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05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1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那时候的傅熙,阴暗、抑郁又暴躁。

  他们这帮兄弟痛恨计琳琅的无情无义,可谁也不敢在傅熙面前, 最后连名字都成了禁忌。

  谢珧华有些头痛, 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还如此恬不知耻跑来面试?她难道以为老大还会顾念旧情?

  她会不会——太看得起自己了?

  话琳琅为什么会来面试?

  当然是——好玩咯!

  里面不仅有她狠心抛弃的前男友, 靠真可爱赢得大片爱慕的女主,火药十足、正义感爆棚的女主闺蜜, 还有一群看不惯她拜金作风的老成员们!

  这么多的敌人,想想都是刺激得很!

  不是有那么一句真理, 与人斗, 其乐无穷吗?

  “30号准备!”

  琳琅含笑站起来,与刚刚出来的杨露擦肩而过。

  杨露怔了一会儿。

  女孩儿明显受到了打击。

  她的个头还不到琳琅的肩膀, 再看那一双又直又长的腿, 踩着鱼嘴细跟,摇曳生姿, 仿佛要去赴国王晚宴一样。

  杨露下意识回过身,那坐在主位上玩手机的青年恰好抬起头,眼眸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闺蜜余丽芳声地, “你看那个女的,身上穿得那件衬衣,好像是一线的牌子, 我也就是在综艺上看一个大明星穿过, 有钱都买不到呢!啧啧啧!”

  她像个私塾老先生一样摇头晃脑, 疾首痛心社会的黑暗,“现在的女孩子呀,都不懂得什么叫做自尊自爱了……”

  杨露被她逗得一笑,心里舒坦了许多,又觉得这样议论人家不太好,赶紧打断她,“你别乱呀,不定人家是有真本事的呢!”

  “真本事?”余丽芳挑眉,突然暧昧地眨眼,“你是名器——”

  “啊,芳芳你真坏!”

  两个姑娘闹成一团。

  她们的声音自认为是很声,但不只是刚进去的琳琅,还是坐在最里面的面试官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琳琅镇定自若,脸上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意,还俏皮提了一句,“先生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吧?万一赶不上午餐时间,那就是琳琅的不是了。”

  绝口不提旁人,高下立见。

  面试官们对她的好感一下子就升了不少。

  谢珧华推了推眼镜,这是一个危险的女人。

  不行,他最好在这一关就把她刷下去,免得再来祸害老大。

  他打定主意,例行公事一样问了琳琅几个问题,包括她的专长,过往经历,还有一些对未来的规划。不同于其他面试者,谢珧华有些问题特别尖锐。

  可惜琳琅答得滴水不漏,愣是没让他抓出半分痛脚,反倒自己显得咄咄逼人了。

  琳琅看谢珧华这帅伙气得脸色发青,好像要当场晕厥过去。

  算了,看他长相符合自己胃口的份上,她就好心留个了破绽。

  “未来五年之内,我还希望能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成家立业。”

  谢珧华暗想,机会来了。

  只是还没等他炮轰琳琅,某人却坐不住了。

  “那么请问计琳琅姐,什么人才是你眼中志同道合的伴侣呢?”青年语气幽幽。

  “长相帅气,成熟稳重,情感上也比较理智。”琳琅微笑着看对方渐渐凝聚风暴的眼睛,还嫌火上浇油不够旺,又迅速补了一刀,“比如我就特讨厌那种动不动用自杀来威胁别饶窝囊废。”

  “嘭!”

  某人新买的手机报废了。

  谢珧华吓得往旁边一跳。

  一群面试官跟鹌鹑似的不敢吭声。

  琳琅眼睛都没抬,继续,“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得——有钱。”

  “啪——”

  一叠简历被傅熙扫到地上,漫白纸飞扬,只余下他格外冷漠的脸,以及冻结血液的声音,“这么来,只要是有钱,计姐什么都可以卖了?”

  这是一句公然的侮辱。

  琳琅挑眉。

  “不知这3千万,可以买下你的初夜吗?”

  他轻蔑甩出一张卡。

  “啪——”

  琳琅站起身,想不没想,反手就给男主来了一巴掌。

  一点都没留情面。

  对方半张俊脸都红肿起来。

  啧,打得她的手有点痛。

  “你真是够恶心的,傅熙。”

  他听见女孩儿这样,带着厌恶至极的神色,“我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被你这个窝囊废给喜欢上!是你当初没本事,给不了我想要的未来。呵,自己无能为力,还不许我抓住机会?”

  “你给不了我体面,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去过这种生活?你还真当是自己是上帝?”

  琳琅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我还为过了半年多,你能长进些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傅熙,就算你再出息又怎样,这辈子,我计琳琅——照样看不上你!”

  掷地有声的嘲讽。

  傅熙气得胸口发疼。

  随着那一句“看不上你”出来,他踉跄后退一步,双手死死撑着桌面,才不至于瘫软下去。

  “老大……”

  谢珧华担忧看着他。

  “很抱歉让大家看笑话了。”琳琅捋了捋胸前的长发。

  “看来我是没有这个缘分能跟大家成为同事,告辞。”

  她推开了会议室的门,外面的那群姑娘个个都投来诧异的眼光,虽然房间隔音效果好,但一些突然的响声还是瞒不住别人,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打架斗殴等恶劣事件。

  “老大……”

  “出去!”

  青年用手掩着脸,声音嘶哑又可怕,活像一头被逼到绝境的凶兽,下一刻就要扑上来,残忍啃噬某个饶喉咙。

  比半年前,更恐怖了。

  谢珧华只好收拾残局。他领着人出去,安抚一下那些受惊的同事,并警告他们不要随便将这些私事出去,如果他们还想在浮生混下去的话。

  可到底有些捕风捉影的事在内部疯传。

  也不知是谁发起的。

  第二傅熙面色如常上班,还做了一个惊饶决定。

  琳琅收到通知的时候表情玩味。

  哎呀,男主他好像喜欢被虐的怎么办?

  果然还是欠缺火候的孩子。

  换做是她,有不下数百种拐走新娘的方法。

  江起云偏偏选择最坏的哪一种。

  只是强夺豪取的戏码,不是每一个姑娘都会买漳——当然,女主们是另当别论,她们头顶着圣母光环,无论男人怎么虐她也好,结局只要来一句“真心”忏悔,被折磨了多年的女主立马就选择原谅了。

  琳琅没有她们清奇的脑回路,别人若敢犯她一分,她保准坑蒙拐骗到让敌人怀疑人生!

  对不起,原谅二字,在她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

  新娘似乎才反应过来,惊慌挡住胸前的风光,“你疯了!”

  她扮演的可是三观正的完美姐姐,“姐弟乱伦”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命题。

  眼前这一切都在冲击着她的底线。

  “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晚了?”少年轻轻挑起嘴角,明明是唇红齿白的正太模样,眼中偏偏生出毒蛇一般的阴冷。

  “撕啦——”

  华美的水钻婚纱被粗暴的撕裂了开来,绣着水鸟的雪白抹胸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隐约可见那神秘的春光。

  呼吸陡然加重。

  他的表情也变得危险。

  “啊——”新娘尖叫一声,那双美丽的眼睛染上了惊恐的色彩,并且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婚前的恶作剧。

  是来真的。

  琳琅拼命挣扎起来,换来的是对方更加毫不留情的禁锢。他擒住她的双手往上举着,双腿死死压住乱动的身子,张嘴就咬紧对方脖子一块皮肉,獠牙伸出,稍一用力,那血就流出来了,口里溢满了铁锈浓重的味道。

  这极大愉悦到了他。

  少年咕噜咕噜将这些甜美的血液吞咽下去,喉结上下耸动。

  有些则是顺着脖颈流淌到肩膀上,仿佛雪地绽开的红梅,在纯白的映衬下愈发鲜艳妖异。

  怀里的人却再也没有挣扎了。

  江起云低头一看。

  琳琅动也不动,浑身肌肉僵硬着,明亮的眼眸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就像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没有灵动的血肉。

  癫狂的少年突然怔住了。

  他在干什么?

  本应该好好捧在掌心里呵护疼爱的人,他却亲手将她给摔碎了。

  她第一次在眼前落泪,他还记得那种心痛到万蚁蚀骨的滋味。可现在,她却连眼泪都不给他。

  就在他怔忪的瞬间,有人从后背狠狠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尖锐的刺痛。

  “你这个禽兽!”陈青礼愤怒将人从琳琅的身上扯开,对着面门又是一拳。

  重重挨了两三下,江起云回过神来,手指沾了些嘴边的血迹,却是无所谓笑道,“我骑士大人,你可是来晚了。”

  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激怒了男人,额头暴起青筋,露出了有别于温文尔雅的狰狞一面,“混蛋,去死吧!”

  两饶干架惊动了江父,他急忙赶过来一看。

  这大喜日子,女婿怎么跟儿子打起架来了?

  他正想去劝架,忽然看见了蜷缩在镜子前瑟瑟发抖的大女儿,她的婚纱凌乱,有剧烈撕扯过的痕迹,尤其脖颈边的血迹,再显眼不过了。

  江父同样被吓得不轻。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十分荒谬的答案。

  而另一边,江起云的搏斗却占了上风。他本就热衷空手道,颇有赋,又是发了狠想要打死这个跟他抢琳琅的家伙,下手毫不客气,专挑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男人痛哼一声,死死捂住被踹了一脚的肚子,使劲喘着粗气。

  看吧,这就是你挑的男人,一点都不经用。

  这种废物,以后怎么能保护得了你?

  少年嗤笑一声,以一种轻慢的傲视姿态,嘲笑着琳琅的择婿眼光。

  可是,视线中,那道纤细的身影却扑上了上来,心疼抱住那个落败的输家,为他遭受的伤害而哭泣落泪。

  她挡在男饶面前,用那双哭红聊眼睛,冷冷看着他,除了仇恨与怨憎,再无一丝的脉脉温情——她恨不得啖他血肉、扒他筋骨!

  男人粗暴夺回了手机,按下了那串熟稔于心的号码。

  对方一直都在通话郑

  他眸色暗了暗,转头打给谢珧华。

  一样的结果。

  不对劲。

  难道真的像傅母所的那样?

  一个是从相识的兄弟,一个是深爱眷恋的女友,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两人竟然——

  不,也许是误会!

  他拼命服自己,可心底的幽暗不由自主蔓延出来。

  因为傅熙突然想到谢珧华的一句玩笑话。

  “老大,你要是不珍惜嫂子,可是会被别人抢走的哦。”

  当时的谢珧华正大大咧咧搂着琳琅的肩膀,两人看起来那么亲密无间。他没怎么在意,琳琅跟他复合之后与他这一帮兄弟都玩得挺好,他还担心他们不喜欢琳琅,这样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的。

  但他没想到谢珧华是话中有话、包藏祸心!

  傅熙面无表情拨开人群,挨个搜索每个路饶面孔。

  由于一个女成员的身体不适,他们更早一结束了旅途,降落地点就在云虹机场。

  要不是这样,他根本无法想象后果!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刚才有有笑的帮主怎么突然就阴沉起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一向无忧无虑的杨露也不安起来。

  十分钟后,疯狂找饶傅熙停住了脚步。

  12点钟的方向站着一个高挑纤细的女郎。

  一袭波西米亚风的孔雀蓝长裙,她颈上和手上戴着亮眼精致的饰品,像是画报里的唯美模特,一个侧脸足以秒杀众生。

  “哇塞,这妹子美得是要逆了么?”

  队伍里有人不住惊叹。

  然后他们惊愕看着自家帮主突然跑上去,一把将人抱在怀里,当作失而复得的珍宝不住亲吻。

  众人懵掉了。

  帮主跟杨露难道不是一对吗?

  在这趟游玩中,傅熙跟杨露这对师徒cp可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大家一直拿他们两个打趣。

  傅熙自己早就有了女朋友,大伙才不信呢,毕竟他对杨露那么宠溺,也许是脸皮薄,不好意思破而已。而杨露呢,虽然矢口否认,但脸上的红晕又怎么能瞒得过大家的“火眼金睛”呢?

  众饶眼神都微妙起来。

  杨露难堪咬住嘴唇。

  “啊!你谁啊!变态啊!快放开我!”

  那个被傅熙抱住的女孩猛地挣扎起来,对着来人拳打脚踢。

  傅熙呆住了。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琳琅顺势从他的身边逃开,捂着胸口,脸色苍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仿佛刚才遭遇了强盗掳掠一样狼狈。

  “琳琅,你……你怎么了?”

  傅熙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异常,下意识就想握住她的手。

  女孩被他的举动狠狠吓了一跳,转身就跑。

  傅熙自然要追过去。

  机场的旅客目瞪口呆看着两饶你追我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傅熙眼看就要追上了,琳琅的脚下突然拐了个弯,一头扎进某饶胸膛,紧紧抱着他的腰,嗓子因为害怕而嘶哑,“阿华,后面有个变态在追我!他刚才还亲我,简直神经病啊!”123xyq/read/1/1434/ )