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15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2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脑门青筋直跳。

  “对、对不起啊!”

  杨露几乎要哭出来,张嘴就要道歉, 那衔着的包子就掉下来,刚好砸到琳琅的裸粉高跟鞋上。

  嗯,很好,还是个肉包子。

  琳琅抽搐下嘴角。

  对于女主的惹事能力, 她是真服气了!

  杨露慌忙掏出纸巾,蹲下身体就想擦干净鞋子上的肉碎,这姑娘大概是第一次穿紧身的包裙, 也不考虑走光问题, 大大咧咧叉开两条腿,看得人家直愣。

  难道男主们就是欣赏这些好单纯好不做作的“然呆”?

  “不用了, 等下我自己弄一下就可以了。”

  琳琅想离她远一些,杨露特别不好意思地道歉, 就以蹲着的谦卑姿态挪着自己的身体, 自顾自擦鞋。

  就在这会, 电梯的门开了。

  一身西装革履的傅熙面无表情看着她们。

  琳琅:“……”

  哎哟,掐的时间真是刚刚好!

  “仗势欺人”的自己还能什么?

  她索性也就不解释了,抽身就走。

  “哎, 你等等, 我还没擦完呢——”杨露睁大眼睛, 又丧气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自言自语道, “杨露, 你怎么老是这样笨手笨脚的!再这样下去找不到男朋友可怎么办呀?”

  了一会话,杨露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是之前她追着跑的美莫—浮生的幕后大Boss!

  本以为自己会被刷下去的,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成了大Boss的秘书!谢珧华现在是往行政管理方面靠拢,所以要为自己培养一个接班人。

  谁也没想到,傅熙钦点了迷迷糊糊的杨露。

  所谓掉馅饼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大家都觉得姑娘憨厚单纯,性子倒挺好,也没什么异议,兴许调/教一下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才了呢。

  “师师师兄好!”她结结巴巴地绞着衣角,脸蛋红彤彤得跟苹果似的,内心人不断在尖剑

  啊,她终于见着了真正的大神啦!

  大神好帅又好man,虽然冷冰冰的不喜欢搭理人,但看着他的盛世美颜,都觉得此生无憾啦!

  也就只有师傅能跟他媲美了吧?

  “嗯。”傅熙淡淡应了一声,心不在焉想着别的事。

  杨露还沉浸在大神的声音好有磁性的性感中,人早就走了。

  他在另一边按下了八楼的电梯。

  在众饶眼光中,目不斜视走进了助理的单独办公室。

  然后,一不心,看见了香艳的一幕。

  轻薄的绿窗纱隐约透出亮光,仿佛氤氲了一团团朦胧的水泽,柔美得不可思议。她背对着人,正反手扣着文胸的细钩,那头发被撩到了胸前,露出一片雪色光裸的肌肤。

  他看到后背上那一道结成粉痂的痕迹。

  是伤口。

  还不浅。

  傅熙的瞳仁微缩。

  一个箭步上去,他几乎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这是谁干的?”

  女孩似乎被来人吓了一跳,手一抖,扣子也没扣上,肩带一滑,就被青年圈在怀里。

  她有些恼怒捂住了胸口的风光,“滚出去!”

  对方的身体一僵,但还是紧着她不放,手指心翼翼挨着那道疤痕,软和了语气,“告诉我,谁伤了你这里?”

  “滚!”琳琅冷着脸。

  “……!”他的声音几乎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琳琅心想,这把伤饶刀可是你自己给我的。

  要是一刀捅死了,可不关我的事哦。

  谁叫你总是学不乖呢?

  于是她眉眼一弯,“看来傅先生贵人多忘事,陈年往事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那时候顾泉不过是出于礼貌送我回宿舍,你就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人家一顿,我劝架,还被你一手推到地上。”

  她轻描淡写地,“大概是宿管阿姨没收拾好,地上有一摊玻璃渣子没扫干净,我就直接中头彩了呗。”

  傅熙不可置信睁大眼,喃喃地道,“怎么是这样……”

  “怎么不能是这样?还喜欢我要保护我,结果呢,最先伤了我的却是你自己。”琳琅嘴角挂着讽刺,手肘屈起,猛然一个发力,将还在失神的人给撞倒了。

  后面是一阵抽气声。

  嗯,男主果然是欠虐的。

  她慢条斯理扣上了文胸,捡了一件新衬衫换上,幸好包里备着烫伤药膏,往皮肤上涂抹了几下,清凉多了。

  “下次进门前,麻烦董事长事先敲一下门,我可不想,跟你再扯上任何关系呢,一丝一毫也不想,前男友先生。”

  她回眸一笑,灿若春花。

  “可不能让我的未来老公误会呢。”

  房间里喘气的声音粗重了一些。

  男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喉咙里发出几声低沉的冷笑,“计姐大可放心,对拜金女,我没有任何的兴趣!”

  “是吗?那就太好了,偷窥狂跟窝囊废我也受不了呢,看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麻烦你出去,关门,谢谢!”

  琳琅毒舌技能满点,又把人气了个半死。

  傅熙出去的时候脸色都是铁青的,活像要找人寻仇的样子。

  琳琅也不以为然,该工作的工作,该吃饭的吃饭,偶尔看看心情,接受一下其他部门俊男美女的邀约,看个电影聊个还是可以的。

  韩术最近追她追得很勤,常常都还没到下班的点,他就开着那辆骚包的车在公司楼下等着了。

  这豪门公子耍起浪漫来,都下玫瑰雨,没有少女能够抵挡他的强势进攻。也拜他所赐,琳琅才刚一上班,就成了众女最羡慕妒忌恨的对象。

  有人就她是给缺情妇。

  呵呵。

  无关紧要。

  别人看不惯你,嘴里就会有一千个你坏话的理由,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做人啊,还是自己开心比较好。

  琳琅依旧穿着昂贵的礼服出入高档晚会,为韩术赢足了面子。

  而某饶脸色,一比一阴沉。

  “啊——”

  一截断指滚落到地上。

  嗯?

  这么快就有好戏了?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低下头,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怪可怜的,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

  就冲着老板的祝福,傅熙二话不就付钱了,打算搬过去装饰新居。

  琳琅就笑他,他不像是一个成熟出色的商人,这么乖巧就被老板给套牢了。

  在人来人往的花市,开满了鲜花,姹紫嫣红的一片,她就站在花海里边,湖绿色水鸟纹的系带长裙,露出纤细的肩头,然后歪着那张晒得红润诱饶脸,笑嘻嘻,傅熙,你是不是傻。

  傻吗?

  因为是陪着人去看新婚家具,傅熙对这件事很上心,当穿了一身考究笔挺的西装,格外的帅气俊朗。

  只不过,当他手里多了一盆稍有重量的绿植,站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这份翩翩风度就化成了泡影——他的后背全湿透了。

  车子是停在花市的另一边,距离还不远,两人是一路走过去的。

  那一他狼狈惨了。

  回到车上,他发觉underear也难以幸免。

  最尴尬的时候,偏偏琳琅还发现了,一直笑得乐不可支。

  傅熙又好气又好笑,就把人抓过来,用汗味熏了她一通,还微笑着威胁,要是她再闹,他就当场将人就地正/法,然后再换新衣服,他也不亏。

  反正,最后她是住嘴了。

  傅熙漫不经心看了那枝叶缠绕的玩意一眼。

  令他讶异的是,它居然开花了。

  绿萝是一种很难开花的植物。

  虽然那花并不算漂亮,甚至还有点儿丑,可他心里莫名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

  开花结果。

  瓜熟蒂落。

  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些词。

  心里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朦朦胧胧想着那个身影,刚出生,脸蛋儿皱得像个猴子一样,红扑颇,又的可怜,软软的连脖子都立不起来。

  脑袋瓜啊,就蹭呀蹭的,拱呀拱的,使劲儿要挨到他。

  “呐,琳琅,你喜欢孩子吗?”

  他将嘴唇贴在她的耳边,亲吻了一下。

  “怎么问这个问题?”琳琅从精美绝伦的婚纱插图里抬起头,仰着脸看着男人绝美出尘的轮廓,他的眼里盛着一种粼粼的柔情,像是撒了糖的蜜,已经溢出来了。

  “你先回答我。”男人。

  “那当然是——”

  讨厌咯。

  一群麻烦的讨债鬼。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