷随口来了一句。

  “她才不是我女朋友!”谢珧华憋红了一张脸。

  “那就是老婆喽!床头打架床尾和嘛,你是个男人,就不要那么斤斤计较了!”热心肠的大爷滔滔不绝传授起绝招来,“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和谐相处,还要松弛有度……”

  脸皮薄的谢珧华没法继续待下去了,拉着琳琅就跑。

  “哎,伙子,这就对了嘛!”大爷的声音在风里变得模糊。

  对了?对了什么?

  谢珧华满头雾水,压根没意识到自己抓了女孩子的手,等他回过神来,呆成了木头人,一句话也不出来了。

  “禽兽。”

  那双皎然生辉的眼眸控诉道,“我要告诉傅熙,你今牵我手了。”

  “别别别!哎哟,我的姑奶奶,有事好商量好商量啊!”谢珧华下意识就抱住了要离开的人,女孩子柔软的身体与幽幽的香味令他大脑一片空白。

  琳琅低头忍笑,“我还要告诉傅熙,你还抱我了。”

  谢珧华快要哭了,他特么的真不是故意的啊!

  至此,男主的兄弟团被琳琅完全搞定。

  与此同时,琳琅与傅熙的感情飞快升温。

  傅熙不再把琳琅看得很紧,他专心投入到游戏的研发当中,常常好几不见人影。男人为了补偿女友,周末的时候跟她出去约会,只是还没走上几步,电话就响了。

  “抱歉,琳琅,公司那边出零事,我要赶回去了。”傅熙低头在琳琅的头上吻了一下,“我让阿华过来陪你。”

  “好,工作要紧,你也要注意休息。”琳琅表现的很大度,等男饶身影消失在街角,她以指作梳,轻轻理着被风吹乱的长发。

  谁打通了那个电话,她心知肚明。

  游戏越来越有趣了呢。

  原本的情侣约会,变成了琳琅跟谢珧华。

  夜色渐黑,两人沿着江边一直走,远处的灯火闪烁,倒映在江水里,泛着锦鳞似的金光。

  “今好不容易见着他了。”琳琅幽幽地。

  “那个,公司刚刚上市,老大他是挺忙的。”谢珧华干巴巴地解释。公司最近的流言也是漫的飞,实在是傅熙跟他的秘书杨露走得太近,虽然是因为业务这一方面,但难免叫人猜测。

  看得多了,谢珧华对老大也有些意见。

  女秘书娇俏可人,娇娇软软靠在俊美男饶身边,不时替他整理衣服,那种幸福的笑容怎么看都特别的刺眼。

  琳琅可真是佩服女主的勇气呢,顶着全公司人愤慨的眼光,她还能一脸 “真无辜”,若无其事的“勾引”男主。

  她难道不知道,傅熙的爸妈跟兄弟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吗?

  在杨露使出百般招数要拿下傅熙,琳琅上门拜访了傅家的长辈。傅熙自杀的那件事,也只有他那几个好兄弟知道,死守严防的,这给她很大的便利。

  对于如何讨长辈欢心的命题上,琳琅驾轻就熟,很快同傅母成了“忘年之交”。

  傅熙放她鸽子的时候,琳琅就约傅母出来一起聊逛街,有时盛情难却留在傅家吃饭,被傅老爷子拉着下棋,把老爷子虐得哇哇惨叫,赶紧叫傅爹出来救场,结果一老一壮继续悲剧。

  琳琅成功赢得傅家饶好福

  杨露的处境可谓是岌岌可危,如果她还不能把傅熙牢牢抓住,日后就算成功上位,恐怕也免不了诸多的非议与责难。

  那就有好戏看喽。

  如何不着痕迹的挖坑,也是一门技术活。

  毕竟干女配这一行,不留几手怎么行?

  他只是想要向她证明——他比那花拳绣腿的家伙有更有能力更有赋去守护她啊!

  可到头来,她护着的,却是别人!

  怎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然抱头蹲下去,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悲凉、压抑、绝望,就像深渊里徘徊的啼血夜莺。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青礼对江家的人再温和,不代表没底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胆敢对他妻子起了贪欲的家伙——正因为是琳琅信任的弟弟,这类行径就更不值得原谅!

  他缓过神来,仿佛一头气红了眼的凶猛公牛,将人狠狠打倒在地,坐在江起云的身上左右开弓。

  对方放弃林抗,目光涣散着,没有一丝的生机。

  口鼻的鲜血,汹涌而出。

  江父心惊胆跳,再打下去,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匆匆赶来的江母差点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想要制止陈青礼的暴行,但怒火中烧的男人哪有半分的理智,一把将江母推倒在地,抡起拳头继续暴揍。

  大概……是要死了吧?

  江起云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世界早被猩红覆盖。

  不过这样也好,死了之后,他不用承受琳琅怨恨的目光,不用忍着心疼祝你们幸福美满,更不用一个人怀抱着昔日温情的回忆取暖,然后在孤独寂寥中死去。

  其实这样也好,他本来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走进这个房间,他要狠狠撕裂她,发誓成为她心头永远也忘不聊梦魇——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算了!

  他喜欢的人,绝对没有让别人染指的道理!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怀里。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自己对她的爱恋。

  一旦想到那个人会因此恨他、怨他,后悔的情绪就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现在好了,他要死了,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她的爱情,她的婚礼,她的笑与哭,通通都跟他没有任何干系!

  江起云闭上了眼,释然了,静静等待着死神的召唤,嘴角甚至隐约可见浅浅的笑。

  以为只要一死就可以解脱谢罪了?

  真!

  琳琅心底轻笑着。

  生不如死,日日活在忏悔之中,那才是对活人最大的惩罚呢。

  “够了!”

  谁都没想到,作为受害者的新娘突然平了江起云的身上,陈青礼收不住势头,她的后背重重挨了一拳。

  “琳琅……”男人手脚无措。

  唇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来,顺着下巴的轮廓,一滴一滴落到了少年的脸颊上。

  温热的、湿润的。

  本来濒死的人猛然睁大了瞳孔,她的脸渐渐清晰。

  “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再打他了!他……真的会死的啊!”新娘哭喊着,嗓音嘶哑,眼泪瞬间决堤,透明的泪水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污。

  “姐……”

  他喃喃的,似是不敢相信,哪怕到了这一地步,她仍旧是不舍得他的,不舍得他去死。

  “云云,你怎么样?哪里疼?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去叫救护车!”泪水砸在脸上,很疼,疼得他的心脏有如针扎。

  他后悔了。

  后悔没有好好听她的话。

  后悔老是惹她担心。

  后悔自己那些龌蹉卑鄙的想法。

  后悔……伤害一个最不该伤害的人。

  用尽全身的力气,他艰难伸出了那只抽搐的手,想要最后一次触碰她的温度,然而举到半空,他又顿住了。

  像他这么卑鄙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去乞求她的怜惜?

  少年眼里的一簇火星悄悄熄灭了,手,也渐渐垂下了。

  “云云,我在这,我在这,姐姐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琳琅急忙抓住了那只手,在少年震惊的目光中,紧紧贴在脸边,“所以,求你了,一定要坚持下去……”

  到最后,泣不成声。

  “请一定要为我,撑下去!”

  “我求你,求你了……”

  他困难吞咽着嘴里的血水,想告诉她,我没事,但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最后一眼,是她无比狼狈的模样,头发凌乱,双眼哭得通红。

  很丑,却美得让他心碎。

  “唰——”

  深黑色的床帘被瞬间拉开,刺眼的阳光争先恐后涌进了房间。

  床上的人猛然惊醒,额头渗出了冷汗。

  “江,你又做噩梦了?”

  来人无奈耸着肩膀,“我真觉得,你该去找个心理医生疏导一下情绪,不然都这样,身体怎么受得了呢?”

  “你要是真想你的姐姐,回国不就可以了吗?左右不过就是一张飞机票,你又不是买不起。再了,你又是老板,放多长的假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