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13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1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嗯?

  这么快就有好戏了?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后续的事情, 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 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 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 姣薄的唇红得润了, 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 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 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低下头, 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 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 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 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 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 怪可怜的,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 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

  就冲着老板的祝福,傅熙二话不就付钱了,打算搬过去装饰新居。

  琳琅就笑他,他不像是一个成熟出色的商人,这么乖巧就被老板给套牢了。

  在人来人往的花市,开满了鲜花,姹紫嫣红的一片,她就站在花海里边,湖绿色水鸟纹的系带长裙,露出纤细的肩头,然后歪着那张晒得红润诱饶脸,笑嘻嘻,傅熙,你是不是傻。

  傻吗?

  因为是陪着人去看新婚家具,傅熙对这件事很上心,当穿了一身考究笔挺的西装,格外的帅气俊朗。

  只不过,当他手里多了一盆稍有重量的绿植,站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这份翩翩风度就化成了泡影——他的后背全湿透了。

  车子是停在花市的另一边,距离还不远,两人是一路走过去的。

  那一他狼狈惨了。

  回到车上,他发觉underear也难以幸免。

  最尴尬的时候,偏偏琳琅还发现了,一直笑得乐不可支。

  傅熙又好气又好笑,就把人抓过来,用汗味熏了她一通,还微笑着威胁,要是她再闹,他就当场将人就地正/法,然后再换新衣服,他也不亏。

  反正,最后她是住嘴了。

  傅熙漫不经心看了那枝叶缠绕的玩意一眼。

  令他讶异的是,它居然开花了。

  绿萝是一种很难开花的植物。

  虽然那花并不算漂亮,甚至还有点儿丑,可他心里莫名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

  开花结果。

  瓜熟蒂落。

  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些词。

  心里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朦朦胧胧想着那个身影,刚出生,脸蛋儿皱得像个猴子一样,红扑颇,又的可怜,软软的连脖子都立不起来。

  脑袋瓜啊,就蹭呀蹭的,拱呀拱的,使劲儿要挨到他。

  “呐,琳琅,你喜欢孩子吗?”

  他将嘴唇贴在她的耳边,亲吻了一下。

  “怎么问这个问题?”琳琅从精美绝伦的婚纱插图里抬起头,仰着脸看着男人绝美出尘的轮廓,他的眼里盛着一种粼粼的柔情,像是撒了糖的蜜,已经溢出来了。

  “你先回答我。”男人。

  “那当然是——”

  讨厌咯。

  一群麻烦的讨债鬼。

  就她家那个破系统,完完全全的屁孩一枚,胆子那么,竟敢背着她离家出走,现在还下落不明。

  既然不回来,那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就当死了吧。

  “喜欢呢。”她报以微笑。

  喜欢的恨不得想要掐死。

  傅熙很高兴,“那我们以后生一个!”

  琳琅:“哈?”

  然后,这个高级精英型的男人兴致勃勃跟她讨论起了以后的养娃日常,比如如何胎教,以后公主的房间要怎么布置。他要当个全能爸爸,教她读书认字、穿衣吃饭,教会她足够生存的能力。

  “你就那么确定是个女孩儿?”琳琅挑眉。

  “我希望是个女孩,她必须是个女孩。”他无比严肃地。

  这样,总有一她长大了,要出嫁,去到另一个男饶身边。

  而琳琅,就是他的了。

  他可以尽情独占这个人一辈子。

  逃跑的杨露被郑家的人抓了回去,逼迫她嫁给郑思游。

  两人互相折磨,时常弄得伤痕累累的。

  郑思游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报复琳琅,是她毁了自己的一生,他也要这个恶毒女人尝尝他受到的耻辱!在长辈的痛心疾首下,他卖掉了郑家大部分的股份,花了重金去收集那的绑架证据。

  但很明显,证据早被清理过了,人也死了。

  始终没找到是谁动手的。

  因为他消失的地方正好是摄像头的盲区。

  于是郑思游又四处搜寻那座山以及工厂。

  琳琅故意留了一丝破绽,在那家废弃的工厂里掉了一条手链。

  接受委托的警察找上门来了。

  他们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她松松扎着一个丸子头,居家服上印着一只慵懒揉眼的黑猫,一双纤细笔直的腿,正光脚踩在地板上。

  眼眸水雾朦胧的,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我,你怎么又不穿鞋,是想着凉么?你就这么喜欢惹我生气?”后头是一道低沉清冷的男声,他俊秀的轮廓在逆光中若隐若现。

  男人宽肩瘦腰,低领的白色毛衣穿出了性感的味道,锁骨优美蜿蜒着,显得细长精致。

  然后,越过琳琅的肩膀,他看到一身制服的警察。

  “麻烦先等一下。”

  傅熙着,将琳琅抱起来安置在沙发上,单膝跪地,将她的脚塞进那双毛绒绒的拖鞋里。

  “乖乖的,等我回来。”

  他倾尽所有的深情,在她的额头留下一吻,滚烫的。

  等我回来,我们就举行婚礼。

  就在你最喜欢的那个开满鲜花的镇。

  你一定要替我生个女孩。

  她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傅不遇。

  然后,他去了。

  再没有回来。

  他杀了人。

  无期徒刑。

  男人想起琳琅对他那副冷漠神态,心头就是一阵绞痛,全是他的错,让她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

  本来,他的手机要是没有关机的话,他肯定能接到琳琅的来电啊!

  傅熙浑身一阵冰凉。

  是啊,如果他的手机没有被杨露给摔坏的话。

  杨露一向冒冒失失的,他当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他不愿深想,继他的好兄弟背叛、爱上了自己的嫂子之后,他宠爱的徒弟也在欺瞒着他!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傅熙突然觉察到另一件事,谢珧华既然偷拍了这张照片,明他当时自然也是在场的!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

  “为什么要找你?”

  这个面容还稍显稚嫩的大男孩歪了歪脑袋,却十分恶劣地,“既然你怀里都有了一个,想必琳琅的死活你也不在乎吧?那我抢走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你这个混蛋!”

  傅熙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想起之前他还满心信任将琳琅交给他照顾,现在看来就像个大笑话!

  这个兔崽子一早就打琳琅的主意!

  他额头青筋暴起,犹如愤怒的暴龙,抡起拳头就往谢珧华那张俊秀的脸上招呼。

  “呸!”

  男孩吐出一口血水,不怕死挑衅道,“忘了告诉你,我还趁着她失忆的时候,我是才是她的男朋友。”

  “我对她的一切了若指掌,她的喜好、品味、审美。”

  “比起你这个跟秘书暧昧的正牌男朋友而言,我更合格不是吗?”

  “对了,她耳廓后面有一粒朱砂痣,很美。”

  “她喜欢我温柔摸她耳朵,是这样有被宠爱的错觉。”

  谢珧华笑得很张扬肆意,眼睛里仿佛洒落着光,“傻,真傻,那怎么能是错觉呢,我愿意比你好千百倍的宠着她,疼着她,像女王,像公主,我是唯一忠实的臣民。”

  “老大,你配不上她。”

  “嘭——”

  血肉碎裂的声音。

  男人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冷酷的,轻蔑的,俊美的面孔透着深渊的煞气,大概魔鬼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会害怕吧。

  “我配不配,你以为你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了算吗?不过是手下败将!”

  他冷笑。

  鲜血从谢珧华的额角流淌下来,模糊了他的眉眼,可他还是在笑着,看着他身后,笑得干净而柔软,“老大,你以为你真的赢了么?”

  傅熙身体一僵。

  女孩站在他身后,那冰寒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冷酷的屠夫,手上沾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