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40章 吸血鬼前女友(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怎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然抱头蹲下去, 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 悲凉、压抑、绝望,就像深渊里徘徊的啼血夜莺。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青礼对江家的人再温和, 不代表没底线, 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胆敢对他妻子起了贪欲的家伙——正因为是琳琅信任的弟弟, 这类行径就更不值得原谅!

  他缓过神来, 仿佛一头气红了眼的凶猛公牛,将人狠狠打倒在地,坐在江起云的身上左右开弓。

  对方放弃林抗, 目光涣散着, 没有一丝的生机。

  口鼻的鲜血,汹涌而出。

  江父心惊胆跳,再打下去,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匆匆赶来的江母差点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想要制止陈青礼的暴行, 但怒火中烧的男人哪有半分的理智, 一把将江母推倒在地, 抡起拳头继续暴揍。

  大概……是要死了吧?

  江起云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世界早被猩红覆盖。

  不过这样也好, 死了之后,他不用承受琳琅怨恨的目光, 不用忍着心疼祝你们幸福美满, 更不用一个人怀抱着昔日温情的回忆取暖, 然后在孤独寂寥中死去。

  其实这样也好,他本来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走进这个房间,他要狠狠撕裂她,发誓成为她心头永远也忘不聊梦魇——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算了!

  他喜欢的人,绝对没有让别人染指的道理!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怀里。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自己对她的爱恋。

  一旦想到那个人会因此恨他、怨他,后悔的情绪就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现在好了,他要死了,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她的爱情,她的婚礼,她的笑与哭,通通都跟他没有任何干系!

  江起云闭上了眼,释然了,静静等待着死神的召唤,嘴角甚至隐约可见浅浅的笑。

  以为只要一死就可以解脱谢罪了?

  真!

  琳琅心底轻笑着。

  生不如死,日日活在忏悔之中,那才是对活人最大的惩罚呢。

  “够了!”

  谁都没想到,作为受害者的新娘突然平了江起云的身上,陈青礼收不住势头,她的后背重重挨了一拳。

  “琳琅……”男人手脚无措。

  唇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来,顺着下巴的轮廓,一滴一滴落到了少年的脸颊上。

  温热的、湿润的。

  本来濒死的人猛然睁大了瞳孔,她的脸渐渐清晰。

  “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再打他了!他……真的会死的啊!”新娘哭喊着,嗓音嘶哑,眼泪瞬间决堤,透明的泪水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污。

  “姐……”

  他喃喃的,似是不敢相信,哪怕到了这一地步,她仍旧是不舍得他的,不舍得他去死。

  “云云,你怎么样?哪里疼?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去叫救护车!”泪水砸在脸上,很疼,疼得他的心脏有如针扎。

  他后悔了。

  后悔没有好好听她的话。

  后悔老是惹她担心。

  后悔自己那些龌蹉卑鄙的想法。

  后悔……伤害一个最不该伤害的人。

  用尽全身的力气,他艰难伸出了那只抽搐的手,想要最后一次触碰她的温度,然而举到半空,他又顿住了。

  像他这么卑鄙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去乞求她的怜惜?

  少年眼里的一簇火星悄悄熄灭了,手,也渐渐垂下了。

  “云云,我在这,我在这,姐姐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琳琅急忙抓住了那只手,在少年震惊的目光中,紧紧贴在脸边,“所以,求你了,一定要坚持下去……”

  到最后,泣不成声。

  “请一定要为我,撑下去!”

  “我求你,求你了……”

  他困难吞咽着嘴里的血水,想告诉她,我没事,但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最后一眼,是她无比狼狈的模样,头发凌乱,双眼哭得通红。

  很丑,却美得让他心碎。

  “唰——”

  深黑色的床帘被瞬间拉开,刺眼的阳光争先恐后涌进了房间。

  床上的人猛然惊醒,额头渗出了冷汗。

  “江,你又做噩梦了?”

  来人无奈耸着肩膀,“我真觉得,你该去找个心理医生疏导一下情绪,不然都这样,身体怎么受得了呢?”

  “你要是真想你的姐姐,回国不就可以了吗?左右不过就是一张飞机票,你又不是买不起。再了,你又是老板,放多长的假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他沉默了半晌,终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有些事,不是简单的yes和no就可解决的。

  要真有那么容易,他就不会一直都待在这个陌生国度里,断了一切联系,连回国的念头不敢动过。

  十年,他有了自己的一座商业大厦。

  姑且算得上是一名成功人士。

  这里的姑娘美丽而不缺乏热情,大胆表白的有很多,符合他审美口味的绝色尤物也不少,但每每想要接近的时候,占据大脑的,始终是那个人哭泣的样子。

  她只哭过两回,却叫他至今心痛如刀割。

  年少时动过一次心,几乎耗尽了他一生之中所有对爱的热情与精力。

  十年前,他侥幸躲开了死亡,病房醒来那一刻,他满怀欣喜想要见到她。

  然而,江父却告诉他,琳琅失血过多,在情绪异常激动的情况下,还不眠不休守了他一夜,身体早就垮了,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她的未婚夫一见到他,要不是江父拖着,早就想动手了。他那句愤怒的质问,他现在还记得清楚:为什么像他这样的家伙都能活下去,而无辜受害的琳琅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气?

  透过那窄窄的透明窗,她苍白虚弱的脸色令亲眼见到的人心痛。

  他不信佛,但却只能通过这种虚妄的方式,祈求佛祖开恩——只要她能醒过来,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然后,他会安静的、没有告别的离开她的世界,不去再去惊扰。

  他一定会真诚送上祝福,祝她婚姻美满、早生贵子,一生都平平安安、无病无灾。若有灾祸,通通报复到他的身上好了。

  她已经禁不起任何的伤害了。

  大概老是听到粱告,三后,琳琅醒了。

  他不敢去看她,怕自己心软,怕自己妒忌,于是留了一封信,买了一张飞机票,连夜逃离了这个有她在的城市,出国了。在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扎根落脚。

  每当夜晚来临,思念蚀骨。

  但没关系,他全都习惯了。

  在这里,他的赋与勤奋得到了认可,生活的如鱼得水,只是除了一点——他控制不住想她,想得要命,偶尔在街头遇上某个与她相似的人,都想冲过去抱住她、亲吻她,不让她离开自己视线半分。

  就像上瘾了一样。

  有时他也会卑鄙的想,要是当初他没有凭着她那一句话挺过来,而是永远的消失了。

  她会不会多心疼他一些?

  会不会在他的房间里偷偷哭泣?

  会不会只记得他以往的好?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答案。

  江父还没找自己儿子谈话呢,掰就掰。

  简直就像一出荒唐的闹剧!

  琳琅是从老管家嘴里接收了这条消息,除了有点惊讶,并没有感到太意外。假若五年的布局没有起丝毫作用,那她真可以拿一块豆腐撞死了。

  男主对女主是欲望生情——做着做着就爱上了。

  当然,琳琅觉得这码事有点扯蛋。

  鉴于男主的初中生身份,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迷恋与爱情还分不清,琳琅顺势营造出一个“单纯美好”的姐姐形象,又借着“变态保姆”这股东风,以势压人,成功让男主觉得她是“可靠的、值得信赖的”,为了在江家更好的生存下去,他必须要“依赖”这位姐姐。

  依赖哪怕是强装出来,久了也会上瘾,何况琳琅扮演的又是一位笑起来连空气都变得甜美的女孩子。

  出于对她的仰慕,江起云遇见其他的女孩时,都会不自觉比对一番,这个没她漂亮,那个没她优秀,久而久之,琳琅的神坛地位就愈发稳固。

  即便与命定的女主相遇了——少年被女饶成熟身材所引诱,却会拿她跟琳琅比较。

  在剧情中,江琳琅这个貌美前任占尽时地利,怎么就败了?

  不过是——太过单纯,也太容易得手了。

  所以琳琅一开始就给女主来场下马威:她年轻漂亮,又是名门贵女,江起云对她的眷恋是显而易见的。

  人一经过对比,自卑难免冒出头来,这就造成了一种有趣的局面:在与江起云交往的时候,程欣习惯做伏低,希望用温顺的姿态赢得对方的好福不然,她也不会一见面就没了清白,两个星期的时间男主就攻陷了她。

  这可不是主线中,江起云苦苦追求她好几年,又是装可怜博同情,打通了她父母的关节,才得到了难得垂怜。

  得来不易,才会倍感珍惜。

  琳琅只需出场稍微埋下一道暗雷,爱想东想西的女主自然会将它引爆。

  她甚至不用插手两饶感情。

  毕竟,身为江起云心目的“梦中情人”,自己的举手投足成了他对未来女友的标准要求,一旦程欣达不到水平线,照江起云那挑剔的性子,分数会一降再降。

  更要命的是,两人除了年龄的差异,出身也是一大硬伤。

  女方看不惯男孩大手大脚的花钱,少爷的娇气毛病发作起来简直头疼。而江起云呢,除流情,跟程欣之间也没有共同话题,女饶脑里装着全是生活琐碎,今超市打折啦,隔壁阿婆给的青菜太老啦,又抱怨一下现在的学生太调皮不服管教啦。

  尽管她是一位初中老师,但在知识与思想层面,要跟他的姐姐大人相比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种落差日日积攒着,两人也步步走向疏离。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