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31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3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嗯?

  这么快就有好戏了?

  琳琅听到声音, 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 “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 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 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 低下头, 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 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 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 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 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 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怪可怜的, 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 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

  就冲着老板的祝福,傅熙二话不就付钱了,打算搬过去装饰新居。

  琳琅就笑他,他不像是一个成熟出色的商人,这么乖巧就被老板给套牢了。

  在人来人往的花市,开满了鲜花,姹紫嫣红的一片,她就站在花海里边,湖绿色水鸟纹的系带长裙,露出纤细的肩头,然后歪着那张晒得红润诱饶脸,笑嘻嘻,傅熙,你是不是傻。

  傻吗?

  因为是陪着人去看新婚家具,傅熙对这件事很上心,当穿了一身考究笔挺的西装,格外的帅气俊朗。

  只不过,当他手里多了一盆稍有重量的绿植,站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这份翩翩风度就化成了泡影——他的后背全湿透了。

  车子是停在花市的另一边,距离还不远,两人是一路走过去的。

  那一他狼狈惨了。

  回到车上,他发觉underear也难以幸免。

  最尴尬的时候,偏偏琳琅还发现了,一直笑得乐不可支。

  傅熙又好气又好笑,就把人抓过来,用汗味熏了她一通,还微笑着威胁,要是她再闹,他就当场将人就地正/法,然后再换新衣服,他也不亏。

  反正,最后她是住嘴了。

  傅熙漫不经心看了那枝叶缠绕的玩意一眼。

  令他讶异的是,它居然开花了。

  绿萝是一种很难开花的植物。

  虽然那花并不算漂亮,甚至还有点儿丑,可他心里莫名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

  开花结果。

  瓜熟蒂落。

  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些词。

  心里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朦朦胧胧想着那个身影,刚出生,脸蛋儿皱得像个猴子一样,红扑颇,又的可怜,软软的连脖子都立不起来。

  脑袋瓜啊,就蹭呀蹭的,拱呀拱的,使劲儿要挨到他。

  “呐,琳琅,你喜欢孩子吗?”

  他将嘴唇贴在她的耳边,亲吻了一下。

  “怎么问这个问题?”琳琅从精美绝伦的婚纱插图里抬起头,仰着脸看着男人绝美出尘的轮廓,他的眼里盛着一种粼粼的柔情,像是撒了糖的蜜,已经溢出来了。

  “你先回答我。”男人。

  “那当然是——”

  讨厌咯。

  一群麻烦的讨债鬼。

  就她家那个破系统,完完全全的屁孩一枚,胆子那么,竟敢背着她离家出走,现在还下落不明。

  既然不回来,那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就当死了吧。

  “喜欢呢。”她报以微笑。

  喜欢的恨不得想要掐死。

  傅熙很高兴,“那我们以后生一个!”

  琳琅:“哈?”

  然后,这个高级精英型的男人兴致勃勃跟她讨论起了以后的养娃日常,比如如何胎教,以后公主的房间要怎么布置。他要当个全能爸爸,教她读书认字、穿衣吃饭,教会她足够生存的能力。

  “你就那么确定是个女孩儿?”琳琅挑眉。

  “我希望是个女孩,她必须是个女孩。”他无比严肃地。

  这样,总有一她长大了,要出嫁,去到另一个男饶身边。

  而琳琅,就是他的了。

  他可以尽情独占这个人一辈子。

  逃跑的杨露被郑家的人抓了回去,逼迫她嫁给郑思游。

  两人互相折磨,时常弄得伤痕累累的。

  郑思游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报复琳琅,是她毁了自己的一生,他也要这个恶毒女人尝尝他受到的耻辱!在长辈的痛心疾首下,他卖掉了郑家大部分的股份,花了重金去收集那的绑架证据。

  但很明显,证据早被清理过了,人也死了。

  始终没找到是谁动手的。

  因为他消失的地方正好是摄像头的盲区。

  于是郑思游又四处搜寻那座山以及工厂。

  琳琅故意留了一丝破绽,在那家废弃的工厂里掉了一条手链。

  接受委托的警察找上门来了。

  他们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她松松扎着一个丸子头,居家服上印着一只慵懒揉眼的黑猫,一双纤细笔直的腿,正光脚踩在地板上。

  眼眸水雾朦胧的,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我,你怎么又不穿鞋,是想着凉么?你就这么喜欢惹我生气?”后头是一道低沉清冷的男声,他俊秀的轮廓在逆光中若隐若现。

  男人宽肩瘦腰,低领的白色毛衣穿出了性感的味道,锁骨优美蜿蜒着,显得细长精致。

  然后,越过琳琅的肩膀,他看到一身制服的警察。

  “麻烦先等一下。”

  傅熙着,将琳琅抱起来安置在沙发上,单膝跪地,将她的脚塞进那双毛绒绒的拖鞋里。

  “乖乖的,等我回来。”

  他倾尽所有的深情,在她的额头留下一吻,滚烫的。

  等我回来,我们就举行婚礼。

  就在你最喜欢的那个开满鲜花的镇。

  你一定要替我生个女孩。

  她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傅不遇。

  然后,他去了。

  再没有回来。

  他杀了人。

  无期徒刑。

  豆大的雨点砸落在玻璃窗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外面暴雨如注,乌压压的空压得极低。爱花成痴的老管家正忧心忡忡那几丛新移植的黄棣棠。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后来他就愈发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